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子嗣2
兮云2017-10-01 14:513,148

  虽然现在有身孕的是麦妃不是静儿,司徒婉言也是高兴的。

  一则,她太想要一个王爷的孩子了,无论是谁生的,她都是嫡母,都可以以嫡母的身份把孩子要过来,放在自己膝下教养。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只要是王爷的血脉,就都和自己亲生的无异!

  二则,当年自己滑胎一事,颇为蹊跷,虽然王爷处置了所有的相关人等,但隐约觉得还是没有找到罪魁祸首。这么多年,自己也耗尽心力,肃清了身边、乃至整个王府里的不可信之人,但还是不能保证万无一失。麦妃在静儿之前有孕,正好可以替静儿检验一下,这王府里的祸端到底根除没有!

  司徒婉言心里清楚,王爷是个寡情之人,她和王爷夫妻十几载,至今也没有得到过他的真心。王爷尊她、敬她,给了她所有王妃应得的尊荣和权力,但王爷的心里却从来没有过她,不过好在王爷的心里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女人。无论是最早跟在他身边的林侍仪,还是她和王爷大婚后,太后送过来的兰侍仪,还是三年前迫于无奈收下的麦未苏,王爷对她们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爱可言的。

  想到这,司徒婉言忍不住深深的叹息,静儿是她费尽心思在本家的后辈中挑选的,在司徒家同辈的姊妹中静儿品貌端庄,淑质英才、卓尔不群。本以为这样静儿会是王爷喜欢的女子,可以打开王爷尘封的心,让自己可以一窥,好了一了自己多年的执愿。可如今看来,自己又枉费心机了,王爷待静儿与他人无异。

  但王爷对自己的子嗣是颇为看重的,林侍仪和自己分别滑胎后,王爷的那种锥心之痛还历历在目。一向善待下人的他,甚至在盛怒之下亲手杀掉了王府半数的家奴。三年来,为了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还一直让让麦未苏服用避子汤。可见,子嗣一事在王爷心中堪比他最看重的大泱社稷。

  小炉子这几天过的很郁闷,自从王爷得知麦妃有孕后,就整天愁眉不展的,也不出个声,都快赶上陈镇那个木头了。自己跟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王爷如此,这都好几天了,王爷竟然一句话都没和自己说!小炉子严重觉得自己已经失宠了!

  小炉子本就是个心也不能闲、嘴也不能闲的人,现在自己整天围着转的两个人都变成了闷不吭声的闷葫芦,他觉得自己闷的头上都快长蘑菇了。但机灵如小炉子,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多话,以他对王爷的了解,要是他现在还像以前一样在王爷面前唠唠叨叨的,王爷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把他发配到千里之外去。

  就在小炉子因为太久没说话而觉得马上就要窒息而亡的时候,我们的摄政王大人终于开口了。

  “小炉子,你派人去一趟麦府,告诉麦连城,麦妃有孕了,请他进府来看一下麦妃。“端木焱盯着手上的奏折看了许久,生没看明白这个新科状薛起所奏何意。

  “哎!奴才这就前去!主子,您可算是和奴才说话了,这都三天了,奴才天天在您跟前转悠,您竟然一句话都没和奴才说过,奴才还以为您不要小炉子了呢!您看,奴才这鬓角都快急白了!”接了令后,小炉子看自家主子的神色有所缓和,就开始诉起委屈来。

  “是吗?本王有这么久没有和你说过话了?”端木焱有些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可不是嘛!您已经三天没和奴才说过一句话了!您不说话,陈镇就更不说话了!您是知道的,奴才这嘴是最闲不得的了,您不搭理奴才,奴才就得憋死了。”小炉子可怜巴巴的瞅着端木焱很是委屈的说道。

  “满院子都是人,怎么就能把你憋死了呢!”一边站着的陈镇,粗声粗气的说。

  “咱家,咱家跟他们都不熟!”小炉子气狠狠的瞪了陈镇一眼,继续和端木焱说道:“王爷,您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对奴才不理不睬的了,您就是骂奴才一顿,打奴才一顿,也比您不理奴才要好!”

  “快去麦府吧!”看着小炉子矫情委屈的小表情,端木焱扯了扯嘴角,浅笑着说。

  “哎!奴才这就去!王爷,您这是答应奴才了!嘿嘿嘿,奴才这就去!这就去!嘿嘿。”小炉子一边说着,一边傻笑着退了出去。

  “王爷,以后请不要这般了。”寡言的陈镇,见小炉子出门后,有些生硬的冒了这一句。

  “看来本王这几天的行为确实怪异,连你都开始担心了。”端木焱放下手中的奏折,温声说道。

  “属下也只在先皇驾崩时,见过您这般,难免担心。”陈镇有些窘色的说道。

  “是呀。一晃,先皇崩殂已经有十五年了。倾业也长大了,我也该把这大泱的王朝原原本本的交到他手上了。”端木焱踱步到窗边,远眺着灰蒙的天际沉声说道。

  陈镇听自家王爷说到了军国大事上,自知不能多言,便默默的守在一边不作声了,端木焱也并没有想把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一时书房的气氛又寂静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小炉子引领着行色匆匆的麦连城来到了逸安阁的书房。麦连城的长相与一般体态丰盈的富商不同,他身材不高,却很是精悍,眼睛不大,流转间透着精明。

  自从麦未苏嫁入摄政王府后,麦连城就开始在泱都大置田宅,为了方便照应女儿,麦连城一年之中大半的时间也都呆在泱都的麦府里。其实女儿有喜一事,麦连城三天前就已知情,但因摄政王府的门庭太高,自夫人去世后,他身边也未曾有过女眷,他一个大男人确实不方便过去探望。

  今天见王爷身边的小炉子公公亲自过来传话,麦连城是心惊的,他以商人敏锐的直觉判断,可能是出了大事了,所以才刻不容缓地赶了过来。

  “小民叩见王爷,是否小女又捅了什么篓子,让王爷难做了,小民代小女向王爷请罪。”刚进了书房,麦连城就神色慌张的双膝跪地,急声说道。

  “岳丈大人,快快请起!未苏并没有捅篓子,而是有身孕了。”端木焱见状,赶紧上前扶起了麦连城,浅笑着说道。

  “那王爷让小民前来是……?唉!都怪小民把小女惯坏了,她那个脾气,草民总是担心,她在王府里我行我素的不小心做错了事。”麦连城看端木焱的神情并无不悦,暗暗松了一口气,惭愧的说道。

  “岳丈大人多虑了,未苏向来率真,现在又怀了本王的子嗣,本王甚是欢喜。”端木焱一扫之前的阴郁,一脸开心的说道,连小炉子这种人前人后说话不爱一样的人看了都不禁乍舌。

  “哈哈哈,能为王爷绵延子嗣,那是小女的福气啊!”麦连城闻言,非常开心的说。

  “本王已经派人让初雪阁备膳了,等岳丈大人探望过未苏后,咱们一起在初雪阁用膳可好?”端木焱眯了眯欣长的眼,朗声询问道。

  “当然好,当然好!小民谢王爷恩典。”麦连城喜上眉梢的说道。

  “不过,本王这还有一事,要劳烦岳丈大人帮忙。”端木焱拉长了声调,缓缓的说。

  “王爷尽管说,小民定当竭尽全力。”麦连城稍顿了一下后,铿锵有力的回道。

  “岳丈大人不必紧张,这对岳丈大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需把信中所需,全部置办齐全就好。”说罢,端木焱转身,拿起书案上早已备好的书信,轻轻的放到了麦连城的手里。

  “王爷放心,小民定会办妥。”说着,麦连城就要拆开手中的书信,看看王爷所需,却被端木焱伸手阻止了。

  “此事不急,我们先去初雪阁看看未苏吧,等岳丈大人回了麦府,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读不迟。”说完,端木焱执起书案上的折扇,抬腿就往门外走去。麦连城听出了王爷的话外之音,低头慎重的把书信贴身收好,就跟了上去。

  至于端木焱在书信里写了些什么?连一直守在身边的陈镇都不知晓,更何况是暗翼了。那晚的情形,凤仙儿从暗翼那知道的也只是:麦连城去初雪阁探望了麦未苏,端木焱陪着一起用的晚膳,相谈甚欢。

  几天后,初雪阁确实有了些动向,经过端木焱允许,麦连城从麦府派来了专门照顾麦未苏的医女、产婆、厨娘各两人,还以祈福为由,替换了麦未苏房里的所有陈设,拉到卧佛寺整整三大箱子,说是要放在佛前为腹中的孩子祈福。

  自那以后,麦未苏像转了性一般,安安静静的养起胎来,再也没发过她那有些暴虐的大小姐脾气。

  而与此同时,遮仙居里颇有谋略的司徒静也趁机停服了避孕的丹药,毕竟作为王府里的女人,她并不是不想给王爷生子,她只不过在等一个好的时机罢了,而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初偿所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