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惊悚学园·丧门星
牛鬼道士2017-08-05 19:162,708

  “对!就是这样,海銘,在我还没收你为徒之前,你必须记住一句话,也是我们修行者,必须要明晓的一件事儿!”

  圆通,永远都是一副宝相庄严,沉默少语的样子,相比圆通,老萧给人的感觉随和多了,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牛海銘,语气郑重,道:“人,不胜鬼神,凡是讲求承负,也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关系。与鬼神斗,我们这些修行之人,还是有诸多忌讳的,但是,你家宴请我在先,后有我努力救你,这份缘与份,便以坐实,再来,我这一辈子也没收徒,便估摸着收你为我门下唯一关门弟子!”

  “啊!?”牛海銘,自从十二年前那件事儿之后,便对老萧有着莫名的崇拜,可是一听老萧要收他做徒弟,心里还是有些觉得太过突然,几乎是下意识地扭捏起来,“那,师父,您就不怕,哪个不得了的打鬼,与您抢人?”

  “哼!哪个不长眼的敢与我抢人?地府不出,这世间可有鬼物敢与我作对!?”老萧神定气闲地在客厅当中,走了一圈,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

  可是,牛海銘却发现,老萧并不像他口中说的那般自信,至少眉宇间带着一丝愁容。

  只是,老萧在想什么,却不是牛海銘能够猜测得到的。

  “阿弥陀佛!世间万事万物,谁又能说得清,至少,地府存不存在,冥皇又存不存在,我等不明晓,却可以肯定,这个世间之外应该还有一个属于鬼的世界!”

  圆通,悲天悯人地念了一句佛号,齐肩的大耳,煽动了两下,同样神色怪异地盯着牛海銘,不停地打量。

  牛海銘被二老这样赤裸裸地盯着,心里难免有些不自然,可是他眼看就要十八了,又怎么能看不出,二老心里似乎是有着什么掩饰不住的愁绪,下意识地开口问道:“圆通大师,这世间明明有鬼,您怎么又说地府和冥皇到底存不存在?”

  “罢了,你以知道鬼童的身份,我们也没有必要隐瞒,相传鬼童子来历甚大!是冥皇与凡间女子所诞生的种子!这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传闻了!具体的真实性以无从考究。”

  老萧,沉思许久,并不打算隐瞒牛海銘一家,关于鬼童的来历,便将他所知的一切,全述讲了出来。

  只是,知道了鬼童子的传说,却成为了牛伯与晓莉,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

  原来,鬼童是春秋战国时期,冥皇私自降临人间,与凡人女子所生的孩子,正因为打破了天道轮回,被天道所不容,无法入六道,只能借着鬼仙送胎,才能够转世成人!

  如果,只是因为这样,只能说明鬼童的特殊性,却不至于让老萧心生愁绪!

  之所以让他心里愁绪的原因,还要涉及到另外一个隐秘的传闻!

  鬼童,曾为世间第一杀神!被凡间没入轮回的孤魂野鬼,奉为冥皇,与地府的冥皇齐名!为三界第一大恶!

  可见,其传说的恐怖性!只是后世被道佛人三界合力镇压,更是被天道打压坠入凡间,生生世世接受苦难。

  这,却也刚好解释了,晓莉在怀上牛海銘时,为何家中会莫名多出一个白衣女鬼的原因!

  只是,这件事,除了晓莉和牛伯知道,牛海銘却是一无所知。

  牛海銘,定定地听着鬼童的一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他怎么就成了世间第一大恶了?

  虽然,他相信这个世间有鬼,却不相信战国时期关于鬼童的传说。

  怎么说,牛海銘都是一个上过学接受过正统教育的人儿,心里清楚,关于鬼神的传说,最早起始于古代,但是这些都是古代帝王为了控制人心所用的一种手段而已,不得当真。

  所以,牛海銘却也不怎么在意。

  要说此刻,他最在意的无疑是钱富贵和杜欢等人的性命!

  当下就,不失时机地将学校里发生的一切,讲了出来。

  牛海銘,一脸沉思,将校园当中一切如实道来,而晓莉,牛伯和二狗子都是听得脸色发白,浑身战栗不止!

  “太可怕了!萧师父,这童子有1-3-6-9-12-18-24-35岁大劫,也就是您说的犯煞,可是,眼看着海銘可能要历劫,咋他的同学和身边人儿,一个个都倒个了?”牛伯,静静地听完牛海銘的讲述,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显然被牛海銘所讲的一切,吓得不轻。

  反观,二狗子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他和牛海銘一起回家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有些惊疑不定道:“那个,萧师父?咋,我跟着牛海銘一起,也倒霉呢?莫非,我和他与他那些同学一样都是童子?”

  二狗子的话一出口,牛海銘心里也是一阵狐疑,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只得求助式地看了老萧一眼。

  就见,老萧脸上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怪异表情,叹息一声,道:“屁!这世间要是真的有那么多童子,恐怕就是道观和佛庙都要被所谓的童子吃穷了!”

  “那,那萧师父,这是咋个回事儿啊!”二狗子,现在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叫苦不迭。

  “哼!童子,一生要犯五煞,这些都是所谓的大煞,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触犯的,犯了必死无疑!童子命的人,大多命硬,不是普通人能比的,就是犯童子煞的时候,童子都有可能会一命呜呼,而童子犯煞的那几天,别说是童子,就连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别想躲过去!所以,童子一般都是丧门星,也就是农村人口中的扫把星,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老萧神色凝重至极,随便对着二狗子解释了一番,便在牛海銘狐疑地注视下,对着圆通嘀咕道:“圆通,你准备五香汤了没有,这二狗子,跟在海銘身边一天了,身上已经沾染了不少怨气与厉气,就是此刻不出问题,难免回家的途中不会掉进水沟,或者出个车祸什么的。”

  “天呐!您,您别吓唬我!”二狗子,此时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看着老萧不像是在开玩笑,当即就哭丧着脸,恳求老萧救他一命。

  老萧,无奈地白了一眼二狗子道:“我这不是,正在解决你的问题吗?”

  更是为牛海銘,二狗子与牛伯夫妇耐心地解释了一下,五香汤的用处。

  所谓的五香汤,又叫香汤,道家佛家都有,具体作用是拿来活络经脉,去除身上煞气与晦气之用。

  就拿怨气来说:

  鬼物,是不可以直接伤人的,最起码一般小鬼很难做到,大多用以伤人的手段,便是迷惑凡人心智,让其自生自灭,而一些稍微厉害些的鬼物身上所散发出的鬼气,却相当的恐怖,虽然对人体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可以令人走霉运,有些人走路无缘无故掉进水沟,亦或者一不小心出了车祸等等,便是沾上了很强的煞气所造成的。

  这也难怪,老萧再看向二狗子时,脸色透露着一丝凝重。

  一番疏落浸泡之下,直至牛海銘和二狗子从浴室的大浴池当中走出,老萧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放心的神色,点了点头道:“好了,二狗子你对海銘也是有恩,长途之下也是劳累,留在海銘家吃饭,我和圆通,与海銘还要去他的学校走一遭,如若不然,那些孩子很有可能活不过今晚!”

  “什么?师父?您说他们一大帮子人,都可能会死去!?”牛海銘,对于钱富贵等人的事,原先也只是心里慎得慌,觉得有些诡异与灵异。

  没想到,老萧竟然说的这般严重,当即便慌了神,便在牛伯和晓莉关切地注视下,随着老萧与圆通出了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