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少时惊魂·厉鬼现形
牛鬼道士2017-08-05 16:302,949

  “你说什么?她已经杀了五个人了!?”

  木屋之中,原本还在入定的老萧,在圆通张着嘴皮子将刚刚打听到的事情诉说完毕。

  猛地便站了起来,阴晴不定地看了一眼依然昏迷不醒的晓莉,将牛伯和牛海銘招了过去,沉声道:“牛伯,今晚,我可能要做一次灭绝之事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牵扯到海銘的因果轮回,你可愿,让我将这恶鬼打得魂飞魄散?”

  牛伯看着老萧一脸郑重之色,又想了想家里的处境,哪还敢说个不字?这鬼斩了,他家人还能平安度日,若不斩,天晓得,他们一家会不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哎!我本不愿杀鬼,可是,这鬼必须除掉,就拿动物园里养的老虎来说,只要是吃了人的老虎,就一定要杀死!如若不然,让它养成习惯,就会将人当做食物,鬼,亦是如此!”

  老萧的话语当中带着一丝沉重,此刻,可不是再讲什么天道轮回的时候了,这厉鬼已经吃掉了五个人了,不杀,只会让它害死更多的人。

  “阿弥陀佛,虽说,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可是如果,这鬼生下来,就是为了杀人,不该留!相比较它一条鬼的性命如何与这世间这么多无辜的人的性命,作比较呢?”

  圆通与老萧对望一眼,也说话了,因为他们希望牛伯一家可以理解这其中的意思。

  话虽然这么说,牛伯和只有六岁大的牛海銘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眼看一夜就要过去了,躺在床上的晓莉,还是没有任何一丝动静。

  “不应该呀,这恶鬼怎么还没来?”既然做了最坏打算,圆通和尚,也不知不觉有些焦躁不安起来,毕竟放着一个以人为食的恶鬼在外面,谁都不放心。

  老萧更是在香炉里点了一炷香,因为还有两炷香的时间,天就要亮了,就连老萧都想不明白这厉鬼为何没有出现。

  “难道,今天她不来了?”老萧忍不住,在屋子当中来回走动着,更是走到门前,透过木门的窟窿眼,向外面望去。

  然而,外面的空气似乎变成了清冷的淡蓝色,老萧终于皱了皱眉头,狐疑道:“难道这鬼很胆小?被吓怕了?”

  这一夜,整个晚上都要过去了,却没人睡得着,听着老萧口中的轻声呢喃,八个还在强打着精神,眼看就要昏昏欲睡的屠夫,眼中猛然闪过一丝亮光,纷纷压低了声音欣喜,道:“大师?那鬼物吓得不敢出来了?这么说,我们安全了?”

  老萧愁眉不展地再次点上一炷香,叹息一声,轻柔地将晓莉身上的绳子松了下来,嘀咕道:“难啊!错过了今日,再想寻这厉鬼,就难了!”

  就在老萧将晓莉身上捆绑着的绳索全部解掉,转过身,背对着晓莉时。

  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咕咕咕”的野鸡叫声,圆通大师捶肩的大耳,动了动,心中立即想到了什么,野鸡按理说是不会打鸣的,只有受到惊吓才会乱叫。

  这样想着,猛然之间,圆通和尚,神色骤变,大喝道:“老萧,当心晓莉!”

  然而,却晚了半拍!

  就在所有人都无从防备的这一刻,昏暗的房间中,晓莉,黑发披散,眼神冰冷,神情木然地,从老萧身后,消无声息地站了起来!

  “噗嗤!~”一声轻响,一把明晃晃的剪刀从所有人眼中闪过,动作,快准狠,对着老萧的天灵盖插了下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整个木屋当中,声音并不是老萧发出的,反而是不远处的八个屠夫。

  只见,晓莉形似厉鬼,披头散发地狠狠瞪着老萧,而他手中的剪刀,此时已经狠狠插进了老萧的右肩之中!

  这,还是老萧躲避及时,如若不然,早就已经,被剪刀击穿了天灵盖,惨死当场!

  谁也没想到,在这最后关头,晓莉竟然会袭杀老萧,而牛伯就在就距离老萧半米不到,看着他的妻子将老萧重创,已然被吓得瘫软在地。

  牛海銘更是被吓得涕泪横流,哇哇哭叫起来:“红线!红线,娘亲头上有红线!”

  “咳咳!他奶奶的!这。。当真失算了!”老萧砂锅大的左手,颤抖着,按住右肩上晓莉持着的那把剪刀,剧烈地咳嗽一声,怒喝道:“圆通!我的右手,算是被这恶鬼暂时废掉了!你赶快斩断魂引!”

  看到老萧,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定定地立在原地,身上赫然插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剪刀,肩头位置更是被大片殷红的鲜血浸湿,被昏暗的光线衬托地异常的触目惊心!

  圆通,大骂一声卑鄙,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顶造型奇特的“锅盖”,这锅盖四周,更是遍布着锋锐之级的匕齿,这叫金刚轮,是佛教有名的八大法器之一!

  顾不得牛伯和牛海銘惊恐的尖叫声,圆通挥舞着他堪比蛮牛般,粗壮有力的手臂,手持金刚轮,对着晓莉头上的红线,斩了过去!

  “嗡~”空气中,隐约似是传来一丝震动,可见圆通力气之大。

  牛海銘原先以为眼前的胖和尚要拿着锅盖打他娘亲,这才发现,那圆通只是将魂引线,斩断了。

  而,在圆通斩断魂引的一瞬间,晓莉也瘫软下去!

  “太可怕了!杀人了,杀人了!这,晓莉又被勾魂了,这鬼物的手段太恐怖了,是猛鬼!”

  就在晓莉倒下的瞬间,也不知是谁,躲在昏暗的房间角落里,惊恐地惨叫一声,紧接着屋子的房门便被撞开了,一个身形模糊的屠夫,赫然被吓得打开房门落荒而逃!

  任谁都想不到,在这最为紧要的关头,竟然有人不顾生命危险,逃了出去。

  “回来!你他娘的!你是去赶着投胎吗?”

  圆通当即便吓了一大跳,怒吼一声,在剩余屠夫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个箭步便窜了过去!

  将木门的方位堵住了,生怕再有什么人逃走!

  “大师!您让我们走吧,这里太恐怖了,我们会被杀掉的。”剩余的屠夫依偎在一起,苦苦哀求着。

  显然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哪里还是凶神恶煞的屠夫,和胆小的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还不等圆通阻止这些吓破了胆子的屠夫们,刚刚那个逃走的屠夫便再次从外面冲了过来,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大师,您快让我进去!我不逃了。有鬼,有厉鬼啊!”

  “这!普通人也能看见鬼了?”

  这是圆通的第一个反应,可是当他转过脸的一瞬间,猛然发现,一个一身红色旗袍满脸是血的女子,就披头散发的定定站在屋子外面,不远处的小坟包边。

  而女子旁边还躺着一只已经断了气的野鸡!估计就是刚刚那只被吓到叫唤的野鸡!

  “大师?那野鸡,怎么死了?难道这鬼物能摸到野鸡将鸡杀掉不成?”冲回来的屠夫,惊惧莫名地看了一眼,那满脸是血的红衣旗袍女子,直到将目光转向那只女鬼脚边,已经断了气的野鸡时,脊背上是汗毛炸立,心中更加的毛骨悚然。

  “非也,鬼物怎么能影响物质世界,最起码,厉鬼还做不到。你能看到她,是因为她故意现形让你们看到的,这鬼很凶!至于野鸡为何会死,你可听说过,沉鱼落雁一说?”圆通神色凝重地紧盯着外面的红衣女子,又瞥了一眼身后瑟瑟发抖的屠夫们。

  沉声道:“古代,比喻西施美貌,便用落雁来形容,意思是大雁看到了西施都会被她的容貌所倾倒,而忘记了飞行?掉落在地!”

  “可是,可是这厉鬼满脸是血?哪里美丽了?”冲进屋中的屠夫,听着圆通和尚的说法,嘴角颤抖着,否定了这个说法,反正他是连看都不敢看那厉鬼一眼,实在是没有野鸡的审美观。

  “你娘的,是被吓傻了不成,举一反三你不懂?大雁落地是被美的,这野鸡,完全就是被吓死的!”圆通哼哼一声,便不再说话,与那满脸是血,脸色惨白,翻着白眼珠的厉鬼对望了起来!

  反之,屋子里没有看到女鬼的众人,早就吓得闭上了眼睛,他们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解释,这得是多吓人的东西,能把一只野鸡活活吓死?

  关于本书更新时间,清晨8点前,一更。 中午12点前一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司祭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