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三生因果,轮回不止【中】
罗莎蒙德2020-12-04 11:582,986

  记忆,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只要想起一件,随之而来就会有无数件流窜进他的脑海里,太一正异常苦恼时,只听神音看着下界水镜里的故事,碎语。

  “这个陈世美也真是贪心,既然娶了秦香莲,又攀附公主当驸马,这公主怎么会甘心当小妾?当谎言被揭穿,公主还是公主,陈世美只有被问斩的份。”神音板着郁葱手指,感慨似的说道:“这就是男人,想要三妻四妾的下场。”

  “你未免也太冤枉我们了,生为男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

  我们,从古至今都是,一夫一妻制。”

  太一蹙眉,他十分听不惯她的那番偏见,他不由说道:

  “《户婚》有云,诸有妻更娶妻者,徒一年,女家减一等;若欺妄而娶者,徒一年半,女家不坐,各离之。

  有一个明媒正娶的老婆,还要明媒正娶一个老婆的话,要判刑。

  判刑为期一年。

  三妻四妾,并不是说可以娶三个老婆,只是老婆死了,可以再娶一个,但不能同时娶两个。”

  “是啊,从古至今都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嘛,是吧?”

  神音眼眸一转,她不屑撇嘴:“三书六礼聘娶进门的才是妻子,小妾等同货物,买就可以了,不需要大红花轿娶进门,她们只是生育子嗣的工具?”

  “是啊,从古至今都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嘛,是吧?”

  神音眼眸一转,她不屑撇嘴:“三书六礼聘娶进门的才是妻子,小妾等同货物,买就可以了,不需要大红花轿娶进门,她们只是生育子嗣的工具?”

  “责任与义务都是相等,妾同样也不会在丈夫诛三族、诛九族时担心受到牵连,丈夫被砍头也只会让妻子陪葬,妾依然可以活得好好的。”

  原本并不觉得,但拥有萧皓月的记忆,知道曾有一夫一妻制的社会体系,他就有些尴尬,只好摸摸鼻尖:“师兄再告诉你一点,从古至今、天上地下,制定规则的只会是,强者。比起女人,男人是强者,当然会制定利于自己的规则,例如,一夫一妻多妾制。天界也是如此,道君的地位,高于仙子之上。”

  她眼神微变,狠厉说道:“等到小师妹找到三界命盘,本仙子会让天界的道君知道,谁,才是强者。

  谁,制定规则,谁,只能着乖乖臣服于规则之下!”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本君拭目以待。”他失笑。

  “凡间有句话说的好,做人呢,最主要踏出第一步,事在人为,没听过?”她仿若势在必得,神情坚定。

  却未曾想到,此话刚出口,祈音便神色窘迫的走上殿前,望一眼太一,有些迟疑的开口:“师父……徒儿遇到难题……”

  见他犹豫,太一悬起安抚的笑容,刚想问那句,何事?却被神音抢白,她道:“何事?何必处处求助道君,本仙子也可以帮你。”

  祈音微微动了一下嘴角,他还是说道:“我好像,喜欢男人。”半响,在她有些呆滞的眼光里,扫了一眼太一:“不是他。”

  “好问题!”太一取笑似的望了她一眼,他感慨道:“这下如你所愿了,男人都可以自己繁衍,不需要你们,无论妻还是妾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女人啊,要怎么办?”

  瞧见她异常窘迫的样子,太一还不望嘱咐祈音道:“神音仙子,会帮你解决‘男人喜欢男人’这一难题,毕竟她听过事在人为,对吧,小师妹?“

  神音:“ ……”

  神音眼眉一转,沉思片刻,嘴角轻起,口中微念一句口诀,瞬间变作一个月白青衫的书生模样,她微微抚平衣袖上本不存在的褶皱,手指一涟,以极快速度夺过太一手中的折扇,在太一一副看好戏的眼神里,她展开扇面,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有些轻佻问道:“喜欢,这种‘男人’?”

  祈音半眯着眼睛:“虽说,凡间真眼瞎甚多,雌雄莫变的‘男人’当道,风靡一时。但,是男是女,徒儿还能分辨清楚,师姑。”他有些无奈的说道:“徒儿对女扮男装的师姑,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微微一愣,还未曾对祈音的话缓过来的时候,神音便听见太一一脸窃笑,他似有似无地安慰道:“才一盏茶功夫,就被‘儿子’甩了,你还真没有选‘小情人’的眼光。”

  神音有些懊恼的眨了眨眼睛,瞥一眼祈音那张与她哥哥别无二致的脸:

  “有些样貌上占尽便宜,无论这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加起来,本仙子都与他不对盘。你如今的模样,像极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伙……他当年在天界,可是极受欢迎的,男女通吃。”凡人长得极快,即使养在天界,祈音身上所流淌的时间也会随着凡间的时间流走,对他来说,这里一天便是一年,祈音如今年岁,他在样貌上与大司命神乐毫无分别。

  祈音有些吃惊,他垂眉,神色紧张低喃:“她,如何猜到?!”

  听了此话,她眼眸微动,望向太一投来的一撇,他好似在说‘我的徒弟看上你哥了,你这‘小姑子’觉得,如何那?’她狠瞪太一一眼,明确传达那句‘当然,不行!’

  她拿出一面铜镜对祈音劝慰道:“你长得太快了,每日都比前日美一点,随着容貌的变化,把天界的仙子们全都比下去了,自然是瞧不上比自己差的,这天上地下,能入眼的也唯有旗鼓相当的哥哥了。”神音伸手,本想扶祈音的发梢,却不想现在只能够到他肩膀,她有些尴尬的拍拍肩,举过那面铜镜道:“那种喜欢,如同自己爱上自己在铜镜里影子一般,飘渺。”

  祈音低垂眼眉不知在想什么,却听到另一句语出惊人的话。

  “况且,还是个合离的男子。徒儿,你究竟看中大司命什么?”太一轻描淡写的笑着问道。

   太一却不想,他这句话刚落下,说曹操曹操就到,身着雪衫衣诀飘渺的神乐便站在他面前。

  神乐瞥了他一眼,便言辞犀利,他嘲讽道:

  “神祗有时候与凡间男子并无二致。未曾成婚的男人,总把自己的爱看得金贵,不肯轻给予,错过时机又后悔。

  听闻太一当初在成人礼上,放弃你师父给你选的三百个仙子,怕是说完,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你说,小妹?

  “这……”神音眼眸一撇,神乐那话虽对她说,那双淡雅眼睛却穿越她直视太一,傻子都明白这话明显不是对她说,她能怎么回答。

  “也是,本君没成婚,还有对婚姻有所期待。

  那里像一些成过婚又和离的道君,不过在凡间红尘走了一趟,总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成过又离了这男人还能剩下什么?

  他只想着到那里倒头大睡一觉,忘记婚姻疲惫,对妻子厌倦。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过了百年,醒过来又自负以为很了解女人,把他所见一个个体女人当作对全部女子的总和,一副对天界仙子敬而远之模样,连带自家小妹都要冷眼嘲讽一番。

  小师妹,真可怜。”太一挑眉,微眯起眼眸盯着神乐,安抚似的拍拍她肩膀。

  “那……”神音本想用喝水掩饰此刻的无奈,但她手中玉杯,她因为哥哥与师兄辩论频率,水渍洒落几滴在案几上,摇晃频率越来越高。

  “做,不一定会成功。以此,你干脆直接放弃,不去尝试,至少不会受到伤害。

  只能说,太一你连经历凡尘男欢女爱的勇气都没有,胆小鬼。”神乐冷哼。

  “凡尘中爱情与欲望无法分离,类而不同,双生一体。

  欲望并非爱情的基石,爱情也非欲望的升华。男人脆弱无法兼顾双方面,有时以上半身思考,更多时间,只可以下半身思考。

  以此,凡尘世俗中男欢女爱总有一定期限,日子一久,肉体变味,内心骄傲受到损伤,彼此间感情就难以,再维持下去。

  听闻大司命神乐前世在凡尘,早早投身于婚姻漩涡,不过沾染世俗气息太重,难以控制内心欲望与爱情间微妙的平衡。

  唯一能确定的,神乐被本能欲望牵制,缺乏自制力。”太一轻笑,摇着折扇,好不自在。

  神音注视案几上玉杯良久,声音振动涟漪此起彼伏。

  她忽然叹气,草草起身,让出中间位置,望了左边神乐一眼,又看了右边太一,她无奈道:

  “妹妹把这中间位置让出来,免得被祈音嘲笑,说工于心计,喜欢看道君簇拥在自己周围,在男人唇齿利剑辩驳之间,欣赏玩味,并从中得到所谓的满足。

  你们两个,最适合,便是彼此。

  继续、继续。”

  她一边起身,一边牵起祈音往外走,还不忘劝慰道:“看,喜欢男人太不靠谱。我哥已经和师兄是一对,你还是重新考虑,要不要改个兴趣,试试喜欢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