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悚学园·懒人成双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52,582

  眼睛,是打开心灵的窗子。

  钱富贵,看着牛海銘盯着他的眼神,莫名地打了个哆嗦。

  他看到牛海銘的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一丝惧怕,又或者是恐惧的神色,又是在寂静的深夜,四处无人的美术阁楼,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话语颤抖道:

  “大哥,你别吓唬我,这美术阁楼咱都来了那么多次了,不会有啥东西在吧!”

  牛海銘不想解释,也不会解释,因为心里莫名生出的恐惧感,越来越浓重,就像此刻楼道里浓浓的雾气那般,将牛海銘整个人都包围了!

  “赶快走!这里,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儿!”牛海銘在说出这句话时,第一次对着钱富贵,用上了几乎是命令的语气,强调道。

  “好,好吧,大哥。我听你的。”钱富贵,此刻也不知道牛海銘到底是怎么了,颤颤巍巍地跟着牛海銘顺着来路返回。

  顺着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向下摸索,直到牛海銘带着钱富贵来到了楼下,心里的危机感,这才减轻了不少,叹了口气道:“富贵,以后,咱们不要再来这里抽烟了!”

  “可是?不来这里,咱们去哪抽烟啊?”钱富贵有些无辜地看了牛海銘一眼,嘀咕一声,还要继续开口。

  突然!

  “砰!”一声格外清晰的震动,从美术阁楼的二楼传来,钱富贵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惊疑不定地向着二楼望去,可是,整栋美术阁楼似乎都被一层迷蒙的水雾遮盖笼罩着,什么都看不见。

  牛海銘,眯着眼睛,心里默念静心口诀,瞬间打开了天眼!

  但是,他先天便具有的天眼通,竟然看不穿那一团迷迷蒙蒙的雾气,这一次,牛海銘终于更加的不安起来,二话不说地带着钱富贵,匆匆离开此地。

  回到男生宿舍216房间,房间空间还算宽敞,亮着明亮的电棍灯,整个房间被照得宛如白昼。

  这次,见到了光亮,牛海銘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房间中,只有两张床位,上下两层,一张是牛海銘与钱富贵的,另一张床,是姜雨生和刘振洋的床位。

  姜雨生,刘振洋与牛海銘和钱富贵是三年的舍友,关系虽然说不上有钱富贵和牛海銘的关系那般,铁得像是亲兄弟,却也是整个学校里最近的四个人了,几乎是无话不谈。

  看到牛海銘和钱富贵回来,姜雨生与刘振洋都是一脸狐疑之色,一齐开口道:“校霸大哥~你和富贵又跑哪抽烟去了?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去去!别打趣我,什么校霸不校霸的。”牛海銘刚一进来便被两个舍友打趣一通,当下摆摆手,便沉闷地坐在床上不再做声。

  “怎么了?海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看着牛海銘一回到宿舍,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姜雨生和刘振洋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只好你一言我一语地问道。

  牛海銘并没有搭理二人,因为他此刻心里有些怀疑,美术阁楼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存在,因为刚刚那种感觉,让他想起了,十二年前,那红衣厉鬼出现时的气息!

  用力地摇了摇头,牛海銘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十里屯高中,他并没有听到过什么不还的传闻,难道是他多心了?

  牛海銘不说,也是大半夜的,怕吓到他那两个舍友,要是万一人家休息不好不是耽误别人的学业吗?

  人家那可都是三好学生,优秀班干的,为了年纪排名,每天都拼了命的较劲儿。

  可是牛海銘不说,并不代表,大嘴巴子的钱富贵也不说,就在牛海銘还在琢磨着刚刚的所发生的一切时,就听到钱富贵,瓮声瓮气道:“姜雨生,刘振洋,咱们学校那个美术阁楼,是不是死过人?”

  “卧槽!你丫的,诚心的是不?”姜雨生没想到,这都十点半,快熄灯了,这两个主,一回来,就问那么瘆人的问题,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白了富贵一眼,蒙头钻到被窝里了。

  看着姜雨生对于这种话题似乎很害怕,一脸胆怯地钻进被窝,刘振洋张大了嘴巴,夸张地做出一丝龌蹉的表情,咳嗽一声,和富贵递了个眼色,故意加重了语气用一种阴森的语调回应道:“我可是听说,咱们学校的美术阁楼……”

  “你二大爷的!刘振洋,你要死是不!”不等刘振洋说完,姜雨生再次从毯子当中钻了出来,手中更是拿着一双臭气熏天的袜子,对着床下刘振洋的脑袋砸去!

  “卧槽!他妈的,这也太臭了!”刘振洋,嘴上大声地抗议了一句,可是脸上却早已乐开了花。

  就在这时,“啪”得一声,宿舍当中的电棍猛然灭了,宿舍里立刻被黑暗所笼罩。

  “啊!”可能是姜雨生比较胆小的缘故,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动作麻利地再次钻进了毯子之中,将整个身子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屋子里这才传来一阵夸张的笑声,紧接着,刘振洋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便在宿舍当中响起:“哎呦,笑死我了,不吓唬你们了,我就是十里屯本地人,这个学校里没死过人的,最起码我是没听人说过,你们就放心的睡吧。”

  得到了刘振洋肯定的答复,牛海銘心里压着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深吸一口气,沉沉睡去了。

  睡梦当中,牛海銘觉得有些冷,警觉地睁开眼,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窗户外面,滴滴答答下起了雨,空气都比先前冷了几分。

  一看只是下了雨,牛海銘终于彻底放松下来,再次陷入梦乡。

  这一次,一觉就是睡到日出东方,窗外的雨也停了,空气当中弥漫着潮湿的水汽,更是夹杂着芬芳的泥土气息,让宿舍里的几人都是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拉开窗子,姜雨生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不由露出一脸陶醉之色,和刘振洋一起,对着牛海銘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赶去上早自习了。

  牛海銘,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红里透金的灿烂朝阳,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对着下铺呼唤道:“富贵,咱们去上课去吗?”

  “去什么去,他奶奶的,难得天气这么好,咱们就在宿舍睡觉吧~”钱富贵懒洋洋的嘟囔声,从下铺传来,没过两分钟,牛海銘便再次听到了粗重的咕噜声。

  逃课这种事儿,牛海銘和钱富贵可没少干,看到有人陪着,牛海銘也顺理成章地再次呼呼大睡起来。

  “海銘,起来了,我饿死了,咱们去吃饭咯~”

  直到,钱富贵地嚷嚷声将牛海銘吵醒,他才再次睁开了眼,揉了揉眼睛,在床上发起呆来,似是还没睡醒,下意识地嘀咕道:“富贵,刚刚我又睡着了,是不是有哪个女孩子在男生宿舍后面唱歌?”

  “哪里有歌声,我看你是睡蒙圈了,在做春梦!走走,不能再拖了,再拖,我就真的不行了~”

  要说,在学校里,还有什么事能让钱富贵操心,不是睡觉,那一定就是吃了!

  牛海銘也早已习将钱富贵的性格摸了个透彻,有时候,他当真怀疑,这个兄弟,是不是一头猪脱胎成的。

  只好动作麻利地起床陪着他,向着校外的小餐馆进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