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浩星仙寨
即墨朝旭2017-07-02 10:103,888

  黄道55010年10月10日,谢三阳在家中遇害的消息迅速地传到了楚城的大街小巷。这个倔强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终于还是死了!本来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孩子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孩子曾经在霍府门前的那番话,让人记忆深刻。不过同时又埋怨他太会生事,不是惹这家就是惹那家,最终还是自己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出殡那天虽没有什么礼节,但终究是堂堂谢家的事,所以看热闹的人还是不少。人群中有一个英俊冷酷的少年,看着哭的很悲痛的谢家众人,终于一笑而去。然后坐上一辆马车来到城外,再换上一匹骏马,带着几个随从朝北奔去。

  同时,谢家西院的小花园中,谢三羊穿着小武的衣服,静静地躺在草丛中一言不发。

  看着一边满含泪水的小絮,小胖子周平舆道:“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回事,你家三少爷不是好好的吗?哭什么哭?”这么一说,小絮却终于流下眼泪,甚至轻声地抽泣起来。

  另一边的小武却绷着脸噘着嘴道:“周少爷不要说了,你们出去又不带我们!”

  这时,地上的谢三羊才叹了一口气道:“小武,小絮,你们两个舍不得少爷,少爷其实也舍不得你们,但是那地方确实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好好在谢家呆着吧!”

  然后谢三羊又从怀中掏出两张银票道:“来,爷说话算数,一人一千两!赏你们的,小絮的将来可以做嫁妆,小武的将来娶媳妇用!嗯,自己偷偷藏着,不要让别人知道了!”

  “我不要!”

  哪知小絮甩了一下手,却大声叫了一下,然后扭头便走。

  这下子让谢三羊三人弄得很是莫名其妙,不要就不要吧,怎么生这么大气!

  谢三羊苦笑一下,只好把两张银票塞进小武的手里,叫他看好小絮。

  看到小武两人相继走后,小胖子仍旧不解道:“你家下人这么嚣张,你怎么管教的!”

  谢三羊无奈道:“知道吗,女人,哪怕是小女孩的心思,都很难猜透的!”

  完了,谢三羊话锋一转道:“胖子,你想清楚了,我的情况可是很糟,如果入不了燕云学院,我可是连家都没了。但是你不同,你有做城主的老爹,并且你爹只有你一个孩子!”

  “哎,阳哥,你什么话,男人就该四海为家!我愿意!再说了,我有五个娘呢,我爹还年轻,早晚生一大堆!”周平舆拍着胸脯很认真地继续道,“你知道,我爹最支持我修道了,不然也不会偷偷买元石给我的。我要说我想去燕云学院,我爹肯定夸我有志气呢!你看我现在五品了,大不了在外面等你一年,我肯定够格进入燕云学院!”

  话说周泰周大人,虽在凡间位高权重是堂堂一座大城的城主,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了。但就是这样的人,在仙机处那里跟一个普通老百姓差不了多少。也只有仙机处里面办事听差的小人物,羡慕凡间的花花世界,才私下里跟周大人做一些交易。所以周大人很憋屈,便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自己家出一个道仙人才,这才有小胖子的机会。

  谢三羊看着眼前这个小胖子直摇头,他很是想不明白这小胖子究竟是精明还是憨厚!

  三天后的一天夜里,月明星稀,喜鹊南飞,去京城的官道上,两人两马一前一后正北急速奔驰。

  *********

  燕云山是宋万唐三国中的第二大山,绵延数千里,主峰出云峰海拔将近七千米,甚至连燕云山揽月台都有海拔两千五百米,而燕云学院据说就坐落在揽月台上。

  黄道55010年12月15日,几乎是日夜兼程,换了七匹马花了两千多两银子,谢三羊和周平舆才来到燕云山脚下。离燕云学院越近,打听到燕云学院的消息越清楚,后来甚至一些凡人村夫都能说上一二。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打听到燕云学院报名截止日是明年2月30日,掐指一算他们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

  把马匹寄养在山脚下的一个农户里,两人便没有丝毫的耽误,便开始向山上走去。

  “阳哥,那浩星仙寨我怎么越想越觉得瘆的慌!”周小胖道。

  “怎么,刚到就怕了!”谢三羊笑道。

  “你没听说吗,那里八成都是修道者,我怎么觉得八成都是真武者呢,你说像我们这样的会不被欺负?”

  “哎,你没听说仙寨里面决不允许打架斗殴,要想切磋有专门的斗技场!”谢三羊道。

  “怕就怕这样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的,恐怕暗杀什么的不会少吧!”周平舆道。

  听着周小胖很不着调的胡咧咧,两人终于在天黑前来到燕云山半山腰的一处赫赫有名的山寨:浩星仙寨。

  无论仙凡,只要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唐国有四大家族,蒋氏家族,何氏家族,唐氏家族和浩星家族。这四大家族除了唐氏家族是凡人皇室之外,其他三家都是威名赫赫的道仙世家,据传都出过超级强人,不过究竟有多强没人说得清楚。除了道仙资质天才辈出外,这三家的势力能延伸到任何有利可图的地方。

  不错,所谓的浩星仙寨就是浩星家族的产业!本来谢三羊对后面越来越多关于这三家的传说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他明白,凡是传说,十有八九是夸大的。

  但是在浩星仙寨只呆了半天之后,谢三羊便开始抽凉气了,这些大家族该强到什么程度,该富裕到什么程度啊!

  就像大学边上的大学城,而浩星仙寨就是燕云学院的大学城。所以,浩星仙寨是集吃住,娱乐,交易,乃至运动为一体的综合性道仙重镇。

  浩星仙寨建在一处半山谷中,方圆不足二十里,却有近百座五六层高大大小小的楼阁,甚至还有不少广场和院落。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可以接受凡间金银付账的旅馆,两人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土包子便开始四处逛荡了。看着那些卖丹药的,收元材(也就是各种仙草,丹药的材料)的,互通有无的,买卖武器功法的,甚至那些卖服饰鞋袜的,居然都是用的元石在交易,看得两人目瞪口呆。以至于谢三羊甚至很没有出息地想,在这里打打工,或许还能赚到元石呢。

  谢三羊摸着兜里二十来块从高君宝身上搜刮来的元石苦笑连连,而周平舆摸着兜里还剩下四五千两的银票也是叫苦连天,他从没想到还有有钱没处花的地方!

  “阳哥,你说,这地方是人呆的吗!”

  “不是!”

  “我早说嘛,这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只有两三个能收银子的地方还贵的要命,连住宿都一晚十两,我身上这五千多两的银子,不知道能不能花半年呢!”

  “这是修道者待的地方,能收你银子就不错了!”

  “可是,只剩两个多月了,我肯定不能通过考试资格的测试!那以后怎么办?咦,对了,从家到这里,一路上,你都不肯明说你现在的确切修为,阳哥,你到底打通了第几个气点了!莫非,已经打通了‘地’关,够格了?”

  “不止!”

  “嗯?什么意思!”

  “意思是哥哥我全通了!”

  “全…全通是什么意思!”

  “尼玛,就是哥现在是玄体九品,玄体中最高级的存在,昂德斯坦?”

  “玄体九品?!…昂德斯坦是什么意思?”

  看着几乎被自己弄傻了的小胖子,谢三羊终于狠狠心在路边一包子摊上,买了十两的一两银子两个的包子拉着周平舆就要回旅馆。

  小胖子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挣脱谢三羊,在谢三羊及其卖包子的大叔目瞪口呆中又买了二十两的包子,才和谢三羊来到旅馆。

  没错,谢三羊准备把实情和盘托出。因为自己气海中的状况,如果符合燕云学院的要求,并且考试过关,那小胖子正如他说,不可能在这里活下去,既如此,何不问问小胖子愿不愿意也这么做!

  听完了谢三羊的解释,胖子接过谢三羊递过来那块已经泛白的石块兴奋道:“你没有再挖挖,你确定你那花园的地洞里只有这一块晶石?”

  “你这家伙现在怎么越来越脱线了,要还有,我还能留着它发芽结果吗?我现在是在问你,你敢不敢用!”谢三羊咬着包子道。

  “这还用问,阳哥都用过的东西,我周平舆还有什么不敢用的。就算是那不是元气是魔气我也认了,要是咱们不能进入燕云学院,那我们刚好可以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周平舆不假思索道。

  谢三羊有些无奈,没想道这小子宁可冒着未知的风险,也不愿住在这地方,本末倒置,真不知道让他跟来是对是错!

  既然他不在乎,那就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情谊做到底吧。等包子填饱了肚子,谢三羊便让周平舆开始汲取那块剩下的蓝石。

  不过周平舆显然没有谢三羊能忍,每次冲关,都得花上两三天。直到蓝晶石彻底变成苍白色,没有了一丝气流,刚好是12月30日了,不过周平舆终于也像谢三羊那样冲开了全部的气点,让谢三羊诧异的是,小胖子居然说自己气海,气海中气道和《道仙经》中对玄体九品的描述是一模一样的。想一想,或许是自己吸收的气流远多于小胖子的原因吧,这是不是正在证明他们这玄体九品者是货真价实的。

  两人都很兴奋,跑出旅馆准备花上几百两银子庆祝一下,因为如果能考进燕云学院,里面包吃包住就不惧没有银子元石了,如果考不进燕云学院,两人就可以一起离开这鬼地方了;何况今天确实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在凡间,从今天开始就是为期十天的年终大庆,相当于地球上的元旦节,或者说华夏的春节;而且明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却正是谢三阳的十六岁生日!

  这能收金银的小酒馆里没多少人,这确实说明浩星仙寨大部分都是修道者,且是富裕的修道者,人家此时肯定是在那几栋高档的酒楼里嗨皮呢。尼玛,得入学,得发财!

  一直喝到大半夜,按时间应该是第二天的一两点了。两人才醉醺醺地哼着小曲,相互扶持着出了小酒馆,准备回旅馆睡觉。此时的浩星仙寨如同白昼,到处都是一排排一挂挂的灯笼。平整的却并不规则的街道上,行人甚至比白天都多。那些修道者,三三两两呼朋唤友,醉的像他们两个的不在少数。更有者,带着心仪的女子,坐在高处指着似在身边的星星,正在卿卿我我,好不惬意!

  正在这时,街上一阵高亢的,让有人发笑,让有人鄙夷,让有人怒骂的小曲被堂而皇之地吼了出来:

  “妹妹你坐床头,

  哥哥身后搂,

  恩恩爱爱小床晃悠悠,

  晃悠悠……

  阳哥,是…是这样唱的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荒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