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红沙堡的婚礼
三七不二2017-06-26 16:511,813

  李毅和林子衿他们翻遍了嘉峪关边境大大小小的边境小镇和聚居的部落,在漠北冬月来临的时候,他们依旧没有找到石岚。叶希铭身上的蛊毒无法再拖延了,林子衿没能为石岚殓骨,便将石岚留给她的大弓同她的佩剑交给了李毅。往日那些责备的话,再难对这个满面风霜的男人,怒斥出口。“等你找到她,写封信给我,可以交给白师兄,他能找到我。若没有找到她,那便算了,你我没有联系的必要。”

  “林姑娘,我代阿岚谢谢你。若没有找到她,我便此生不会再回中原了。”

  “哼,你也配替她。懦夫。”

  分道后的第三天,李毅踏着漠北冬月里要命的风沙,牵着骆驼走进了沙漠。

  漠北的冬月是大风季,沙暴时不时来势汹汹。在风季的第一个月里,他耗尽了行囊里的淡水,苦苦又挨了三天,倒在了一处沙匪的寨子门前,被救醒以后便留在了寨子里。谁也不曾想,曾经的将军会为了活下去,在沙漠里当一回沙匪。

  在冬月的第二个月,风沙稍稍平息的日子,这帮子沙匪在外打劫一支商队。本以为沙匪劫了货物和钱财就会放过这些人的,但当礼李毅看见他们开始屠杀男人,要劫持女人的时候,他不能再坐视不理了。他拿起刀,不要命的砍杀这些救了他一命的沙匪。这样恩将仇报,也许有一天会下地狱,但是他无法看着一个还是小丫头片子的姑娘被侮辱,也无法看着他们屠戮这一个个被缴了械的汉人。

  他不要命的打法,砍死了七八个沙匪,重伤了头领,砍了那个土汉子一条胳膊。但是他也奄奄一息,浑身是血。他想或许就要死在这里,不能再去找石岚了。

  但是只要是良心没有完全泯灭的人,看见落难者都会不由自主的搭把手的,更何况他的不要命救了这支商队的剩余的几个人。

  活下来的人,合力把他抬上了骆驼车。为他止血,包扎,喂他吃喝,一路向着红沙堡而去。

  在红沙堡,他们帮着这个昏迷的男人寻找那个他一直很想找到的人。当他们拿着这半副被血侵染的有些难辨面目的画像,在沙堡门口被人拦下的时候,犹疑的把这个有点儿像画像上的男人的女人带到了他们落脚的地方。

  石岚看见浑身缠着绷带,面色灰败,昏迷不醒的李毅的时候,终于激动的哭出了声。这比六个月前知道自己还活着时,还要令她欣喜万分。她轻轻的撩开他形如枯槁的头发,露出他饱经风霜,不再如同往昔那般俊朗的脸庞,忍不住的落泪。“你心里是有我的,李毅。”

  她的哭声,将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他虚弱的喃喃着:“阿岚……我一直……心悦你……”

  六年前遗憾分别,曾以为再不会相见。她为他守着所爱的家国山河,戍边五载有余,浴血奋战至命悬鬼门。

  六年后战事平息,辞官别亲。因生未人死未见尸,他不肯承认她命陨。独自踏着风沙,赌了自己的命来寻她。

  在受着石岚照顾的时候,李毅便将自己的种种事情告诉了石岚。

  李家世代为将,骤然王朝更变,他的爷爷也是大雍开国大将。李家属于神机府其中一脉,归属于军字府。不问王朝姓氏,只顾汉人血脉,固守中原,攘敌与外。整个神机府,忠的是这山河天下,而不是一个皇孙姓氏。他与长“公主”的确成亲,却非情意相合,而是同属神机府,府中指令,他不得不遵从。长公主是个男人,这是大雍皇室里最隐秘的一个秘密,且长公主随其母归神机府隐字脉。

  “那日,殿前我听见一个孩童喊你父亲。”石岚皱眉不解。

  “那是军字脉里凌姓人家最后的骨血。凌家人生来便是军中斥候,家人全部死在抗外族的战争里,我怜惜他,便收了做义子。阿岚可介怀?”李毅笑着握住石岚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阿岚,在嘉峪关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到了那个我救起来某个硬气姑娘。后来日日相处下来,逐渐被你吸引,我便再没管你是谁了。我心悦你,早早便心悦你了。”

  “我就是你救起来的那个姑娘。你看了我的身子,你得为我的终身负责。我便追你追到军中来了。”

  “傻姑娘,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嫁给我好不好?”李毅亲吻着石岚布满粗茧子的手。“下半辈子,你就是我的命。”

  漠北的冬月过去了,他的伤还未痊愈,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娶她过门,冠上李氏姓名。等不及传信回中原,也等不及拜见父母。

  阿里曼热情淳朴的族人为他们两个在红沙堡举办了一场最朴实的婚礼。没有龙凤红烛,没有精细的喜服,在这漠北满是黄沙的土城里,在阿里曼人的祝福里,在沙漠之神的庇佑下,名正言顺成为了彼此生命里不可分割的另一半。

  大婚的夜里,饮着阿奇多送的烧刀子,李毅笑着说:“阿岚,对我来说,你才是最烈的酒。”

  “李毅,你于我,又何尝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酒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酒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