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两大天才
即墨朝旭2017-07-02 18:183,699

  “啧啧”,李扬淡定不起来了,完全不管对面对自己不屑的语气,又问道:“这位朋友,这么说,浩星七子都还是玄体级别,就连那何冲也是玄体级别?这么说我等要是能顺利入院,说不定有机会分到一班一组,自然一定有机会目睹真正的高手风范了?”

  那人似有同感,才语气缓和一下道:“可不是,据说浩星七子全是玄体九品,他们故意不冲击‘控元淬体’,为的就是一起入学。但是据说,普通的真武中下品者,都伤不了他们,甚至他们还能取胜呢!”

  听着两人的谈话,谢三羊开始心痒痒,很快便不耻下问地加入议论中:“三大家族今年有多少弟子入学?是不是都很厉害?”

  那人却对谢三羊哼了一声道:“这位仙友还没有报名吧,燕云告示榜写的很清楚,看看不就得了。至于厉不厉害,那还用问,每年的境界榜,仙武榜,甚至连道辅三榜前十名都是人家三大家族的!”

  谢三羊一愣神,可不,又被鄙视了。不过这里面信息太多,境界榜,仙武榜或许从字面意思可以理解得大差不差的意思,但是这道辅榜是啥意思,不解!所以明天得赶紧爬上揽月台报名了,一是了解行情,二是见识一下真正的燕云学院。

  一边听人家聊着,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场中的战斗,毕竟眼花缭乱看不懂。没过半个小时的样子,场中两人骤然停止。一时间,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场中众人全部起立,开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叫起来。

  “何冲好棒!”

  “何冲必胜!”

  “何冲我爱你!”

  “剑蓝加油!”

  “剑蓝下次必胜!”

  “你们白痴!”

  这尼玛,完全是一场明星表演赛!谢三羊带着些许微酸的心情,十分鄙夷地看着这群大呼小叫的人群,然后恶作剧地喊上一声!

  “阳哥,你喊什么,小心挨揍!”身边的周平舆急忙制止道。

  然而酸葡萄还没吃完,一脸阴霾的李可走了过来,冷然道:“走吧,既然人家完了,就该咱们上场了!”

  这场面,要是自己下去,前后一比,那他们两人岂不是真成了白痴!但是看着李可,以及身边那两位。谢三羊就知道,自己没法解释了,难道说:你看人家这么厉害,我们再上去,场面难看不是让人家笑话吗。人家来一句,放心我们少爷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堪。这不是两头受气吗!

  “去就去!谁怕谁!”也只有做输人不输阵的架势了,何况就算场面不如人家两大天才的,但是只要自己不输就行!

  到了场地入口,五人便被身穿铁甲手握重剑的两侍卫打扮的人拦住。

  “站住,干什么的?”

  打头的李可一怔,或许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有些心虚,声音不禁低了三分,但仍旧酷酷道:“切磋!”

  “英雄出少年,比武大开眼!又一场---”

  李可话音刚落,那武士居然像酒楼小二一样大声吆喝起来。好嘛,这嗓音完全压住至少周围数十人的声音,那些人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不禁全都兴奋起来:“哎哎,听听,又有高手出战了,今天不虚此行啊!”

  一传十,十传百,还没等五人癔症过来,广场中的声音已经安静下来,只等他们这两个‘高手’下场,让人一饱眼福了。

  此时的李可也有些后悔,他虽然有自己的骄傲,但是自然也明白跟浩星剑蓝以及那个八星真正的天才没法比。而此时另一边场地出口处似正朝自己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刚刚收手的浩星剑蓝和何冲两个。

  谢三羊听到声音之后已经无所谓了,大不了被嘲笑一阵,又不会掉块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然而下一刻,谢三羊就立马被烫伤了。

  “两位小仙友,这边缴费立约吧!”出口另一侧,一张桌子后面,一个满脸胡须的老头,笑容可掬地看着两位。

  “不是吧,还要交费!”可不是嘛,定睛一瞧,旁边有一牌匾,上书‘缴费立约’四字。

  尼玛,一个猴子陪着另一个猴子,在场中耍着给人看热闹,不收钱不说,还得倒贴钱!谢三羊腹诽不已地和李可并排走上前去。

  “是生死场,还是切磋场?”那满脸笑容的老头,在谢三羊眼里立马成了既抢钱又喝血的鬼。

  “切磋场!”等谢三羊看明白了,便急忙道。

  生死场就是不分生死不肯罢休,签过合约,杀人便属合法;切磋场重在切磋,点到即止,直到一方认输,若强行杀人,则,杀人偿命。虽然谢三羊自以为胜算有七分,但是没有十分把握之前,万不能逞强,否则就是拿生命在赌博,尽管两者之间的仇恨是难以化解的!何况这具身体才十六岁,美好的时光才刚刚开始,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生死场!”李可却马上咬牙,冲着谢三羊低吼道。

  然而,话一出口,很爽快地,谢三羊扭头便走!尼玛,老子陪你丢人也就算了,还想谋算老子的命啊,回家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学院报名去。

  这时,浩星家与何家的两大天才浩星剑蓝和何冲,已经各领着两帮子人,站在自己不远处。一个则是似有玩世不恭的样子,抱手在胸前,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这帮人;而另一个则是风度翩翩,不苟言笑,只是眉头似皱非皱似蹙非蹙地盯着他们。

  尼玛,还没开始就被人看起热闹来了!

  “回来!切磋就切磋!”李可被没有一点骨气的谢三羊弄的没有一点办法了,本来就只是想着虐这家伙一顿的,何况以后来日方长。再加上不远处,这些两大世家的天才都在看着自己呢。如果自己在场中大展手脚一番,能被这些人看在眼里,说不定还能交上朋友,进而他们李家能攀上大树,说不定家族还能排进唐国道仙家族前十呢!一旦放下身段,李可顿觉海阔天空,阳光也明媚起来,唯恐被人笑话的感觉早就无踪无影,隐隐间还有些小兴奋!

  “何必呢!”摇摇头,谢三羊又走了回来。

  “切磋场每人二十块下品元石!两位小仙友先交出场费吧!”

  “金银行不,我这里还有一百两银票呢!”谢三羊苦笑道。

  老头一听,怒了:“走走走,你们走吧,当我这里是马戏团啊!”

  看着阳哥被人戏弄,小胖子十分不满,顿时挤了过来大叫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们道仙世家那样,元石多的无处放,动不动就元石元石!”

  一下子众人被说蒙了,这…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啊!

  见众人发呆,小胖子又挤到谢三羊面前,有些不舍道:“阳哥,要不加上我这十块元石就拿出来当出场费算了!”

  等小胖子冲破九关后,谢三羊就把那两块中品元石,二十块下品元石二一添作五给分了。两个人当宝贝一样从不舍得花,没想到这里进场打一架,就二十块元石的出场费。

  不干,绝对不干!谢三羊冲小胖子眨眨眼,又微微摇摇头。然后冲身后的李可耸耸肩道:“我们什么家底,你是知道的!”言外之意,我们是凡人世家,没有元石。

  见李可又气又急,憋的满脸通红却又无可奈何,谢三羊佯装无奈,一扭头,拉住周平舆就要再次耍赖遁走。

  这阵势,只要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谁还不明白?两个愣头青土包子,见大家高手切磋武功,自己心痒互不相服,便有模学样地也来切磋,殊不知连出场费都交不起!

  等弄清楚了这两人的来路,看得清楚的周边众人,无不透漏出鄙视的眼光。

  李可快被谢三羊弄哭了,毕竟周围这种眼神只有自己用来看别人,还从来没有被别人这么看过。

  这时,那个风度翩翩,刚披上别人递过来紫袍的浩星剑蓝,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冲身边那个何冲笑了笑便走了过来。

  看着那剑眉星目,鼻直口方,面若银盆比李可还要俊美十分的美少年,谢三羊心中再次泛酸道,尼玛,就差脑后在放着光环,写上‘主角’二字了。

  到了谢三羊和周平舆身边,浩星剑蓝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冲小胖子笑道:“这位朋友说的是,道仙世家确实不知道凡人修道者的艰难,你们的出场费我来出!”

  然后走到老头身前,拿出一块中品元石放在桌上道:“他们的出场费,我来出。以后自碰上凡人修道者,人家若没有元石,你猜度着能收些黄白之物也行!”

  那老头急忙起立道:“少爷有命,小老儿自然遵从,只是这元石在下却不敢收!”

  浩星剑蓝淡淡道:“收着吧,多余的自己留着!”

  说完,来到李可面前道:“这位仙友,在下这么做,不唐突吧!”

  此时李可哪敢有半分怨言,只是赶紧陪笑道:“剑蓝君子有侠义之风,在下受宠若惊,实不相瞒,在下也出身于一个道仙世家…”

  然而浩星剑蓝只是很有礼貌地淡淡一笑,并没有跟李可多说几句话,便又朝那一边何冲走去,到了谢三羊身边还微笑着点头示意。

  尼玛,三言两语间颇显大家之风,又出身在超级大族,还更以道仙天才闻名,这还让不让人混了!谢三羊再次泛酸。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这场猴戏无论如何是逃不掉了。随后只得硬着头皮和李可来到场中。

  看着两人进场的身影,何冲不知是嘲讽还是真心地笑道:“三言两语外加那么一小块中品元石,日后再加上燕云学院的清风,‘剑蓝君子’之名怕真要直冲霄汉了!”

  “呵呵!”浩星剑蓝只是谦虚地一笑道:“何以敢当,有些事情只是举手之劳,如果我不这样做,难道何兄就不会出手相助?”

  哪知,何冲拍怕胸脯正色道:“我不会做,你知道我的,只有能挣元石的地方,我才感兴趣!”话锋一转,何冲又指了指场中正准备开战的两人道:“剑蓝兄看看这两人如何,不如再赌一场?”

  “你呀,刚赢了我一百块中品元石,还提前博得了学院新秀第一的称号,你还不知足啊?”

  “你知道我的,我不在乎名头。是你喊着我切磋的,而我为了元石才答应的,你看,这两人咱们都不知底细,所以给你一次翻本的机会,我们赌两百块中品元石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