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噩魔西2017-06-19 17:332,420

  (2013.4.4,pm12:15,江州市中心医院。十病房)

  卢力在病床上躺着,心情异常的烦躁,大夫昨天硬生生的从他的大腿上切下去两块肉,说是常年饮食不规律,吸烟饮酒,外加作息不良导致淋巴组织变异,坏死。这两块肉折腾他快半年了,一直因为工作繁忙强忍着,严重的时候疼的没法睡觉,现在切下去也算是种解脱。不过卢力从来不认同医生的这个诊断结果,戒烟戒酒一年多了,熬夜也比以前少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卢力烦躁的看着窗户外面的雾霾,白乎乎的一片,接连好几天江州市的能见度不足五十米。医院的广播中不断重复着h7n9疾病感染的数字,一会一个变。他总觉得这些事情都有一定的联系。记得小时候经常和伙伴在亮马河里逮小鱼小虾,偶尔天气好还能看见有乌龟在河边晒太阳,现在河里除了垃圾就是淤泥,有时还飘着紫色的油状物,伴随着阵阵恶臭。为此他还和父亲吵了一架,卢力越想越觉得别扭,他也不明白自己这几年为什么总跟父亲过意不去。

  (同日pm4:30 江州市委市政府办公厅市长办公室)

  卢宏达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手里握着一份报告。他现在头脑乱糟糟的,干了这么多年副市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不安过。事情的起因还要说他的儿子卢力。卢力自从大学毕了业就没少和老卢对着干,本来安排好的公务员职位儿子硬是不干,跑到什么偏僻的村子里做调研,更可气的是听秘书说自己的儿子天天和一个新闻记者在一起,手里的这份报告就和这个记者有关。大概内容就是反映江州市的老牌企业797化工厂污水排放不达标导致水源污染的问题。这篇文章发表的太不是时候,江州市自打今年开春以来大雾就没散过,流感病毒死亡的病例不断上升,老市长前几天又突发心肌梗暴毙。关键不知道是谁匿名往市政府寄了一封检举信,信上的内容和记者的报道很相似,都是反映797化工厂的排污问题。“小兔崽子,住院都不给我老实喽。”老卢忍不住嘟囔着。铃,一声刺耳的电话把老卢拉回现实。

  “喂”

  “卢市长,我是小王,有急事找您!”

  “噢,小王啊,我儿子出院啦?”

  “不是,市长我长话短说,半小时之前,有市民反映在亮马河里发现了大量碎尸,已经得到证实,现在警察正在封锁现场。”

  “什么!碎尸!”

  亮马河是797厂主要排污渠道,老卢在当市长之前在那里干过几年副厂长,对厂子的情况了解的很透彻。不过厂子几年前就已经倒闭停产了,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呢。想到这老卢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手里的报告更沉了!

  (2013.4.4早些时候am9:30江东高速路)

  大雾笼罩着整个江州市,仿佛是一只饿坏了的怪物张着大口,迫不及待的想要吞掉这个城市。笔直的高速路上没有几辆车,由于雾霾太重,市交通局早就封了辖区内所有的高速路。

  “让开,不认识前面的字么!”

  双新收费站入口处,一个看起来20岁出头的女孩对着收费站大声嚷嚷着,边嚷边用手指着前挡风玻璃。

  “耽误了报道,你们负得了责么!”

  收费员没办法,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车,更没见过这么横的车主,又是个女的,只得赶紧挪开路障。

  收费员刚一抬杆,车子轰的一声冲了出去,径直开进了高速路,留下一溜烟和辅路上车主的忿忿不平。

  开车的女孩叫林夕,她的车在整个江州市没人敢拦。一辆敞篷哑光宝马MINI,车牌照是军牌,最关键的是车前总挂着特级新闻指挥车的牌子,右下角刻着市·A,这意味着基本上没有她不能到的地方。

  大雾丝毫没有减缓宝马的速度,林夕也知道整个高速路都会畅通无阻,这是今天早上林夕在市政府办公厅的哥哥告诉她的。所以现在林夕一心只想往前开,恨不得把脚踩到油箱里,本来圆嘟嘟的眼睛现在瞪得更大了,嘴里不停的咒骂。混蛋,大混蛋,看我不把你装麻袋里,住院了居然不告诉我!

  (同一时间,江东高速路双新路段)

  “723,723,报告发现一辆敞篷宝马超速行驶,刚过双新收费站!嗯,好,嗯,可是长官它!好的,明白。”

  陆楠春,男,24岁,双新交通队交警,今天是他上任的第三天。三天来他一直被安排在江东高速路上执勤。现在这种情况让陆楠春很是不爽,在他的想象中,交警应该是那种又酷又帅,身穿警服让谁停车谁就停车那种,所以他死磨硬磨拖老爸给找了这么个差事。可是在这该死的高速路上执勤三天了,白茫茫一片,别说车了,连只鸟都没有,用他的话说就是没拦着活儿。这回好不容易逮着个超速的,没想到人家根本没鸟他,还吃了一屁股烟,陆楠春这火就不打一处来。“王八蛋,队长都保着你,不就一辆宝马么,老子倒要看看你什么来头!”说着,他收起对讲机,打着火,一脚油门朝着宝马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陆楠驾驶的桑塔纳2000早就该报废了,不过他对此倒是也不在乎,再怎么着也是辆警车,不过拿它来追宝马确实是要了老命了。桑塔纳鸣着刺耳的警笛穿梭在大雾中总让人感觉怪怪的。虽然能见度不高,但是陆楠知道距离下一班交通岗大概有5公里,这段道路笔直笔直的,什么也没有。想到这他的油门踩得更深了,不知不觉车速就上了80。这宝马跑的也太快了,命都不要了么。陆楠心里嘀咕着。雨刷器不停地刮挠着前挡风玻璃,发出一种钻心的吱吱声,陆楠又不敢关上它,车里开着空调,窗外的冷凝水一会就会在玻璃上积淀一层。也好,有点噪音正好能提提神。陆楠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去摸手套箱里的烟,想给自己点一支。突然,一道黑影从桑塔纳的侧面闪过,陆楠吓了一跳,手里的烟头掉到了裤子上,刚要低头去掸,发现黑影停在了车前不远处,由于雾太浓,等陆楠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几米远了,黑影仿佛是个人,趴在路面上,随时准备扑过来,陆楠猛踩了一脚刹车,方向盘巨大的力量拽着他的手使劲向左打轮,车子失控横了过来,先是“咚”一声闷响,紧接着是“咣”一声,然后又是一声,翻滚的桑塔纳总算停了下来。陆楠艰难的从车窗探出头来想往外爬,隐约看见自己的侧面站着一个女孩,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指着自己,嘴里不停地嚷嚷着什么,却什么也听不清,之后就感觉头一晕,眼前一片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化危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化危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