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惊悚学园·三好学生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62,544

  只见,楼道里一片混乱,牛海銘呆立在原地未动,身边十几人将他围在其中,更是拳打脚踢一阵乱打!

  双全难敌四手,狭窄的楼道当中,绞是牛海銘再能打,拉不开架势,也抵不住二三十人的群殴!

  眼前乱嗡嗡一片,脸上,大腿上,甚至腰背的位置,时不时传来一阵疼痛!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牛海銘只是一个普通人!

  牛海銘先前防御,是不想不想与他们斗恶,既然这般对待他,他是不会再隐忍了!

  在面对,这般毫无理由的群殴后,也是被打急了眼儿,神态凶狠地看了一眼,将他围住的众多学生,怒吼道:“你们想死不成!”

  “对!我们是想死了!玛德,叫你嚣张,今天打不死你!”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反骂了一句,终于将牛海銘的怒火,点燃,引爆!

  运气拳头,对着身前最近的学生的鼻梁上,就是一拳!

  这一拳,劲风呼啸,速度快到所有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嘈杂的楼道中,便传来“咯嘣”一声清脆的响声!

  两声凄厉的惨叫,更是在楼道当中响起,而被牛海銘正中鼻梁的那名学生,整个人的脑袋瞬间急速向着后面仰去,先是撞在了后面小伙儿的额头上,

  紧接着,身子一僵,软绵绵倒地,竟然被牛海銘一拳打得晕死了过去!

  注意到眼前的一幕。

  “啊!”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人群快速向后散去!

  似是被牛海銘一拳吓怕了!更有几个人赶快脱离群殴队伍,将晕死过去的那名同学拉了出去,惊恐地大叫道:“死人了!牛海銘这是要杀人!”

  只见,此刻被牛海銘一拳击倒在地的那名学生,脸上是一片血肉模糊,嘴巴上不但有大片鼻血喷了出来,甚至还夹杂着,蓝绿色的鼻涕,看起来既恶心,又有些触目惊心。

  但是,回应他们的却是牛海銘,冷漠的话语:“放心!我留了力气,他还死不了,只是鼻梁骨,碎了!”

  “你!牛海銘!你知道,你再做什么吗?”谁也没想到,平时温和的牛海銘,这句话出口,竟然这般冷酷无情!就连那经常在校内兴风作浪的杜欢,也是被吓得,结结巴巴地惊叫一声,惊恐地望着牛海銘,不自主地向着楼梯道靠近,似是想跑!

  牛海銘此刻是根本就懒得理会这帮学生,因为相对于他的做法,杜欢这些人不知轻重的家伙更让他反感。

  牛海銘可是听说,杜欢经常带着一大帮子人,在校外与人砍架,如果不是校内没法带道具,今天他要面对的可就不是这些混乱的拳头了!很有可能是道具!

  这种人,不惹到他,还好,但是,一旦惹到了,定要好好惩治一番!

  看都不看,那被他一拳放倒的学生,牛海銘将上衣穿着的校服,一把就撕成两段,扯了下来,暴露出流线型的身躯,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将杜欢等人吓得惊叫连连!

  因为牛海銘,看似并不起眼的身材,在他握紧了双拳的一瞬间,全身肌肉,竟然都像是充了气那般,爆棚了二倍不止,流线型的躯体,在一瞬间,变成了倒三角型!

  “这!这他妈的,还是个高中生吗?这还是高中生吗?”

  “老大?该怎么办?”

  “给他拼了!大不了,就是挨揍,也不能让他好好的走下楼!”

  “闭嘴~老大都没说话呢。”

  牛海銘的身躯,着实将这群高中生吓坏了,一个个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犹如猛兽一般的同龄学生,议论纷纷起来,完全乱了分寸!

  “布阵?刚刚叫你们让路,你们不让是吧?”牛海銘,决定,先教训一下杜欢和他的几个狗腿子心腹,再去找钱富贵。

  当下,整个人动了!

  脚下用力,一瞬间便出现在离他最近的几个学生身前,两条被肌肉缠绕的手臂,完全张开,可能是楼道里灯光太暗的缘故,只留下一片眼花缭乱的拳影和“啪!啪!啪!”停不下来的闷响声!

  瞬间,一连五个身影倒地,一个个脸上都带着触目惊心的淤青,半张脸都变成了猪脸。

  “你还会散打?”

  不远处,杜欢看着牛海銘,一瞬间,两条手臂便狂乱的挥动起来,是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惧怕,狼狈地向着楼梯下冲去,连他带来的小弟都不管了!

  此刻他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平日里,他见过他堂哥与散打教练和泰拳教练对打时的场景,不可谓不恐怖。可是,就是他堂哥高价请来的散打教练,好像都没有牛海銘这般恐怖!

  牛海銘,看着杜欢跑下了楼,并没有急着追,而是看了一眼身旁杜欢的小弟们,一眼扫视过去,没有一个学生,敢抬头,全部低着头,不敢有任何顶撞的举动!

  “哼!”冷哼一声,牛海銘,终于跨着步子,追了下去!

  “你别过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杜欢不要命地向着校门的方向跑去,可是就他那体能,如何与牛海銘作比较,不到150米的距离便被追到了。

  杜欢,此刻是不敢有任何一丝顶撞牛海銘的意思,他算是看出来了,并不是老实的学生就好欺负,最起码眼前这个,就是一个超越了中学生范畴的怪物!

  同时,心里也明白了,为什么那钱富贵,带这一大帮子兄弟,甘愿叫牛海銘大哥!

  牛海銘,追到了杜欢,看着他双手抱头,两头腿的膝盖都在忍不住跳动的样子,心里的火气,似乎消了一些,冷哼一声道:“明天好好向学校解释,还有医药费,我自己会出,现在带着你的人跟我去美术阁楼!”

  “是。是。。我知道了,打架的事学校不会有人知道的,可是,去美术教师做什么?”杜欢胆怯地看了一眼牛海銘,心里是怕的要死,他可是看到了钱富贵带着黑人帮去了美术阁楼,难道这一切都是牛海銘设下的圈套不成?

  还是说,这是苦肉计外加鸿门宴?

  这样想着,杜欢更加恐惧了,心中竟然大胆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他被牛海銘打成重伤,死活也不去美术阁楼,万一那荒废已久的美术阁楼里,钱富贵藏着什么管制刀具之类的,就等着他们入瓮,他们一行人不是去送死?

  牛海銘借着月光看着杜欢眼里的闪躲,与不情愿的意味儿,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却也大概知道杜欢再顾忌着什么,沉声道:“你想多了,只要你带着人随我过去,外加以后再学校收敛一些,你我的事一笔勾销。”

  杜欢私下里偷偷地打量着牛海銘的神色,发现牛海銘表情认真不像骗他,当即追问道:“真的?”

  “嗯!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一直都是三好学生,不会骗你。”牛海銘眼里透露着真诚,其实他从小学开始就真的是三好学生,自然不会无缘无故骗杜欢。

  “好!”杜欢再三确定,都得到了牛海銘的肯定答复,一咬牙,回到楼道里,让一部分小弟带着被打的几个去医院,剩余地人,全部跟着牛海銘向美术阁楼的方向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