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被解雇了
盈风2017-07-01 10:213,838

  舒盈在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被解雇了。

  那天一大早就带有种种不祥的暗示:先是咖啡机罢工,褐色的咖啡粉洒得满地都是;接着化妆时,她最喜欢的一支迪奥唇膏无缘无故折断了;最后出门忘了带手机,直到车库才想起来。等她回家拿了手机,钥匙又被遗忘在吧台上,她把自己锁在了门外。

  她站在防盗门外,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同时又感到一丝小小的侥幸。幸亏提前在办公室预留了一套备用钥匙,正是为了应付今天这样的突发事件。

  驶出车库,雪花像春天的柳絮一般纷纷扬扬。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路上的行人都停下脚步举起了手机,还有人兴奋得转起了圈,舒盈非常肯定几分钟之内自己的朋友圈会被这场雪刷屏。

  路况出乎意料的好,到达公司的时间比平时整整提早了二十分钟。舒盈任职的公司位于城市最繁华的商业地段,以她所在的大厦为中心,半径一公里之内云集无数著名的银行、五星级酒店、奢侈品旗舰店……对于一家拍卖行来说,再没有比此处更能彰显地位和实力了。

  而在这寸土寸金的商业区,拥有公司配给的一个停车位,毫无疑问也体现了舒盈的重要性——她是被称为“大师”的那一类人。

  车库位于地下二层,舒盈的车位在古籍善本部和瓷器部两位专家的中间,他们都还没到。她朝电梯走去,一边打开皮包取出门禁卡。

  车库的电梯需要刷门禁卡才能到达指定楼层,拍卖行占了三层楼面,她的办公室在五十五层。

  电梯到达一楼时停下了,等候在门外的人进入时照例先向角落里的舒盈送去一瞥,然后再刷卡按下楼层键。没错,拥有一个车位在这片区域象征着太多东西——财富、名望、身份,以及你能想到得一切。

  电梯平稳快速地上行,舒盈望着不断跳跃的数字,自然而然进入了工作状态。她计划今天上午完成春季拍卖会的图录修订工作,以便整个下午都能用来清洗一幅马丁·约翰逊·赫德的画作。那幅尺寸为37.6x74cm的布面油画描绘了港湾日落的风景,她鉴定的时候尝试清洗了一小块天空,富有层次的色彩表现和细腻的笔触令人叹服。

  电梯直达四十三层之后开始每一层都停靠,桥箱内的乘客不断减少。站在外侧的人逐渐向里移动,舒盈看到了自己的同事,他们也发现了她。

  “舒大师,早上好。”

  “早上好。”

  和她打招呼的两个人属于西方艺术BU下的印象派部门,从着装风格就能看出来。舒盈不记得他们的名字,只能点头微笑。幸好他俩的问候也只是出于礼貌,并没有与她深入聊天的打算。

  五十五层到了,三人一起走出电梯。为了表示尊重,这两个看起来比她年纪稍大一些的业务员刻意走在舒盈身后,拉开半个身位的距离。

  机灵的前台早已看到门外的三人,不等他们刷卡就按下开门的按钮。舒盈走进去,迎接她的同样是一句:“舒大师,早上好。”

  “早安。”她笑了笑,转身朝自己的工作室走去。

  舒盈的房间在走道尽头,一道需要刷卡才能打开的防弹玻璃门隔绝了外界的纷扰嘈杂,在暗示房间主人特殊身份的同时又保障了安全性。要知道,藏在角落里等待清洗修复的真迹各个身价不菲,让人恨不得给它们投上巨额保险才能安心睡觉。

  她打开门进入房间,近45平米的空间被分隔为办公和鉴定两大区域。办公区布置得极为简单,靠墙一排立式书柜,一张和外面一样的办公桌,两张办公椅隔着桌子相望。有藏家带着画作来鉴定时,舒盈就请他们坐在自己对面详细讲述藏品来源。虽然新上任的BU Head克里夫·罗兹常常指责她这么做怠慢了藏家,至少应该将对方请至接待室坐在舒适的沙发上,但她始终当作耳旁风,照旧我行我素。

  舒盈坐到办公桌后,打开笔记本电脑输入密码。令她意外的是,电脑未能正常登陆公司局域网,而是弹出一个“未授权用户禁止登陆”的提示页面。

  第五件糟糕的事!舒盈皱着眉头,她实在想不起IT部门负责系统安全的分机号,不得不打电话到前台要求转接给相关人员。

  “你好,我是克莱尔·舒,请帮我转IT部。”

  “舒大师,您要找IT部哪位同事?”前台调出了通讯录,IT部门连总监在内一共有五名员工,她进一步确认舒盈的需求。

  她不记得上次帮自己解决过密码锁定问题的帅哥姓甚名谁,费力想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努力。“我登陆不进系统,麻烦看一下哪位同事负责这方面?谢谢!”

  “我明白了,请稍等,这就为您转接托马斯。”

  舒盈静静等待对方接通电话,在此期间她不死心得又试了一次密码,仍旧被系统拒之门外。这时,托马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好,哪位?”

  “托马斯,你好,我是西方艺术BU的克莱尔·舒。今天我到公司打开电脑,发现登陆不了系统,昨晚下班前还一切正常。”她把看到得提示信息告诉了托马斯。

  “未授权用户?”他的声音透出几分惊讶,“舒大师,稍等,我查一下授权信息。”

  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传入舒盈耳中,一分钟不到,托马斯再度拿起了话筒:“舒大师,您的账号在昨天晚上被停用了。呃,操作人是IT总监。”最末一句,他压低了嗓门悄声说道。

  账号被停用?有权限和能力做出此项决定的人,只可能是她的顶头上司。舒盈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起身,快步走出房间。

  克里夫·罗兹来自英国,原先在苏富比当代艺术部门任职。他的佣金曾几度创下业内新纪录,这正是老板将他挖来主持西方艺术BU的原因。

  克里夫的办公室在五十五层的另一侧,舒盈穿过椭圆形的办公区域,正好看到他从洗手间出来,她追了上去。

  “克里夫,能否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停用我的账号?”她的表情十分严肃。

  克里夫满是褶皱的胖脸堆满了笑容,显得格外虚伪。“啊,克莱尔,我正想找你谈话,太巧了。”他推开最近一间会议室的门,作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他们分别在会议桌的两侧落座,看起来颇有谈判的架势。至此,舒盈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此事非比寻常,克里夫不会无缘无故停了她的账号。

  “克莱尔,你的专业能力对于公司非常非常重要,但是很遗憾,你一直无法达到我提出的工作要求。昨天和董事会讨论后,他们同意与你解除合作关系。所以,我很抱歉地通知你,你被解雇了。”

  舒盈抬起眼睛,神情淡漠,冷静地反问道:“达不到你的工作要求?”这个月他们爆发过两次争吵,起因是她拒绝将一幅赝品编入拍卖图录中,即使克里夫明确告知这幅画作将会以私下交易的方式进行,买卖双方唯一的要求仅仅是在图录中占有一席之地。

  当日她冷笑着回答:“编入图录,意味着经过我的鉴定认可这幅伪作是真迹。对不起,我办不到!”

  面对她的不合作,克里夫换上严厉的语气,说道:“克莱尔,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们是生意人,赚钱才是根本。”

  舒盈冷冷一哼,克里夫的市侩让她感到恶心。她的父亲及叔叔一辈多数是生意人,从小到大舒盈没少听他们谈如何赚钱,可能克里夫赤裸裸地将艺术品等同于赚钱工具,引起了她的抵触情绪。“只要能赚钱,就能罔顾法律吗?”

  克里夫用大笑回应她的质问,他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在对方眼里就是个白痴。“在我的祖国有句谚语,世间凡能赚大钱的都免不了犯罪。何况,我们所犯何罪?不过是为两个想要进行交易的人做见证。的确,如你所说这幅画是毫无价值的赝品,但是谁在乎呢?买方只想通过合法的交易把钱交给卖方,而我们的目的更单纯,就是收取双方15%的佣金。”

  舒盈当即摔门而出。后来他们又为了这幅马蒂斯的赝品吵过一次,她依然拒绝将它编入拍卖图录,并恶狠狠发誓:“只要我还在这家公司,假冒的垃圾绝不会从我手上流出!”

  这个行业有些心照不宣的规则,譬如买家通过艺术品交易洗钱,买卖双方利用私下交易行贿赂之实等等。各种猫腻其实拍卖行心知肚明,但一来公司对于艺术品的最终流向不承担任何责任,二来基于“无罪推定”原则,在没有判定为犯罪的前提下,拍卖行无法对交易双方进行约束,所以大多数拍卖公司对于百分百能交易出去的赝品并非深恶痛绝。毕竟一年除了春、秋季两次大型拍卖以外,四季还有无数小型拍卖会,人人知道真迹永远是最稀缺的商品能在市面流通的屈指可数,但没办法,大家都需要完成业绩指标。

  舒盈的原则在克里夫看来是“不合时宜”的,况且她已经不止一次忤逆他了,解雇她势所必然。听到她提出质疑,克里夫狡诈一笑,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克莱尔,你的工作能力不代表你的工作表现。”

  她盯着对面的男人,咬着嘴唇紧锁眉头。克里夫误会她在考虑赔偿金的事,再度开口道:“你放心,我们会提供丰厚的离职金,不会亏待你。”

  舒盈脑海里转得念头压根与离职金无关,她惦记着工作室那幅赫德油画的清洗工作,默默计算需要几个工作日方能搞定。听了克里夫的话,她摇摇头说道:“这不重要,我在意的是公司能给我多少交接时间?”

  克里夫瞪大了眼睛,使得他看起来仿佛一条凸眼的胖金鱼。“克莱尔,你没理解‘解雇’的意思么?公司请你离开,立刻!”

  原来是“立即生效”!舒盈恍然大悟,果然她被克里夫当成了眼中钉,一时半刻都容不下了。她不断告诫自己尽量心平气和,决定最后再做一番努力:“克里夫,能否等我清洗完赫德那幅《港湾的日落》……”

  克里夫打断了她的话,他不希望这个总是唱反调的女人继续留在公司碍眼。“能够接替你的人,多得是。请你离开,立刻!马上!”说着,他作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筒,“前台么,我是克里夫,替我通知安保部,有一位同事今天离职,请他们监督她离开。”

  舒盈站起身,她挺直了脊背,一身凛然不可侵的正气。“犯不着兴师动众,我连一支笔都不会带走。”失业不可怕,她才不会被自己鄙视的“潜规则”打败。

  她昂着头走出会议室,像一个孤独的斗士。

继续阅读:2. 罗塞蒂的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钟停摆的夏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