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惊悚学园·美术阁楼(2)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82,630

  凄清的月色下,牛海銘与杜欢小心翼翼地潜行着,但是他们身后那帮杜欢的小弟,却是一个个神清气爽地议论着,这块地方的凉爽与隐蔽。

  此刻,已经深入浓雾当中,杜欢就是千不甘,万不愿,也不想着逃走了,更是将牛海銘的猜测,深深埋在心底,他此刻全然凭借着,这帮小弟壮胆呢。

  “怎么越来越冷了,牛海銘,可是你让我过来的,如果今晚我有什么闪失,我爸找到你家去,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杜欢,总是觉得,越是深入迷雾,一股子不正常的阴冷越加强烈,刺激得他浑身难受,大有一种狗急跳墙的冲动对着牛海銘威胁道。

  牛海銘,并没有理会杜欢,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美术阁楼楼道口封锁住的大铁门!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甚至希望杜欢现在就能将他老爸找过来。

  因为,牛海銘听说,杜欢家是开屠宰场的,老爹手下屠夫数百,如果这里真的有鬼,他爸要是真的能带着数百屠夫杀过来,反倒是件好事。

  但是,远水难就近火,牛海銘也只是想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注意到牛海銘的反应,杜欢一群人也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不约而同向着楼道口已经秀吉斑斑的铁栏望去。

  “牛海銘,不对啊~这铁门,咋是锁上的?那钱富贵是怎么进去的?他们进去了,咋就不出来了呢?况且上面也有些安静的过分了吧!”

  此刻杜欢,仔细感应着阁楼里的一切,除了幽静便再无其他,心底没有来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按理说,平时这里,应该是不挂锁的,怎么今天不但被锁了起来,整栋美术阁楼里也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动静,太怪异了!

  似乎是杜欢的话,提醒到了众人,顿时,让在场所有人心里无不充满疑惑,却也是没由来的生出一股子不安的情绪。

  “牛哥?那钱富贵,和黑人帮真的?在楼上?”

  罗海龙,此刻也终于察觉到了一丝诡异,有些不确定地对牛海銘问道。

  “我怎么知道?不是你们告诉我钱富贵,下午带人到这里来了嘛?”牛海銘不答反问,他一个下午都在课堂上呼呼大睡,如果不是杜欢告诉他钱富贵的踪迹,他都不知道钱富贵这一下午跑哪去了。

  “这!”罗海龙,看着牛海銘认真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最终还是杜欢,眼珠子转了两圈,盯着这栋荒废多年,残破不堪,静静伫立在黑暗当中的阁楼,心里有些后怕,道:“那个,牛海銘,我下午可能看花眼儿了,这深更半夜的,这边也怪瘆得慌,要不,咱们回去吧,说不定钱富贵,已经回宿舍了,是吧。”

  “就是,牛哥,咱们回去吧,我怎么突然觉得有些冷,这里又黑又安静,还偏僻,万一。”一群学生,看到杜欢和罗海龙皆是一脸胆怯的样子,就连那凶神恶煞的牛海銘似乎也在顾忌着什么,当下便有些六神无主了,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哎!”观察良久,牛海銘都无法察觉到任何动静,甚至连一丝人气儿都没有,只得重重地叹息一声,沉声道:“不行!我们上去!”

  “什么?上去?这要是被学校知道了,该怎么办?”看到牛海銘心意已决,杜欢的脸色一时间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不死心地拿出学校来压牛海銘,但是得到的只是牛海銘一声重重地冷哼声。

  “哼!我在前面带路,你们怕什么?别说上面空无一人,就是有鬼,也无法阻挡我们半分脚步!”

  说着,牛海銘便不再理会杜欢,自顾自地迈着步子,向着楼道边封锁着的大铁门走去!

  要说牛海銘怕不怕鬼?答案是怕!可是就算是怕,如果钱富贵真的在上面,他更怕的是钱富贵出事,这才有种砸锅卖铁地果敢,毫不犹豫地向着美术阁楼走去!

  “他娘的,这牛海銘,就是太嚣张了!走,我们跟上!”这一路,杜欢发现牛海銘其实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很好相处,就是脾气有些怪,当下也不怎么害怕牛海銘了,小声骂了一句牛海銘,也不想在小弟面前落了面子,便强装镇定,大摇大摆地向着大铁门的位置走去!

  只是,他微微抖动的小腿,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曹了!打肿脸充胖子?既然老子装了这个X,就要装到底!”杜欢,心里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走到牛海銘身旁,看着眼前秀吉斑斑的铁围栏和黑得直冒寒气儿的楼道,突然有些后悔,来和牛海銘飙劲儿,装X了。

  而他身后跟着的一群小弟,以罗海龙为首,也是提心吊胆的戒备着四周,生怕黑暗之下的雾气里突然冒出个什么可怕的玩意儿出来。

  这也难怪,面对未知的恐惧,只要是个人儿,心里都存在着本能的畏惧,更是会胡斯乱想,要不然,怎么说,鬼不可怕,可怕是人吓人呢?因为恐惧,往往都是来自于人们的内心。

  “这把锁是新锁?还这么大,很难打开,看来的确有人来过。”牛海銘借着夜色中,仍然残留着的一丝光线,依稀能够看到这把锁,锃亮锃亮的,应该是新买的。

  嘀咕了一句,牛海銘摸索了一番,发现这把锁足足有他拳头那么大,就是拿个锤子,都不好打开,只好先试着对楼上,呼喊道:“钱富贵!钱富贵!你在吗?”

  突兀地牛海銘一声大吼,无疑将疑神疑鬼的杜欢等人吓了一跳,直到反应过来,声音是牛海銘发出的,这才又镇定了下来。

  牛海銘的呼喝声虽然用的不是太大声,却也是中气十足,透过楼梯道,一直回荡在整栋美术阁楼里,但是久久之后,美术阁楼之上都没有任何一丝回应!

  “难道?他们不在这里?”牛海銘狐疑地看了杜欢一眼,他现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只得神色认真道:“杜欢,你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来了这里?”

  “这个~”看到牛海銘这么问,杜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思考的神色,最后犹豫了许久开口了:“牛海銘,我说了,你别嫌我的话不好听。”

  “说!”牛海銘看着杜欢和他那一群小弟磨磨唧唧的样子,当即沉声道。

  “我今天其实就是想堵你的,一下午都在派人监视钱富贵和黑人帮,我可以肯定,他们全部进到这里了!甚至进来,就没有再出现在校园里!”

  “当时吧,我就觉得机会来了,就去找你了,暗中派一个小弟在这把风,看着钱富贵一群人的动向,如果他们离开这里,那个小弟,就会告知我一切。”

  说到这里,杜欢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牛海銘,发现牛海銘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还想继续说,不想,却被牛海銘打断了。

  只见牛海銘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紧接着脸色大变,猛地一把便用力抓住了杜欢的肩膀,紧盯着杜欢的眼睛,催促道:“杜欢!你那个把风的小弟呢?”

  “啊?”杜欢也没反应过来,牛海銘此时会如此激动,一时之间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待他反应过来之际,也是像是见鬼了一般,转过脸看着罗海龙等人,低声呵斥道:“张海成呢?我不是叫他在这把风吗?”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专门负责把风的张海成,跑去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