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什刹海
大脸猫2017-07-01 04:472,461

  昏暗的小隔间里亮着一盏灯,纪晨趴在唯一的小桌子上睡着了,他的喉咙里发出轻轻的鼾声,整个人都软趴趴的,似乎疲惫到了极点。

  半掩的木门外传来流行音乐和喧闹的人声。

  纪晨今年十八岁,刚刚成年,但脸庞还十分稚嫩,像是不明白自己从此应该步入了成年人的行列而忘了调整好自己的模式,上嘴唇生长着一圈绒毛,鸡窝一样的头发油的像是好几年没有洗过一样,更丧气的是他的耳朵招风,因此得了个外号名曰小钻风。

  西游记里的小钻风是个巡山的小妖,而纪晨是个跑腿的堂倌,外号和工作两相得益,互相辉映。

  他穿着不合身的廉价大褂,在后海一家名叫城墙根的酒吧里工作,时间到了深夜,男男女女们的荷尔蒙差不多释放完毕了,纪晨钻进了员工休息室正眯着。

  突然,老板娘吃人的咆哮声从门外钻了进来:“纪晨!客人们还没走,谁让你休息的?你要是再这么懒趁早给老娘滚蛋,老娘上街找个乞丐干的都比你好,包吃包住还不用付工资!”

  纪晨惊醒了过来,用了数秒时间把自己的大脑从混沌状态拉回现实,然后一个激灵窜出了隔间,同时嘴里高声回应:“马上来。”

  老板娘董晓晓画着浓艳的大红唇夹着一根烟,生就了一幅娇艳的身躯和冷艳的面庞,身上改良过的旗袍只包住了半个屁股,露出了白嫩修长的一条大腿,脚上踩着黑亮的高跟鞋,乃是后海里有名的美女。此时她怒气冲冲的站在院儿里朝隔间吼完又清了清嗓子,随后就听见隔间门一响,一条黑影窜过身边跑进了酒吧里。

  董晓晓转身怒吼:“他妈小心着点,别撞着人。”

  天上响起了一阵闷雷,董晓晓看了看天,一滴雨水恰好就落在了她的额头上,董晓晓一手掩住额头,也扭着屁股走进了酒吧里。

  雷声越来越大,雨幕拉了下来,后海的酒吧街上行人匆匆忙忙的穿行,面前的什刹海像是煮熟了一样沸腾了起来。透过什刹海向北看去,层层叠叠的高楼插进云霄,雨幕正好飘了过来遮在楼宇中间,水泥色朽坏的墙体暂时被遮挡了起来,三百米高度上的二级轨道弯弯曲曲的在楼宇间绕行着,不少灯光闪烁在轨道上,再上方两百米是三级轨道,那是由漂浮在空中的灯光线串联出的指示信号,再往上就被云层遮挡了,什么都看不清。

  楼层的灯光星星点点的,衬托着四合院在雨幕中显得越发珍惜起来。

  雨水在屋檐下形成珠帘,酒吧门大张着,浓厚的啤酒味道和烟味不断的涌出来,这条街泡在这样的气氛里至少有一百年了。

  纪晨端着托盘小步跑到了酒桌前把两杯朗姆酒放下,转头看了一圈,确认每一位顾客都拥有了自己的饮料之后,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恢复了颓废的姿势爬回吧台扁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刚把胳膊放在台面上撑起了脑袋想着能眯一会是一会,耳畔立马一声响,吓了他一跳,一条锈迹斑斑的机械手砸在了吧台上,手里攥着玻璃杯,杯底剩下一点啤酒,机械手的主人是个大胡子壮汉,他瞪了纪晨一眼:“再给我来一杯,你们吧台这妹子去哪啦?”

  纪晨扯着笑容躬身钻进了吧台里接过酒杯转身打着啤酒,边回头解释:“嗨,大概是去上厕所了。”

  大叔机械手的手指轮番动了一圈,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声音,接过打好的啤酒,醉醺醺的打了个嗝儿:“你骗谁呐,我今儿都一整晚没见着她了,是不是去后街站台了?哈哈哈哈。”说完转身走了。

  纪晨气的吹胡子瞪眼,就看见董晓晓两步赶到大叔面前,劈手一巴掌夺下了他手中的酒杯,把里面的啤酒朝门外一泼:“喝多了就滚回去睡觉,别在老娘的店里找事儿。”

  “瞧您说的,我是那找事儿的人吗?”大叔显然十分惧怕董晓晓的气势,陪着笑走出了酒吧。

  纪晨骂着那个大叔,低下脑袋收拾着台面。董晓晓看了一圈发现没几个人,于是走出去屋檐下抽烟了。

  铛啷啷一声,一只鸭子滚到了纪晨面前,呱呱叫了两声,纪晨一愣,才发现眼前这只鸭子是个拧紧了发条的玩具,鸭子的眼睛掉了,只剩下两只空荡荡的洞,鸭子嘴一张一合的,呱呱叫着跳下了吧台摔在地板上。

  一个女孩的脸出现在纪晨对面,朝他嘿嘿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哥!”

  纪晨一看见这张脸,臊眉耷眼的伸手捏住了她的一侧脸颊:“又跑哪去了,小心母老虎又吃你!”

  “疼疼疼!”女孩呼叫着掰开了纪晨的手,蹲下去捡起了鸭子。

  “这玩意儿你从哪发现的?”纪晨突然对鸭子来了兴趣,“给我看看。”

  女孩哼了一声,不情愿的把鸭子递给纪晨,才想起揉了揉自己的脸,纪晨看着她这幅样子又笑了起来。

  “笑个屁,呸。”

  “纪青,你又胖了。”纪晨给鸭子上发条,随口调笑了一句。

  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正是他妹妹纪青,纪青比他小了两岁,今年只有十六,两只脸蛋有些肉,因此最忌讳哥哥提起肥胖之类的字眼,但偏偏这个哥哥老是用这种字眼来调侃自己。

  不出意外,纪青又皱眉嘟嘴钻进了吧台不理纪晨了。

  纪晨拧了两圈发条,对这个玩具失去了兴趣,转头看见妹妹抱着双腿一脸委屈的坐在椅子上,他于心不忍,又上去拍了拍纪青的头:“嗨,别生气了,我逗你的。”

  纪青翻了个白眼还是不开口。

  “说正事,下个月我就有资格领取通行证了,到时候我打算让你先离开,等离开了北京,就能联系到爸爸妈妈了。”

  纪青:“不,要走一块走!”

  “乖。”纪晨又想去捏脸,试探了半天还是算了。

  突然,酒吧颤抖了起来,震动声音越来越大,活像是地震了一样,客人们骚动了起来,都跑出了酒吧门口,纪晨和纪青也随着人流跑了出去。

  董晓晓站在屋檐下抽了一口烟,冷冷的看着北方,越过什刹海向北的天际,一团火焰流星一样的坠落了下来。

  那火焰里面包裹着的是一艘巨大的椭圆形移民船,移民船的八具引擎喷出蓝白色气流阻止着下坠,但立马就有一具引擎爆炸,移民船猛地一斜,船身上的陶瓷涂层氧化变黑变成沙子四散。

  余下的七具引擎不断的发抖,火焰断断续续的,船尾的控制舵一下子撞在了二级轨道上,又引爆了两具引擎。

  正在屋檐下目睹这一切的人们都冷着脸,有人露出失望的神色,但更多的人像是无所谓一样默然看着。

  纪晨摸着妹妹的头,皱起了眉。

  公元2222年,北京禁区第五次移民船运输计划失败,移民船上一万名乘客无一生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京禁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京禁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