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随嫁摄政王府
兮云2017-09-27 09:473,071

  “小姐,老奴把闫姑娘带回来了。”姜嬷嬷带着凤仙儿站在亭外,十分恭敬的说道。

  “嬷嬷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司徒静微微的转了下头,双眼含笑的盯着凤仙儿,轻声和姜嬷嬷说道。

  “鸣凤,拜见主子。”凤仙儿有些气恼的把包袱和古琴放在一旁,很是气不顺的给司徒静行了个大礼。

  见凤仙儿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司徒静用袖子遮着脸咯咯的笑了起来,又见凤仙儿很是气恼的抬头瞪自己,就轻声说道:“快起来吧,昨天我和芸娘也说了,虽然我侥幸破了你的棋局,但也不是真的要你卖身到我这,只要你做我三年的琴师,抵了这个约就好。”

  “谢司徒姑娘垂怜,鸣凤感激不尽!”听了司徒静的话,凤仙儿故作不甘的回道。

  “你能来就好,我还以为你会想方设法的赖掉这个赌约呢,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司徒静知道凤仙儿心里有气儿,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就带着凤仙儿往院里走,以她这段时间对凤仙儿的了解,过不了几天她这个气自己就能消了。

  凤仙儿跟在司徒静身后,四下打量着院子,很是嫌弃的气呼呼的说道:“这院子可真小!”

  司徒静正心情大好的拿着书,哼着小调走在前面,听了凤仙儿的话慢慢的转过身来,学着凤仙儿的样子嫌弃的打量了下小院,点着头说:“恩,我这小院的确是小了些,以前这小院里就我和知了、画眉、姜嬷嬷一起住,并不觉得。这些天,新收的丫鬟婆子们陆续住了进来,确实挤了些,你的房间也是让知了搬到画眉的房间里才腾出来的呢。”

  “虽说我还没正式出师,但在艺坊,我也是有自己单独的小院的!”凤仙儿仰了仰下巴很是不满的继续说道。

  “等到了摄政王府,我也给你一个自己的小院住可好?”司徒静见凤仙儿直率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安心的浅笑着说。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哦!”听了司徒静的话,凤仙儿马上雀跃的答道。

  把凤仙儿带到房间后,司徒静就回了正屋,姜嬷嬷早已等候在那,见自家小姐进了屋,赶紧奉了杯茶给她,站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嬷嬷可是想问什么?”优雅的喝了口茶,司徒静轻声道。

  “什么都瞒不过小姐,老奴就是有些好奇,小姐怎么对闫姑娘如此客气。”被猜出心事的姜嬷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嬷嬷,你可记得十二年前婉言姑姑出嫁时,奶奶给姑姑准备的那两个相貌出众的丫鬟?”见姜嬷嬷有些茫然,司徒静继续说道:“十二年过去了,她们早过了嫁人的年纪,却依然还留在姑姑身边。这证明不是姑姑不肯给她们开脸,而是王爷根本看不上她们。”司徒静有些出神的望着窗外幽幽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咱们还留彩云、彩月那两个心高的丫头干啥?何不换两个踏实办事的?”姜嬷嬷又不解的问道。

  “依婉言姑姑的性子,应该不希望我把事情看得太透吧。留着彩云、彩月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等到了摄政王府,嬷嬷你也不必太过束着她们,如果她们真有本事被王爷看上,也是我的福气。”司徒静有些悲伤的说道。

  “小姐,大婚在即,您可不能这般泄自己的气!”姜嬷嬷见自家小姐神情悲伤,十分心疼的说道。

  “想来,要不是因为婉言姑姑的身子再也不可能生育了,她是定不会在自家的后辈中挑选侧妃的。而咱们府里适龄的姑娘这么多,偏偏挑上我这个庶女,也是觉得我会比较好把控吧。想必在姑姑眼里,我只不过是她的代孕工具罢了。” 司徒静继续落寞的说道。

  姜嬷嬷知道一向聪慧孤傲的小姐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几分,但她也不忍看着小姐把事情想的太过悲观,赶紧开解着说:“小姐,您千万不可这般妄自菲薄,无论王妃娘娘是怎样想的,她也毕竟是您的亲姑姑,等您嫁到摄政王府后,万事她都会是您的依仗。只要您能生个一儿半女的,到时候母凭子贵,咱们府的夫人和各房的小姐们还不得都看您的脸色不是?”

  “被嬷嬷这么一说,我还真是心宽不少。嬷嬷~我想吃你做的桂花糕了。”司徒静故作轻松的说道。

  “好,老奴这就给您做去。小姐马上就要大婚了,定要像这般高高兴兴的才好。”姜嬷嬷说完就喜笑颜开的去做桂花糕了。司徒静移步来到窗前侧身望向凤仙儿的房间,低声自语道:“母凭子贵,何其凶险。否则,偌大的摄政王府也不会到了今天,连一个子嗣都没有。”

  五月初五,良辰吉日,凤仙儿作为司徒静的随嫁一起进了摄政王府。虽说司徒静只是个侧妃,但她和端木焱的婚礼也十分盛大,是王妃司徒婉言一手操办的。在司徒静的陪嫁队伍中,凤仙儿非奴非婢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她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忙碌,进了司徒静的新居遮仙居后就没有人再管她了,她也乐得轻松自在,让管事嬷嬷带着她选了间房,就住了进去。

  凤仙儿的东西还没有归放妥当,暗翼就潜了进来。凤仙儿转头看到暗翼故作潇洒的站在窗边的那一刻,心安的笑了,轻声说道:“这么快就找到我了,看来你还真把这偌大的摄政王府给摸透了呢。”

  “你也终于进来了。”暗翼难得的扯了下嘴角脆声说。

  “是呀,兜兜转转的绕了这么大个圈子,终于顺理成章的进来了,这大泱的摄政王府,这大泱朝的权力中心。”凤仙儿常常的嘘了一口气欣然的说道。

  “所以这对你来说才只是开始?”暗翼自行走到桌旁低声问道。

  “是呀,只是开始。哎,对了,司徒静答应过日后会给我个单独的小院,你对这里比较熟,你觉得我选哪里比较好?”凤仙儿给暗翼和自己各倒了杯茶,心情大好的问道。

  “这摄政王府里,只有梅、兰、竹、菊四个小院,兰园住着兰侍仪,菊园住着林侍仪,目前梅园和竹园都是空着的。我觉得竹园比较好,离遮仙居和菊园都近,也比较幽静,比较好跑。”暗翼稍稍沉思了下,很是细致的说道。

  “呵呵呵呵,那我只好想办法住进这个比较好跑的竹园喽”凤仙儿听了暗翼的话轻笑着打趣道。

  “这王府里也就是表面看着平静,其实暗地里的人心真的黑的不能再黑了,你在这千万可不能掉以轻心。”看着凤仙儿高兴的模样,暗翼很是担心的说道。

  “知道啦,想不到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暗翼,也学会担心人啦。”看着暗翼一脸担心的模样,凤仙儿忍不住继续打趣道,

  “我先走了,你也别太得意忘形。”暗翼又被凤仙儿弄了个大红脸,留了句话后就风一般的潜了出去。

  “真是的,好不容易才混进来,陪我高兴一下又怎样。”见暗翼躲了出去,凤仙儿嘟起嘴小声嘀咕着。

  接下来的日子,凤仙儿只是静静的呆在角落里,安静的当个美少女。看着司徒静在这个表面安详平和实则汹涌暗潮的摄政王府里跌跌撞撞的开启了生存模式。

  虽然这段时间凤仙儿一直闲居在遮仙居,除了偶尔被叫去抚一抚琴也很少与旁人接触,但因为有暗翼的存在她对王府里的大事、小事、隐秘事都多少有些了解。

  比如,端木焱虽然新纳了司徒静这个娇嫩的侧妃,但他在各院就寝的天数依然像例行公事一般,不偏不倚,雨露均沾。暗翼计算过,以一月为期,有八天是就寝在王妃司徒婉言的晴池苑,两天在麦未苏的初雪阁,一天在兰侍仪的兰园,除了依然不会在林侍仪的菊园过夜,他在其他三处就寝的次数与司徒静入府前一样,未曾增减。而司徒静入府后,他只是把自己在逸安阁就寝的天数缩减了两天给司徒静。

  还比如,我们的新侧妃司徒静,并没有按照她亲姑姑司徒婉言的意思争取早生贵子,她在每次侍寝前都会偷偷的服用避孕的丹药。而另一个侧妃麦未苏则花重金买通了厨房负责给她熬避子药的嬷嬷,替换了端木焱每次在她那就寝后特意给她准备的避子药。而最令凤仙儿费解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暗翼说,这摄政王府里最危险和最难接近的地方并不是端木焱的书房逸安阁,也不是司徒婉言的晴池苑,而是兰侍仪的兰园。奇怪的是,只有端木焱进兰园的时候才是兰园最容易潜入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他尝试过几次,总是一踏入兰园就会被发现。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摄政王府里的日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