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惊悚学园·飞扬跋扈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22,825

  旁晚的余晖,倾洒在十里屯的高校当中。

  车水马龙的校园大门外,赫然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

  在农村县城当中,学生开私家车的很少,更别提那个时期,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绝对引爆学生的眼球。

  就在这时,车里,走下两名青年,看年龄应该二十来岁的样子,一个人高马大,一个长相白皙斯文,佩戴者一副金丝眼镜,略显儒雅之气。

  “这是,咱们学校的吗?好帅哇~”

  校门外,几个衣着靓丽,染着黄头发,身着小短裙的女生,看着车中下来的两个青年,惊呼一声,主动上去搭讪。

  那长相斯文的青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向他走来的小姑娘,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扯着一脸笑容道:“美女们,你们认识牛海銘吗?”

  “啊?牛海銘?”被青年这么一问,那几个少女,先是一惊,紧接着便捂着嘴儿娇笑道:

  “认识啊~我们全校最帅的男神是马逸尘,最有魅力的男神就是那牛海銘了,你们是找他吗?”

  两个青年,没想到他们要找的人,还有这样的名头,都是一愣,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带着邪意的微笑,又道:“那,你们学校的校霸,杜欢现在在吗?”

  几个少女,听着青年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小声议论起来,

  “那杜欢,何时变成了,校霸了?”

  “就是,那杜欢欺软怕硬,无非就是仗着家里有钱,而已。”

  就在这几个少女还在轻声议论之际,那身强力壮,人高马大的青年,顿时有些尴尬了,看了斯文年轻一眼,就见那斯文青年,脸色已经冷了下来,沉声喝道:“你们,这几个丫头,现在就去将牛海銘和杜欢给我叫出来,如果你们敢拒绝,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啊!他们是杜欢的人?”

  此刻,就是这几个少女再笨也大概猜测出来,这两个开着宝马车过来的青年是杜欢的熟人!当下,惊呼一声,就要跑。

  不想,那面相斯文的青年一把便将,其中一个少女拽住了,猛地扬起胳膊,“啪”得一巴掌,便打在了少女脸上!

  少女,也没想到,会被人当着学校外面那么同学的面扇耳光,先是一愣,紧接着就蹲在地上小声哭泣起来。

  “哼!给脸不要脸,滚!”

  斯文青年冷着脸,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嘤嘤哭泣的少女,冷不丁地又是一脚,将这个少女踹倒在地,一头长发更是被这一脚踹得披散着,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如此,突然的一幕,顿时惊动了高校门口,不少学生,当即便有许多学生围了过来,但是却不敢太过靠近,那个年代,谁家里要是有两个钱儿,在学校里可是不得了,没人敢惹。

  “走,咱们赶快走!”

  眼看,青年又要去打这个少女,旁边的少女赶快拉着被打的女孩儿,向着人群外面跑去。

  就在几个女孩儿跑远,斯文青年嘴角之上露出一丝自得的微笑,用手一指,旁边围观人群里,一个身材壮实的学生,道:“你!就是你,过来!”

  被青年一指,那个被指着的学生,顿时被吓得脸色发白,结结巴巴道:“你?你,你叫我吗?”

  “去将,牛海銘和杜欢,给我叫到学校门口,对了,那个最帅气的马逸尘也给我拉过来!”青年用一种几乎命令的语气,冷眼看了一眼,眼前身材壮实的学生,威胁道。

  那学生,纵然千般不愿,可是,也不敢违背命令,毕竟有钱的混混他惹不起,弄不好,就被毒打一顿,还无处伸冤,只得在众多学生的围观之下。

  颜面尽失地进到了校园当中,去找牛海銘了。

  “杜文斌,那牛海銘是你堂弟要办他,你找那个叫马逸尘的作甚?”看着刚刚那名同学进到了校园当中,陪同那面向斯文的杜文斌一起来的壮实青年,一脸不解道。

  “哼!杜猛啊,我就是听他那最帅的名头,不爽,今天要将他踩在脚下!”杜文斌,邪恶地笑了笑,撇着嘴痞子,漫不经心地摊了摊手。

  不多会儿,校园当中,便出现五六十人,分成两个阵营,东边一群黑衣人,在钱富贵的带领下,簇拥着牛海銘,踱着步子,向校门口的方向走来。

  而西边,赫然有一个双手插在裤兜里吊儿郎当的学生,身后跟着三十多人,一身白色的衬衫,黑色西服裤子。

  这个学生,就是杜欢,留着一头前凸后翘的杀马特造型,歪着嘴巴,神色不善地看了一眼牛海銘,吐了口吐口水道:“牛海銘,老子这段时间,眼看就要成为校霸了,你那一帮,让我很不爽,今天有你好看的!”

  牛海銘并不理会此人,只是将目光看向了门外停着的那辆白色宝马,心下了然。

  他听说这杜欢,有两个堂哥,在十里屯不远处的一处大学上学,而杜欢之所以可以在学校里毫无顾忌的兴风作浪,与他的堂哥杜文斌和杜猛脱不了干系!

  牛海銘眯了眯眼睛,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看了一眼钱富贵,钱富贵顿时会意,扯着嗓子,对着身后的黑衣人们,大声嚷嚷道:“一会儿,海銘出去将杜欢的堂哥绊了!你们把那辆宝马给我砸了!”

  就是牛海銘都没想到,钱富贵会做出这个决定,他只是看着那辆白色宝马觉得棘手,毕竟杜欢家财大气粗,不好惹,惹了,肯定私下里要生出不少乱子的,决定让钱富贵私下里将该做的做好,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狂?

  “砸了?富贵哥?你说真的?”此话一出,钱富贵身后的一帮黑衣学生党都是大眼瞪小眼,惊呼起来。

  那时学费才百八块钱一年,农村家庭都拿不出,谁敢砸宝马车?

  “你!”杜欢也没想到,钱富贵竟然敢这么说,突然间变得大惊失色,威胁起来:“你们砸,可以,再陪个新的!”

  钱富贵吐了一口口水,鄙夷地看了一眼杜欢,两帮子人,便在看校老大爷,后怕地注视中,出了校门。

  来到校门口,胡文斌,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光着膀子的牛海銘,眼里带着一丝不屑。

  那杜欢看到杜文斌与杜猛就站在不远处,赶快,一脸恭维地跑到两人近前,一口一个堂哥,叫得那叫一个亲热。

  突然之间,转过脸,大声道:“牛海銘!今天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一个狐假虎威,狗仗人势!”钱富贵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狗仗人势欺软怕硬的主,见到杜欢恶心的嘴脸,胖嘟嘟白皙油滑的大胖脸,顿时被气得通红,怒骂起来。

  “钱富贵?”杜文斌轻蔑地撇了牛海銘,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钱富贵身上,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略显凝重之色,嘀咕道:“麻烦了,这一次,可能不能如愿以偿了!”

  杜欢从来没有见过杜文斌如此凝重的神色,当即心中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阴晴不定地看了一眼钱富贵,便不再说话,生怕自己说错什么。

  对于杜文斌看到钱富贵的反应,牛海銘自然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分析,钱富贵的身份,应该也不一般,至于杜文斌如果有所顾虑的话,这次群架是打不起来了,很有可能,是那个叫杜猛的会与他单挑!

  至于牛海銘为什么觉得应该是杜猛会与他交手,他一眼便能看出。

  因为,此时,杜猛已经将上衣脱了下来,露出健硕的躯体,六块腹肌,两块胸肌显,格外显眼,整体的躯体结构,就像是一块钢板那般结实!

  牛海銘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这杜猛是练泰拳的!基础功相当扎实!

  就在牛海銘在暗暗打量杜猛时,杜猛也在目光灼灼地打量着牛海銘。

  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是特别壮硕,一身古铜色皮肤,浑身肌肉却呈现流线型,却特别精炼的牛海銘,杜猛眼皮子直跳,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子压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