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新生
兮云2017-11-03 10:573,109

  半月之后,南疆传来消息,摄政王端木焱刚抵达南疆不久,便遇到叛军劫杀,被困在闽水河畔,身染重疾的摄政王与叛军苦战,奈何寡不敌众,为防被俘,损害大泱国威,摄政王一怒之下便跳了闽江,重伤的随从也都跟着殉了主,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距离司徒静足月生产的还有月余的时间, 端木焱虽已时日无多,但他选择已这种壮烈的方式离开了人世,倒也不负他这一世的威名。如今,明五在江湖上的地位颇高,青城被屠后,他不仅接管了火鹤门的所有分舵,还创建了遍布大泱全境,及贸易、情报、商铺于一身的青帮。端木焱跳了闽江,尸骨无存的消息也是明五最先传来给凤仙儿的,但凤仙儿的心里一直抱着一丝幻想,不想相信端木焱就这样死了。直到听到宫中出来阵阵隆隆的国丧钟声,才确信端木焱真的已死在了南疆。

  端木焱的死是凤仙儿一手策划的,也是她这些年在泱都苦心所求的目的。如今端木焱真的死了,凤仙儿的心里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她觉得自己的心变成了一个死物,仿佛对这世间再无一丝留恋。往日端木焱对她的种种温情,会时不时的浮现在她眼前,每每在此时,她都会浑身发冷,颤栗不止。在她最心伤,最无助,痛恨命运和自己的时候,是她腹中的孩子给了她一丝牵挂,一丝救赎,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待胎儿在凤仙儿的腹中满了三个月,凤仙儿便带着满腔的悲情,惜别了锦绣,在明五和暗翼的陪同下离开了泱都。明五带着他们在离泱都不远的梁城住了下来。

  梁成在泱都以北,与云城和泱都相比,气候相对寒冷,明五为凤仙儿和暗翼安排的居所十分隐蔽也十分宽敞,依山傍水、景色宜人。明五作为青帮帮主虽俗世繁多,但大多数的时间,都会赖在暗翼身边,陪着暗翼看着肚子一天大过一天的凤仙儿静静的坐在院中晒太阳。某天,凤仙儿忽然忆起当初跟着师父离开云城是为了去圣山采雪莲花,便挺着已快足月的大肚子,精神熠熠的嚷着让暗翼带她去圣山,惹得明五一时哭笑不得。

  大年初一,经历了一天一夜的痛苦生产,凤仙儿终于生下了一名男婴。当产婆把凤仙儿费尽了千辛万苦之力才生下来的孩子送到她的怀里并告诉她是个小公子的时候,凤仙儿突然觉得她的人生圆满了,所有的爱恨情仇、离愁别怨都像过眼云烟一般,消失不见了。现在她的眼里和心里只有她的儿子,她和端木焱的孩子,她给孩子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思焱。

  一个全新的生命,就如一个全新的世界一般,处处充满新奇。凤仙儿没有用明五请来的乳娘,她坚持要自己哺育思焱,无论是思焱身上穿的,还是口里尝的,一粥一饭,一针一线她都要亲力亲为。思焱长的很快,一天一个模样,性格也很讨喜,特别爱笑,把明五和暗翼逗得恨不得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

  时光很美,它可以把世间所有的爱恨消散,抚平所有的心伤,只在记忆中留下那些最美的画面。

  凤仙儿时常会盯着思焱长的越来越像端木焱的眉眼回忆端木焱,回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抛却曾经的那些怨恨,记忆中满满的都是端木焱对她的宠溺和呵护。凤仙儿时常牵着思焱温暖的小手,坐在长椅上、花树下、月光里,温柔的和他讲述身边的一切,讲述大泱,讲述人世间的美好。凤仙儿觉得,在陪着思焱一天天长的的日子里,点点滴滴聚集的都是爱和希望。

  时光飞逝,转眼思焱就三岁了,看着整天调皮捣蛋,不是要上房顶看月亮就是要上树掏鸟窝的儿子,凤仙儿觉得这偌大的院子也快关不住他了,于是决定带着思焱去看看泱朝的大好河山,去看看师父所说的雪莲花。这些年,暗翼一直侍凤仙儿为主,一向是凤仙儿去哪他便跟随到哪,这让明五却犯了难,他绝不会再让暗翼离开他身边一步的。

  自从大泱的摄政王端木焱死在闽水河畔,大泱的朝局和各方势力都进行了一场大洗牌,明五也借机扩充了青帮的势力,青帮的不断壮大,让他作为帮主,所需要处理的事务越来越多。想去哪,不是说走就能走的。这几年相处下来,凤仙儿的性子,他多少也有所了解,既然她说了要走,便不是他能以任何理由留的下的。如果他布早做打算,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暗翼会带着她们母子独自离开!这是明五绝不能接受的事。

  明五踌躇了一番,便与凤仙儿商量,让凤仙儿给他两月的时间,待他把帮内事务安排妥当后,同她们一起出行,有他照应一路上也会比较安全。看着明五盯着暗翼一脸紧张的模样,凤仙儿只得笑着答应了下来,想着有明五跟着也好,吃喝住行凡事就不用她自己操心了。

  这一耽搁便到了初夏,一行人从梁城出发,游着山、玩着水,悠悠哉的走了近三个月才到了圣山脚下的山口镇。初秋,正是山色摇曳、水色飘零的时节,却也刚好错过了雪莲的盛开,听镇上的人说雪莲的花期是六至七月,今年雪莲的花期已过,即使爬上最高的山峰也见不到雪莲花了。明五知道错过了雪莲的花期,便在镇上地段上好的位置买了一个带小院的酒馆,让人好好的修饰了一番。带着凤仙儿、暗翼和思焱在小镇上住了下来,说要等到明年六月,采了雪莲再离开。

  对于明五的这个举动,暗翼很是欣喜,这两年他被明五带着喜欢上了美酒,一想到每天都有美酒相伴,脸上便有了些许笑容。凤仙儿也很喜欢明五的这个安排,思焱好动,镇上的客栈活动空间有限,要呆到明年六七月,有个自己的小院,开个小酒馆,日子也会有趣很多,思焱也有了一方安全活动的小天地。

  在山口镇的日子静谧而安详,凤仙儿领着思焱站在酒馆的小院内眺望着屹立在云雾中的圣山,不禁有些哀思的想:师父如果还在,会很羡慕这样的生活吧:守在雪山下,看遍四季景色,开一间酒馆,等待着雪莲盛开…

  小镇上的人口不多,但都颇为好酒,平日里小酒馆的生意还算不错。凤仙儿并不清楚明五是如何处理他那个偌大的青帮的帮务的,只是偶尔见到明五身边的两个随从,拿着账本或行色匆匆的在小酒馆内穿行,旁的人,一个也没有见到过。也看不出明五有多忙的样子,大多的时候,他都只是坐在柜台后一边看着店,一边品着茶看账本,那自在的样子,要多悠闲有多悠闲,时常让凤仙儿错以为当个帮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在小酒馆安顿下来以后,思焱便吵着让凤仙儿带着他出去玩,直到他把小镇上上下下都跑了个遍,才肯安静下来。时常跟在暗翼身后,有模有样的学着打坐习武;时常跟在明五身后,拿着笔墨画的哪都是鬼画符;大多的时候还是跟在凤仙儿的身边吵着:“娘亲…我要吃珍珠丸子,娘亲…我要吃桂花糕,娘亲…我要吃酥饼,娘亲…我要喝甜汤…,娘亲…娘亲…我要…,我要…,”凤仙儿便一直不停的给她的小思焱做各种美味吃食。只有待思焱玩累了、睡下了,她才能静静的坐在廊下,看看医书、做做针线。

  入冬后,明五和暗翼便开始跟着镇上的猎户上山打猎,顺便探探采雪莲花的的路。听猎户说雪莲花在圣山也很稀少,一般都生长在山端的悬崖峭壁上,好像也并不是每年都开花,去年采到过雪莲的地方今年就不一定有了。大多时候,虽能看见它在峭壁上开的正艳,但却怎么也没办法采到它。唯有冬天,圣山的积雪和冰层会变得很厚,才能走到那曾开过雪莲花的地方,但这个时候却也没有雪莲花可采了。待到了雪莲盛开的季节,积雪和冰层都会融化,普通人无论如何都是够不到那盛开在悬崖峭壁上的雪莲花的。凤仙儿想,明五定是想趁着深冬,在曾经开过雪莲花的峭壁上布下绳索,待到来年花期,便可以直接攀上去,采到雪莲了。

  在镇上住的日子久了,凤仙儿也听了许多关于雪莲花的传说,听镇上的老人说,这圣山上除了有能让凡人见到的雪莲花,还有凡人见不到的雪莲花,凡人见不到的雪莲花有长着腿会跑的千年雪莲,还有能发出七色光,凡人吃了能坐地成仙的圣雪莲。千年雪莲与普通的雪莲无异,只是花瓣略大,富有灵性,可以在雪间奔跑,躲避采雪莲的人,而圣雪莲,则是万年才得一见的神奇雪莲,它盛开时会发出黄、红、蓝、绿、橙、紫、青七色光芒,一万年才开一次花,没有天大的福缘是无缘得见的。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平凡的日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