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逃出摄政王府
兮云2017-11-01 10:522,999

  初入王府时,暗翼让凤仙儿选择竹园,就考虑好了逃跑路线的问题。如今凤仙儿的情绪稳定了,他便打晕了守卫,准备带凤仙儿逃离摄政王府。巧不巧的,刚走出主屋的两人就碰到了奉命来给凤仙儿送吃食的小炉子,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好在暗翼的武功比小炉子稍胜一筹,电光火石间两人便过了百八十招,暗翼趁小炉子力虚之际,猛击了小炉子胸口一拳,迫着小炉子后退了数步。说时迟那时快,暗翼趁小炉子不敌之际,揽起凤仙儿,几个闪身便没了踪影。

  身形单薄的小炉子被暗翼这一拳打的猛吐了好几口血,他气急败坏的向暗翼身后放了一把暗器,顺了顺真气抬脚便想要追去,却被闻声赶来的陈镇制止了。

  “干什么!放开我!我去把那对狗男女抓回来!”小炉子气急败坏的大声对陈镇嚷道。

  “王爷交代,放她走。你伤的很重,我帮你疗伤。”陈镇一脸担忧的拉着小炉子,沉声说道。

  “放她走?!她把王爷害成如此模样,怎能就这么放她走!王爷要是有个万一,我要让她陪葬!”小炉子一脸狰狞的大声嚷道,一边嚷还一边想要挣脱陈镇的手。

  陈镇知道,小炉子一向傲娇,也一向自持他王府大监的身份,一向以‘咱家’自称,如若不是真的情急,他是绝不会用‘我’来自称的。为了制止小炉子,他只得轻声说道:“王爷要自请去南疆平乱,如若你现在重伤,便不能一路侍奉了。孰重孰轻,你自己看着办吧。”

  闻言,小炉子难以置信的大声说道:“什么!王爷自请去南疆平乱!以王爷现在的身体状况,山高路远的,怎么平乱!”

  见小炉子的注意力成功的被转移了,陈镇便安下心来,故作为难的说道:“我见王爷的主意已定,正在给皇上写奏章呢,你自去看看吧。”

  不待陈镇说完,小炉子便抬脚往逸安阁跑,暗翼的那一拳打的太重,负了内伤的他一路上不停的咳嗽着,看得陈镇十分心痛。

  当小炉子马不停蹄的赶到逸安阁的书房,见主子真如陈镇所言,正在起草奏章,他不敢上前去窥探奏章的内容,便轻声咳了咳,压了压胸口不断上翻的血气,着急的低声道:“主子,奴才听陈镇说您要自请去南疆平乱?可是真的?主子您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不易远行啊,主子,要不您再考虑考虑?等您…”

  “凤仙儿…怎么样了?”端木焱抬首,欲言又止的问道。

  闻言,小炉子赶紧跪下身来,恨恨的说道:“她!她被人救走了。是奴才无能,请主子降罪。”

  “救走了?被何人所救?”端木焱急急的放下了笔,心惊的问道。

  “奴才认得那人的身手,那人就是三年前来行刺王爷,在奴才和陈镇的夹攻下还能全身而退的那个高手。”小炉子低下头,心有不甘的说道。

  “三年前…,要是本王没记错,凤仙儿也是三年前来的泱都吧。看来,他就是凤仙儿口中的那个‘我们’里的们了。”端木焱缓步来到窗前,看着窗外悠悠的说道:“走了也好。陈镇,传令下去,全城戒严,捉拿刺客。”

  “是!”陈镇应声答道。

  在陈镇得令,应声退出之际,小炉子匆忙的打断道:“王爷,要不要派焱卫去捉拿,我见过那个高手的容貌,我这就把她俩的画像画出来,让焱卫拿着画像去捉拿!陈镇你等一下,我马上画给你。”

  “不用,就让都城卫去办,也不用带画像。”端木焱并没有回首,依然看着窗外交代道。

  “没有画像,是很难抓到他们的呀,主子…”喳喳呼呼的小炉子刚拿起笔要画像,听了端木焱的话,着急的说道。

  “让他们走吧,终归是本王愧对了青城的百姓。”端木焱回首,看着小炉子,面露哀伤的道。

  “主子…”端木焱脸上的神情,让小炉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陈镇见了便黯然的退了出去,去传令都城卫捉拿刺客了。

  “他们谋害主子,怎可这般轻易的放过!主子…”小炉子不甘心的大声说道。

  “本王已有一段时间没有上朝了,这段时间,出入摄政王府的名医这么多,想必太后边,早已知道了本王现在的情形。小炉子,你去把本王中了美人计,中蛊不治的消息散播出去。”端木焱像没有听到小炉子的话一般,面无表情的对小炉子交代道。

  听了端木焱的话,小炉子嚯的一下跪下身来,急迫的说道:“主子!王爷!奴才不明白!王爷为何要如此!中蛊不治的消息一旦散播出去,王爷在朝中的地位岌岌可危啊王爷!”

  “不散播出去就不岌岌可危了吗?如今本王的生死已定,本王现在能做的就是要全力保下本王的孩儿,为她们母子和王妃留一世的荣华。本王自请去南疆平乱是要让皇上和太后安心、放心。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不再为难本王的孩儿,替本王护孩儿一世平安。”端木焱望着小炉子,语重心长的道。

  听完端木焱的话,小炉子呜呜的哭着说:“主子…呜呜呜,主子不可这般泄气,奴才定能找到解除蛊毒的方法的,主子呜呜呜…”

  “去办吧,本王想静静。”说完,端木焱便摆手让小炉子退下了。

  为了保护凤仙儿,暗翼又一次中了小炉子的暗器,好在受伤的位置并不致命,暗翼才能带着凤仙儿顺利的逃出了摄政王府。本想尽快出城,但陈镇已早一步安排都城卫封锁了城门。

  凤仙儿有些摸不透端木焱的心思,既然已全城戒严开始捉拿她们,为何却不见一张她或暗翼的画像。是暗中已做了布置,故意迷惑她们,让她们放松警惕,还是本来就没有发画像,凤仙儿不敢笃定。所以,凤仙儿觉得此时冒险出城实为不妥,对她和暗翼而言,现在留在泱都反而是最安全的。

  俗语有言,小隐于野,大隐于市。都城卫已经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刺客了,暗翼的伤虽不致命,但也需要好好休养。为今之计,必须要找到一个稳妥的安身之所。

  芸娘师父哪肯定是不能去的。对于芸娘,凤仙儿心里的愧疚是十分深的,这两年多来,芸娘一直倾其所有的教导自己,一心想要自己继承她的衣钵,但现在注定要让她失望了。希望今天的事万不要波及到她才好。初来泱都时住的小院,虽说隐蔽,但已不再安全。客栈,自是不必提,现在那里是最不安全的。思来想去,凤仙儿决定去找她的小姐妹,新科状元、新进翰林学士薛起的夫人锦绣。

  凤仙儿很庆幸,上次狩猎薛起并没有带着锦绣参加。凤仙儿很难想象,如果当时锦绣在场,自己还能否像当时那般应对自如。此时此刻,凤仙儿唯一能想到的可以安心信赖的人,便只有锦绣了。

  凤仙儿让暗翼带着她来到薛起的宅子,趁夜色潜了进去。薛起的宅子并不大,只是一个两进的小院子,比凤仙儿在摄政王府住过的竹园还要小。这也难怪,薛起本是白衣出身,翰林院又是清水衙门,如若这薛宅是个富丽堂皇的大宅子凤仙儿反而会觉得奇怪了。

  进了薛宅后,暗翼稍打探了一下,院内除了薛起夫妇,便只有一个婆子带着一双儿女,这一双儿女一个应该是薛起的书童,另一个是锦绣的丫鬟,人员倒还简单。

  凤仙儿让暗翼找了一个空房间安顿下来,静静的给暗翼包扎伤口。待第二天薛起上朝后,才趁四下无人来到锦绣面前。

  锦绣一时不敢把眼前这位风姿卓越的佳人认作是自己的小姐妹、吴家村里的小凤仙儿。直到凤仙儿道出了那年初相识的往事,锦绣才敢确信眼前这位名动泱都、让铁血无情的摄政王都情迷不已的闫鸣凤就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小凤仙儿。

  “你真的是凤仙儿?你不是在和徐二的新婚之夜被山精鬼怪捉走了吗?!你逃婚?!真有你的凤仙儿!你不知道我当时听到那个消息时有多伤心!你怎也来了泱都?还成了名动泱都的艺伶?你可知,现在整个泱都都在传你是如何如何把摄政王迷的神魂颠倒的话,你快和我说说,这段时间你都经历了什么?都是怎么回事?”时间仿佛没有在锦绣和凤仙儿之间流逝过,锦绣和凤仙儿说起话来,还是儿时的那般模样,率真而坦诚,还有一些…八卦。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姐妹情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