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失子之殇
兮云2017-10-27 17:403,033

  “你说什么!!”兰侍仪一扫往日娇弱和气的模样,面目狰狞的大声问道。

  “奴婢,奴婢听清池苑的人说,下月初八,王爷,王爷要册封闫琴师为侧妃。”兰侍仪身边的小丫鬟被自家主子脸上的神情吓到,颤颤巍巍的答道。

  “下月初八?!封那个琴师为侧妃?!你去,你去把秦嬷嬷叫来!快点!”兰侍仪握紧手中的茶杯,大声的说道。

  “是。”小丫鬟赶紧俯身退了出来,小跑着去找秦嬷嬷,她来兰园快两年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自家侍仪这般,那神态跟小厨房里的汤婆婆似的,特瘆人。想到汤婆婆,小丫鬟忍不住打了个机灵,觉得浑身冷飕飕的,赶紧加快了脚步,刚出了回廊就见秦嬷嬷正好从厢房出来,赶紧上前禀报。

  秦嬷嬷长得慈眉善目的一脸和善,从惊慌的小丫鬟那了解了前情后就快步的来到了兰园的正屋。脚才刚迈进门槛,还没来的急说话就被兰侍仪焦急的扯进了里屋。

  “侍仪,不急,不急,有事咱们慢慢说。”秦嬷嬷一边走着一边慢声慢语的安抚道。

  岁月已在兰侍仪秀丽的脸上留下了时间的痕迹,此时兰侍仪的双眸里充斥着愤恨和不甘,哪还有半点在端木炎面前的羞涩模样,她用力的抓着秦嬷嬷的手臂,眼睛挣得大大的,几近疯狂的说道:“姑姑,你要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我不甘心啊姑姑!”。

  “侍仪,您折煞奴婢了,您是奴婢的主子,您想让奴婢做什么,交代一声就好,奴婢定当给您办的妥妥的。”秦嬷嬷轻轻的拍了拍兰侍仪的手,笃定的说道,依然是一脸和善的模样。

  “姑姑,我不能让一个下贱的艺妓踩到我头上!我进摄政王府这么多年了,就因为我曾是侍女的身份,只能当个侍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爷 一个又一个的封别人为侧妃!麦未苏,司徒静也就罢了,她们一个是大泱首富麦连城的女儿,一个是王妃的亲侄女,是大泱八大世家的女儿,她们的身份都比我高贵。可她闫鸣凤!她闫鸣凤!她凭什么!她一个艺妓!一个艺妓!她凭什么被封为侧妃!她凭什么踩在我头上!“兰侍仪的眼神里全是不甘和愤恨,她歇斯底里的大声诉说着,见秦嬷嬷依然只是一脸和善却无动于衷的模样,复又拽着她的衣袖说道:“姑姑,姑姑!我受不了这个,姑姑,你一定要帮帮我!绝不能让闫鸣凤当上侧妃,绝不能让她那么低贱的人踩在我的头上啊姑姑!”

  看到兰侍仪这般,秦嬷嬷轻叹了口气,慢声慢语的问道:“那侍仪觉得,奴婢该怎么做才能阻止王爷封闫鸣凤为侧妃呢?”

  “杀了她!”兰侍仪立刻回答道,眼神里充斥着喜悦的疯狂。

  “恐怕不妥。”秦嬷嬷缓声回道。

  “有何不妥?”兰侍仪难以接受的大声质疑道。

  “现在闫鸣凤已被王爷接到了逸安阁,那里护卫森严,即便是汤婆去,也难免会惊动护卫,一旦惊动了王爷……杀她是小,耽搁了太后交代的任务是大。”秦嬷嬷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了秦嬷嬷的话,兰侍仪不可置否的息了声,扶额想了片刻后问道:“初雪阁的药,还是送不进去吗?”

  “司徒婉言看得太严了,药还没送进去。”秦嬷嬷难得的收起了她的一脸和善,有些犯难的说。

  “让汤婆去,去杀了麦未苏。”踌躇了片刻后,兰侍仪阴恨的说。

  “这……侍仪,这可是一条人命啊。”秦嬷嬷有些犹豫的说道。

  “人命?哈哈,咱们的手上的人命还少吗?!姑姑,没有出世的胎儿就不算人命了吗?我们手上沾的血比麦未苏的血可高贵多了!姑姑,如果药一直送不进去,让麦未苏把孩子生了下来,咱们都得死!都得死,哈哈哈哈!”说着,兰侍仪竟很是悲怆的用手抚摸起自己的小腹来,有些病态的低咛着:“曾经,这里也有过一个小生命呢,他暖暖的,暖暖的,可惜后来也没有了,再也不会有了。”

  秦嬷嬷见状悲悯的叹了口气,静静的退出去找汤婆去了。

  三日后的清晨,凤仙儿正陪着端木焱吃早膳,正吃到一半的时候,陈镇脸色铁青的进来禀报说:“主子,出事了,麦妃在初雪阁暴毙了。”凤仙儿听了这话惊得摔了手中的碗,端木焱也唰的一下站起了身,他呆愣了片刻,回头用眼神安抚了一下凤仙儿后就快步离开了。

  因凤仙儿不习惯被人伺候,所以平常这跨院里除了小炉子进进出出、忙前忙后的并没有安排其他的丫鬟婆子,现在小炉子跟着端木焱和陈镇一起走了,偌大的堂屋和院子里就剩凤仙儿一个人,静谧的可怕。

  凤仙儿一直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觉得自打听了陈镇的话后,汗毛就一直耸立着,冷飕飕的。所以当当暗翼突然出现的时候,她被惊的大叫着站了起来,双臂护着头,身体不自觉的颤抖。

  “别怕,是我。”暗翼见她这般害怕,赶紧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轻柔而坚定的说。

  “暗、暗翼?”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凤仙儿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当看到暗翼的脸庞时,她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有些勉强的扯出个笑容,有气无力的说道:“吓死我了。”缓了一会后才惊恐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麦妃怎么会突然暴毙?她已经有快七个月的身孕了,这可是一尸两命啊!”

  “杀手是昨夜丑时动的手,身形极快,看身形和个头,应该是个女人,功力远在我之上。”暗翼面色沉重的回忆着说。

  “你见到她了?没被发现吧?没受伤吧?”凤仙儿抓着暗翼的手臂紧张的问。

  “我并没有与她碰面,只是见她离开后才潜到初雪阁看了一下,她的身手十分老练,没有惊动任何人,麦未苏应该是被钢针刺入头顶,一针毙命的。”暗翼沉声说道。

  “竟然是如此厉害的高手,可是她为什么要刺杀麦未苏呢?”凤仙儿蹙眉沉思着问道。

  “我早说过,这王府里的人心太过险恶,你不一定能应付的来,要不我们趁早离开吧。”暗翼盯着凤仙儿,很不是滋味的说道。

  “那你觉得她对王府的地形熟悉吗?她从哪个方向来的?又从哪个方向走的?”凤仙儿并没有接暗翼的话,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问道。

  “看她对王府的熟悉程度,不像从府外来的,从她进初雪阁到再出来,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她是从西南方向来,从东北方向走的。”暗翼有些低落的回道。

  “她为什么要杀麦妃呢?是因为她有了身孕吗?”凤仙儿一边踱着步,一边自语着,并没有注意到暗翼低落的情绪。

  与此同时,初雪阁的院子里跪了一地的人,端木焱赤着双眼查看完麦未苏的尸体后,一语不发的站在那听之前麦府派来的医女禀报昨夜的情形,近在咫尺的丫鬟、婆子和医女竟然都未察觉到有人潜入,可见来暗杀之人的武功之高,对初雪阁及摄政王府的地形乃至对王府内的护卫情况的了如指掌,才能如此悄无声息的杀了麦妃。一想到何人会调动此等高手来暗杀自己怀有身孕的侧妃,端木焱的眼神便越加冷冽了起来。

  “小炉子,你去趟麦府,报丧。请麦岳丈入府。”端木焱面色凌厉的交代道。

  小炉子得了指令匆匆离开后,王妃司徒婉言也匆忙的赶了过来,当她看到端木焱一语不发的站在那的时候,她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惭愧和一丝不忍。但她并没有上前请罪或安慰,她脚步慌乱的走到麦未苏的床前,大声的质问跪在床边的医女:“人断气多久了?为什么不把孩子取出来?!腹中的胎儿快七个月了,为什么不取出来,赶紧把肚子给我霍开,把孩子给我取出来!也许还能活!快啊!”

  “禀王妃娘娘,奴婢发现的时候,麦妃娘娘的身子都已经凉透了,腹中的胎儿还未足月是不可能存活的。”被质问的医女呜呜的低声回道。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没可能活!快把肚子给我霍开!把胎儿给我取出来!快啊!”司徒婉言此时的情绪已经崩溃,她歇斯底里的一面流泪一遍大声的呵斥着。

  端木焱见司徒婉言如此激动,沉默的上前阻止道:“已经晚了。”

  “王爷啊……”司徒婉言闻言,凄惨的喊了一声便瘫倒在了端木焱的怀里。

  微信公众号:兮云(xiyun2xining)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重遇故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