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迟早2017-12-28 21:1312,176

  一

  庞伟的车子已汇入车流,再也望不见了。

  唯伟粉丝会的会长周末叹了口气,想到粉丝会里还有一大票人等着她带回伟仔的消息,赶紧掏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见到伟仔了。”

  群里瞬间刷出一片,“伟仔还好吧,有什么新情况?”

  这个时候当然说什么也要稳固后方,鼓舞士气。

  周末回,“他形色匆忙,告诉我现在不方便多说。但他还是托我向大家传达一个信息:他很好,很坚强!他爱我们!”

  又问,“你们那边怎么样?有什么新进展?”

  “Amy查到最初发布视频的媒体了。”

  “哪家?”

  “《京榆时报》。”

  周末愣了一愣,“《京榆时报》?确定是《京榆时报》?”

  “这还能有假?群里谁有这家媒体的内线吗?只在贴吧微博里评论,似乎改变不了整个战局啊,现在流言满天飞——连伟仔有个同居多年的秘密女友的谣言都出来了,还有媒体悬赏寻找证据,狗仔四处出动。伟仔太被动了。”

  “就是,咱们得从根源想办法。”

  “伟仔会不会真有秘密女友啊……”

  “这怎么可能!”

  又有人回,“楠姐,你粉伟仔时间最久,你有内幕消息吗?”

  楠姐回复,“绝对没有!伟仔怎么可能背叛我们,绝对是哪个女人想炒作。等爆出来有她好看。”

  “一定是这样。”

  周末又愣了一愣,“也不能这么说啊……”

  飞快的又回复,“总之都先别轻举妄动,我知道《京榆时报》,我去探探虚实。”

  关掉群消息,周末想了想,拨通了通讯录里的好吗。

  那边很快接起来,“周末,什么事?”

  “姐,现在忙吗?”

  “忙。”

  “忙什么呢?”

  “忙着去撕逼。有什么事儿吗?”

  “呃……其,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你了。那什么,要不您先忙着。等你忙完了,我再去找你。对了……你们什么时候下班?六点?好哒我知道了,挂了啊……”说完不等那边回话,飞快的挂掉手机。

  “六点啊……”周末点开手机地图,开始搜索《京榆时报》社附近能打发时间的地方。

  贺周一挂掉手机,狠狠的塞回包里。

  她憋着口气要去砸主编办公室,暂时没空儿跟妹妹聊天南海北——她又不追星,对妹妹痴迷的那些庞伟啦、粉丝会啦毫无兴趣。听了也只会觉得妹妹脱离现实,不务正业。

  是的,唯伟粉丝会会长周末的姐姐贺周一,她是《京榆时报》的记者。

  当然,不是娱乐板块的记者。

  从入职后她就关注民生热点,紧跟时情,勤恳采编,严守一个新闻记者的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

  但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她越敬业便越是受挫。

  前段日子为了出一篇调查她蹲点守夜三个礼拜,稿子出来后,社里很关注,说好的给她头版头条,结果今天报纸出街了——头条却换成了娱乐圈新爆出来的八卦。

  三个礼拜的蹲点守夜……就让这种口水新闻给夺了头条?贺周一简直怒不可遏。

  她推开主编办公室的门,进屋就把报纸丢到办公桌上,“解释。”

  主编姓高,是个五十来岁、温吞得跟浆糊似的中年男人。听到声音,不急也不恼,好像真不明白贺周一为什么发火似的。

  看了贺周一一眼,居然真拿起报纸来翻看,“怎么了?”

  贺周一怒道,“新街口那边的首饰店夜间违法进行首饰加工,反复投诉相关部门没人搭理——为了追查此事我蹲点守夜连续三个礼拜!说好头版头条呢?今天报纸出街了变这样,我一口血压在胸口,你不给我找个地方吐吐?”

  高主编还在慢吞吞的翻报纸,贺周一忍无可忍上前一指,“十八线明星整容的新闻都比我这篇版面给的大!还有什么……”

  她正说得慷慨激昂,办公室电话忽然响了。

  高主编示意贺周一暂缓,接起了电话。

  听了一会儿,“……我知道了。好的,我马上安排。”

  贺周一见他扣上了电话,正要上前继续理论,高主编忽然摆出一副老同志的姿态,笑道,“刚好我这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贺周一脾气还没消,语气就不那么好,“什么任务?”

  “刚有人爆料,大明星庞伟绯闻的案情好像出现了反转,说他是冤枉的。但是也有人说,已经找到了他地下女朋友的可靠线索。这新闻我们不能错过。”

  贺周一莫名其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又不是不知道,娱乐版小田昨天刚辞职去开饭馆了。这新闻最早是小田爆出来的,咱们报还因为这期火了一把。多少人盯着呢,这机会让给别的报纸,太可惜了。咱们报社,文字能力属你最强,你要不上谁上!”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是跑社会新闻做深度专题的,不是到处乱贴的狗皮膏药。谁爱做谁做。门儿都没有!”

  “周一啊,”高主编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姿态,“知道这个新闻出来前,我们报纸的销量是多少,出来后,销量涨了多少吗?”

  “我知道这些干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啊。”高主编起身给自己冲了杯茶,“你想做有深度的报道,很好,有理想。可人也要懂得顺应这个时代。现在是眼球经济,流量为王的时代。读者爱看,才会买你的报纸,报社才能生存下去。你要做深度报道,好啊,我让你做了。可是你做了这么些年,做出什么名堂来了?不客气的说,你做的那些报道根本就没人看。你瞧不起娱乐新闻、狗皮膏药,可要是没那些狗皮膏药挖出来的娱乐八卦吸引读者,维持报社的销量,你根本连发深度报道的地儿都没有。”

  “你是我招进来的,我招你的时候认定你是有才华的。可是为什么进来这么多年还一事无成?要钱没钱要名没名要男朋友没男朋友?——你太倔强了。”

  “现在难得有这么个大新闻找上门来,我给你做你还不肯。你是想怎么样啊?”

  贺周一憋了一口气在胸口,觉得他说的不对,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又羞又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憋了半天,才说,“……可这种稿子我真的没写过。”

  高主编见她服软了,终于露出笑容,“这有什么难的?内容花哨一点,不要什么深度,多走走情感呀。你呀,不要再看豆瓣知乎了,你多看看情感类畅销书!”

  晚上七点。

  周末从楼下咖啡店里出来,抬头望了望眼前《京榆时报》报社所在的办公大楼。

  楼上只有星星点点几个格子还亮着——从下班时间等到现在,报社里的人终于走光了。

  周末熟门熟路的摸进了京榆时报的办公室。

  办公室灯已经关了,但还有几台电脑没有关机,屏保图片在黑暗中发出莹莹的亮光。

  周末借着电脑的光抹黑寻找——她常来这里找姐姐,加上她性格开朗,眼缘好,跟报社里不少记者都有交情。她大致知道娱乐板块编辑的位置。莫过去,打开手机照明app确认了一下,便打开了桌上的电脑。

  正要解开电脑休眠,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周末赶紧阖上电脑,悄悄的躲起来。

  就听到有人问,“为什么把我约在这里。”

  “是之前视频的事,我希望你能继续炒大,别半途而废……”

  周末一愣,赶紧屏息细听。

  贺周一拎着书回了家。

  一直以来的理想和信念,被人用现实毫不留情的加以抨击,贺周一感到身心疲惫。

  她一直标榜自己是“现实主义者”,尤其喜欢用“实用主义”来反驳妹妹的追星爱好——但会选择“记者”这条路的人,归根到底,谁骨子里没点理想?

  贺周一把书丢在床上——那是书店老板强推给她的情感畅销书。

  煮饭、吃饭,浇花、打扫,给花瓶里的鲜切花换了水,又洗了个澡,贺周一才倒在床上,拾起那本《分手大师的一百个客户情感档案》开始翻阅。

  作为正统的新闻系出身,以做“深度报道”为理念的记者,她确实很少看畅销书——这种变着花样灌鸡汤,靠出版商营销运作火起来的书,一年至少有四五茬。大多数火过一季之后就再没回声,看完一茬后不管再看那一茬,永远都有似曾相识的味道。最没营养。

  所以翻开书页时,贺周一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翻开的。

  看完第一页时,她想,还算言之有物,没用什么忧伤和路过来凑情绪。以案例引入主题,倒和她做报道的手法异曲同工。

  慢慢看下去,她渐渐目不转睛起来。

  夜色渐深,贺周一却毫无睡意,读得完全停不下来……

  等她意犹未尽的阖上最后一页,天色已经大亮。

  ——她居然熬了一个通宵。

  并且依旧毫无睡意。

  她想了想,抓起手机,输入了书封底的链接,打开——是分手大师的微信号。

  她打开语音,忍不住留言,“你好,分手大师,我正在看你的书。我本来以为你们这种书都是那种廉价的瞎编乱造的心灵鸡汤呢,没想到完全被你吸引,竟然一口气读完了。我打算再认真多读几遍。这些真实案例,个个精彩,有趣,动人。看得出你是真的走进了你这些客户的精神世界,感受到了他们的烦恼和幸福,不然谁又能解决他们的困惑呢?尤其你书里说,众生皆苦,每一个挣扎在感情难题里的人都是弱者,所以我们只能用乐观来对抗生活里的不幸。”她顿了顿,“这话我太有共鸣了。我问你,假如今天生活欺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贺周一扔下手机,正惆怅,瞬间,有语音回复了。

  她飞快的拿起手机点开。

  是分手大师的回复,“假如今天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哭泣……因为明天生活还会接茬儿骗你。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和生活斗智斗勇。”

  贺周一,“啥?”

  她楞了一下,飞快按住余音,“大神,是您本人吗?”

  二

  清晨。复合工作室。

  李断他们也几乎忙了一个通宵。

  ——事情发展得比他们预想得还要复杂。

  庞伟离开工作室后不久,“庞伟有地下女友”的消息就爆出来,网上更是有媒体直接悬赏征集证据。

  消息瞬间刷爆网络。

  李断工作的难度立刻就从“找到缇娜,摸清她的性格,并对症下药的说服她和庞伟复合”,变成了“在有人找出缇娜之前,完成‘找到缇娜,摸清她的性格,并对症下药说服她和庞伟复合’的任务”。他们得跟时间、跟消息灵通的狗仔和狂热的粉丝赛跑。

  所幸,李断的团队,足够给力。

  “包教授”,毫无疑问姓包。长得十分接地气,乍一看就跟电脑城捣鼓配件的“二把刀”似的。其实他是工作室的技术顶梁柱,名副其实的追踪大师。33岁,单身,本地土著,家里有房,还是四合院,唯一的毛病就是——爱占小便宜,连公共卫生间的卫生纸都不放过。

  他只通过庞伟提供的手机号码,用了一个晚上,就查出了缇娜的主要活动区域,大致确定了她居住的小区位置——连缇娜的手机号最后出现在哪里都查出来了。

  不干胶,号称仿制大师,一双巧手最善以假乱真。年龄大概二十七八岁,学历不详,家庭背景不详,连姓名都不详——因为李断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证是不是真的,所以至今都没给他转正。

  包教授查出位置后,就轮到他来准备潜入用的工作服和证件了——证件绝对按人配套,对着证件照盘查都不会有纰漏。

  叶子,27岁,小镇女青年。无房无车无男友。精通各类花边八卦小道消息。虽然包教授和不干胶每天都为她争得不可开交,但是心存高远的她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她自称后宫佳丽三千,天下所有长得帅的男明星都是她的老公。师大成教学院心理学系毕业,自称心理大师的网瘾少女。

  网上一切动向都瞒不过她的眼睛,也是她抢在这件事上热门搜索之前,发现网上爆出了“庞伟有地下女友”的消息,促使李断及时调整了方案。

  “这附近有三个高档小区,住的都是名人和有钱人。小区以安保严密为卖点,重视隐私,号称绝对安全。包教授,技术支援交给你,没问题吧?”

  包教授飞快敲着键盘,屏幕上的城市地图飞快的切换——他还在尝试定位缇娜的确切位置,头也不抬的回答,“哥们儿进数据库,比你们进自己家门儿还轻快。”

  “不干胶,你那边多久能准备出来?”

  不干胶给证件压上最后一层膜,得意洋洋的展示他一晚上的成果——衣服帽子、假工作证,“这几家小区我都去过,安保确实挺麻烦。但还难不住我——其他的材料我这就去准备。叶子,跟我去呗?”

  包教授抬头,“不。叶子陪我。说多少遍了,以后不许叫叶子,叫嫂子。”

  二人怒目相视,叶子跟没听到似的,从电脑上抬起头,向李断汇报,“不好,老大。网上已经有人提到缇娜了。好在这个微博暂时还没人发现……等下,有一条评论了。”她飞快的读给李断听,“‘你能够证实你的言论吗’……太可怕了!这个评论者的人证是《京榆时报》的记者!我看看啊……姓贺。”

  李断脸色一边,“贺周一?”

  “哎?你怎么知道的?熟人?”

  是的……岂止是熟人。

  “总之一会儿就按照我刚才说的方案行动。”

  包教授忽然抬头,“找到了。”

  众人纷纷凑到他身后——地图上,一个绿色的小圆点正在闪烁着缓缓向前挪动。

  李断下令,“行动!”

  上午十点。欧式高档小区门前。

  一辆电瓶车被挡在了森严的铁门外,车身上印着“龙虾在线”的外卖标识。

  车里坐着一男一女,都穿着配套的厨师服——正是不干胶和叶子。

  见门紧闭,不干胶探头出来,“麻烦帮忙开下门。”

  小区常有人叫外卖,门卫一看就知道。问道,“去哪儿?”

  车上坐着一男一女,都穿着配套的厨师服。答道,“二区十七号。”

  门卫解释,“不好意思,按照我们小区的规定,快递、外卖一律都是只能送到大门口,再由我们负责转交。”

  “我们不是外卖,我们是龙虾在线。入户给客户做饭的。”

  “厨子现在还能上门做饭?哪个饭店的?”

  叶子探过头来,催促,“互联网企业,没有门店。客户约的是十一点半开饭。你再不让我们进去你们业主发飙你负责啊。”

  保安没有起疑,“稍等一下。”转身走到对讲电话前,开始呼叫1601号房间。

  叶子看了不干胶一眼,不干胶碰了碰厨师服上的第二颗扣子——那是一个隐形摄像头。

  李断和包教授各自抱着一台电脑,躲在角落里。

  李断的屏幕上显示的正是隐形摄像头拍摄到的情形。他紧张催促包教授,“他拨号了,你黑进系统了没有?”

  包教授抱着电脑飞快地敲打着键盘,按下最后一个“enter”。

  “分分钟。”

  瞬间,公寓楼的整个保安监控体系都出现在屏幕上,各个监控镜头的图像如发牌般罗列满屏。

  李断吹了一声口哨,飞快的点开声音处理软件,带上了耳麦。

  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接通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谁啊?”

  “是二区17号的徐女士吧?这里有两个人,说是您请的厨师,有这回事吗?”

  “是我叫的,让他们上来吧。”

  保安朝不干胶、叶子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通行。而后按住按钮。

  大铁门缓缓开启。

  不干胶和叶子在底下偷偷的击掌,将车开进了小区里。

  五分钟后,欧式别墅门前。

  不干胶和叶子对着包教授发来的信息,再次确认了一下门牌号。

  是缇娜的住处无误。

  叶子上前按响门铃,不过一会儿,门就开了条缝。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站在门里,眼睛红肿的望着他们。

  叶子一时几乎没认出来,这个极度憔悴的女人就是当年红极一时——但如今确实已经过气了的女主播,缇娜。

  还是不干胶先开口,“您好,请问……”

  那女人飞快的、冷漠的回答,“不用推销,没兴趣。”

  砰的关上了门。

  叶子再敲,门不情不愿的再度打开。缇娜问,“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是缇娜小姐吧。”叶子赶紧直奔主题,“我们不是搞推销的。我们是特意来找您的。我们是……庞伟的朋友。”

  缇娜一惊,飞快地关门。不干胶眼明脚快地伸进了一个膝盖。

  “哎呀我的骨头要折了!”

  缇娜有些愧疚,“是你非要塞进来……”

  不干胶笑嘻嘻:“折了……我也愿意,谁让是替伟仔办事呢……唉呀,唉呀,疼。”

  叶子趁热打铁,“全世界都在找您,您不想惊动别人吧?只要您给我三分钟。三分钟说完话,我们俩扭头就走。”

  缇娜想了想,总算让开了门,强硬又疲倦的道,“……就三分钟。”

  三

  贺周一一身干练的OL打扮,带着墨镜,行止带风的来到小区门卫面前,啪的一声亮出记者证。

  言辞简洁,“记者,采访你们物业经理,有预约。”

  门卫狐疑的打量着她,“把墨镜摘了看看。”

  贺周一把墨镜往下一拉,从墨镜上头看了门卫一眼。眼神凌厉,气场逼人。

  门卫不由就有些怵她,“采访什么呀?”

  贺周一也不答话。拿起手机,拨号,通话,“喂,刘经理吗?我是贺周一啊。我已经到你们小区门口了,门卫不让进啊……你都交代过了?……哦,他的工作号?”

  贺周一凑过去看门卫胸前的工作牌。门卫吓得赶紧把胸前的工作号给捂住,朝贺周一挥手,示意她赶紧进去。

  贺周一一边继续打电话一边朝里走。

  “没事,我这会进来了。你们物业是往左还是往右?”

  门卫站在她身后,大声地,“往左。”

  贺周一回头,朝门卫笑笑,继续朝前走,挂上了原本就没有拨出的电话。

  来到物业办公室,直接照到物业经理,递上名片。

  物业经理确实姓刘——贺周一提前调查好了,但预约采访,当然是没有的事。

  刘经理略感诧异。

  “京榆时报记者贺周一?你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刘经理,”贺周一掏出录音笔,按下录音键,“我得到新闻爆料说贵小区物业部门有人对外泄露影视明星、社会名流的私人信息来获取非法收益,包括手机号码、具体住址、网购信息等等都在被售卖的行列,价格也从数百到上千不等。有这回事吗?”

  一个以“保护隐私,绝对安全”为卖点的小区,真被爆出这种事,他这个物业经理可有得赔了。

  刘经理立刻紧张起来,反驳,“不可能!你听谁说的?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

  贺周一微笑,“对不起,我有义务保护爆料人的真实身份不被暴露。”顿了顿,又说,“但,据我所知,著名主持人缇娜所在的一区5号别墅附近常有粉丝出没,令缇娜不胜其扰,有这回事没有?”

  刘经理脱口而出,“不可能!缇娜小姐才刚搬过来不久,不可能有人知道她的住处!再说她住在二区17号!地址也不对啊!”

  “是吗?那我得核实一下你的信息……但缇娜小姐被骚扰是确切消息。你再想想,有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

  缇娜的别墅内。

  缇娜靠在沙发上,独自喝着酒,一言不发。

  虽然给了叶子和不干胶三分钟,这三分钟她是打定主意要沉默到底了。

  客厅里乱七八糟的,看得出昨晚缇娜就在沙房旁睡了——安眠药的瓶子就倒在桌上,有几粒药片洒在一旁。

  烟灰缸里烟头堆积如山,垃圾桶里团成团塞进去的报纸上登着庞伟的新闻,配图照片被当中撕裂。

  尽管庞伟说,绯闻出来之后,缇娜抛弃他离开,但就缇娜眼下的状态看,她所受的情伤并不比庞伟轻。

  不干胶环顾屋子的时候,叶子在缇娜对面坐下。

  “缇娜小姐,南湖路风格盈座F6,是你出道一有名气以后就买下的房子,你在那住了十年,却在毫无其他规划的情况下突然抛售住到这栋近郊别墅。这种行为可以视为一种应激反应,应激源嘛,应该是重大的情感动荡。应激反应也分为两种,一种是逃跑型,那就是说,你想彻底摆脱以前的生活、以前的人。当然,还有一种是搏斗型,那就是说,你其实是以退为进,想要唤起某些人的注意。”

  缇娜显然还做不到毫不在乎。

  “这么多有的没的,这就是你替庞伟设计的说辞?”她倒了倒酒瓶,发现没酒了,便伸手来拿桌上的瓶子。

  不干胶抢先拿过酒瓶替她倒酒,嬉皮笑脸,“您真不应该喝酒,以前红的时候多好看……当然现在也不错,但是,憔悴呀!”

  缇娜冷笑,“别试图打击我。我压根不在乎。我和庞伟不一样。他现在是大明星。我呢?你们背后会怎么说我?过气女主播?”

  叶子想到自己真说过,就有些尴尬,“哪儿有?庞伟亲口说的,他不在乎当明星,不在乎兰博基尼,虽然只认识你了半年多但是就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

  缇娜的脸色却瞬间就变了,“等一下,他说什么?半年多?”说着便大笑起来,“他说半年多!”

  她笑得又太难受了。叶子和不干胶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明所以。

  缇娜笑着,便把袖子一撸,亮了胳膊给他们看。

  叶子看了一眼,忽然“啊”了一声——胳膊上,全是细小的刀疤。

  “他伤我一次,我自己划自己一道口子。伤一次,划一次。你们自己数数多少条?”她抬手在一条疤痕上一擦,“最深的这条,八年前。”

  叶子有些说不出话,“天啊。你们……那么多年?”

  缇娜看着她,落着泪,笑道,“想知道八年前这条伤疤的故事吗?那时候,他没有名气,我如日中天。那次接的是哈尔滨的演出,我忽然发现怀了他的孩子。他当时在横店跑龙套,电话跟我说,第二天有机会见导演定人物,不能过来陪我。我说,好吧。天下着雪,我自己一个人找医院去做了流产,没敢告诉任何人。哈尔滨的冬天,怎么那么冷?地,怎么那么滑?从医院走回宾馆的路上,出溜出溜,我摔了五六个大跟头。一滴眼泪都没留。我觉得我特坚强。第二天晚上登台演出,也没任何人看出不对劲。演出结束了,我不坐演出商安排的车,非自己走。拖着化妆箱走。走着走着,又一跟头摔倒在雪坑里。我像狗熊一样趴在雪地里哇哇哭。哇哇哭。流出来的眼泪,全冻成了冰溜子……”

  不干胶和叶子震惊不已。

  缇娜抬头,让眼泪倒流回去。才又笑着说到,“女人呐,碰到一个感情拖延症的男人,千万别等。男人是房地产,时间久了能翻番;女人呢?是彩票,不管你抱了多大希望,过期总是要作废的。你们看,他让你们来劝我,却连句实话都不跟你说。你们怎么让我相信他?”

  不干胶和叶子彻底哑口无言了。

  缇娜一笑,从沙发边爬起来,开门,送客。

  小区外一辆车里,李断和包教授处。

  两个人通过不干胶身上的微型摄像头看到了整个过程。

  “这些明星嘴里真一句实话都没有,这么基本的信息都要撒谎。”包教授感叹着,“你看给我工作添多大的麻烦。”

  李断没接话——就算如此,庞伟的委托也是他们工作室摆脱撤资危机的唯一希望。这个案子他肯定得做到底,比起抱怨,还是赶紧思考下一步的对策要紧。

  他无意中瞟了一眼小区监控器拍摄的画面,忽然注意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角落里。

  李断仔细看了看,脸色不由一变——是那天在他们工作室外蹲守庞伟的粉丝。

  她出现在这个小区里,毫无疑问也是奔着缇娜去的。

  “坏了,这小姑娘干嘛呢。”李断四下扫了一眼,抓起一旁的保安服往身上套,“你这里还能顶多久?”

  “没准儿。万一他们发现闭路电视系统有异常,我这边立刻就得结束。”

  李断扔掉耳麦,跳下车,往小区门口飞奔而去。

  门卫正在打盹儿,李断狂奔过去,“对不起兄弟,我误岗了!”

  门卫没看清是谁,见是自家制服,打了个哈欠,没有去追。

  缇娜家别墅门口。

  叶子和不干胶已经被赶出来,叶子还想做最后的尝试,“缇娜小姐……”

  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的喊声,“缇娜!缇娜!我可找到你了。只有你能救伟仔了……”

  便见一个小姑娘激动的冲上前来,想跟缇娜说话。

  缇娜脸色难看,戒备的看着叶子和不干胶,“你们……一起的?”

  叶子和不干胶赶紧向缇娜解释,“我们跟她没关系。”

  缇娜进屋要关门,那小姑娘已经冲过来握住了门把,“别关别关!听我说姐姐,我是唯伟粉丝会的会长周末,我没有任何恶意!知道你们的恋情我是祝福你们的,我只是觉得危难之际你可以帮助伟仔……”

  缇娜关不上门,愤怒伸手按下墙上的可视对讲电话按钮——

  “保安,保安!”

  面包车里。

  包教授点开音频处理软件,“您好,有什么事儿吗?”

  “我这儿有人非法入侵。”

  “我联系下附近的保安,马上派人过去,”包教授看了眼监视器,李断已经冲进了电梯门,“一分钟。”

  缇娜挂上电话,叶子赶紧解释,“我们跟她真没关系……”

  周末拼命往前挤,“姐姐,你误会庞伟了!那个视频是造假的,是有人塞了钱给拼贴出来的!我晚上跑进报社偷听到的! ”

  缇娜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叶子赶紧问周末,“你听到了什么?”

  “那个人威胁要告发这个人!这个人说他辞职了!还要举报那个人陷害庞伟!”

  叶子完全听晕了,“那人是谁啊?这人又是谁啊?”

  “我哪知道?黑灯瞎火的!反正是俩男的!”

  叶子和不干胶面面相觑,正要离开,门忽然又打开了,缇娜举着防狼器凛然站在门口。

  “保安没来谁也不许走!”

  不干胶慌了,“缇娜小姐,您这是……”

  “我要查清楚你们的身份!如果是媒体的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她手是硬的,人却软了,靠在门口,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有完没完啊?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要赶尽杀绝?到底要害我到什么地步啊?”

  周末终于哑火了。而叶子和不干胶知道缇娜的心伤,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一时之间只缇娜的啜泣声回响在走廊里。

  四

  电梯门叮的一声响了,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不干胶和叶子都有些消沉,但看清来人的面容时,两人都不由松了口气——来的是李断。

  缇娜强打起精神来,“怎么才来?查清楚他们是什么人,全都给我带走。”

  李断扫了三个人一眼,向缇娜解释,“这个女孩是趁我们不备闯入的,为此我代表安保部给您道歉。我马上会带她离开。但这两位访客刚才确实是门口登记过的,身份证电话号码包括工作单位都真实无误。从我们的规章制度来说没有理由限制他们的自由。”

  “包括闯我家的自由?!”

  “那倒没有……作为户主,您有权把他们拒之门外。但现在他们在门外,我们就……”李断压低了声音,“不过,他们要是吵到您、吓到您了,我就帮您多叫几个保安,咱们直接给他们轰出楼去。只要您需要,教训一顿都行。”

  叶子和不干胶赶紧可怜巴巴的望着缇娜。

  缇娜反而替他们解释,“那倒不用……他们也没做什么坏事。”

  她转向叶子,“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两个也走吧。”

  四

  李断拽着周末离开,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刻意躲避周末的视线。周末还在不停地向他哀求。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放我进去吧。只要缇娜能帮上庞伟,你就是我们所有唯伟的救命恩人啊!全国上下好几百万唯伟,造浮屠那得造到月亮上去吧!”

  李断一声不吭,直接把她拽到大门前,周末见前面就是保安的亭岗,不由紧张起来,“别把我交给保安啊,我跟你说我可是……”

  李断低喝了一声,“闭嘴。”

  路过亭岗,门卫探头出来,“怎么回事儿?你们是?

  李断虚张声势,“还问我?刚抓住一个私闯小区的。你怎么看的门?”

  “啊?我……”

  “缇娜小姐投诉过好几次,最近绝对不能再放媒体的人骚扰她。我刚才过来看见六号楼附近好像又有人鬼鬼祟祟的。又是你放进去的?”

  门卫也心虚起来,“不可能啊。我给巡查打电话……”

  李断厉声喝止,“还打电话!自己去!”

  门卫“哎”了一声,跳起来就跑。

  出了小区,李断才松开周末,“你走吧。”

  “啊?”

  “走。以后再来我们小区,别怪我不客气。”

  周末还没回过神来,只是狐疑的打量着周末,“那,那谢谢啊。”

  李断左右望了一眼,才走了几步,就听周末说,“站住!”

  李断回头,“嗯?”

  周末走近了,上下打量李断,冷笑。

  “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绝不是这里的保安经理。你是假的。”

  李断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

  “通常人的误区,铁粉必定无脑对吗?我现在就证明这想法有多么荒谬。第一你的保安服完全不合体;第二那个蠢门卫明显不认识你他只是被你的气势所吓倒了;第三你竟然私自放了我却不通知任何同事;第四如果六号楼又有人闯入作为保安经理为什么你不去?本姑娘大学选修过刑侦学,怎么样,喜欢我的论证吗?”

  李断一笑,“非常有天赋。怪不得你能混到这儿来。”

  周末得意洋洋,“第五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起来了,我应该见过你,虽然,只有一眼。”

  “有吗?”

  “还有你那两个同伙,刚才我一直觉得眼熟。那天,你们和伟仔在一起。”

  李断不动声色,“我越来越欣赏你了。那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

  周末冷笑,“事到如今还需要我说破真相吗?你们,是伟仔找的……危机公关顾问!”

  李断愣了一愣,“完全……正确!你是个天才。”

  “别吹捧我。我告诉你们如果做得好,你就是我们维伟粉丝会全体人的恩公。你们做不好,我们唯伟粉丝会全体会员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心吧。这就是我们的职业啊,为了伟仔你看我们已经拼成什么样了?”

  “那你看有我能帮忙的吗,恩公?可能在你眼里我们只是粉丝,但你别小看我们!为了伟仔的益处,我们不惜付出一切!”

  “你很棒,不过你能帮到最大的忙,就是……替我保密。”

  “明白。都是为了伟仔的声誉。”

  两人正说着,门卫忽然匆匆跑了过来。

  “您太厉害了。刚刚有个狗仔队假装采访物业经理,其实是想打探缇娜消息!简直无孔不入!”

  李断没料到竟真让自己说中了,但还是故作镇静,“哦……好。你快去跟进一下。看人都查到了什么!”

  门卫拿了步话机喊着话跑了过去。

  李断趁势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签给周末,“我的电话。如果你们粉丝会有什么重要信息,发给我。我得先走了哈。对了你叫?”

  “周末。”

  李断挥了挥手,飞快的转身离开。

  远处,贺周一和几个保安拉拉扯扯出来。

  “放开,放开我!谁再碰我一下?我是记者。敢动我,明儿就让你变火信吗?

  保安惊恐松手,“我可没动。谁让你混进来刺探明星情报的。”

  “什么叫混啊?我有采访证也有记者证,我采访那是正大光明、日月可鉴……”正说着,就和周末四目相对。贺周一的枪口立刻调转,“你怎么在这儿?大周末的你干嘛呢?又不听我话追偶像是不是?”

  周末哀嚎,“姐!我说了一万遍了我的事儿你别管!”

  门卫和保安们看得面面相觑。

  “我不管你得上天。”贺周一顿了顿,“现在听我话回家去听见没有?我数三下,三,二,一……跑!”

  周末猛的回过神来,在门卫和保安反应过来之前,姐妹二人已经狂奔绝尘而去。

  跑到无人处,两人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大笑。

  贺周一蹭了蹭周末,“你不会真是来追星的吧?”

  “要你管!你呢?不会也是为了找缇娜和伟仔的案子吧?”

  “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想了想,又不放心,“那个庞伟人品不行,你要追星也追个好点的啊。”

  事关偶像,周末立刻抗议,“庞伟怎么啦?那个视频是你们报社里头有人造假的!”

  贺周一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我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还庞伟一个清白!”刚好有出租车经过,周末伸手去拦,“我先走了啊。”

  贺周一低头琢磨了一会儿——虽然“采访”没打探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但看来这次出行,也不算毫无收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合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合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