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迟早2017-06-29 14:086,051

  一

  李断回到工作室,就看到有人在搬东西。

  什么都搬,桌子、椅子、电脑,饮水机……连他包教授啃剩一半的薯片包都夺过来丢进箱子里。看来是真打算什么都不给他留。

  指挥搬东西的人他认识,老金。人如其名,是他的金主、天使投资人。长得也很形象,光头,黑脸,粗脖子,脖子上还常年挂着手指粗的大金链子。

  比起投资人,大概更像收保护费的。

  这一带人来搬东西,就更像了。

  工作室里乱糟糟的,包教授、不干胶、叶子他们跑前跑后的,拦这个,拦那个。

  小细胳膊小细腿的宅男宅女,也真难为他们了。老金眼睛一瞪,几个人瞬间就怂。见李断回来,终于找到主心骨儿一般,眼神全望过来。

  老金也瞧见了李断。

  包教授他们委屈?但老金好像比他们还着委屈。

  先发制人道,“看什么看!……你们这些骗砸!纯骗砸!我不是瞎了眼,怎么会投你们这个apple!”

  李断瞬间就明白了眼前的状况——老金这是后悔给他们的app投钱,准备撤资了。

  他故作镇静的到老金对面坐下,纠正道,“是app。也可以叫A-P-P。”

  “随便叫什么P!”老金靠在沙发上,眼神还扫着搬家现场,“那条案也搬——”指挥好了,才抽空回了李断一嘴,“真的,过早进军投资业绝对是个决策失误——你说我当初怎么就听信了你这张嘴?”

  “互联网+的时代,您必须得给自己一个和资本把酒言欢的机会。咱不能开饭馆开一辈子吧?我之前免费帮您做的卖小龙虾的app不是挺好用?”

  他说他的,老金指挥老金的。

  “冰箱!里面东西给他们腾出来,咱办事得仁义。”

  包教授忍不住插了一嘴,“这冰箱很多年了,缺氟,根本不制冷。”

  “没事,我拿回去当大衣柜。”

  怼回去了,又拾起桌子上那本《分手大师的一百个客户档案》翻看。

  摆明了不准备再听李断的忽悠。

  那本《分手大师的一百个客户档案》是“分手大师”梅远贵的大作。

  这个梅远贵,是从北上广到江浙沪包邮区一带都鼎鼎有名的分手大师,专职给人分手离婚,也是国内第一个大火的情感体验型公众号“分手大师”的创始人。

  说起来,李断做出app的灵感,就是来自于这个人。

  当初忽悠老金给他投资,也没少拿这个人的成功当蛊惑点。

  但忽悠归忽悠,李断虽然很欣赏这个人的创意,但对这个人的理念,实在是不敢苟同。

  分手大师?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连给人分手离婚,都能成为当红职业。

  李断创办这个app的目标,当然不是要复制分手大师的成功。

  他的目的,是要彻底消灭分手大师这个行业。

  对了,李断的app,叫“复合大师”。

  拿分手大师来怼他,李断稍有些不能忍。

  “金总!我们的评分达到了4.9,远超同类情感体验型app。比“分手大师”都高……用户增长率、活跃比例、留存率一直在攀升……我是替您着想,您一定会后悔现在撤资的。”

  老金一笑,“评分是高,可总共打分儿的就二十六个人,你们四个是把亲戚朋友都叫齐了么?从第一次忽悠我就拿那个‘分手大师’的app说事儿,给你们八个月时间了,现在用户数还没上五百!自己看数据,跟人‘分手大师’怎么比?”

  他点开分手大师的页面,戳到李断面前,给他看。

  画面上,“分手大师”梅远贵的笑容,在这种情形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李断脸色难看,别开头不看。

  老金不屑,“别老跟我整高科技。我懂。真拿哥们当土鳖金呢?哥们土豪金。”扭头又指着李断屁股下的椅子,对搬家的说,“这凳子也是我的,搬喽。”

  李断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

  老金又一指电视,“电视也搬走。”

  包教授他们还在试图反抗。

  “这个真的别搬了吧……显像管儿早坏了,没画面儿的!”

  老金听他忽悠呢?转身拾起遥控器,冷笑着打开。

  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画面清晰流畅。

  “这叫没画面儿?”

  老金正要关电视,李断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心里却忽然一动,忙喝了一声,“等一下!先别关……”

  老金愣了一下,居然真没关。

  ——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娱乐新闻。

  戴着口罩墨镜的男明星从建筑里出来,抬手挡着围追堵截的媒体,连声说着“对不起,不方便,请让一让”。而后在经纪人的保护下挤上车。车外粉丝簇拥,举着灯牌情绪激动的喊着“伟仔……我们永远支持你……”

  主持人解说画面,“……有某报社声称已拍到庞伟夜会某神秘女子的照片,并将于下周一准时公布。九月二十二号晚间,更有网友爆出一直自称单身的庞伟其实桃花不断曾经与多名女星传出绯闻,并且有限制级照片在网上流传,随后更有网友喊话庞伟希望他退出娱乐圈……”

  李断确定,自己见过画面里的人。

  他克制着激动,问身旁的女助手,“叶子,这个庞伟很有名吗?”

  叶子比他还激动,“你说呢?光粉丝三千万,上回微博误操作发了一逗号都五万点赞,人称小鲜肉里的不老冻肉啊。”

  “你也喜欢他?”

  “情同老公!”

  老金终于不耐烦了,关掉电视,下最后通牒,“我宣布,咱们合作正式结束。剩下的东西都给我折成本,明天找搬家公司都搬走。”

  李断一笑,“金总,您现在撤资这就算血本无归了。我们这堆破烂您真的稀罕么?”老金还要开口,李断成竹在胸的打断他,“您不过是跟我们置气。投了我们那么些钱,您不差一个礼拜吧?给我三天时间,我还你五十万用户。”

  二

  一番彻谈之后,老金终于暂时撤退。

  留下了乱七八糟的工作室。

  包教授他们抱着一堆东西目送老金坐上豪车扬长而去,还有些不敢相信李断真的让这大佬改主意了。

  几个人互相一对视,蜂拥挤回工作室,喜形于色的拍着李断的肩膀,“神转折啊断哥,您跟土豪金说什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李断正在书架前翻找资料,准备战斗了

  “大概一个小时之前,我接到了一个询问业务的电话,遮遮掩掩的,非常奇怪。关心的点都特逗,一直问会不会有别的客户,确保必须没有其他人看到才肯亲自出现,原话喲,‘亲自’出现。”

  “听着还是个大人物?这谁啊?”

  “我倒是问了名字,人只给我说姓庞。问其他细节,就一直说,‘对不起,不方便’……”李断停了停,笑着指了指电视,“那声音,就跟上头那个大明星庞伟一模一样……”

  话音还没落,就听到有人说,“对不起,方便吗?”

  一屋子人一愣,齐齐的扭头看向门口。

  就见一个男人穿着风衣、墨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站在门口。明明包得严严实实,可那气场、派头,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光芒四射的味道。

  叶子最先回过神来,捧着脸,脱口而出,“天呐,老公!”

  ——庞伟,活生生的庞伟,果然“亲自出现”了。

  这是复合大师工作室创办以来,接待过的最大的客户。

  并且是在攸关工作室生死存亡的时候。

  工作室员工倾巢出动,叶子去准备茶饮,不干胶飞快的在杂乱中收拾出块能接待访客的空间,就连包教授一个百无一用的电脑极客,也上前搭了把手。

  大明星庞伟显然心事重重,面对工作室劫后余生的混乱场面,居然没有一句好奇的话。

  摘掉口罩面具,坐到沙房上之后,整个人就显露出浓重的疲倦来。

  李断在他的对面坐下,安静的打量着这位客户。

  看得出,这两天应对绯闻和纠缠不休的媒体,给这位大明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的模样很憔悴。

  并不只是身体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据叶子的话,这位明星应该不是才出道的新人,按说对这些事应该有一定的应对经验了。

  ……话说回来,一个正当红的明星,在眼下这个关口,越过自己的经纪人来找外面的工作室处理自己的感情危机,找的还是他们“复合大师”,这其中的曲折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庞伟一直没开口。

  ——就算是来做情感咨询,但要开口向一个陌生人吐露秘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是庞伟这种天生习惯于在镁光灯下掩藏秘密的公众人物。

  李断正考虑该怎么开口,才能引出这位大明星的话头,就听叶子问道,“喝点什么?茶有生普熟普铁观音金骏眉,咖啡有美式拿铁卡布奇诺?”

  庞伟头也没抬,敷衍道,“都行,李总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李断有些懵……等等,让他选?可,可可是他……

  “绿茶……不,普洱……不行普洱得喝熟的……拿铁腻……卡布奇诺……等下,还是让我再看看。”

  包教授及时救场,对庞伟说,“哈哈哈,您还是选一样吧。别难为我们李总了——我们李总哪儿都好,智商情商双高人士,就是有比较严重的选择障碍症。

  庞伟眼盯着李断昏头转向选择不能的模样,疑惑道,“……选择障碍症?”

  包教授解释,“任何时候不要把同类型东西放在一起让他挑选。拿起这个,他就忘不了那个。让他做决定等于谋杀。别看他爸妈给他起名叫李断,他一辈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当断不断。”

  李断适时暴露出的小秘密,居然无意中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庞伟不由失笑。

  李断见他放下了心防,也笑起来,“当断不断,藕断丝连,所以我天生就是世界上最适合做复合的人啊。您放心吧,我的选择障碍丝毫不会影响我的专业性。”

  庞伟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道,“能有选择做,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啊。我累了。我也烦了。被偷拍和我在一起的那绯闻女孩其实我不认识,第一次见面说是品牌代理的要谈商业合作,偷拍的机位都是早就预设好的,我是完全中了埋伏了。”

  李断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问道,“我们能帮你做什么?”

  “你们不是复合工作室吗?帮我和我的女朋友复合啊。这个绯闻一出来,第二天,她就消失了。”

  大明星有秘密女友,虽然是个足以让他的粉丝呼天抢地的劲爆消息,但也在李断的意料之中——毕竟他来找的是“复合大师”。

  但作为一个偶像型男明星,能向他们吐露这个秘密,可见庞伟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做好觉悟了。

  李断点头,示意庞伟接着说——他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做出进一步的判断。

  “我和女朋友一起半年多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女孩。可她这个人唯一不好就是脾气,太任性了!现在她手机关机,而且瞒着我搬了家,我根本联系不上她。我可以不再是明星,我也可以没有兰博基尼,但我不能没有缇娜。”

  从庞伟说出“帮他和女朋友复合”,工作室里他那个小迷妹叶子就一直捂着嘴,克制震惊、抗议的欲望。听到“缇娜”这个名字,终于没忍住发出声来。

  李断抬头问道,“你知道?”

  叶子看了看庞伟,“缇娜?是那个过气……”说到一半强行改口,“那个早些年很红的女主播?”

  三

  咨询进行得很顺利。

  庞伟戴上口罩、墨镜,重新包得严严实实的,离开了工作室。

  工作室全员出门去送,谁都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

  什么叫绝处逢生,绝地反击?这就叫绝处逢生,绝地反击。

  谁都想不到,他们前一刻还面临唯一投资人要撤资,即将被全员扫地出门的困境,下一刻,就有一个当红流量担当的小鲜肉主动送上门来。

  众人向庞伟道别时,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他们未来蹭蹭上涨的话题度和用户数。

  正激动着,就看到庞伟的车子旁,冲出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小姑娘来。

  “伟仔,伟仔……我们见过。我是唯伟粉丝会会长周末,大家派我来看你……”

  ——包得那么严实的秘密出行,竟然也被蹲守了,真不愧是大明星。

  庞伟解释着,“对不起不方便……请让一让……”低着头拨开那个小姑娘,匆忙上车。

  小姑娘没站稳,趔趄的退了一步,险些摔倒。李断赶紧伸手扶住她。

  四目相对,李断略觉着,这小姑娘的眉眼,依稀在哪里见过一般。

  但小姑娘显然没同样的感触,见庞伟眼看就要走了,直起身子扑上去就拍车窗,“伟仔,你要加油!千万挺住!我们永远支持你!”

  车子绝尘而去。

  工作室几个人招呼着回去。

  李断抽空看了那小姑娘一眼——小姑娘还在朝车去的方向挥手呢。

  不由感叹,“这些粉丝真是狂热。”

  拿下了这一单,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现在庞伟的事儿天天热搜,随便哪个写他的公众号动不动都十万加的阅读量。找到缇娜,复合他们,这是拯救工作室的唯一机会。都打起精神来好好干!”

  这一单非常振奋士气。

  刚才工作室还差点被搬空,此刻几个人都已经热火朝天的搜集资料,忙碌起来。

  暂时解除了危机,李断一个人到走廊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备,“……妈,这几天我可能没时间回家了。”

  “嗯,没事,你忙你的。”

  “后天是你跟爸的三十年结婚纪念日,我还说请你们俩吃饭呢。你跟爸在一块儿吗?”

  “……嗯……没有。”

  “您怎么了,含含糊糊的?”抱怨了一句,到底还是克制不住兴奋,“最近我们接了一大单,工作室能上个大台阶儿。今年年底请你们二老马尔代夫游!纯自由行不跟团啊!”

  挂上电话,就听叶子羡慕道,“你爸妈结婚这么多年现在还乐意双人游呢?要我们家绝对不可能啊。真好。”

  李断微笑,“这就是我们替人做复合的意义。我爸妈用他们的一生证明,爱情如同倒吃甘蔗,越吃越甜。干活干活——”

  与此同时,黑天鹅会所。

  李断的母亲收起手机,解释道,“不好意思,是我们儿子的电话。”

  她和李断的父亲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上,互相对视了一眼,确认了彼此的决意之后,一起面向对面的人,“我们继续吧……分手大师。”

  ——今天他们约见的,正是让李断耿耿于怀的“分手大师”梅远贵。

  梅远贵吹了吹杯子里的咖啡,“两个人一起风风雨雨三十年,为什么非要离婚?”

  李母李父对视着,缓缓道来,“我是苏州人,他是北京人。我吃米,他吃面;我喜欢甜,他喜欢咸;我们俩所有生活习惯都不一样,一结婚就发现太不合适了。这三十年能坚持下来,完全是为了孩子……”顿了顿,又道,“别看吵了一辈子,可我儿子从来都不知道,因为我们吵架绝不当他的面。我们俩早说好了,只要他没成年就不离婚,因为我们的儿子绝不能在离异的家庭长大……”

  李断的父亲接话道,“……现在虽然还住一个屋檐下,但他已经有他的事业,不需要我们了。我们俩再也用不着把戏演下去了。”

  李母道,“不都说你有本事,专门能让人无痛分手嘛。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俩正常离婚,我们儿子还欣然接受呢?”

  梅远贵没有急着作答。他搁下咖啡,双手交握起来,仔细的审视着他们。

  依旧微笑着,可那双当他倾听时一直温和亲善的眼睛里,却透出远超他这个年纪的凌厉和洞彻来,仿佛能直抵人的内心。

  明明比对方更年长,有更漫长的人生阅历,可李父李母对上他的目光,竟也微微有种心事无所遁形的不安。

  片刻后,梅远贵目光再度缓和下来。

  他伸手推过一个信封,“这是你们交的定金。如数退还。”

  李父李母又惊讶又着急,“哎?这不是给你的服务费嘛,不行不行你这什么意思?”

  他却已经微笑着起身,“赶巧了,今天我大酬宾。作为分手大师,给你们这次离婚咨询服务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单。从此往后,江湖上不会再有分手大师了!”

  李父李母惊讶对视着。

  梅远贵起身离开,“离婚解决方案,稍晚我会发给你们的。”

  是的,就在李断“复合大师”的事业面临最大危机的时候,他的父母成了“分手大师”梅远贵的客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合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合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