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姐妹情深
兮云2017-11-02 10:532,995

  凤仙儿有些无奈的笑着说道:“锦绣,我现在正在被全城通缉,今天到你这来,是来避难的。你可愿收留我,给我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

  “你被通缉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听了凤仙儿的话,锦绣关切的握住凤仙儿的手,紧张的问道。

  “说来话长,不过这其中却并无误会,我的确是谋害了他。”凤仙儿很是悲情的说道。

  “谋害了谁?摄政王吗?”锦绣试探着问着,见凤仙儿颔首,心惊不已。骤然想起与夫君薛起探讨过的包庇之罪罪责何何,但又不忍让凤仙儿这样离开,思索了片刻后才与凤仙儿说道:“你我情同姐妹,你在危难的时刻来找我,愿意把性命交到我的手上,我怎会不管你。我们这人口简单,却也安全,在这泱都,无人知晓咱俩的关系,谁也不会想到你会藏身在我家的。前几日我同夫君说过想请一个绣娘来帮我绣制衣裳,如今为了避人耳目,只好委屈你来当我的绣娘了。只是你这样貌……太过出众,得变上一变。”锦绣边说边亲昵的用手胡乱的拨弄了下凤仙儿额前的碎发。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锦绣对我最好了。”凤仙儿嬉笑着把锦绣的手臂抱在怀里,撒着娇说道。

  “你呀,到哪都让人操心。我看看,如何才能把你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绣娘!”锦绣很是无奈的一边说着一边翻箱倒柜的开始给凤仙儿找衣裳。“好在咱俩的体形相似,我的衣裳你也能穿,给,这是我来泱都前,我娘给我做的新衣,薛郎说太过朴素了,便没上过身,你快换上,然后我在给你的脸上上个装。装扮妥当了,你再趁吴妈她们不注意到门口去,假装叩门,我再把你迎进来,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留下来给我当绣娘了。”锦绣一边帮凤仙儿换衣服,一边兴趣盎然的说道。

  能再次与锦绣相见,并被锦绣这般温柔相待,凤仙儿觉得很温暖,眉宇间便也跟着透出了原本的温良。

  凤仙儿以绣娘的身份在薛府安全的住了下来,与锦绣为伴,日子变得的充实而温暖。半个月后,摄政王端木焱亲赴南疆平乱,率领黑旗军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泱都。

  暗翼觉得端木焱的心思难测,便暗中尾随,确认的确是身中蛊毒的端木亲自率军后,才安心离开。在回薛府的路上,暗翼竟在城中偏僻处发现了只有火鹤门管事才能使用的火鹤门独有的标记,标记明显是新的,这让暗翼很是欣喜。暗翼把内力贯于指尖在标记旁留下了师父交给他的火鹤门暗卫独有的标记。为了安全起见,暗翼只把标记留到了薛府所在的那条街,并没有标记到薛府。直到暗翼回来,凤仙儿一直悬着的心才真的放了下来,看来端木焱是真的有心放她和暗翼离开。

  如今,师父的仇已报、青城的怨已了,凤仙儿的也心轻盈了许多。在薛府的这些日子,凤仙儿时常会回想与端木焱在一起的的点点滴滴,抛去仇怨和偏见,凤仙儿才体会到了端木焱对她的许多真情。

  而在此时,细心的锦绣发现凤仙儿竟也同自己一般喜食酸、闻不得肉腥,这明明是有了孕照。锦绣见凤仙儿最近的神情很是恍惚便也没有言明,只是在郎中来给自己把保胎脉的时候,借故让郎中给凤仙儿也把了把脉。当郎中告诉凤仙儿,她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的时候,凤仙儿并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再三的向郎中确认,并激动的给自己把了脉,真的是喜脉!竟然真的是喜脉!

  这段时日,凤仙儿一直在算着司徒静的临产日子,也在算着端木焱的魂归之日。每每在这个时候,回想起端木焱对她的许多真情,凤仙儿便会陷在愧疚之中,无法自拔。如今,她竟怀上了端木焱的孩子,凤仙儿忍不住喜极而泣起来。即便不能陪端木焱去赴死,她也终于可以为他做些事情了。凤仙儿又是哭又是笑的轻抚着小腹,无比珍视起这个孩子来。

  两天后的深夜,暗翼突然惊醒,他弓起身子警惕的戒备起来。直到薛宅外传出一曲悠扬的洞箫之声,对于这曲箫音暗翼十分熟悉,当年在青城在火鹤门,暗翼每每被师父训练的筋疲力尽之时,都会听到隔壁明卫的院子里吹出这曲能让他心神安宁的《怀乡曲》。师父走了之后很多年,他才知道这曲箫音叫《怀乡曲》,吹这曲箫音的人叫明五。

  暗翼纵身站到薛宅的院墙上,果见一人,白衣玉箫,远远的站在街道中央,反复的吹奏着这一曲《怀乡曲》。暗翼靠近一看,那人果然是明五。暗翼欣喜的现身上前,还没站定便被风尘仆仆的明五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暗翼看不到明五的表情,只听到明五沙哑的颤着声说道:“暗翼,暗翼!我就知道你没死!我就知道你没死!我就知道…”暗翼呆呆的站在那,脊背被明五的手臂勒的生疼,他抬头望了望天,觉得很是奇怪,天上明明没有下雨,为什么一边肩膀的衣服却被打湿的厉害。

  暗翼话少,只与明五说他会奉命一直守在凤仙儿身边,直至凤仙儿终老,便不再和明五说其他的了。好奇的明五只得等到第二天天亮,凤仙儿起身后询问凤仙儿。

  明五的到来,让凤仙儿觉得欣喜又亲切。她还清晰的记得,她和师父第一次与邓修他们主仆相遇时的画面,那时护食的师父为了一顿烤肉差点与饥肠辘辘的邓修打起来,想想那时的师父和邓修是多么鲜活多么有趣啊,现在却只剩下他们三个了。凤仙儿应明五的要求便把明五离开后青城发生的一切以及青城被屠城后她和暗翼的经历都与明五缓缓说了说。

  凤仙儿话语中的内容,让明五震惊,也让明五对凤仙儿刮目相看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当年那个个子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喜欢虚张声势的小姑娘竟然替青城、替火鹤门背负起了这么重的复仇大任,甚至不惜牺牲一个女子最注重的贞洁和幸福。

  既然暗翼要守护凤仙儿一辈子,那他便同暗翼一起守护吧。在没有寻到暗翼之前,明五觉得一辈子太长,太难熬。如今寻到了暗翼,明五才知道,一辈子很短,他要片刻不离的守护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再经历任何苦难,受任何伤害。

  虽同出于火鹤门,但明五与暗翼不同,他多在江湖上行走,为人圆滑,遇事练达,处事老练。他的到来,为凤仙儿和暗翼现在的安全提供更多保障,当明五与凤仙儿言明会留在他们身边时,凤仙儿着实安心了不少。

  在摄政王府的那段时间,很多事凤仙儿看的很明白。太后为了确保皇权的正统,能让皇上及早顺利亲政,一直在迫害端木焱的子嗣。端木焱中蛊后,拖着日益衰老的病体还要远赴南疆平乱,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用意和苦心,他在用自己最后的微薄之力证明自己的忠心,让皇上和太后放心,以确保可以给司徒静腹中的孩子一条活路。凤仙儿从锦绣那听说,端木焱出征之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向皇上托孤,希望皇上可以帮他保护好他唯一的血脉。

  在锦绣唏嘘曾经叱咤一时的摄政王竟亦如此悲壮的方式退出大泱的权利中心的时,凤仙儿却在担心自己腹中的孩子。 皇家的心思叵测,为了孩子的安全、为了锦绣的安全,她都不适合再留在泱都了,她必须离开。凤仙儿不想让任何与端木焱相关的人知道她怀了端木焱的孩子,为了孩子她不能冒任何风险。

  端木焱离开后,都城卫对刺客的搜捕就淡了下来,如今出城是最好的时机。凤仙儿与锦绣说了自己要离开的想法并与之言明了其中的厉害,锦绣听了虽也十分担忧,但她还是挽留凤仙儿再在府中住上一月,一是要等胎儿在腹中坐的安稳了才适合远行,一是她舍不得凤仙儿离开,这一别万水千山,凤仙儿又是这般境况,也许此生都没有机会再相见了。

  明五已离开去做出城的准备,正好需要一些时日,凤仙儿便同意留了下来。此间,姐妹俩浓情蜜意、形影不离,恨不得晚上都要睡在一张床上,这让薛起很是醋意,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绣娘很是好奇,除了必要的外出,他每日便都留在家里,观察夫人和绣娘的动向,观察了几天后,没抓住什么错处,便也只能一笑了之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新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