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电波脉脉(1)
独孤康笑2017-07-07 23:202,375

  坐火车回到学校,一切依然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像久违的孩子见到家人一样,迫不及待地投入它的怀抱。

  我耐心守候到2011年2月20日。我拜访了蔡少峰、王长青和黄鹏,第二遍通知他们。下午五点时分,我打电话给吴曼柔,没人接,纳闷,又打了一个,没人接。她是不是不愿意过来吃饭?或者说早已经把晚饭吃过?我在脑里编织各种可能。姑且把吴曼柔搁下,也许因为某些事不能及时接电话,我该先联系上许思影。

  “思影呀,到学校了吗?”

  “早就到啦。我昨天中午到的学校,已经在宿舍待了一天有余。这不,到现在都没有吃饭呢,你说怎么办呢?”

  “你脸皮可是真厚,一点都不带含蓄。晚上的饭,当然是我来请你吃咯!”

  “等的就是你的这一句话。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傍晚五点半左右,临走前,我再联系你。那麻烦你将饿进行到底?”

  “我去!有你这么损我的吗?知道啦!我等着。”

  “谢谢你的配合!稍后见。”

  许思影摇了摇头,笑,“这个死胡晓清,真是太‘可恶’,和我一点都不客气。”

  刚刚和许思影通过电话,吴曼柔的电话打来。首次接听她打来的电话,心中不免小小紧张一把。

  “喂,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公交车上,人声嘈杂,没有听到手机铃声,下车以后,才看到你打来的两通电话。”

  “哦,知道。你现在回到宿舍了吗?”

  “刚进学校北大门。快到宿舍了。”

  “东西多吗?需要帮忙提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不劳烦你了。那什么时候去呢?”

  “哦,行。你到了宿舍,把行李放下,就可以来,在北大门香樟树下等。我和他们先行到,等你。”

  “好的。我卸下行李,就赶去。待会儿见。”

  高兴的我叫上蔡少峰、王长青和黄鹏,在路上打了电话给许思影,那边回答正在换件衣裳,一会儿赶到。我说她用不着那么讲究,随意着装,没男孩子会看上漂亮素装的她。

  我们四人先到了北大门那棵香樟树下,看着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学生人群。蔡少峰和王长青聊得正high。黄鹏因和他俩不熟,一个人两手插进口袋,在原地小范围内来回地走。

  尔后,吴曼柔趁着傍晚的灰色亮光出现。依然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模样,穿着蓝色的棉袄,脚穿白加蓝的运动鞋,这一次没有背上包。那一次留在脑海里的深刻印象再一次现实版出现在我的眼前。和她寒暄了几句,没话说。他们三人把目光聚焦在吴曼柔的身上。特别健谈的王长青和她唠嗑了起来。而打破冷清场面恰恰是我极其需要的。

  继续等待五分钟,面前飙过一辆摩托车。我开始嘀咕许思影的麻烦来,这个死丫头片子,关键时候迟迟不出现,等她到了,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慢腾腾的,老牛拉货。

  “喂!你到哪儿了?”

  “哎,就到了,就到了。”

  “我们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

  “啊?实在抱歉!我刚刚见到一位熟人,和他聊了几句。嘿嘿!”

  “把我的事撂下?”

  “不是,不是,你多想了。到时我保证当大家的面赔礼道歉。”

  “算了,不和你说废话。你赶紧过来。嗯嗯,就给你一分钟时间,不然你一个人过去。”

  “啊?喂?就一分钟啊,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都跑不到啊。”

  “还剩下五十秒。”

  “挂了,挂了。我跑!”

  他们全程监听我和许思影的通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我说话真逗人。回答因和她实在太熟悉,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女生看待过。

  风尘仆仆的许思影小跑到。一身美丽的打扮。

  “让大家久等,本姑娘给各位道个歉!大家要见谅哦!”许思影玩起了她的表演才能。

  蔡少峰说:“姑娘真会说话,原谅你的迟到。”

  王长青上来一句:“美女,嘴巴真甜!都觉得夜色变亮了许多。”

  旁的人都在笑。

  许思影感觉飘乎乎的,顿时轻松许多。

  我召唤大家走人。“我们去维多利亚广场蜀山饭店吃,要走上十分钟路,劳烦大家脚下辛苦。”

  “这是哪儿的话,走点路不算什么。”

  “没事,走到逍遥津去吃都行。”

  出发。十二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满脸笑容的老板娘见着我,欢迎我们一行人去二楼香阁厅。他们感到一种诧异,原来我早已经提前预定过。

  “现在就要上菜吗?”老板娘向我喜问。

  “嗯嗯,是的。现在就上菜,我们饿死了!”我回答道。

  “好嘞,好嘞!马上就上菜!你们先去坐会儿。”

  我们六人咚咚咚上了楼,去香阁厅。坐定。

  服务员上了茶水。稍后陆陆续续上了菜。

  作为主人的我招呼大家抛开陌生尽情吃,不要客气。因为大家零零散散不认识,我只好一一介绍开来,当介绍到吴曼柔时,面红耳赤的我结巴了起来,打盹,还是她自己把自己介绍完毕。

  紧接着我开始了开场白,我掏出一张小纸来,上面简简单单地写了几句提纲挈领的话。大家为我的举动感到吃惊,“哇”地几声,称没有必要。但是无论如何,基本的礼节要有,不能忽略不计。

  “首先感谢大家于今晚能够参加我为大家举办的‘2+4’餐会,非常高兴。其次,虽然在座的每一位来自不同的专业,互相之间第一次认识,但是一回生,二回熟,不要顾虑地吃。最后,本次餐会的重要意义是联络彼此间的情感。我说完了。”

  “胡晓清的发言真带劲,我们不为他鼓掌都难!”王长青煽动大家鼓掌。

  一阵掌声过后,大家说话,聊开来。

  男的喝了酒,女的喝了果粒橙饮料。我满满一杯地敬了每一个人。 而当敬吴曼柔时,突然脸红扑扑,火辣辣,周身不自然。不知道她感觉到没有。

  美丽的时光过去得总是很快,当喝完最后一杯啤酒时,离席。

  本想送吴曼柔回宿舍的我却迟迟吐不出那一句话,兴许是腼腆,胆子小。她就像是一尊女神,仅供我来景仰而不可以触及,似乎我一见到她,我就会失去操纵自我的能力,而任听那股思潮在全身旋转。

  我叫过许思影,托她护送吴曼柔回宿舍,她说她和吴曼柔同一栋宿舍楼,包在她身上。不过讥笑我的不勇敢,害怕去追。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日朦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日朦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