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少时惊魂·勾魂术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02,703

  “啊!~你不得好死!”

  凄清的月色下,晓莉脸色惨白,神色狰狞,面目诡异,被老酒鬼这一嗓子吼得是浑身都在诡异地战栗着,两只惨白惨白的手,用力地撕扯着她那一头乱发,嘴里更是发出一声,让众人觉得陌生的惨叫和嘶吼声!

  “这不是晓莉的声音,是她!”

  牛伯一看晓莉诡异的样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瞬间就想了起十几天前,月黑风高,雷雨交加的那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忍不住地浑身战栗。

  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失声惊叫的一瞬间,晓莉两眼一翻,便无力地瘫软在地。

  只是,此情此景,却没有人敢去扶!

  就在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虎头虎脑地冲到了门外,扑到了晓莉身旁,幼声幼气地哭泣这:“娘亲,你醒醒,娘亲。”

  “哼!跑的倒是快!”老酒鬼冷哼一声,从板凳上,缓缓站了起来,再牛伯的帮忙下,将晓莉安放在了木屋中的软卧之上。

  点燃蜡烛,牛海銘泪眼蒙蒙地看着脸色蜡黄的晓莉,将小脸转向老酒鬼,忍不住抽噎道:“老萧,你救救我娘吧,把那红衣女人抓到,让她不要再害我娘了。”

  牛伯心里何尝不是焦躁不安,可是,他心中有着一丝想不明白的地方,木屋明明已经贴了符,这女鬼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让晓莉中邪的?

  当下,便忍不住在屋子当中,焦躁地来回踱步,对着老萧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哼!鬼上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小鬼勾了魂!”老萧神色阴沉,冷哼一声,又道:

  “你们看不到鬼物,所以对小鬼勾魂没有什么认知。小鬼勾魂,最恐怖便在于,会在被勾魂人的头顶种下一根魂引线!”

  “魂引是什么?”一种人不明白所谓的魂引到底是什么,当下八个屠夫,眉目闪动之间,赶快看向屋子里的老萧。

  “哎!所谓魂引,是极为可怕的手段,许多厉害的鬼物,都能施展,被种下魂引之人,平日里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但是只要鬼物发动勾魂术,魂引线才能够被天眼察觉,一般都是种在生人魂魄的天灵处,发动魂引,生人头顶就会显现出一根血红色,如同麻绳那般的线!”

  “晓莉,自然就变成了没有任何意识的提线木偶!鬼物要她做啥她就做啥,就是让她将我们全部杀掉,她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老萧的声音不大,可是待他将关于魂引的厉害之处告诉众人后,除了老萧和圆通外,其余人都是被吓得心里后怕至极,粗重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深夜,听着格外清晰。

  “那,那该怎么办?”牛伯神色痛苦,看了一眼,气息虚弱,静卧在软卧上的晓莉,心中痛苦万分,他的妻子被种下魂引,这还是她本人吗?抛去这些不说,一想想暗处潜藏着一只厉鬼,要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害他一家人,就是防,都防不住啊!

  “这厉鬼,行这等恶事,我看是想连海銘、晓莉的魂魄一起吃掉,甚至包括牛伯你!如此这般,我本应该让她魂飞魄散,可是,考虑到海銘的善缘因果,只得先将勾魂术破去,再将他镇压,万不得已,才会杀她。”老萧神色平静,背负双手,话语里多了一丝无奈。

  “可是,可是,老萧……那厉鬼都跑远了。”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牛海銘,紧紧拉扯住老酒鬼的衣袖,一边抽噎,一边用小手抹着眼泪,小声道。

  “呵呵,放心吧,今晚她一定还会出现!”老萧胸有成竹地看了一眼,完全陷入恐惧当中的众人,冷不丁地又来了一句。

  这话不说还好,话语一落,可将牛伯和几个屠夫差点吓得灵魂出窍。

  “她~她,还会再,再来?”一个胆子较小的屠夫,惊恐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晓莉,下意识地低下头,声音似乎都带上了哭腔,想来是被吓得不轻。

  “对!九里山是历代古战场,可以说,这里,地下黄土里埋着的都是死于战场的枯骨,死气极重。况且今晚是15,又是三破日!阴气,鬼气,怨气都快浓的化不开了!今晚,这里可以说,天时、地利都对那鬼物有利,如果错过这个时间,她还拿什么与我斗?她是不可能放过今晚这个机会的!”

  八个人高马大的屠夫,此时一个个心里是后悔不跌,咋就跟着牛伯上了山呢。

  上山就上山了,还被厉鬼盯上了,盯上就盯上了,甚至还偏偏撞上了三破日,这得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苏北数千万人,天上掉下一坨屎,就偏偏落他们十几人头上了。

  八个屠夫,哭丧着脸,畏畏缩缩躲在一起,互相取暖,似乎只有紧紧贴在一起,才感觉到心里平静些。

  牛伯和牛海銘与老萧圆通几人,这一会儿可没闲着,生怕晓莉再次被厉鬼控制,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麻绳,将晓莉结结实实地捆在了床上之后,才暗松了一口气,焦躁不安地等待那鬼物发勾魂之术了!

  可是,这一夜,屋子外面异常安静,完全没有任何异常发生,就连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晓莉也没有哪怕任何一丝动静。

  老萧,微眯着双眼,盘坐在地上的蒲团上,就像是入定那般,圆通和尚却是有些不忍地看了一眼浑身不住战栗的八个屠夫,靠了过去。

  有话没话地和这八个先前凶神恶煞,此时却却吓成胆小鬼的屠夫,聊起天,有意缓解他们,心中的恐惧。

  至于圆通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是出于对这八人的安危着想,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心脏如果不好,就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活活吓死,也是有可能的。

  二:用老萧的话说,做事不能只顾眼前,也要为以后着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凡是讲求因果,如果他们斩杀厉鬼,很有可能会给牛伯一家,留下不可想象的恶果!

  三:有怨解怨,这才是最好的做法,纵观神州千年道教传承,一般情况下没有哪个道士一言不合,就杀鬼的,这是犯了大杀孽,也是道门当中的忌讳。

  只有弄清了那厉鬼心中怨气在何处,老萧才能够用趋近完美的做法让她退散,如果无法解怨或者来不及解怨,万不得已,才会杀鬼。

  果然,似乎是有圆通大师守着,又有意无意地不断转移话题,这八个屠夫不知不觉间,身子抖得不是那么厉害了,反而聊起了关于那红衣厉鬼的事情。

  靠在最前方的一个屠夫,有些后怕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木门,压低了声音道:“圆通大师,你不知道,十几年前,牛伯家现在住的房子,就有一家人搬了进去,可是。”

  “可是什么额?”圆通声音沙哑,看着一群瑟瑟发抖的屠夫,定了定神,轻挑眉头,沉声问道。

  “可是,可是那一家人,住了一个多月,一家五口全部离奇死亡!具体怎么死的没人知道。当时,做白事的时候,我就在场,亲眼看到那一家人的样子,一个个身体枯瘦,眼睛瞪得老大,就像是看着你一样。嘴角甚至还呈现诡异的弧度,就像是在笑一般,太诡异了!”

  “大师?您说,他们是不是被厉鬼杀死了?”

  几个屠夫,七嘴八舌地小声谈论着,关于牛伯家大院的事情。

  “阿弥陀佛!那鬼物竟然活活吞了5口人的魂魄,不能再留她了!”听了这几个屠夫的叙述。

  突然间,圆通大惊,下意识地念了一句佛号,又阴晴不定地扫了一眼已经入定的老萧,慢慢起身向老萧的位置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