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前尘往事成云烟,繁华三千醉人间
罗莎蒙德2020-04-20 16:312,340

  “听说,儿子是母亲上辈子的情人。为‘娘’能有祈音如此英俊可爱的‘小情人’,你不该恭喜我?”神音一面搓着祈音稚嫩的脸颊,她一面望着太一,笑着问道。

  “祈……音?”太一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凝视小男孩半响,他掐指一算,调侃似的问道:“真是为难师兄了,你说,该恭喜你前世桃花运旺盛,被‘小情人’杀了?还是恭喜你今生勇气可嘉,竟然把祸害带在身边?”

  “他是谁?”祈音挣扎摆脱她的魔爪,小男孩微微眨着眼睛,比起神音,他似乎对眼前笑容可掬的道君更感兴趣。

  他是你选的师父。

  这句到嘴边的话,在神音瞥见太一不怀好意的笑容时,忽然变了味,她厚颜无耻说道:“来,祈祷,叫爹……”

  当然,后面那句‘正所谓无仇不成父子,如果师兄不想未老先衰当爹爹的话,就收下这小子当徒弟。’的话还未说出口,她就被另一个冷漠的声音打断。

  “太一,几日不见,不只成了婚,儿子都长这么大了。”

  颜渊若有若无的望了神音和她牵着的小孩,他手掌扶着赤霄剑的剑柄,微微点头:

  “如此甚好,免去吾心中后顾之忧,想来你还记得我们比试的约定?放心,你若有什么闪失,我会收你儿子做弟子。”

  “……不。”神音有些懊恼的站在旁边,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她‘儿子’的正牌师父,当然是‘儿子’祈音自己选,什么时候轮到颜渊做主。

  “鼻子眼睛嘴,他和太一一点也不像,那里是太一的儿子。”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瞬间加入正营,姗姗来迟的靖瑶仙子满心都要几乎贴到颜渊身上,她随口敷衍道:“况且,太一无配剑,不帅。”

  “帅不帅,和配不配剑有何干系?”神音奇怪,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若是站队,她明显要站在师兄这边。

  “大司命神乐帅不帅?白皙俊美,翩翩公子,帅。配不配剑?诛仙剑。

  颜渊道君帅不帅?束发金冠,英气逼人。很帅,配不配剑?赤霄剑。

  太一无配剑,不帅。”靖瑶仙子歪理强调。

  神音眯起眼睛看了一圈,只有靖瑶仙子在滔滔不绝,颜渊,太一,祈音,他们一个个全哑巴,不说话。

  是了,靖瑶仙子是个女的,他们一群道君,无论那个开口,就算只叹一口气,都要被说欺负女人,所以一个个都装闷葫芦,不说话,瞧着。

  好,他们不说,她说!

  “配剑道君装饰统一,路人一流,都是次要,只有太一道君手持折扇,不配剑,他是独一无二。只有独一无二的那个,才配当本仙子‘儿子’的师父。”神音撅嘴,单论五官她师兄五官深邃立体,菱角分明,那点输给颜渊那张不动声色的扑克脸。只是太一性格狡黠笑意过于亲切,少了点如颜渊那般冷酷的威慑力。

  太一丝毫不在意,他在一旁劝慰道:

  “凡间有句话,人最先看到的都是外表,如果别人对他第一印象是有才,那只是因为他脸比较丑。你师兄长着一张阳光脸,与天界被扭曲近百年的阴柔审美标准有所维和,不帅很正常。”

  “这话,谁说的?”神音蹙眉,她总觉得口气似曾相识,好像在那里听过。

  太一挑眉,轻声低语:“萧皓月。”

  她起先一愣,忽然忍俊不禁唇角难以遮掩笑容灿烂,心里被靖瑶仙子激起那一丝怒火也扫得一干二净。

  纵使知道很麻烦,太一默认‘萧皓月’的身份,他也承担‘萧皓月’前世所有因果。神音很开心,她总觉得,这样的他更真实一些,少了‘东皇’高贵身份的冷然,带着凡人‘萧皓月’独有旺盛的生命力,比较亲切。

  太一在瞬间便明白神音的意图,他掏出折扇若有若无的扇了两下,端看小男孩一会,问道:

  “神存在的本质,抗拒时间。

  身体看似年轻,皮肤富有活力,而心灵已经老去了。

  ‘时间’未曾在我们身体上留下痕迹,却把这个一道道的皱纹留在我们的心里,何等残忍。

  你小子,想加入‘怪物’行列?”

  祈音毫不示弱,他反问道:

  “神仙在炫耀,拥有年轻永不腐朽的身体和漫长的时间?

  刚出生的孩子,为何哭得如此克斯底里?孩子因为高兴才哭泣?

  还是,太痛苦,在呐喊,为这个世间哀声而呐喊!

  我出世开始就没有爹、娘,从未有期待世间会有善意的对待……”他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其实也很轻松,至少可以不为任何人,只为自己活着!”

  “不过是人而已,好大的口气。”颜渊冷漠的声音打断祈音的话,他已经看听懂太一的暗示,小男孩绝对不可能是太一的孩子,他只是凡人。

  神音眼眸一怔,她端看祈音一会,笃然明白在她说出一百八十岁时,这孩子失落神情,他时间有限,根本活不到一百八十岁。

  “不过是个凡人,太一道君可是玉帝昊天的弟子,小子,凭什么让太一收你做徒弟?”靖瑶仙子瞧见颜渊的态度,她立刻帮腔,指着祈音质问道。

  祈音微动嘴唇,他抬头端看眼前一群高高在上的神仙,身份有别,他不自觉低头,忽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忽然间“轰隆”一声,他吃惊的抬头望去,只见神音挪开书房里那副山水画,她直接用法力在原来挂画的墙上凿开一个打洞,在他们都以为神音仙子恼羞成怒胡作非为时,她微微翘起嘴角,轻声念了一个口诀。

  原本被凿开打洞的墙面演变成一扇漏窗,透过窗口望去,窗外青竹碧绿,清晨玉露敲打磐石之上,散发悦耳旋律。光影明明暗暗,因窗外时光而转变,神音以尺幅窗,透取无心画。她缓缓道:“靖瑶仙子觉得,此无心画与山水画,有何分别?”

  古典园林在建造时,为了使室内为景色相互渗透经常会采用漏窗取景,神音仙子把原来悬挂山水画的位置开凿成漏窗,引真景入画,是为‘无心画’。

  ‘无心画’虽然比‘山水画’生动百倍,却也只是,‘画’的另一种变换形式而已。

  靖瑶仙子眼眸一眨,嘴角不甘心的动了两下,她还未想出答案前,只听小男孩祈音问太一。

  “世间有人、神的区别,追求道的心,真实而唯一不变的真理,有人神的区别?

  太一道君,如若我这一介凡人追求道心与你是一样,有怎么会没有资格,做身为神仙你的徒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