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子嗣1
兮云2017-10-27 17:403,294

  “凤仙儿不明白了,麦侧妃有喜,不是喜事吗?怎么听夫人的话,反而成了一件坏事了呢?” 凤仙儿一脸懵懂的问道。

  “你来王府的时间不长,很多事你是不知道的。王爷每次歇在初雪阁后的第二天,都会派人给麦妃熬一碗避子汤。麦妃素来排斥,觉得王爷这样做是在嫌弃她商贾之女的身份,不想让她给王府绵延子嗣。其实是她错解了王爷的心思!据我所知,王爷并没有停掉她的避子汤,她这次能有喜,定是自己施了些手段的!她这样做,定会伤了王爷的心!”林侍仪说话的语气越来越重,说到最后竟透出深深的怨。

  “让麦侧妃喝避子汤,是王爷对她的呵护?!夫人,凤仙儿真是越听越不明白了。王爷早已过了而立之年,至今还没有子嗣,这麦侧妃有喜,怎么会反而伤了王爷的心呢?“凤仙儿十分不解的继续问道。

  “你平时醉心于琴艺,不关心这些,听不明白也是正常。”看到凤仙儿不解的模样,林侍仪的心防缓了一缓,问道:“你可知这偌大的摄政王府,为何至今还没有王爷的子嗣?”

  “凤仙儿不知。”凤仙儿轻轻摇了摇头道。

  “因为有人不想让王爷有子嗣!”林侍仪神情悲痛的说道。

  “啊?!竟有此事!”凤仙儿很是吃惊的道。

  “我和王妃都曾有孕过,可惜我们的孩子都没能保住,都夭折在腹中了!经此以后,我的身子就废了!再也不能生了!”说道自己的痛处,林侍仪不禁悲恸的掉下泪来。

  “夫人。”体会到林侍仪言语中的悲切,凤仙儿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握起林侍仪的手轻声唤着。

  “主子!您的身子不好,不能过于伤心啊。” 见林侍仪悲伤落泪,青鸾也赶紧上前劝道。

  “哎……,看我……,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介怀,让凤仙儿见笑了。”林侍仪稍微舒缓了一下情绪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瞅着凤仙儿道。

  “不会,不会,夫人能和我说这么体己的话,是信得过凤仙儿,是凤仙儿的荣幸。”凤仙儿瞅着林侍仪,无比真诚的说道。

  听了凤仙儿的话,林侍仪暖心的笑了笑,反握着凤仙儿的手继续说道:“也因此啊,自麦妃进府后,王爷每每在初雪阁就寝后,第二天都会给麦妃准备避子汤。王爷这是在保护她,可惜麦妃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辜负了王爷对她的呵护之心。王爷没有给她停掉这避子汤,就证明王爷觉得还不到安全的时候。这次她肚子里的孩子若能保住还好,若是保不住……岂不是又惹王爷白白伤心!” 林侍仪很是担忧的说道。

  “夫人也切莫太过担心了,也许此次能与以往不同呢。”凤仙儿继续安慰道。

  “但愿吧!记得当年,王妃有孕的时候,王爷和王妃都很是欣喜,为了保住那个孩子,王爷动用全府之力事事防备,处处小心,结果,孩子还是没保住。自那以后,王妃伤了身子,王爷也伤了心,这么多年过去了,王妃的身子一直没有调养好。可能王妃自己对子嗣一事也绝望了吧,才会从娘家的小辈中,挑中了你们姑娘纳进了府。”林侍仪瞅着凤仙儿缓缓的说。

  “你照您这么说,如若此次有孕的是我们姑娘,岂不是也会十分凶险?!可我们姑娘进府这么长时间了,从没听说王爷给我们姑娘准备过避子汤呀!”凤仙儿很是诧异的说着,努力表现着自己的后知后觉。

  “王爷呀,虽然表面看着谦和,其实性格很是孤傲,要说在王府里的这些姐妹中,王爷对谁略有不同,那也只有麦妃了。”林侍仪酸溜溜的说道。

  “可是麦侧妃……的性格……”凤仙儿见林侍仪浅笑着看自己,赶紧把冲口而出的话收了回来,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咽口水的表情后,小声说道:“凤仙儿也领略过一二,实在不敢恭维。”

  林侍仪见状,用手帕遮着嘴高兴的笑着说:“王爷的心思,我一个做奴婢的哪能猜得到呢!”

  听到‘奴婢’俩字那么自然的从林侍仪的口中说出,凤仙儿竟不知该如何接话了,看来直到今天,林侍仪也没有忘记自己曾是奴婢的身份,这也许就是端木焱无法真心待她的症结所在吧。凤仙儿避轻就重的岔问道:“王爷可是咱么大泱朝的摄政王,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人能有这么大的能耐,竟可以掌控王爷府内子嗣的生死?”

  听凤仙儿岔开了话,林侍仪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迟疑的盯着凤仙儿看了许久,见凤仙儿的眼里只有深深的好奇,并没有对自己的一丝轻视之意,才稍微放下心来,轻叹着说:“也许正是因为王爷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才导致如此的吧。我想,当年王爷从先皇的手里接下这大泱社稷的时候,也没想到会伤了自己的子嗣吧。” 说着说着,林侍仪又想起了自己夭折在腹中的孩子,嘤嘤的哭了起来。

  “是凤仙儿的罪过,又引得夫人伤心了,您的身子要紧,切莫再哭了。”凤仙儿很是无措的说道。

  安抚好林侍仪后,凤仙儿面色深沉的回到了竹园,本想抚琴一曲,又怕琴声泄露出自己焦虑的心绪,被有心的人听去后多生事端,只得挽起袖子做起了午膳,叮叮当当的忙了好一会后,凤仙儿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些。

  看来,这摄政王府里的水还真够深的,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样简单。原本以为端木焱至今没有子嗣,是他身边的女人们内斗所致,但听今天林侍仪的话中所言,却并非如此,而且还牵扯颇深。

  是什么人有如此通天的本事?能左右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的子嗣生死!而且从端木焱对待此事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他对操纵此事的人还颇为忌惮。听说兰园的兰侍仪曾是太后身边的侍女,难道与太后有关?太后……不知道能不能成为自己复仇的助力呢?兰园,这个连暗翼都无法接近的地方,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

  凤仙儿把饭菜摆好,坐在桌旁,思绪万千,直到深夜暗翼悄无声息的回来后,她都不自知。

  “做好了饭,怎么不吃?是特意给我留的吗?”暗翼进屋后看到凤仙儿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想到今天发生的事,知道她又在做新的盘算,于是故作轻松的问道。

  “哦,你回来了!天都这么晚了?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吧。”凤仙儿听到暗翼的话后,起身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用,天这么热,这样吃刚刚好。”暗翼自在的坐到桌边,拿起碗筷,脆声说道。

  见到暗翼自顾自的端起碗吃饭的一刻,凤仙儿的心突然安之若素了。理不清又如何,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以后见机行事吧。凤仙儿静静的陪着暗翼吃完晚膳,才询问起今天的事来。

  果不其然,对于麦侧妃有孕这件事,端木焱表现的并不是很开心,而且还有些愁眉不展。麦未苏看到端木焱如此的神情后很是伤心,端木焱只是稍做了安抚,并没有对她做过多的解释,只是让王妃司徒婉言,全权负责麦未苏以后的饮食起居,并抽了自己的一队护卫来加强初雪阁的防卫。让暗翼诧异的是,司徒婉言表现的过于开心了,仿佛不是麦未苏有孕而是她自己有孕了一般。林侍仪的态度自不必说,只是中规中矩的说了些恭喜和好好养胎的话。而司徒静和兰侍仪的态度却都显得过于平静了,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其他的没有任何异常。

  “兰园,还是无法接近吗?”听了暗翼的话后,凤仙儿沉思了一下问。

  “我今天仔细看了下跟在兰侍仪身边的丫鬟、婆子,都不像身具武功的样子,估计兰园的高手另有其人。”暗翼皱了皱眉,低声答道。

  “有机会再去探一下兰园吧,起码要知道那个高手到底是何许人。”凤仙儿看着暗翼,轻声说道,

  “好。”暗翼点头答道。

  “莫要逞强。”凤仙儿不放心的叮嘱道。

  “恩,天晚了,你早点休息吧。“说完,暗翼端着空了的碗碟就退了出去。

  因为麦侧妃有孕,一时间整个摄政王府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一些经历过王妃滑胎之事的老仆,做事越发谨慎了起来,对于和初雪阁有关的差事,除了职责之内,实在不能推脱的,都是能躲就躲、能避则避。他们谁都无法忘记,当年,一向宽和的王爷,是如何在一怒之下血洗了半个摄政王府!

  自从得知麦未苏有孕后,司徒婉言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笑容也比之前多了起来,每天都朝气蓬勃的样子,仿佛自己有孕了一般。作为端木焱的正妃,绵延王府的子嗣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虽然她现在不能为王爷生儿育女,但她也不能一直看着王爷已过而立之年还膝下空虚。

  所以她才从自己的娘家挑选了司徒静纳进府来,目的就是要让司徒静代替她给王爷生一个有司徒家血脉的子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司徒家一直与大泱朝权力的中心保持密不可分的联系,才能稳固司徒家大泱八大家族之首的地位。

  微信公众号:兮云(xiyun2xining)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子嗣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