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秋猎前夜
兮云2017-10-24 10:123,033

  “主子,这次秋猎是您的私猎,来的可都是军队里的野人,他们打起猎来血气冲天的,奴才怕薛大人和薛夫人适应不了。”小炉子有些迟疑的回道。

  “恩,那这次就让他们都带着家眷来,带着家眷他们自会收敛些,在本王狩猎的时候也好有人能陪凤仙儿说说话。”端木焱眯着眼瞅着凤仙儿说道。

  “是,奴才回府就去安排。”小炉子瞅了眼凤仙儿,忍着笑回道。

  听了端木焱和小炉子的话,凤仙儿赶紧换上一副讨巧卖乖的模样,娇笑着说道:“王爷英明,上次陪王爷狩猎,凤仙儿只能看着你们乌泱泱的都策马逍遥,只留凤仙儿一人在大帐中,甚是无趣。这次让他们都带着家眷来,定会热闹非凡的,凤仙儿也不会再像上次那般无聊了。”

  “能博得美人一笑,本王也甚是开怀。”端木焱挑了挑眉坏笑着对凤仙儿说道。

  “王爷~”凤仙儿恼羞的唤了一声后就把脸转向一边,故意不看端木焱,小脸红扑扑的。

  是夜,逸安阁的跨院显得十分安静,凤仙儿独坐在桂花树下仰望天上的点点繁星。端木焱今晚去了遮仙居,想来司徒静也有近六个月的身孕了吧,应该也瞒不了多久了。

  凤仙儿转头瞅了眼隐在桂树阴影下的暗翼,沉静的问道:“暗翼,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忘了青城的一切,开始过起安逸的日子了。”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你开心就好。” 过了许久,暗翼才沉声回道。

  “我今天在宴会上看到李敖和陈昌了。兜兜转转这么大一圈,又见到他们了。暗翼,是时候该出手了。”凤仙儿的语气平常的像正在谈论天气一样。

  “我该怎么做?”暗翼略显急切的问道。

  “端木焱又设了一次秋猎,邀请的大多都是军队里的人,他们应该都会到。到时候,你只要想办法在暗中射伤他们其中一人即可,不要伤及性命,见血就好。记住,切不可暴露了自己形迹,要让他们以为是无眼刀剑的误伤。”凤仙儿细声交代道。

  “为何不直接射伤端木焱?”暗翼置气的问道。

  “他……也会有属于他的下场。”凤仙儿无力的扯了扯嘴角,给了暗翼一个苍白的笑容。

  暗翼觉得凤仙儿笑的很是悲凉,胸口突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窒息感,他上前几步,俯下身瞅着凤仙儿说:“凤仙儿,别这样笑,我看着难受。”

  闻言,凤仙儿的泪无声的掉了下来,她赶紧转过头去,不想让暗翼看到,轻声道:“他们可都是久经沙场的武将,你要万分小心,你要知道,这只是开始,对我而言,你的性命比他们任何人的命都重要。”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暗翼见凤仙儿如此,只好低声答道。

  而此时的遮仙居,却也弥漫着一股微妙的气息,端木焱孤疑的看着身材略显丰满的司徒静,朗声道:“许久不见,爱妃竟圆润了许多,看样子,病已大好了。”

  “静儿让王爷见笑了,前些日子王芫派了个会做药膳的丫鬟过来,说让我尝试一下食疗的法子,没想到效果还真是不错,味道也极好,我一时没注意就胖了这许多。”司徒静穿着宽大的衣袍,缓缓的俯了俯身,温声说道。

  端木焱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这王芫可是王尚书之女?”

  “回王爷,正是王尚书之女王芫。”司徒静笑着回道。

  “这王芫的外祖家可是大泱的医学世家,她给的法子自是错不了的,见你现在的容光,这法子也颇有疗效。”端木焱浅笑着说道。

  “确是颇有疗效,不过服用这药膳也有一个弊端,让静儿十分不喜。”司徒静顿了一下后,才缓缓说道。

  “哦?有何弊端?”端木焱略显好奇的问道。

  “就是……就是王芫嘱咐说这药膳虽好,但服用期间定要清心寡欲,否则就前功尽弃了。”司徒静含情的瞅了端木焱一眼后,一脸娇羞的小声说道。

  “哦?清心寡欲?前功尽弃?没想到这药膳还有这么有趣的……弊端。”端木焱用这扇抬起司徒静微含着的下巴,眯着眼坏气十足的说道。

  “王爷~”司徒静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道:“听说凤仙儿现在是王爷的贴身侍女,可以整日陪伴在王爷身边,不知她近来可好?”

  司徒静若有若无的躲闪,让端木焱好生奇怪,直觉告诉他司徒静一定有事瞒着他,他故作疲倦的扶额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本王乏了,静儿服侍本王休息吧。”说完就起身往里间走去。

  待众人都退了出去,司徒静才身形缓缓的走到了里间,她见端木焱神情炯炯的坐在榻上等她,没有一丝疲倦的模样,她勉强的扯出个笑容来,抚额很疲惫的说:“王爷,也不知怎么的,静儿突然觉得好累啊,我让知了和画眉进来给您更衣可好?”

  “你在躲着本王?”端木焱眯了眯眼,有些不悦的问道。

  “静儿怎么会躲着王爷呢!王爷误会了。”司徒静紧声解释道。

  “哦?”端木焱淡淡的用眼神瞅了瞅站的离自己远远的司徒静,不可置否的哦了一声。

  “只因……只因最近在服用药膳,必须要清心寡欲,王爷又长得太过俊朗了,静儿只是……只是怕自己把持不住。” 端木焱的态度,让司徒静很是慌乱,她有些口不择言的继续解释道。

  “怕自己把持不住?”端木焱扯起嘴角坏笑着重复着,挺身一个健步就到了司徒静的身边,大力的扯着司徒静的手臂就要往怀里带。

  “不是,不是的,哎呀!王爷,王爷您别碰到我的肚子呀!”起先司徒静只是在羞恼着自己说错了话,待端木焱扯她手臂的时候,司徒静的全部注意力就都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她一手慌乱的护着肚子,一手用力的推着端木焱。

  “你的肚子怎么了?”当端木焱不解的去看司徒静的肚子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此时司徒静的手正紧紧的护着肚子,那宽大的衣袍被紧紧的贴在了身上,肚子上明显的凸起显露无余,他不确信的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有身孕了?!”

  “是呀,王爷,静儿有身孕了,快六个月了。还请王爷恕静儿欺瞒之罪,静儿这样做只是想护腹中孩儿周全。”司徒静看到端木焱的神色后,浅笑着温声道。

  “快六个月了?!本王竟一点都不知晓,你瞒的可真紧啊!”端木焱的语气即惊又喜还带了一丝小小的埋怨。

  “王爷,静儿发现自己有孕的时候,恰逢麦妃姐姐有孕,静儿见王妃整日守在麦妃姐姐身边,十分辛苦,就想等满了三个月胎坐稳了以后再告知王爷和王妃,给王爷和王妃一个惊喜。可没想到……后来麦妃姐姐就出事了,当时静儿真的是害怕极了,所以就一直瞒到了现在。静儿觉得也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的减少外来的伤害,才能让这个孩子平安的降生。”司徒静看着端木焱可怜巴巴的解释道。

  “难为你了。”端木焱盯着司徒静的肚子,温柔的说道。

  司徒静从没有见端木焱有过这样温柔的神情,她拉起端木焱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柔声说道:“王爷,您摸摸,最近这个小家伙可爱动了,力气还挺大的呢。”也许是腹中的胎儿感受到了肚子上的压力和温暖,竟十分配合的狠狠的踢了一脚,痛的司徒静忍不住“哎吆”了一声。

  “他真的动了!很有力气!”端木焱感受到了掌心里的受力,很是惊喜的大声说道。

  此情此景让司徒静的眼角湿润了起来,她不确定的问道:“王爷,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降生的,对吗?”

  “会的,本王一定会护你们母子周全。”端木按瞅着司徒静坚定的说。

  “今晚,静儿怕是不能服侍王爷了,静儿安排彩云或彩月来服侍可好?”司徒静试探着问道。

  “不用,本王就想这样拥着你而眠。” 端木焱把司徒静拥在怀里,浅声说道。

  “王爷……”司徒静情深几许的唤着,感动的落下泪来。

  “明日本王会带着兰侍仪和凤仙儿去秋猎。本王不在的这几天,你日常作息要照旧,身孕一事暂不要向外透露,也不用告诉王妃,一切等本王狩猎回来再说。”端木焱温柔的给司徒静拭着泪,温声交代。

  “一切全听王爷安排。”司徒静嘤嘤的回道。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叵测的秋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