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初偿所愿
兮云2017-10-10 18:293,440

  司徒静觉得上天还是眷顾自己的,停药后,当月的月事就没有来,她虽暗自欣喜,但却不表现出来,还按照日子,涂了些朱砂在衣褥上,让人拿去清洗。直到第二个月,她的月事依然没有来,她才确信自己有了身孕。为了保险起见,她并没有叫御医来为自己诊脉,而是邀请自己的好姐妹王芫入府,闲谈之余,让她为自己诊了脉。

  要说这王芫也是一个奇女子,芳龄十六,是大泱尚书王拓之的独女,她的外祖家是泱朝最显贵的医学世家。王芫自小受外祖的影响,医术非常了得,司徒静之前所服用的避孕丹药就是王芫私下里配制的。

  因司徒静待字闺中时就与王芫十分要好,所以司徒静此次邀请王芫前来,也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有喜了吗?”遣退了下人后,司徒静伸手让王芫给自己把脉,满含期待的问道。

  “恩,是喜脉,应该有两个月了,最近胃口可好?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王芫一边细细的帮司徒静诊着脉,一边小声问道。

  “我还担心是突然停了药,所以月事才来的不稳呢。都快两个月了,我的孩子。”司徒静欣喜的摸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柔声说道。

  “我真不明白,再怎么说,你也是摄政王的妃子,而且王妃还是你的亲姑姑,怎么有个身孕还要这么偷偷摸摸的。”王芫十分不解的问道。

  “这个中缘由,我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你就别问了,你只要帮我保住腹中的孩儿就好。”司徒静轻声说着,手和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小腹,浑身都溢着母爱的光环。

  “那你让我怎么帮你?难不成要我这个尚书府的大小姐,来你身边当老妈子吗?!”王芫有些置气的说道。

  “这样太明显了,你只需想办法帮我瞒下去就好。”司徒静用手帕遮着嘴轻笑着说。

  “这肚子会一天天大起来的!你想要瞒到什么时候,连你姑姑都不告诉吗?”王芫有些急躁的问道。

  “能瞒多久是多久吧,瞒越久,对我和孩子越有利。姑姑对子嗣一事太过看重了,现在她又一心扑在麦妃身上,还不是时候告诉她。”司徒静沉思了一下后,耐心的和王芫解释道。

  “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筹划,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我呀,回去得和我爹好好谈谈了,可不能让他把我也随随便便扔到哪个豪门权贵的家里去,像你这样缜密聪慧的女子,都要活得这样如履薄冰,我可不想受这份罪。”王芫摇着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来我们的芫儿也开始恨嫁了呢!记得那年庙会,算命先生给咱俩解命的时侯可说了,你的命格比我的命格要重的多。我现在大小也是个摄政王的妃子,这样说来我们的芫儿,以后至少也得是个皇妃或皇后了?”司徒静拉着长声笑着打趣道。

  “你又取笑我!你再取笑我,我就不管你了!”听了司徒静的话,王芫羞恼的回道。

  “芫儿,你可不能不管我,如果你都不管我了,我和我腹中的孩子可能就真的没有活路了!”听了王芫的话,司徒静仿佛被吓到了一般,竟然突然掉下泪来。

  “我说笑的,说笑的,你不要当真呀!你现在切不能如此,会动了胎气的!”看到司徒静竟哭了起来,王芫吓得赶紧安抚道。

  “芫儿,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了,你一定要帮我。”司徒静可怜巴巴的望着王芫悲切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放心吧,有我在呢。”王芫站起身来,让司徒静靠在自己的怀里,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着。

  王芫走后,司徒静的行事如常,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除了凤仙儿。凤仙儿也并不是在暗翼那得到的消息,而是因为沉寂了这么久,司徒静终于开始启用自己这颗早已备好的棋子了。她开始刻意的给凤仙儿制造许多接近端木焱的机会,气得彩云、彩月恨凤仙儿恨得牙痒痒,暗地里给凤仙儿使了很多绊子。

  凤仙儿虽觉察到了司徒静的异样,但她对这一切却表现的很无意,因为她知道端木焱是一个不会被别人轻易左右的人,如果她真正想接近端木焱,就决不能按照司徒静安排好的路去走。

  从进到摄政王府的那天起,她就一直隐藏着仇恨,在试着揣测端木焱的心思。端木焱自恃很高,一般的俗人、俗物都很难入他的眼,所以这段时间凤仙儿一直无视于司徒静的种种安排,只安心做好芸娘让她成为的那个空灵剔透、清高孤傲,有些飘渺有些仙的琴师。

  果不其然,由于司徒静的种种刻意和凤仙儿的冷漠回避,端木焱开始对凤仙儿侧目起来。

  这天,端木焱带着小炉子到菊园和林侍仪小坐了一会后就闲庭阔步的离开了,在路过竹园的时候,隐约的闻到竹园内飘出的一股菜香。他停下脚步,回头见小炉子正伸着脖子吸着鼻子往竹园里闻。他用扇子使劲的敲了敲小炉子的脑袋,打趣着道:“小炉子,你这是饿了?”

  “是呀,奴才这肚子里的馋虫,被这香味勾的都走不动道了。”小炉子一边揉着被敲疼的头,一边嬉笑着说道。

  “这竹园住的是凤仙儿吧,正巧本王也有些饿了,进去看看她做什么好吃食呢。” 端木焱眯了眯欣长的眼,摇着扇子浅笑着说道。

  “唉!奴才这就去敲门!”小炉子闻言,高兴的小跑着去敲了门。对于端木焱的到来凤仙儿并不惊讶,可以说这是她期待已久的,她早已在暗翼那得到了消息,知道端木焱今天会去菊园,并提前为端木焱的可能到来做好了准备。

  听到敲门声后,凤仙儿难掩欣喜的稍撤了撤炖着鱼羹的火,走出小厨房,打眼扫了一下院内的摆置,确定没有纰漏后才小跑着去开了门,边开门还边笑着道:“青鸾,你来的正好,我正做……,”当她看到门口站着的是小炉子和端木焱的时候,表现的十分惊讶,赶紧把还没出口的话压了回去,并有些不自在的收了笑脸,身体略显僵硬的俯了俯身道:“凤仙儿见过王爷,见过炉爷,不知王爷和炉爷驾到,有失远迎,还望王爷和炉爷恕罪。”

  当小炉子听到凤仙儿当着王爷的面称呼自己为‘炉爷’的时候,吓的脸直抽抽,赶忙抬头瞅自家主子的神情,见自家主子正一脸狐疑的盯着自己,还跟着念了声:”炉爷~“。吓得赶紧说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嘻嘻,这,这只是之前奴才跟闫姑娘的玩笑之谈,嘻嘻,玩笑之谈。”又转身和凤仙儿点头哈腰的说道:“姑娘,您以后还是唤我小炉子吧,之前都是咱家和姑娘开玩笑的,不做数,嘻嘻,开玩笑的。”

  “凤仙儿,不必多礼,本王只是路过,闻到你院子里有阵阵香味传出,觉得甚是饥饿,就想过来尝尝你的手艺。”端木焱见凤仙儿并没有接小炉子的话,只是一直俯着身行礼,就温声说道。

  “禀王爷,凤仙儿粗笨,只是随手做了些粗食,恐入不了王爷的眼,让王爷见笑。”凤仙儿有些生硬的说道,看样子并没有要请端木焱进竹园的打算。

  端木焱抬眼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凤仙儿,见她今日与往日不同:头上只戴了一根素银钗子,发丝稍有些凌乱,未施粉黛,肤如凝脂,身上穿的衣衫也只是一件半旧的素色布裙,唯衣襟和袖口处绣着片片翠绿的竹叶,与这竹园的名字倒也相匹,只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甚是不讨喜。

  看来凤仙儿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像自己原本以为的那般:是在故作矜持,以退为进,她似真的对自己无意。觉察到这些以后,端木焱看凤仙儿的眼神里倒少了几分轻视多了几分赞许。他假意没看出凤仙儿的抵触情绪,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无碍。”便绕过凤仙儿径直走进了竹园。凤仙儿只得皱着眉有些为难的跟了进去,这一幕让一直站在一旁的小炉子心惊不已,他已经记不清自家王爷有多少年没这般使过性子了。

  端木焱也只在建府之初来过竹园一次,如今竹园的景致与记忆中已大有不同,虽山石竹林的景色依旧,但因凤仙儿没有刻意去打理园内的花圃,只是随手撒了些野花的种子,任其生长,由如神来一笔,使整个竹园的景致显得野趣十足,与这假山、翠竹、流水融合在一起,倒真有些像深山里的一处极雅致的避世之所。

  置身其中,端木焱觉得自己一直刻意压制着的来去随心,快意江湖的情感像突然找到了出口一般,竟一股脑的宣泄了出来,有种畅快淋漓之感。

  而此时,凤仙儿已在小炉子的协助下,把鱼羹端了上来。小炉子十分狗腿的献媚道:“王爷,您快尝尝这鱼羹,奴才刚才在厨房偷偷的尝了一口,味道比全味斋的鱼羹还要好,没想到闫姑娘做菜的手艺也是一绝啊。”

  “哦?那本王得好好尝一尝了,是怎样的美味,能让我们十分挑嘴的小炉子都赞不绝口的。”端木焱别有深意的瞅了眼站在一旁的凤仙儿,朗声说道,说罢便潇洒的坐在了石桌旁。

  小炉子赶紧把手中乘着鱼羹的瓷碗摆在了端木焱的面前,端木焱先是看了看乘着羹汤的碗,又看了看碗里的羹汤,朴朴素素、毫无出奇之处,他优雅的拿起羹匙,尝了一口,入口即化,鲜而不腥,羹中虽未见一丝竹笋,唇齿间却留着竹笋的清香。他不禁点头说道:“这鱼羹的味道的确比全味斋的要更胜一筹,看来凤仙儿的手不仅长的美,除了能弹得一手好琴,还能煮得一碗好羹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情迷摄政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