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泱都艺伶
兮云2017-07-12 09:023,150

  泱都

  深秋已过,寒冬将至。转眼凤仙儿和暗翼来到泱都已两月有余,他们在城南的民巷里租了一个小院落。这段时间暗翼一直藏在暗处,从未露过面,左邻右舍都以为凤仙儿是孤身来泱都投亲的落难小姐,路上偶尔碰见也会上前来寒暄几句。

  “哎吆,闫姑娘回来啦,这是又去艺坊了呀。”凤仙儿抱着古琴刚走到巷口,就被坐在门廊里做活的方婶子拦住说话。

  “是呀,方婶。芸娘师父让我把琴抱回来练习。”凤仙儿停下脚步,很是腼腆的轻声说。

  “姑娘拜到芸娘门下啦?!”听了凤仙儿的话,方婶倏的一下站了起来,惊讶的提声说道,盯着凤仙儿的眼神里透着精光。

  “恩,观察了月余,今天才被正式收到门下的。”凤仙儿轻声答着,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欣喜。

  “姑娘原本就是会弹这琴的吧!我可听说芸娘对徒弟的资质要求可高啦!她已经有三年没收过徒了吧。姑娘真是好福气呀!” 柳婶越说越兴奋,看凤仙儿的眼神也越来越精亮。“芸娘之前收的那两个徒弟啊,现在一个是右相老爷的姨娘,一个是护国大将军的宠姬,可都是不得了的呦。那姑娘你以后,岂不是也……“

  不待方婶说完,凤仙儿就轻声打断道:“时候不早了方婶,我得回去练琴了。”稍行了个礼,凤仙儿就挪步回到了暂住的小院。关上院门的刹那,凤仙儿深深的叹了口气,脸色幽沉的盯着手里的古琴,自语道:“端木焱,现在我是不是离你更近了些呢?”

  停歇了片刻,凤仙儿抱着古琴坐在了院内的石桌旁。轻抚着琴弦,凤仙儿有些出神的想,自己一不懂音律,二不会抚琴,为什么芸娘会在众人中唯独选自己为徒呢?回想起这月余来,芸娘的高傲和少言凤仙儿怎么也想不明白,不想也罢。只要能进艺坊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能成为芸娘的徒弟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只要身在艺坊,就能有机会接近权贵,就有机会接近端木焱,就有机会给师父、给邓修、给青城所有无辜被屠的百姓报仇!这就够了。

  凤仙儿坐下没多久,暗翼就闪身来到她身旁,动作娴熟的给她倒了一杯茶。看了眼凤仙儿一直轻抚着的古琴,暗翼有些苦涩的说道:“真要如此?”

  凤仙儿静静的喝了口茶,并没有接他的话,只是问道:“你的伤好些了吗?”

  “好些了。”暗翼有些低落的答道。

  难得看到暗翼能有些常人的情绪,凤仙儿不动声色的抿了下嘴角,轻声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让你去刺杀端木焱是我思虑不周,还好你只是受了重伤,要是你回不来,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现在已经成功潜入了艺坊,只要我们静待时机,就一定能找到机会为师父和邓修报仇!”

  “可是艺坊里的女子毕竟都是……“暗翼难得欲言又止的道。

  “毕竟都是以色事人,是吗?以色事人才能让人掉以轻心呀。”凤仙儿接着暗翼没说完的话淡然的说道。

  “都是我技不如人!”暗翼有些懊悔的自责道。

  “你能从王府顺利逃脱,已是万幸了!端木焱乃是当朝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边高手如云,王府的防卫自是滴水不漏,是我太心急了。养好伤后,你也要好好练功,你的武功越高,往后无论事成与否,我们能逃脱的机率也就越大。”凤仙儿站起身来目光悠远的说道。

  两年后

  泱都艺坊,一个僻静的小院内,凤仙儿独坐在亭内抚琴,琴音泠泠、如清泉如细水,空远幽静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芸娘站在亭外仔细的聆听着,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谁也料想不到自己两年前执意要收下的那个小丫头,如今已出落的这般秀美脱俗了吧。当初自己在众多候选人中一眼就相中了她,她身上有一股难得的清灵之气。虽然当时已得知她并不识音律,但自己还是毅然决然的收她徒。这两年来,这个丫头也到争气,琴也练得十分刻苦,如今能把琴技练得如此娴熟精湛也是难得。再配上她自身的那股清灵之气,遥想用不了几年,她定能成为超越自己的又一代琴师。

  一曲弹毕,凤仙儿一手轻压在弦上,缓缓的抬起头来,有些邀功的柔声问道:“师父,徒儿的琴艺可有精进?”

  “与为师相比,还逊色三分。”芸娘十分宠溺的说道。

  “上月徒儿问您,您就说逊色三分!这都一个月了,怎么还是逊色三分!难道徒儿一点精进都没有吗?这一个月来,徒儿可是废寝忘食的在练琴呢!”凤仙儿有些不满的向芸娘撒娇道。

  芸娘信步走入亭中,低身抚了抚琴弦,意味深长的说道:“凤仙儿莫急,师父知道你是个刻苦的孩子。你的琴技已经十分精湛了,你这逊色的三分也并不在琴技上,是你如何废寝忘食的练习都无用的。”

  “那徒儿应该怎么做呢?”凤仙儿噘了噘嘴,有些稚气的问。

  “腹有诗书气自华,多看看书,多练练练字吧。”芸娘玉手轻点了下凤仙儿的额头,拉着长声说道。

  “师父又嫌弃徒儿胸无点墨了。”凤仙儿垂着头有些沮丧的继续小声说:“可是您让徒儿看的书,徒儿都已经看了,字也是每天都练的呀!”

  看着凤仙儿一脸委屈的可怜样,芸娘有些好笑的柔声说道:“傻孩子,风华风华,是你多读一本书,多练个把时辰的字就能有的吗!”

  “所以,师父您才一直不让我跟着艺坊的舞姬去各府赴宴的对么?您怕徒儿给您丢人!”凤仙儿很是委屈的婉婉的问出了心中所想。

  芸娘低头看了看凤仙儿,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问道:“凤仙儿也想去参加那些宴会?”

  “恩,徒儿想去。”凤仙儿点了点头,认真的对芸娘说。

  “你呀,真是让为师又爱又恨的!”听了凤仙儿的回答,芸娘有些生气的又点了下她的额头恨恨的说道。

  “师父为何要恨我呢?师父您只要爱我就好了呀!”凤仙儿吐了吐舌头,有些调皮的和芸娘说道。

  “唉,师父呀是不想让你像你那两个师姐一样去为姬为妾。在琴艺上你很有天分,又自带一股别人无法比及的清灵之气,假以时日你定也能像师父这般成为一代琴师的。”芸娘很是期许的和凤仙儿说。

  “徒儿听师父的,师父不喜我去赴宴我就不去,徒儿定会努力成为和师父一样的琴师。”凤仙儿无比乖巧的应声说:“可师父一直让徒儿在这小院里练琴读书,徒儿就真能成为一代琴师了吗?”凤仙儿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颇有一回事的问。

  “你呀,就知道调皮!放心吧,师父对你早有安排。咱们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芸娘胸有成竹的说道。

  “我就知道师父最疼徒儿了,那师父您能否稍微向徒儿透露一下您的安排呢,徒儿也好提早做个准备。”凤仙儿向芸娘撒着娇巧笑着说。

  “都是风华正茂的大姑娘了,还跟个孩子似的!真真拿你没辙!以后跟为师出去的时候可不能露出这般样貌,我们抚的是琴,抚的是高山流水、日月星辰间的清音浩渺。以后你呀,切勿与人太过亲昵!知道吗?”芸娘慈爱的看着凤仙儿担心的说。

  “徒儿知道了,徒儿以后只在您身边像个孩子~可好?对待其他人定像风一般清冷,云一般遥不可及,绝不给师父丢人!”凤仙儿表情十分讨喜的说的信誓旦旦,逗的芸娘喜也不是,忧也不是,只轻轻的点了下凤仙儿的额头,无奈的说了句:“你这个孩子呀!”

  “师父~~您就和徒儿说说吧,您准备什么时候带徒儿出去~~”凤仙儿拽着芸娘的衣袖撒这娇问。

  “半个月后,是郑国公府佘老太君的八十大寿,我应邀去献奏《鸾凤归巢》。佘老太君是当朝太后的生母,她的寿宴咱们大泱朝上上下下所有的名流权贵都会到场。到时你与我同去,我们一起弹奏这曲《鸾凤归巢》。”芸娘扶着凤仙儿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和师父一起弹奏?”凤仙儿既惊讶又欣喜的问。

  “恩,咱俩一起弹奏,你来弹奏鸾凤出巢的段落,我来弹奏鸾凤被欺身心俱伤的段落,然后咱们再一起合奏鸾凤经历磨难后凯旋归巢的段落。”芸娘爱怜的细细和凤仙儿交代道。听了芸娘的话,凤仙儿十分感动的抱住芸娘纤细的的腰肢,把头靠在芸娘的身上哽咽着说:“师父~~,您对徒儿真好。”

  芸娘轻抚着凤仙儿乌黑的秀发叹息着道:“傻孩子,你是为师最喜欢的徒儿,为师会尽力给你创造好的条件,尽全力护你周全的。”凤仙儿闻言,抱着芸娘哭的跟个泪人一般。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庶女司徒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