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肖像画只能送给自己喜欢的人
盈风2017-08-06 17:163,271

  两人并肩走向校外,一路上舒盈不断接收到女生们投向程季康的视线。长得好看的男生,真是太占便宜了!她咬着唇瞟了一眼目不斜视的他,琢磨着在他前胸后背各贴一张字条,上书“名草已有主”五个大字。

  想到拥有他的那个人,舒盈的情绪即刻从云端跌落。她用胳膊肘顶了顶他,问道:“同心圆今天回学校吗?”

  袁星彤就读的文学院上周五考完试便放假了,她提前和众人打过招呼说是周末要先回家一趟,下周再回来参加网球部活动。其实社团各成员所在专业差不多都于上周结束了考试,只是本部传统必须等到温网决出男单冠军才算暑假正式开始,因此网球部全体成员都留守在学校里。反正白天可以在学校场地打练习赛,到了温网开赛时间大家呼朋引伴出现在校门口的小吃店,一边就着啤酒吃小龙虾、烧烤,一边看球顺便打个赌。如此逍遥快活,简直恨不得温网赛程能覆盖整个暑假。

  “她昨天发消息给我,家里有点事,明天回来。”

  “那就好,能赶上我的生日。不过我还没定饭店,路鸣想吃自助餐,你呢?”她把路鸣顶在前头,以此掩盖真实的心意。

  程季康轻轻一笑,眉宇间带有几分调皮之色。“预算多少?”

  “不设上限。”舒盈豪气地宣布。她的父亲舒建华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从香港来上海的生意人,直接给她一张附属卡予取予求。作为网球部的“小富婆”,她出手一向大方,对待朋友尤甚。

  程季康在彼此尚未熟悉的阶段批评过舒盈“用钱收买友情”的想法相当幼稚,他甚至当面骂她“人傻钱多”,让舒盈下不了台。不过后来他向她道歉了,并真诚得表示“金钱买不到真正的欣赏和认同”,说得她又惭愧又感动。自古忠言逆耳,若非程季康真心把她当朋友相待,就由着她去当别人眼里的“傻子”好了,犯不着骂醒她。

  她听从季康的劝诫,不再充当“冤大头”的角色,立即分清楚了哪些才是意气相投的真朋友。

  “你看看,又来了!”季康摇头叹气,一脸无可奈何。“说了多少次,交朋友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后半句话,舒盈一字不差跟着他一起说完,季康忍不住抬手按住她的脑袋转来转去,装出生气的样子质问道:“原来记性不差嘛,说,是不是故意用金钱来收买我?”

  她偏过头躲开他的魔爪,哈哈大笑道:“一年奢侈一次,你就从了我吧。”她的心思藏在这些似是而非的玩笑话里,不给他当真的机会。

  他愉快地笑起来,漂亮的眼睛里倒影她的笑容。程季康不止一次说过舒盈是个有趣的女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这么认为了。

  她是唯一一个对他目不斜视的女生,不但大步流星绕过他,在自己塞给她网球部宣传单时还一脸嫌弃。程季康从小被女孩子的爱慕包围,这样明目张胆的“嫌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及至在网球部的迎新会上再次见到舒盈,他马上就认出了她。

  “程季康,明年生日送我一幅肖像画,好不好?”她的声音把季康从回忆里拖了出来,他略有些慌乱。

  “肖像画?”程季康下意识反问一句,顺便整理思绪。很快,他给出了否定答复:“肖像画不送。”

  “为什么不行?你上个月就送了一幅肖像画给袁星彤!”她提出证据,指控他的偏心。

  “肖像画只能收钱定制。”程季康的视线绕过舒盈望向远处,淡淡说道:“或者送给自己喜欢的人,你明白吗?”

  他有女朋友,对她的感觉仅止于“有趣”。

  舒盈尴尬万分,与此同时还伴随着极度的沮丧。她没想到程季康居然用这个理由拒绝自己,用得着时时刻刻强调他和袁星彤的男女朋友关系么?“好啊,那明年我会付费订购一幅完完全全由你创作的肖像画。”她强颜欢笑,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话说到这份上,倘若再纠缠不清,相当于自取其辱了。他喜欢的人不是她,接受事实吧!

  完完全全自己创作的?简直是天方夜谭!程季康点点头,敷衍地回了一个字:“嗯。”

  明年的事情,谁知道会怎样呢?

  ===============================================================================

  舒盈的生日是6月26日,今年正好二十岁。舒建华三个月前问过她的打算,毕竟二十岁在不少国家才算成人,通常会举办隆重的成人仪式。她若想大肆庆祝,作为父亲的自己理所当然表示支持。

  舒盈不假思索否决了父亲的提议,说道:“我和季康、星彤、路鸣还有希文说好了,生日那天请他们吃饭,他们买蛋糕送给我。爸,我们五个人都觉得这样过生日才有意义,最好的朋友本来就没几个。”

  这几个名字常常被舒盈挂在嘴边,自从她加入大学网球社团之后。舒建华明显感觉到女儿比过去开朗,消费相比从前却节制许多。他猜想这一切应该归功于舒盈新结交的朋友们,他们给了她真正“健康”的友情。

  他在家里见过他们一次,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名年轻人出众的外表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事后他还开玩笑问舒盈:“你交朋友的首要条件是看脸么?”

  舒盈涨红了脸,急急艾艾否认。他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微妙,自家女儿肯定对其中某一人抱有别样的感情。她不承认,舒建华也不便说破。这时候他总免不了想念亡妻,要是方雪莹在世就好了,感情问题更适合母女之间讨论。

  “请朋友吃饭不用顾忌费用,爸爸全力支持你。”舒建华拍着胸脯表态,以免她有后顾之忧。

  “谢谢爸爸,不过我自己有存款。”她的脸上写满骄傲,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存下一笔不小的零花钱。

  舒建华为舒盈能够在大学里交到三观正的朋友感到无比欣慰,以前她带回来的朋友统统都让他反感,一度严令她不准再带朋友回家。如今亲眼见证她的变化,他认为可以撤销禁令了。

  “哪天请你的朋友到家玩,爸爸不会再反对。”

  上一回舒盈偷偷摸摸带程季康等人回家欣赏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作品——《独自喝酒的女人》,本来算准时间不会遇到舒建华,不料父亲突然提早回来,双方碰个正着。虽然舒建华没说什么,不过她看得出父亲不太高兴,再也不敢随便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如今终于获得舒建华的首肯,比收到任何礼物都让她欣喜。

  “那我下周请他们来烧烤,可以么?”路鸣一直惦记这事,碍于舒建华的禁令,舒盈从不做正面回应。禁令刚撤销,她就迫不及待想安排活动了。

  舒建华提醒她烧烤时务必紧闭书房的门窗,免得烟熏火燎之气窜进房间损毁了油画。舒盈感觉父亲未免过度紧张了,然而她只敢心里想想,表面上乖巧地频频点头。

  得到父亲的许可,舒盈后来邀请好朋友们到家里聚会了几次。考虑到舒建华的担心,她提早声明书房不属于对外开放区域。幸好大家都明白那幅画的价值,即使学油画的程季康也毫无异议。

  相比书房里毕加索的画作,程季康其实对楼梯墙壁悬挂着得肖像画更感兴趣一些。那是舒盈母亲方雪莹的画像,她像蒙娜丽莎那样半侧坐,正面朝向观者。令程季康惊叹不已的是画家利用光线打造阴影的技法,他几乎想拜对方为师了。

  季康曾经听导师谈起过唐瑞年这号人物,依稀有印象此人为著名的华人油画鉴定师以及修复师,没想到他的绘画水平也堪称一流。他拜师的念头被舒盈用一盆冷水泼灭,从她的言语间季康听出几分崇拜敬仰的意思,倒是解开了他内心的疑惑。怪不得父女俩会把这幅画像挂在每天必经的楼梯旁,原来他们根本没发现唐瑞年对画像中女子的感情!

  他没有当面揭穿,一方面固然担心真相使得舒盈难堪,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感性选择站队到唐瑞年那一边,附庸风雅的有钱人活该看不懂!

  这个秘密在某一次男生们喝酒聊天的活动中,被他不小心说了出来。路鸣当时已醉得不省人事,但谢希文一边慢条斯理得喝酒,一边告诫道:“程季康,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最好忘了吧。”

  程季康对别人总是一付桀骜不驯的样子,唯独服气谢希文。这个男生看上去斯文谦和不具威胁性,但他为人处世的姿态和方式能令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深受重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正因如此,他心甘情愿把网球部长的位子让给了谢希文。

  “除非舒盈自己发现,否则你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秘密的人。”想到她的欣赏水平,季康哑然失笑,嘲讽得说道:“不过我很怀疑,她可能一辈子都不见得明白。”

  “世事难料,谁知道呢?”希文淡淡一笑,结束了话题。

  他们信守那一夜的承诺,谁都不曾对舒盈提起此事。

继续阅读:3. 不欢而散的生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钟停摆的夏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