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深情如许
兮云2017-10-16 18:172,945

  司徒婉言见端木焱面色不悦,自嘲的笑了笑,收回了即将要问出口的话。只不过是个一心想要攀附权贵的艺伶罢了,即使王爷一时觉得她与旁人不同,也没必要在意,以王爷的性情,谁都不可能走到王爷的心里去的,艳不了几天也就谢了。她觉得在王爷心里最重要的还是麦未苏腹中的子嗣,便扯开了话题,与端木焱聊起麦未苏的近况来。

  而站在一旁的小炉子,却开始暗暗担心了起来,他一直跟在王爷身边,很多事儿他都比较清楚,王爷的心思他多少也能揣测出几分。他觉得王爷对凤仙儿是不同的,而王爷说的另有打算,他也大概齐也知道。

  他开始暗暗替王妃担心了起来。一个月前,王爷就让陈镇按照一张设计好的图纸开始重建逸安阁内的小跨院。这本不是什么大事,王爷时常会改建逸安阁内的格局布置,所以当时他并没太在意,只是好奇的瞅了几眼让陈镇眉头紧锁的图纸。

  现在想想,那图纸上的字迹十分娟秀,想必是凤仙儿的手笔了。看来王爷是打算把凤仙儿接到逸安阁来,不知道……,到时候王妃娘娘会做何感想,这府里肯定会炸开了锅的!小炉子暗自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这对自己而言是一件好事呢?还是一件坏事呢?

  凤仙儿也没有想到,端木焱会按照她随手画的一张图纸在逸安阁内改造了一个院子。当时,她只是被端木焱的话引着畅想了下她离开王府后的生活,想要的小院的样子,并在端木焱的协助下画了那张图纸。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她没怎么上心,所以也并没看到端木焱悄悄收起图纸时的眼神有多温柔。

  直到两个月后,端木焱把她带到逸安阁那个精心为她准备的小院后,她才记起自己曾画过一张图纸,而眼前的一切都让凤仙儿欣喜而感动,屋檐下的风铃、院中开满桂花的老桂树、假山流水处的翠竹、院门口两侧并排的银杏、以及屋后的腊梅林,都和自己当时所说所想的一模一样。

  “喜欢吗?”端木焱牵着凤仙儿的手,浅笑着柔声问道。

  “喜欢!这桂花开的好美,银杏的叶子也很美,这桂树怎么也得有百年了吧?您还绑了秋千?”凤仙儿见到老桂树下绑好的秋千后就挪不动脚了,索性随性的坐在了秋千上,对小院品头论足起来:“这竹林和流水也好美,也只有您能想到,把竹林和凉亭建在水中,再配上这么别致的一座小桥,王爷,这里比我想的小院美太多了。”凤仙儿满眼含笑地抬头,望向身边帮她轻荡着秋千的端木焱脆声说着。

  “你喜欢就好。”当端木焱低头看到凤仙儿笑着的眼神时,他突然觉得喉咙一紧,心跳的越来越快,赶紧别开了眼,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凤仙儿高兴的像个孩子,突然从荡着的秋千上跳了下来,把端木焱的手臂抱在怀里,翘起脚尖笑着瞅着端木焱的眼睛大声说道:“好喜欢!”

  “咳恩,……我们去里面看一下吧。”端木焱躲闪了下,略显别扭的说道。

  “好呀!王爷,书房里安了后窗了的吗?,是像我说的那样可以翻转的吗?屋子里面是都铺了地龙的吗?冬天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一边看雪、一边赏梅、一边在书房里光脚跳舞呀?”听了端木焱的话,凤仙儿就一边兴奋的问着,一边小跑着去了屋里。

  端木焱瞅着凤仙儿欢脱的身影,眼睛越发明亮了起来,跟在凤仙儿身后用温厚的声音答道:“恩,都可以。”

  “嘿!陈镇,你快和我说。”小炉子突然表情呆愣的使劲掐了下陈镇的胳膊说道。

  “说什么?”陈镇不痛不痒的拍开小炉子的手问道。

  “说我刚才看走眼了呀!说王爷刚才没有脸红,没有用假咳掩饰。”小炉子有模有样的学着端木焱刚才挡面假咳的样子说道。

  “恩,你没看走眼,我也看到了,王爷脸红了,还用假咳掩饰,十分明显。”陈镇面无表情的粗声说道。

  “苍天啊!!!”只见小炉子抬头大喊了一声,便晕倒在了片片飘落的桂花中……陈镇的怀里。

  就这样凤仙儿搬进了逸安阁,对此,最不爽的就是暗翼了,因逸安阁的守卫森严,为了不暴露凤仙儿的身份,他再也不能时刻守在凤仙儿身边了,也不能每天都吃到凤仙儿做的饭菜了。而且,最近端木焱与凤仙儿越加亲近了起来,每次远远的看到端木焱对凤仙儿做出那些过分亲昵的举动时,暗翼的胸口中就会充满暴虐,恨不得立马飞扑过去把端木焱的手给砍下来!

  可每每在这个时候,凤仙儿都会笑的特别美。这种娇美,是暗翼从未见过的,这让暗翼胸中的怒火奇迹般的平息了下来。暗翼能从凤仙儿的笑容和眼神中看出来,她并不排斥端木焱的那些亲昵的举动。

  暗翼把身形隐藏在逸安阁最高的树上,瞅着跨院中独自起舞的凤仙儿,眉头深锁的沉思着。他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奇怪,既不想看到端木焱与凤仙儿过分亲近,又想让凤仙儿的脸上多一些她和端木焱在一起时才会有甜美笑容,暗翼觉得自己真是太奇怪了!暗翼抬头瞅了一瞅清冷的月色,忍不住浅浅的叹了口气,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吃到凤仙儿做的饭菜了吧,所以才会变得这般奇怪。

  可能暗翼太过专注于自己烦乱的思绪了,所以他没有留意到有人进了跨院。当悠远的笛声突兀的响起时,暗翼吓得立刻弓起了身子,眼神犀利的像只嗜血的豹子,身上的杀气把树上的鸟雀惊得四处飞窜,引得王府里的侍卫警觉的向他藏身的地方奔了过来。暗翼面色阴沉的看了看跨院里的情况,月桂树下,端木焱吹奏着玉笛,凤仙儿巧笑着伴着笛声起舞,入眼的画面无限祥和、美好。暗翼有些呆愣的看着凤仙儿的笑容,直到错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才纵身离开。

  “凤仙儿的舞,跳得是越来越好了。”一曲奏罢,端木焱深情款款的对凤仙儿说道。

  凤仙儿被端木焱眼里的神情惊的有些局促,听到端木焱的赞赏后,不禁故作轻松的仰起了骄傲的小下巴,高兴的说道:“王爷的笛声也越来越动听了。”

  看到凤仙儿的这般模样,端木焱的眼神越加明亮了起来,阔步走到凤仙儿身侧,展臂揽住凤仙儿纤细的腰肢,略显霸道的把惊慌失措的凤仙儿圈进了怀里,柔声问道:“凤仙儿,你可愿做本王的女人?”

  “我……我……“凤仙儿的脸被端木焱炙热的气息熏的通红,身体被端木焱牢牢的锁紧在怀里,她能清晰的听到了端木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她娇羞的低着头,不敢直视端木焱,觉得自己简直都要窒息了。

  觉察到凤仙儿身体上的抵触,端木焱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转为一手紧搂着凤仙儿的腰肢,另一手扶起凤仙儿滚烫的小脸,强迫凤仙儿看着自己的眼睛,即蛮横又羞恼的继续问道:“你,可愿?”

  凤仙儿从未觉得谁的眼睛可以这般明亮,竟比师父带她离开云城那晚的星空还要美!如此的明亮、温暖,如此的深邃、紧张,如此的……动情!她隐约觉得自己的心正渐渐的迷失在这双深邃的眼眸里,她并没有去抵触自己的情感,迷醉的道:“愿。”

  听到凤仙儿用沉醉的声音说出了这个‘愿’字,端木焱觉得这清冷的月色都炙热了几分,他朗声长笑着捧起凤仙儿娇美的小脸,在他垂涎已久的樱唇上印上了重重的一吻。

  当晚,风铃阵阵、流水潺潺,轻纱帐内,鸳鸯戏水,逸安阁的风月娇羞,嘤嘤语语、尽是浓情。

  当暗翼辗转避开穷追不舍的护卫,再次找了一课视角绝佳的树隐藏好身形时,已是夜半了。见。凤仙儿屋里的灯已经熄了,想必凤仙儿早已睡下了吧,暗翼在树杈间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依靠着伸直了腿,想着凤仙儿安睡的模样,浅笑着眯上了眼睛。

  突然,暗翼睁开了眼。不对!跨院里怎么多了这么多气息!暗翼如猎豹般轻巧的靠近跨院,放眼望去,只见小炉子和陈镇正无聊的守坐在主屋的台阶下,无声的划着拳,赌着磕瓜子,静谧的气息让暗翼窒息。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多少情深多少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