第十三章 惊悚学园·狼牙月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42,980

  棱角分明,肌肉线条盘亘得,宛如盘龙,的腿脚,速度极快,更是裹挟着一阵劲风!

  在诸多围观学生的惊呼声中,一脚狠狠,踹在了牛海銘的腹部!

  更是传来。“砰!”得一声闷响!

  一脚落到实处,杜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想着牛海銘一定会被这一脚KO。

  但是,接下来他却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牛海銘竟然没有倒下!

  只是用腹肌,就生生抗住了一记重击,脚下也只是退后三步,稳住身形的一瞬间,杜猛甚至都没看到牛海銘什么时候,出的腿,眼角几乎都跟不上牛海銘出脚的速度,一道残影残留在眼底,他便感觉到膝盖处,一阵麻木。

  整个人,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一时间是爬不起来了,脸色也变得惨白惨白的。

  “杜文斌,快,扶我上车,我们走!”杜猛被牛海銘一脚踹得,膝盖剧痛难忍,满头虚汗。

  惊恐地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牛海銘,有气无力地招呼着杜文斌道。

  他此刻是真的害怕了,心里惊惧莫名。

  这个青少年,和他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如果真的是生死不论的死斗,分分钟都能打死他!

  想到这个结果,杜猛怎么能不怕?这完全就是一场以卵击石的战斗!

  “这?”杜文斌和杜欢两人原本都准备看牛海銘倒地,好好羞辱他一番,不想却是这个情况,当即像是吃了黄连那般,扶着杜猛灰溜溜地离开了。

  当然,牛海銘与杜猛对打,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连不远处许多围观的学生,先前都在替牛海銘默哀,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幕。

  许多学生再看向校门外这个光着膀子的青少年时,都有些惊疑不定。

  更是有不少少女,满脸地不可置信,惊呼起来:“天呐!海銘,不是从来不上体育课吗?也不怎么强壮,怎么会这么能打?”

  “就是!他太低调了,我只知道他学习是个大笨蛋!怎么会那么厉害?”

  “切,又没有脱光,你们怎么知道他不强壮?”

  “……”

  牛海銘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情听这帮子少女的惊呼声,脸色有些难看,刚刚杜猛那一脚,着实让他苦不堪言,六块腹肌都有一种要被撕裂的感觉,既然杜猛下手那么狠,就怪不得他,给杜猛的膝盖来上一脚,却也留了大部分的力。

  钱富贵,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到牛海銘腹部的肌肉因为受到重击而不断蠕动着,豆粒大的小眼睛里尽是殷勤之色,赶快过来扶牛海銘,更是给牛海銘亲自点上一根烟,对着周围,大声嚷嚷道:“好了好了,放学了,我大哥已经将校外恶霸打跑,记住,从今天开始,我大哥才是校霸!大家都散了吧。”

  “切,我怎么觉得,这混子头,离海銘那么近,原来牛海銘才是黑人帮的混子头!”

  牛海銘,心里叫苦,众目睽睽之下,竟被钱富贵,给他戴上了混子头的帽子,连学校里平时跟他走得很近的女生们都开始冷眼看他。

  那时的学生,还算淳朴,最看不惯的就是混子一流的学生,因为钱富贵的一句话,牛海銘在学校里的女人缘算是彻底完蛋了。

  但是,牛海銘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歪,就是此时牛海銘的想法,况且在他心里只有小雨的影子。

  ……

  破旧的美术阁楼,墙面上坑坑洼洼地,残破不堪,由于荒废了多年的缘故,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到这里来。

  第一,是这里地处偏僻,很少有人到这里来。

  第二,这里,不知为何,比一般的地域要黑暗一些,更是每到了晚上,就会被一层雾气弥漫住,就算阁楼外,50米处站个人,都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的。

  所以,每到夜幕降临,牛海銘和钱富贵,就会避过校方的眼线,到此地抽烟。

  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的阁楼走廊上,牛海銘深深抽了一口香烟,不自觉地将手伸到了胸口处,把玩着一个造型奇特的狼牙吊坠。

  这个吊坠,是十二年前,老萧临走时,交给他的,叫狼牙月。

  是用一颗青色的狼牙,镶玉,包金,做成的,精致且贵重。

  具体的作用就和农村娃儿佩戴狗牙那般,为了辟邪。

  似乎是触景生情的缘故,把玩着手中的吊坠儿,牛海銘便想到了十二年前的一切,叹了口气,也没有了抽烟的念头。

  身旁,钱富贵抖动着腮帮子,一脸享受的表情,吐了一口香烟,看了一眼牛海銘脖子上的狼牙月,惊呼一声:“大哥?你这项链能给我看看吗?”

  “哦?你还能看出什么不成?”牛海銘,刚一掏出狼牙月,没想到这胖子竟然惊呼起来,当下便将项链从脖子上取了下来,递给了钱富贵。

  钱富贵,小心地将狼牙月捧在手中,放在眼前看了许久,又掂量了一番,狐疑道:“大哥,你的玉,是初中时,我见到的那个?5年前不是青色的吗?怎么现在变成了淡红色,里面还有那么多血丝?有粗有细,咋就跟血管呢?难道玉真的能被人养活?”

  牛海銘,看着钱富贵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脸色也带着一丝不解,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块青色的玉,怎么就会长出血管,反正,老萧给他的东西,他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想不通,只好将狼牙月收回。

  可是就在这时,牛海銘莫名的感觉到身后传来一种让他心悸的错觉,脖颈处更是冷不丁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就像是触电一般,他也说不清是怎么了,向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美术阁楼安安静静,什么都没有,心下狐疑道:“富贵,你有没有发觉,气温好像变冷了?”

  “你还别说,大哥,被你这样一说,我真的感觉到有些冷了。要不,我们再抽一根烟,就回宿舍休息吧。”

  钱富贵原先还在想着狼牙月的事儿,估摸着,他有空也买一块玉,看看能不能带成红色。

  可是被牛海銘这样一说,他也觉得气温是有些冷了许多,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嘟囔道,两人心里却没有在意。

  看着牛海銘沉闷地接过香烟,钱富贵嘿嘿傻笑了两声,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露出猥琐地笑容,道:“大哥,这几天,我怎么觉得你不对劲儿,似乎是有心事儿那般,你就给富贵说说。”

  “没什么。”牛海銘,摇了摇头,似是不想多说,因为还有几天他就满18岁了,不知为何,这几天,他总是感觉到心绪不宁。

  “切!没事儿,你拿着玉看个什么劲儿?我可是知道,这玉,在古代可都是定情信物,是不是在想小雨的事儿?如果是,富贵帮你搞定!”钱富贵才不相信牛海銘会没有心事儿,这高中生涯眼看就要过去了,青春期的人儿,谁心里多多少少没个人?

  钱富贵,第一次看到如此沉默寡言的牛海銘,心里琢磨着,绝对是因为小雨的事儿,要不然还有啥事能让他大哥,这般腼腆?当即便趴着胸脯,胡乱保证起来。

  “去!一边呆着去,小雨的事我自己能搞定,咱们还是走吧,这里有些冷的过分了!”牛海銘,没好气地瞪了钱富贵一眼,他总是觉得今晚,他有种莫名的危机感,具体出自哪里他也说不清,就拿着美术阁楼来说,大夏天的怎么,气温变的那么冷?

  还不是一般的冷,是一种连牛海銘都说不上来的冷,湿冷,阴冷,冷到骨子里的冰冷!

  牛海銘,摇了摇头,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就率先向着楼下走去。

  眼看,牛海銘离去,钱富贵,只好跟上,可是就在他们转过身,想要下楼的一瞬间。

  “砰!”一声轻响,从楼道里唯一的房间中传来。

  突兀的响声,猛然传来,已经走到楼梯口的牛海銘和钱富贵,都是神色很是怪异地对望了一眼。

  “大哥?这美术教室荒废了许多年了,里面怎么会传出动静?”钱富贵,满脸疑惑,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嘀咕一声,就要回去看看。

  不想,却被牛海銘一把拉住了手腕!

  夜色下,昏暗的楼道中,牛海銘眼神里,闪动着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光彩,静静地盯着钱富贵,似是在思考什么,许久之后,牛海銘,摇了摇头,示意钱富贵赶紧跟他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