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少时惊魂·镇魂吼!
牛鬼道士2017-08-05 16:293,474

  将符纸小心翼翼地收入囊中,老酒鬼,这才轻松了一口气,走到卧榻边,看了看脸色发白没有任何声息的牛海銘,眉头紧蹙,最后只得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个四方形,白如羊脂的精致玉盒。

  注意到老酒鬼开始检查已经脑死亡的牛海銘,牛伯和晓莉迫不及待地围了过去,只是在老酒鬼拿出玉盒的一瞬间,肥头大耳宝相庄严的老和尚,却是神色大变!

  赶快上前将牛伯和晓莉叫了回去,似是不想让任何人靠近老酒鬼。

  “大师?您……”牛伯狐疑地看了一眼将他和晓莉拉回去的老和尚,刚要开口,就见那老和尚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将不远处的八个屠夫也叫了过来,叮嘱,在这期间,一定要远离老酒鬼!

  虽然,众人不明和尚的意思,但是看他眉宇之间有一丝后怕,当即不敢在问。

  就在众人,好奇地探着脑袋想要看看老酒鬼手中到底拿的什么玩意儿的时候,室内的空气当中,猛然传出一丝震动,牛海銘的上方,似是有一点紫金色的亮光一闪而过,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我刚刚是不是眼花了?”一个屠夫忍不住惊叫一声,不只是他,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他们明明看到了一丝紫金色的光点在空中亮了起来,怎么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牛伯,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张着,他刚刚也看到了一抹紫金色的光芒,不会是传说中金丹不成?还是什么灵药?

  牛伯不解,心里开始胡思乱想,不只是他,八个屠夫,一个个都是大眼瞪小眼,互相对望着,更有两个大汉,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

  “咳咳!”一声轻微的咳嗽声响起,牛海銘睫毛闪动,昏昏沉沉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一身金丝银线道家长跑的老大叔,轻声呢喃道:“老头子,你是谁?我爸,我妈呢?”

  “哈哈哈!我的孩子醒了!醒了!”牛伯是万万没想到,连市立医院都治不好的脑死亡,竟然被一个老酒鬼,一瞬间唤醒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眼睛里却是充满了泪水,也不知道到底是哭是笑。

  反观晓莉,早就忍不住冲了过去,一把便将睡眼朦胧的牛海銘紧紧抱在了怀里,嘤嘤哭泣起来,生怕再次失去这个儿子。

  八个屠夫面面相觑,像是见鬼了般看着眼前背对着他们的老酒鬼,早就被惊得神游天外了!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从思考当中回过神来之际,“铛铛铛!”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敲门声。

  一个屠夫,似乎被敲门声警醒,不由自主地向着木门的位置走去,不由分说,就要打开房门。

  可是,一声怒吼却在屋子里响起:“不要开门!那不是人!”

  “啊!”那个屠夫刚刚走到门前,便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吓得失声惊叫起来!

  与此同时,坐在卧榻上的牛海銘,小脸之上更是露出一丝胆怯的神色,看了一眼小屋子的木门出,哇得一声便哭了起来,大叫道:“娘亲,我怕!屋子外面站着的红衣姐姐又出现了!她很可怕,海銘做梦她在咱们家的老槐树下撞死了,死了之后又杀死了好多人!”

  牛海銘胆怯的话语,不断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而村里的八个屠夫听着牛海銘的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个个痛苦地抱着脑袋,话语颤抖道:

  “天呐!是她,是吴家小姐!”

  “她又出来杀人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此起彼伏地呢喃声中透着恐惧,在屋中响起。

  牛伯心里胆寒啊,如果外面站着的真的是多年前死去的吴家小姐,这无疑是恐怖的,鬼物怎么也学会敲门了?

  “大,大师?这鬼怎么会敲门?”警醒过来之后,牛伯疑神疑鬼地看了一眼并不怎么结实的破旧木门,心里是寒气直冒啊。

  “哼!鬼当然不会敲门,只是进来前,我在门外贴了一张挡煞符!这鬼再破我的挡煞符,所以才会有类似敲门的声音发出,她是察觉到了什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进来抢魂!”老酒鬼冷哼一声,手中多出一把寒光闪动的匕首,慢慢向着木门的方向靠近!

  说着,老酒鬼便将木门上用一把匕首戳了个洞,露出一丝莫名地微笑,又退了回来。

  牛海銘自打清醒过来,便睡意全无,胆怯地跟在老酒鬼身后,似乎是只有跟在酒鬼身边才能够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

  也就在老酒鬼将门上戳出一个洞的瞬间,牛海銘便看到一只黑漆漆,带着一股子狠劲儿的眼珠子,贴在空洞上,恶狠狠地瞪着他!

  “父亲,那个大姐姐太可怕了。”牛海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缩回脖子,躲在了老酒鬼就身后,回头看了一眼牛伯,像是再对牛伯告状一样,样子很好笑。

  “哼!让她撞一会儿吧,我再收拾她!”老酒鬼似乎也能够,看到那只凶狠的眼睛一般,神色阴沉,冷哼一声,竟然坐在屋子里品起了茶,一副神定气闲的样子。

  就在老酒鬼,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门外那只眼睛里,瞬间多出一丝怨毒,将目光转向了老酒鬼!

  紧接着当当当的敲门声,便变成了“咣当,咣当”的砸门声,而破旧的木门更是开始剧烈地摇动起来,似乎随时都会被撞开!

  这荒山野岭的,四处无人,而苏北更是连一只大型的野兽都没有,在深更半夜,木门突然被什么东西剧烈地砸动着,这样诡异的一幕,别说是普通人,就是一个素质很高的军人过来,恐怕都会被吓得瑟瑟发抖!

  就如此刻,除了老酒鬼与肥头大耳的老和尚,比较淡定,反观牛海銘与牛伯等人早就吓得一个个挤在了老酒鬼身后,恳求他老人家早点出手。

  老酒鬼只是看了一眼不断抖动得破旧木门,又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牛海銘,不由露出一丝笑意,摸了摸牛海銘的小脑袋,轻声对着牛伯等人道:“不急,这鬼物冲撞我的挡煞符,自然会付出一番代价,等她精疲力竭的时候,我便收拾她!”

  遇到鬼怪,最怕的就是六神无主,凡是遇到鬼物,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淡定!

  此刻,老酒鬼无疑就是这群人主心骨,看到老酒鬼临危不乱,这八个屠夫也不怎么害怕了。

  眼看老酒鬼手中的一抹清茶就要被他喝完,牛海銘虎头虎脑地看了老酒鬼一眼,一脸迷茫,幼声幼气道:“老头子,那个脸色很白,满脸血的女人在唱歌!”

  就在牛海銘,说完话的一刻。

  “坏了!曹!”一声怒喝,便在屋子里响起,那是老酒鬼焦急地呼喝声。

  无疑,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才发现,门外的拍门声不见了。

  反而是,不知何时,靠近门旁的位置,晓莉的身影,就定定地出现在木门前!

  “圆通!快阻止她!”

  老酒鬼,焦急地催促着。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吱呀”一声轻响。

  一层冰冷的雾气,不知从哪里冒出,便从门外弥漫进屋中,而木屋的小门,已经被晓莉打开了!

  冷风袭来,屋子里的油灯火苗摇曳,忽明忽暗,最终熄灭了,屋子中瞬间被无尽的黑暗所取代。

  只见,晓莉披头散发,身体僵直地站在屋子外面,刚好将门堵住了,而她的脸也变得惨白惨白的,借着月光,更是能够看到她的一双眼睛,似乎是没了眼珠子那般,翻着白,那样子别提多恐怖了!

  牛海銘此刻更是被吓得,哭出声来,因为在他眼里所看到的和牛伯等人看到的是有所区别的。

  牛海銘的眼里,她的娘亲,此刻,完全就变了一个人,惨白惨白地脸上满是鲜血,一双眼睛里透着一股子怨毒,与凶狠的神色,就定定地盯着他们所有人,表情僵硬地狞笑着!

  黑暗中的小屋里,杀猪似的惨叫声,不要命地乱叫着,那是几个被吓破了胆的屠夫发出的,一时间大部分人都被眼前的一切,吓得乱了神。

  任谁都没想到,最后的关头,会发生这种变故!

  “我呸!老萧!你说你得瑟个什么劲儿,大意了吧!”圆通怒目圆睁,看了一眼门外堵着的晓莉,只得呵斥了老酒鬼一声。

  而从他们俩的谈话中,牛海銘等人,也终于知道,老酒鬼和老和尚的名讳,分别叫老萧与圆通!

  “大家不要慌,是我大意了,这鬼物以前上过晓莉的身,早就在小莉身上种下了勾魂术,心思不可谓不慎密!”老酒鬼下意识地将小脸蜡白地牛海銘,护在了身后,话语当中多了一丝温怒,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了一把青铜剑和一个青铜方印!

  对着晓莉,怒喝道:“你这鬼物,是自己离去,还是我送你一程?!”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就在老酒鬼怒出声的一瞬间,那声音,竟宛若惊雷般,在木屋当中,滚滚而荡,将牛伯等人,冲荡得,头晕眼花,耳朵鸣动,更是有几个屠夫,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软坐在了地上!

  “是镇魂吼!?你竟然能用出镇魂吼?”圆通身在黑暗之中,发出一声惊呼,语气里透着一丝震撼,让人没想到的是,这老酒鬼随便一嗓子吼出来,竟然是传说中的镇魂吼!

  狮子吼,在比较迷信的农村可是传的玄乎,农村人大多知道佛家有狮子吼和六字真言,没想到道家竟然也有类似法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牛伯等人都不相信这个世间,还有这等功法!

  所有人心中都是同一个想法:这次是遇到高人了!

  就连只有六岁大的牛海銘,也是大眼睛扑闪扑闪地觉得,眼前的老头,很厉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