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惊悚学园·十二年后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82,787

  十二年,在这匆匆流逝的时光洪流中,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十二年也足以改变很多事情,就如山村外面僻静的世界,已经慢慢趋于繁华,变得喧闹起来,不复当年的落后与保守。

  牛海銘。

  村里最帅气、英俊、血气方刚的青少年,就是学习成绩太差,家里电话响个不停,无一例外,都是学校打来的投诉电话。

  不得不说,这些都是村儿里人对牛海銘的评价。

  别说是村里人,就连牛伯对牛海銘,也是一阵头大。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八岁堪称花季的青春期,哪个不是在外面把妹子,亦或者群体活动,唱唱K,聚聚会吹吹牛?

  牛海銘不然,牛海銘不向别人家的孩子交际广泛,在外人眼里,这个孩子的性格很古怪,沉默寡言不说,对许多青少年热爱的活动也不感兴趣。

  要说这孩子?最感兴趣的事情,却是让村里人不敢恭维。

  牛伯家世世代代干着给人打棺材的活计,即使到了现代,神州政策必须火化,农村的习俗依然没变,就是只有骨灰盒也要放进棺材中埋葬,毕竟公墓那种场所,一个墓葬,不是农村人能负担的起的,在那时。

  而,牛海銘最爱的事情,就是无聊时设计各种小船的造型,他设计的小船,说白了,就是改良版的大棺材,这个爱好,也让他冠上了村里最古怪之人的称号。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爱好,牛海銘,怪归怪,却也是个三观正常,心里健康的青少年,甚至还有一个好朋友,叫钱富贵,是他在十里屯高中唯一的兄弟。

  十里屯高中,一个光着膀子的青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正惬意地躺在操场上的草坪上晒太阳。

  青年便是十二年后的牛海銘。

  一身皮肤,呈古铜色,细腻油亮,肌体之上的肌肉一块块地微微隆起,虽然不是很爆棚,却呈现着一种迷人的流线型曲线。

  面相,星目剑眉,标准的伏羲鼻,脸庞精瘦,宛如刀削般棱角分明,在加上他那一头小飞机头发型,给人一种阳刚,帅气的感觉。

  牛海銘,仰面看着身后,国旗台边静坐的少女,嘴角露出一丝暖心的微笑。

  牛海銘身后的少女,叫小雨,是牛海銘三年的同桌,也是除了钱富贵外,他唯一,一个异性朋友了。

  小雨人长的如花似玉,性格也非常恬静,在穿着上却与许多青春靓丽的少女不同。

  牛海銘知道,他的同桌从不穿裙子,或者暴露,亦或者花花绿绿美艳的服装,总的来说,非常保守,可是就是如此,青春的外表,搭配着她那略显青涩的娇躯,还是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绝对是个标准的美少女。

  看到牛海銘看来,小雨静静地对着牛海銘露出一丝微笑,阳光下,白皙如玉的侧颜,睫毛煽动着,顿时让牛海銘一时间看呆了。

  “大哥!大哥~!”

  就在牛海銘愣愣出神之际,突然一声齐齐地大吼,将牛海銘吓了一跳,瞬间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见,牛海銘身前,一个身高有一米七五,体态肥圆的小胖子,正斜着眼盯着牛海銘与小雨看个不停,嘴角上更是露出一丝不符合他那年龄段的龌龊笑容。

  反观,小胖子身后还跟着上上下下二三十名青少年,这帮子学生在操场上站成一排,格外显眼儿。

  整个操场,几乎都是身着校服的学生,这帮子学生,竟然统一的,身着黑色小西服,搞得像电影里的黑社会呢。

  牛海銘,一脸苦逼加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身前比他要矮上几厘米的胖子,抱怨道:“钱富贵!你他娘的,带着这一瓜子人又来干嘛的?”

  “海銘哥儿,话不能这么说,什么叫这一瓜子,他们都是我富贵的兄弟,而我和你又是兄弟,你当然要照应着我们所有人,一年前,富贵的兄弟,就一直将大哥公认为十里屯的校霸!就是你不将他们当兄弟,他们可是一直把你当大哥撒~”

  钱富贵,抖动着他那一张大胖脸腮帮子的肥肉一本正经地看着牛海銘,便打开了话牙子。

  “打住,什么校霸?有话就说,哪里来的那么多圈子?”牛海銘对钱富贵是心里无语加无奈,这个胖子和他是从初中时期便认识的,六年下来,友谊非同一般。

  在九几年和零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高中,尤其是男孩子,调皮的男孩子,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小混混儿,对高中的校霸之位,尤为看重。

  所以到了十里屯高中,钱富贵便结交了不少‘兄弟’,目的就是让牛海銘坐上校霸之位。

  在他眼里,校霸是个神圣的称呼,意思就是整个学校的大哥,那个时候的人还是挺有意思的,打架也要打出道理来,反正,只要让别人做了校霸,钱富贵是一万个不愿意。

  在初中时,钱富贵与牛海銘的相识,是在一片小树林相遇的。

  那时,他钱富贵自己都不知道得罪了谁,被五六个身强力壮的高中生堵在了小树林儿,如果不是牛海銘出现,天晓得他会不会被打得落花流水。

  牛海銘当时不出手还好,一出手,一脚落地,在黑夜里,宛如不动明王,千手修罗那般,硬是一个人硬抗五六个高中生的拳打脚踢,还将所有人全部放倒了,甚至都没有受伤。

  这可将钱富贵吓坏了,围攻他的可是有两个跆拳道黑带的,一个初中生是如何做到的?

  多年的相处,最终让他知道了牛海銘的秘密,牛海銘,自打六岁之后,便在牛伯的督促下练武术,主修之术为八极拳,与达摩拳,偶尔用用昆仑拳,甚至还有五禽戏等众多武术,可谓恐怖之极!

  八极拳,最宜注重下盘之稳,拳术之妙,不动则已,一动惊人!达摩拳,无相无形,灵妙多变,攻守兼备。

  拳术门户众多,但是神州武术,不是一朝一夕便可练好的,牛海銘正是6岁过后便开始练功,以至于十二年过后,就连和牛海銘关系最好的钱富贵都不清楚,他这个兄弟真的发起狠来,会恐怖到何种程度,所以内心当中,认为这神圣的校霸之位,如果牛海銘不做,谁都没有这个资格。

  “海銘,我知道你对什么所谓的校霸不感兴趣,整天就喜欢研究你的破棺材,可是那杜欢欺人太甚,昨晚在小树林儿打了我们五六个兄弟,还扬言,今晚在校外要与你单挑。”

  听着钱富贵的话,牛海銘皱了皱眉头,他心里清楚那个叫杜欢的人,最喜欢在学校里惹是生非,更是看谁不顺眼,毫无理由地就是一顿胖揍,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杜欢竟然要打他的主意,看着钱富贵绿豆大的小眼睛带着凝重之色,一脸担忧,不像撒谎。

  当下,牛海銘沉声问道:“哦?他想怎样?”

  一听牛海銘这么问,不等钱富贵说话,钱富贵身后的一众黑衣人,顿时怒了,纷纷大声抗议起来:

  “海銘哥,你不知道,那杜欢说要将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就是,我们一个兄弟就因为私下里,说那杜欢无恶不作不配当校霸,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不想,不想他竟然找人,将我们独自回家的兄弟,打进了医院!”

  “……”

  牛海銘,越听,脸色越是阴沉,他牛海銘虽然学习成绩很差,但是除了成绩外,在学校也算不上是个混混儿,可以说是与世无争。

  没想到,那杜欢竟然故意挑他的事儿,将他扯进校霸的纷争当中。

  而,最让牛海銘暴怒的,就是他最痛恨人家骂他,还扯上家长。

  当即,冷声道:“谁有烟,给我一根,那杜欢死定了!”

  “大哥,我有!”眼看牛海銘要抽烟,钱富贵身后一个黑衣人,赶快给牛海銘点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