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庶女司徒静
兮云2017-09-25 12:182,911

  是夜,凤仙儿袭一身白衣,持一柄折扇,在清澈如水的月光下生涩的跳着在舞姬那偷学来的舞步。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透着满满的萧瑟和凄凉,哪还有白日里在芸娘面前那般率真娇憨的模样。从离开青城后,凤仙儿身上一直带着一股凉意,这股凉意在白日里,就像一阵阵夏日里的凉风,让所有与她接触的人都有神清气爽之感。而只有在夜幕降临之后或是只有她自己和暗翼在的时候,这股凉意才会透露出最本来的面貌,带着深深的怨和不甘黏在凤仙儿身上,透着死一般的静寂和刺骨的寒凉。

  暗翼悄无声息的来到院内,站在那静静地看着凤仙儿舞完一曲。这两年来,暗翼的武功精进了不少,尤其是轻功,现在他已经可以悄无声息的自由出入端木焱的摄政王府了。但凤仙儿并没有让他再次去行刺端木焱,只是让他去观察、记录摄政王府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经过这两个多月以来他对摄政王府日常的探查,他开始有些担心鸣凤的决定是否可行了。

  真的是一入侯门深似海啊,连暗翼这种情感淡漠,对人对事都没有过多情绪的人对于摄政王府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都感到触目惊心了。

  “来了,坐吧。和我说说今天端木焱的王府里又发生了什么新鲜事?”收了舞步的凤仙儿缓缓落座,见暗翼神情严肃的站在那,抬手给他倒了杯茶柔声说道。

  十五日后

  郑国公府佘老太君的寿宴上,凤仙儿仅着一袭白衣、系一条青色丝带,衣带飘飘,肤如凝脂,十指纤纤,琴声遥遥,如天仙下凡般,惊艳了全场。自此大泱朝所有的名流权贵,都知道泱都艺坊的首席琴师芸娘又收了个超凡脱俗,美若天仙的徒儿,姓闫唤鸣凤,小字凤仙儿。

  自国公府寿宴后,凤仙儿收到的宴请邀约不断,但芸娘只挑了些志趣高雅的女子茶会、诗会让凤仙儿参加,其他的邀约都被芸娘婉拒了,实在推拒不了的也都是师徒二人一同赴宴。时日一久,明眼人都看出了芸娘对凤仙儿的态度:这个徒儿与之前的两个徒儿不同,不会再为姬为妾,这个徒儿是要继承她的衣钵的。

  对于芸娘这般的呵护,凤仙儿心里是感激的,但也十分着急。来泱都两年多了,至今只在郑国公府的寿宴上见过端木焱一面!和她想象的不同,端木焱并不是那种老奸巨猾、霸气外露的模样,匆匆一瞥,他身长玉立,眉眼欣长,却有几分望之俨然,即之也温的感觉,着实不像个权倾朝野,把持了朝政整整十四年的铁血摄政王。

  不过好在事情有了转机,凤仙儿从暗翼那得知,端木焱的王妃司徒婉言多年来身体一直抱恙,已年过三十却并无所出,她最近有意让自己的亲侄女,十七岁的司徒静入王府为侧妃。

  凤仙儿与这个司徒静是有交集的,在芸娘让她参加的茶会上有遇到过。印象中,司徒静是个相貌端庄,娴静知礼的大家闺秀,对诗书的兴趣不大,每次见她都是在与人对弈。

  “师父,您这可有精妙的棋谱?”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的凤仙儿,高兴的到芸娘的院中讨要棋谱。

  “怎么?我们凤仙儿又对下棋感兴趣啦?”芸娘温柔的看到凤仙儿兴致勃勃的小脸打趣着说。

  “没有啊~师父~就是在昨天的茶会上,我见司徒府的小姐司徒静和王尚书的女儿王芫一直在下棋,好奇罢了。”凤仙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芸娘解释道。

  “凤仙儿,来,坐到师父身旁来。”芸娘亲切的向凤仙儿伸了伸手说。

  “哎~” 凤仙儿乖巧的坐到了芸娘的身侧。

  “凤仙儿,师父让你参加的那些诗会、茶会,你可喜欢?”芸娘抓着凤仙儿的手,认真的问道。

  “徒儿喜欢呀!诗会、茶会既清净又高雅,而且参加聚会的千金们年龄和徒儿大多相仿,且都通音律,她们对徒儿的琴艺都赞赏有加呢!”凤仙儿装作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很是自豪的和芸娘说道。

  “傻孩子,你喜欢就好。你喜欢,为师就放心了。”芸娘满意的摸了摸凤仙儿乌黑的长发继续说:“徒儿,为师也希望你能在在她们之中多交几个朋友。她们的身份都非富即贵,对于咱们来说,有几个身份高贵的朋友是很必要的。但你要知道,虽然你与她们年龄相仿、才艺和相貌也都不逊于她们,但你和她们的身份终是不同。在她们眼里,咱们只不过是艺伶罢了,莫要妄想能与她们有多深厚的交情。”

  “知道了,师父,徒儿会守好本分的。”凤仙儿有些低落的轻声答道。

  “但你也不能妄自菲薄,为人处事不卑不亢,温润如水即可。”芸娘提凤仙儿抚了抚额角的碎发轻声说道。

  凤仙儿从芸娘的表情动作中感受到了满满的疼爱,一扫之前的低落嬉笑着说道:“恩,徒儿都听师父的。”

  芸娘低垂了眉眼,看了看凤仙儿乖巧的模样,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精妙的棋谱啊,为师没有,为师这倒有一本古谱残局,你应该也能用的上。”

  “古谱残局?”凤仙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恩,古谱残局。为师虽不精通棋艺,但对喜爱博弈的人还是有些了解的。司徒静家世显赫,姑母又是当今摄政王的正妃,咱们市井间流传的棋谱就算再精妙也很难入她的眼。但古谱残局不同,喜爱博弈的人,都免不了爱研究破不了的棋局,你在古谱残局里挑一局棋布给她们,我想会引她们的兴趣的。”芸娘婉婉的细声说道。

  凤仙儿听芸娘交代的这般详细,知道芸娘肯定看出了自己想要结交司徒静的想法,也就没再过多掩饰,特别高兴的同芸娘说道:“谢谢师父指点。”

  “凤仙儿,司徒家是咱们大泱朝八大家族之首,在这样的大家族里,司徒静一个庶女能平安长大,还能在各家的名流千金里得才女之名,她的心机和城府必定胜于常人,与之结交,万事你都得多留心些。” 看着凤仙儿暗自高兴着的率真模样,芸娘很是担忧的叮嘱道。

  “恩,徒儿明白,师父放心吧。”看着芸娘双眸里溢出的担忧,凤仙儿心里暖暖的柔声答道。凤仙儿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能遇到两个这么好的师父,自己又有何德何能,让他们如父如母般的疼爱自己。

  是夜,星稀月明。凤仙儿做了几个暗翼喜欢吃的小菜摆在院中的是桌上,坐在那边看棋谱边等着暗翼。流萤飞过、清风徐来,一晃戌时三刻已过,暗翼却还迟迟未到。凤仙儿有些担心的在院中踱起步来,这两个年多来,虽说暗翼并没有奉自己为主,但自己交代的事,他从来都是尽全力去完成,自己定的见面时间他也从不会迟到,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又过了约半刻钟的时间,才见院墙上黑影一闪,暗翼悄然来到。他见凤仙儿有些急躁的在院中踱步,纵身一跃来到凤仙儿面前,有些紧张的解释道:“ 我被端木焱的护卫发现了,他一直穷追不舍,绕了些路才回来。”

  凤仙儿上下打量了下暗翼,这两年来,暗翼也变了很多,身材修长了,话也比之前多了,能多多少少的了解一些别人的情绪了,不像两年前那般只知道中规中矩的服从命令了。一阵风过,凤仙儿闻到了些许血腥味,但却没有看见暗翼身上有伤口,她有些不确定的问:“受伤了?“

  “挡了个暗器,无碍,已经止血了。”暗翼晃了晃受伤的手臂,无关痛痒的说道。

  凤仙儿仔细查看了下暗翼的伤口,确认确实没有大碍后给他上了点金创药包扎了下。抬头见暗翼一直瞅着桌上的菜发呆,就忍不住打趣道:“看这伤口的样子,你两年前中的也是同样的暗器吧,看来这两年间不仅你的功夫精进了,端木焱贴身护卫的功夫也精进了不少。好在你伤着的是左臂,要是把右手伤着了,我还得喂饭给你吃!”

  听了凤仙儿的调笑,一直没什么面部表情的暗翼也难得的憋红了脸,生气的拿起筷子大口的吃起饭菜来,懊恼的样子惹得凤仙儿娇笑不止。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摄政王府里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