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惊悚学园·美术阁楼(1)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72,345

  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整个校园,牛海銘与杜欢两人在前,身后还跟着十二三个小弟,向着美术阁楼的方向走去。

  途中,凡是有学生见到杜欢和他那一帮子小弟,无不退避,绕道而行,可见杜欢平时在学校里没少掀风浪。

  然而,寂静的夜色之中,这十几个恶霸却是心里忐忑不安,时不时地用余光偷偷看一眼牛海銘,生怕他心情不爽了,再次暴起伤人。

  这一路,牛海銘不能走的太快,生怕身后杜欢一伙儿,再跑了。

  直到走到了北校区,牛海銘,突然,停下了步子。

  一看牛海銘停下来,杜欢心里猛地咯噔一下,看了看黑得有些阴森,甚是空旷的北校区,提心吊胆道:“牛哥,你怎么停了?”

  尤其是,当他看到牛海銘意味深长的眼神时,心里更是不知为何有些莫名的害怕。

  牛海銘,并没有回答杜欢的话,而是瞬间打开天眼,向着不远处的美术阁楼的方向,望去!

  但是,今夜,牛海銘的天眼依然无法穿透雾气,看见美术阁楼里的情景,更是连美术阁楼的影子都看不到。

  因为,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迷蒙的雾气,已经将美术阁楼方圆数百米的位置全部笼罩了起来,今夜的雾气,比以往要大,要浓了许多。

  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牛海銘,定定地看了一眼杜欢,道:“杜欢,一会儿,进到雾气当中,你们全部靠在一起,紧紧跟着我,千万不能走丢,知道吗?”

  不明所以的看了牛海銘一眼,杜欢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可是牛海銘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是杜欢身后的一群小弟还是听得见的。

  当下,便有几个学生向着前方几乎浓的化不开的雾气望去,一脸疑惑道:“不对啊!今晚美术阁楼外面怎么这么大的雾气?平时好像不是这样撒~”

  更是有几个学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小声嘀咕出声:“那个?那个钱富贵,不是带着人去了美术阁楼吗?怎么那么久,还没回来?”

  纷纷,不解地看了一眼牛海銘,心道牛海銘叫他们过来,肯定知道些什么才对。

  然而,面对这些学生的质疑,牛海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摇了摇头,打算再次上路。

  杜欢一直都在观察牛海銘的反应,牛海銘无意间摇了摇头,自然被心思很多的杜欢察觉到了,仔细思考了片刻,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牛海銘都不清楚钱富贵这帮人为什么要去美术阁楼,更是到了深夜都没回来,这件事,就有些不对劲儿了!

  这样想着,杜欢,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心中盘算,一会儿,如果势头不对,他立刻逃走。

  杜欢暗暗打定了注意之后,很谨慎地放慢脚步,也不与牛海銘并排走在路上了,反而是一点一点,向后退去。

  可是,杜欢的小动作,怎么能瞒得住牛海銘的眼睛,他又不是瞎子,在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杜欢的意图,猛地转过脸,将杜欢拉到身旁,贴着他的耳朵,压低了声音道:“杜欢,我怀疑,那个阁楼有鬼!鬼一般怕阳气,我怕富贵他们出事儿,所以拉着你们过来,为的就是将他们找回来!”

  “你说什么?!”

  “有,有,有有,”

  杜欢听了牛海銘的话,整个人都被吓傻了,说话都结巴起来,但是,不等他惊叫出声,牛海銘便动作迅捷地,将杜欢的嘴巴堵住了,小声威胁道:“你别乱说,要是将所有人吓跑了,今晚就你和我两人去!”

  牛海銘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因为此刻已经快要晚上十点了,钱富贵等人还没有回来,不但如此,幽静的深夜,凄清的月色,洒落大地,更是将空旷的北校区,衬托得有些安静得不正常。

  眼看,牛海銘一群人就要走到美术阁楼的方向,杜欢猛地打了个哆嗦,有些口齿不清地看了牛海銘一眼,哀求道:“牛哥,我以后都叫你牛哥,还不行吗?你让我回去吧,我让这些小弟跟着你?”

  “不行!人越多越好!”牛海銘果断拒绝,并没有再作解释,反而是杜欢疑神疑鬼地看着不远处黑夜里丝丝缭绕的雾气,有些毛骨悚然得对着身后,大喝道:“你们!赶快跟上来!道理雾气里,全部靠在一起,离我的位置不能太远知道吗?”

  虽然这帮做小弟不知道杜欢为何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可是杜欢开口了,他们却也不敢不从,只得快步跟了上来,纷纷挤在了杜欢身边。

  “杜哥,我怎么觉得,这里的气温,好像变低了?”杜欢身旁一个学生,狐疑地看了一眼四周浓密的雾气,顿时感觉到来到雾气当中,很是凉爽,下意识开口。

  果然,听到一个人提到气温,杜欢身后,一大瓜子学生都察觉到了此处的气温真的比外面要凉爽许多,纷纷议论起来,更是有个学生,一脸讨好地跑到杜欢跟前,献媚道:“杜哥,这里是个好地方啊!大夏天的,还这么凉爽,难怪钱富贵这些人还在这里呆着,以后我们来这里抽烟吧,别人才给我爸送了一条大中华,我明天拿来几盒,你和牛哥一人一盒?”

  牛海銘表情怪异地看了一眼这个学生,这人他认识,是八班的罗海龙,要说大中华的话,牛海銘自然也想要抽抽,换换口味儿。

  但是,仔细感觉了一下这里的气温,牛海銘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因为这里给他的感觉不是凉爽,明明就是,一种让他至今难忘的冷!

  阴冷,湿冷,让人压抑,心慌的冷!和十二年前的那种冷,非常相似!

  只好,摆摆手,轻声道:“我就不用了,留着给你爸吸吧,做父亲的哪个都是辛苦的。”

  听牛海銘这般说,罗海龙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看向杜欢,不想杜欢却也是本着脸,压低声音,呵斥道:“你娘的,你就这么不孝顺,你的大中华留给你爸吧!他很辛苦。”

  被杜欢这般呵斥,罗海龙顿时更加尴尬了,但是却不生气,心里反而有些怀疑,这样的话,可不是杜欢能说的出的,平时杜欢都是收学校里学生的保护费,用来买烟的,今天难道转换性格了?

  他哪知道,杜欢听了牛海銘的猜测,一点都不觉得这里凉爽,看着浓见度不超过一米的浓雾,和越深入,越低的气温,俨然已经被他那些小弟嘴里的‘凉爽’刺激得起了浑身鸡皮疙瘩,整个人都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他此刻只想逃离这个鬼地方,哪里还想着在这个地方抽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