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逃跑之王
即墨朝旭2017-07-02 20:204,106

  小胖子周平舆默默地看着场中的战团,心中难受!阳哥教给他外修的方法以及‘玄身淬体法’,‘闪电三十六拳’,‘随风无形掌’不仅让自己瘦了起来,甚至就连身法也灵活起来了。他虽然有些憨,却并不笨,知道自己这一摊子本来很难改善,正是阳哥这三套奇法让自己切切实实地改善起来。但是,场中的阳哥现在却像只猴子,只有上蹿下跳才能避免挨打。难道像他们这种人,就只有在家老老实实做凡人吗!说实话,凡人貌似也不是太坏,自己老爹还是城主呢!

  不用说,谢三羊确实失算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真武下品的高君宝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而眼前充其量也就是玄体七八品的李可就能让自己有些吃不消。怎么说自己也是传说中的玄体九品啊,况且加上自己地球上先进的锻体之法,怎么也不能处在被动挨打的地步,并且对手还是一个境界不如自己的人。

  只凭谢三阳关于道仙世界的皮毛知识,谢三羊哪里又知道道仙世家的深度。首先关于内外兼修,只修气海偏废外体这只是凡人修道者的见识,道仙世家却跟谢三羊分析的一样,人家可是一开始就是内外兼修的。甚至可以说,只修气海是道仙世家故意传出来误导凡人修道者的阴谋。

  关于功法招式,谢三羊觉得自己的近身格斗之术很先进。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地球上本来自古流传下来那些玄妙的武功,随着社会文明的发展几乎都演变成为一种健身运动了,就连他自创的招式都是首先以制服对手为主,而不是阴狠歹毒,招招能夺人性命的杀人秘籍。而很不幸,随便一个来自普普通通道仙世家的李可,从内修气海开始就习练那种杀人手段,并且同时也外炼了身体!

  再说高君宝,他确实是一个真武下品级别的修道者,但是细回想一下,既然一个玄体五品的修道者便可以做‘控元淬体’进而进阶真武者,那么一个没有经过专业调教的野孤禅还能强到哪里去呢!如果真是充分做到‘控元淬体’,并且能够充分地操控气海元气,凝聚到自己的招式里面去,那岂是半瓶水不满的修道者谢三羊可以对阵的!

  谢三羊想不明白,对面这个李可,招式怎么这么凶狠,招招朝致命处招呼。一开始想用‘闪电三十六拳’挫败对方的攻势。但只是一炷香的功夫,就被对手识破自己的意图,便改以大开大合之势。没多久,谢三羊便开始中招,十多下以后,谢三羊再次发现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破绽。对方能打没错,但是攻击力不够,自己打不过,但是却挨得过。那几下虽然痛,但只是皮肉神经,五脏六腑却没一点事。或许,那蓝晶石改造出来的肉体确实强悍!

  有了这个经验,就像上次一样对付高君宝,想找出对方的破绽并打败对方,但是很快他失败了,因为他发现对手的招式很玄妙,很诡异。或者说是自己见识浅薄,根本发现不了对方的破绽,就算发现了也根本靠近不了。

  没办法,思维活跃的谢三羊再次改变战术,找准对方一处薄弱处凑上去一阵猛攻,如不能打中对手,再跑开从而打乱对手攻击节凑。这下子虽然些许凑了些效,但是效果并不明显,甚至自己打中的还没有被打中的次数多。这战术也就是小胖子很为他难过的猴子战术!

  一个时辰,两个小时了,场外观众从最开始的期待,到不久立刻看出两人深浅后的鄙视,到现在真如谢三羊所说,看耍猴那样时不时指指点点然后哈哈大笑。

  谢三羊没关系,李可可要气炸了。眼前这家伙虽然有些出乎自己意料地有些料,但是总归不是自己对手。然而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之后,那家伙就像一个地痞,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打两拳就跑打两拳就跑,甚至有一段时间总盯着自己裤裆,弄得李可心里毛毛的。

  但是时间一长,李可心里不耐烦了,打又打不到,打到伤不到,并且那人似乎吃了‘还春丸’一样精力充沛,始终能灵活应变。但要是就这样算了,或者忍不住退场,那可是算自己输了啊!这想法,让李可心中不禁一惊,输!?自己怎么可以这样想呢,怎么能输给这样一个无赖呢。难道…难道…对方打的就是这样一个主意,想磨掉自己的耐心,然后让自己一气之下退场,那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四处张扬,说我李可输了他,再加上这么多人作证,要是传到小瞳那里,可怎么得了。谢三阳一定是这么想的,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得逞。想到这里,李可稳住心神,再次稳扎稳打起来,虽然一下打不疼你,我就打十下,十下打不痛你,就打一百下,直到你认输为止。

  这么想着,李可再也不着急了,看起来十分沉得住气!

  没错,谢三羊确实想过要磨掉李可的性子,然后取得最终的胜利。然而随即,谢三羊便否定了这种可笑的想法。尼玛,有点出息吧!看看何冲浩星剑蓝这些自己甚至还不认识的牛人,甚至眼前这个李可都有自己很必要认真学习的东西。所以,不要这样傻不拉几地浪费时间了,想清楚了,谢三羊就毫不犹豫地喊了!

  “停!我认输!”

  然后又轻声搭上一句“老子不陪你个白痴玩了!”

  哪知,刚计划好且重新充满信心的李可,却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脆生生甚至还有些理直气壮,没有丝毫投降者觉悟的喊声给生生地打断了。再听到后面那句话,他气蒙了!

  喊完话,甚至连看都懒得看李可一眼,谢三羊便扭头朝出口走去。哪知还没走几步呢,后面便传来又气又急又羞又怒终于火山爆发暂时得了失心疯的李可。

  “啊…谢三阳,你个杂碎,老子要杀了你!”

  尼玛,谢三羊心中一惊,莫名其妙之下什么都来不及想,便也撒丫子跑了出去。

  要论跑步,无论长短跑,还没有做到‘控元淬体’的两人,谁快谁慢可想而知!谢三羊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于是在满场皆惊,目瞪口呆的观众心里,谢三羊又多了一项猥琐的技能,逃跑!逃跑之王!

  有浩星剑蓝这个东主大少爷在场,再加上‘剑蓝君子’的名头,浩星仙寨的斗技场还是很公正严明的。有两个铁甲重剑的侍卫,忽地跃入场中,立马擒住不仅口吐脏言还威胁要杀人的李可,并当场宣布判罚:罚款下品元石五十块,仙寨监禁一个月!

  刚走上看台,一见脱离危险,谢三羊才长出一口气。看着被两个侍卫架着一边挣扎一边骂人的李可,谢三羊悻悻道:“这人有毛病,在家把老子欺负成那样,老子都没有疯!”

  这时,从旁边窜出来的一个大胖子,一下子便抱住了谢三羊。谢三羊一看是周平舆,赶紧皱着眉头挣开。

  小胖子一脸不解地问:“阳哥,怎么回事啊!”

  “他疯了呗!”

  “不是,我是说他怎么疯的?”

  “这…让我想想,嗯…可能是他觉得比我强,却又奈何不了我呗!”

  “这…这就疯了?”

  “也是啊…是不是再加上入场前,想签生死场,我不愿意要走,后来又要出场费,我不愿出元石又要走,然后,你知道,他跟我们一块被人鄙视为乡下土包子了,嘿嘿!”慢慢一回忆,谢三羊笑了,这么一想,看着场中已经被侍卫擒住的李可,谢三羊甚至生出了同情心!

  其实,谢三羊只说对了一半,或许因素太多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喊过投降后在李可眼里那不屑的眼神。其实这也不怪谢三羊,他一方面是不想在这里被当成猴子看,想早些离开,另一方面是想着赶紧回去计划着学院报名去。所以就没来得及跟李可打声招呼或者商量一下。

  周平舆一想,确实是这样,一个在老家不可一世的天才,在这里连遭戏弄,如果知道谢三羊多半是无心的之后,恐怕会真疯吧。这么想着,觉得这里的事结束了,两人贱兮兮相视一笑,便拨开人群就要离开。

  这时,看台离过道不远的台阶上,一个分贝稍微高些的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呵呵,能生生把一个人气疯,场中虽败了,但是对手却被监禁了,这样的人确实很有趣!”

  “哼,有趣,确实有趣!?知不知道昨晚那不堪的小曲是谁哼的吗?”一个显然带着鄙夷语气的男子的声音。

  “嗯?你是说…”

  “哼,不错,就是这两个渣滓!”

  前一句话明显说的自己,后几句话却叫自己不解。谢三羊扭脸望去,却见是一个包着红色头巾,身穿蓝白相间夹袄的少女,面容娇俏,身段苗条,似不是中原之人;男子也不足二十岁,一身黑衣,脸色有些苍白,却是头扎白色公子巾,十分显眼!然而,此人虽相貌普通,却无由来地给谢三羊一种危险的感觉。

  谢三羊自然不像李可那么容易发怒,只是微浮贱笑地看了少女一眼,脚步并没有停下。

  很快走到浩星剑蓝以及何冲的看台之处,那两群人却也早就重新站了起来。只见一个样貌普通,脸上却棱角分明并带着似笑非笑流里流气让自己看一眼觉得格外有认同感的男子道:“这位朋友有趣的紧,我叫何冲,等你考上燕云学院记得找我玩啊!对了,听刚才那位仁兄的叫唤,你叫谢三阳?”

  谢三羊无语,没想道这样就能与大家世子攀交情,貌似眼前这家伙跟自己有点对脾气,倍觉亲切:“呵呵,何兄有礼了,在下确叫谢三阳,改天有机会喝一盅!”

  何冲嘿嘿一笑道:“那我一定得请客了,知道吗,刚才你输了,我却赢了这位剑蓝君子两百中品元石呢!嘿嘿!”

  谢三阳一惊,尼玛,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拿老子当对赌工具吗。不过,怎么不跟老子商量一下再说,不然老子早点放水,或许这两百块中品元石得有自己一份啊,啧啧!

  而被称为‘剑蓝君子’风度翩翩貌似潘安的贵公子浩星剑蓝白了一眼何冲,却冲谢三阳拱手施礼并开口道:“谢老弟,不要学他玩世不恭,很容易步入邪道的!我刚才看你场中的招式,十分怪异,却十分简单。你要记住,我们修道者一定要耐心求道,不可总想着走捷径,每一部武经无论品阶高下都蕴含了前辈们的智慧,当细细推敲,万不可断章取义,乱改经典!”

  谢三羊一愣,却很快明白过来,这是误会自己自创的招式是来自于那些武经了,且教导自己不可偷工减料呢,不过没必要解释吧,遂赶紧拱手还礼一本正经道:“谨遵‘剑蓝君子’教诲,在下受益匪浅啊!”

  剑蓝君子微笑着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拱手道:“呵呵,客气了,后会有期!”

  离开这群人之后,周平舆急忙扯了扯谢三羊的衣袖道:“这浩星剑蓝真有君子之风,不愧为‘剑蓝君子’之名啊。对了,我觉得剑蓝君子刚才说的很对,阳哥觉得如何?”

  “恩!”谢三羊也点了点头,不过嘴里却道:“我也觉得他说的很对,不过那何冲却更对我脾气些!”

  在众人指指点点中,两人终于穿过看台的通道彻底走出了浩星仙寨斗技场。想着李可这可怜的家伙被监禁了,自己至少一个月之内无忧了,趁此时机也该报名了。

  然而,刚走出没几步,谢三羊便觉得身后蹬蹬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肩膀被人一拍:“仙友请留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