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寻找救治之法
兮云2017-07-08 16:013,218

  两天后,泱都派的御医到了青城。只来了两个人,一老一小,老御医和师父的年龄差不多,小御医也就和邓修一般年纪。因济世堂是青城最大的医馆,所以他们也就住了过来。在他们住过来的当天晚上,城主府就派人来请,说城主大人病情严重了,请两位御医和两位杜大夫一起去会诊。结果第二天早上,凤仙儿就听到了城主大人也病逝了的消息。

  一时间整个青城都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疫情仿佛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不断有人开始发高热,咳嗽,最后窒息而亡,两位御医也束手无策。青城上下,因疫病而死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连身体强壮的守城将士都不能幸免,渐渐的连收尸体的人都没有了。

  这天邓修突然来找凤仙儿,说要见闫老先生。凤仙儿只好把他领到师父的屋里,邓修乍一见到闫老郎中现在的模样也是吓了一跳,稳了稳身形才说道:“闫老先生,打扰您了,邓修此次前来是想邀请您和鸣凤入住我们火鹤门,望老先生首肯。”

  “入住火鹤门?老朽和徒儿何德何能?让火鹤门如此挂念?”闫老郎中语气很是不善的问道。

  “闫老先生,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我们派人到城墙附近打探城外黑旗军的防守情况,无意中发现城里有许多人家的孩童啼哭不止,就顺便去查看了一下,没想到好多人家除了正在啼哭的小儿,其他人已全无生机了。他们回来禀明情况后,我爹和我火鹤门的门众们不忍看到这些已是孤儿的孩童饿死病死,就派人都挨个抱了回来。”邓修颤声说到到这里忍不住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可是他们之中有很多孩子身体情况都很是不好,现在青城里都人人自危,我们想来想去也只有闫老先生您能帮忙了,这些孩子……”

  “原来是这样,凤丫头,快收拾东西,我们马上随邓公子去火鹤门!”听了邓修的话,闫老郎中也不过多罗嗦,立马让凤仙儿收拾东西自己去找杜大夫辞行,带着一些书籍和药材离开了济世堂赶往火鹤门。

  说来也奇怪,这次的瘟疫如此猖獗,连身体强健的壮汉和官兵都不能幸免,唯独年龄在十岁左右的孩童,即使全家人都死在疫病之中都还能存活。对于这一现象,闫老郎中也甚觉奇怪,按理说身体虚弱的老者和年龄尚幼的孩童是最容易被病魔侵害的,如果不是被邓修请到火鹤门他都没留意到这一点。这些天济世堂里的大多数人也都染上了疫病,唯独和凤丫头年龄相差不大的药童和杜小公子一直无碍。

  闫老郎中挨个检查完孩子们的身体情况后,交代凤仙儿和邓修按照自己说的好好照料他们,就又钻到医书里研究治疗疫病的方法了。凤仙儿也觉得很奇特,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亲人都死于疫病,而他们竟没有被传染?即使有几个人孩子也发起了高热,但也只是刚发高热而已,难道在这场恐怖的青城瘟疫里孩子们存活下来的机会更大一些?

  等凤仙儿和邓修把孩子们都安顿好,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邓修揉了揉酸疼的肩膀柔声对凤仙儿说:“鸣凤,忙了大半天了,你也饿了吧,我让暗翼去厨房取一些饭菜来,咱们就在院子里吃一些吧。”

  “好呀,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真的觉得好饿呀!”凤仙儿有些乏力的说道。

  也没见邓修 把暗翼叫出来吩咐,凤仙儿就随着邓修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等着,不一会,暗翼就端了些饭菜来,很是熟练的摆在了石桌上。凤仙儿见了热腾腾的饭菜更饿了,也没再客气,见邓修执起了筷子,自己也拿起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待腹中的那种饥饿感稍有平缓之后,凤仙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哪不对呢?凤仙儿细细的寻思着,一扭头,看见坐在石凳上和他们一起吃着饭的暗翼,才知道今天哪不对了!暗翼竟然没有躲起来!竟然坐在桌上跟他们一起吃饭了!他竟然坐在桌上和他们一起吃饭了!!!

  也许是凤仙儿的吃惊太夸张了,安静吃着饭的邓修和暗翼都不得不侧目看她,凤仙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指着暗翼问邓修:“他,他不躲起来啦?!”暗翼没有理她,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继续安静的吃着饭。邓修无力的笑了笑,轻声解释道:“从我六岁的时候开始,暗翼就一直在我身边了,没外人的时候我总是让他陪着我吃饭的。”

  “哦,是我大惊小怪了。因为到了青城以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他了,所以……“凤仙儿讪讪的越说越小声。

  ”没事,暗翼不会在意的。”邓修见鸣凤有些无措,而暗翼一点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就缓和的说道。

  凤仙儿感激的朝邓修笑了笑,一餐无话。

  又过了些天,泱都来的御医也没有找到克制疫病的良药,青城里因疫病死的人越来越多了,火鹤门里的孩子们也都发病了,连邓修和闫老郎中都被传染了。自从知道师父也染上了疫病,凤仙儿的心就彻底慌了,师父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谁都可以有事,师父绝对不可以有事!她也开始像闫老郎中那般发了疯一样的查找医书,虽然知道自己可能也无能为力,但就是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

  在疫病面前,连火鹤门里的这帮身体强壮、武功修为颇深的江湖侠士都一 一病倒了!连泱都来的御医、连师父都没办法医治的办法,自己学医还不到一年,能有什么办法呢!邓修和自己一直在照顾那些抱回来的孩子,现在邓修现在的病情尤为严重,都开始咳血了,如果再找不到医治之法他可能挺不了几天了!还有师父和暗翼,发高热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可是……自己……对啊!可是自己没事呀!自己一直没事呀!这段时间,自己吃的、住的、用的都是和大家一起的,也是自己和邓修一起照顾的孩子们呀!自己为什么没事呢?自己为什么没事?自己……自己吃过一颗药丸!师父的那颗绿色的药丸!对!一定是那颗药丸!那颗药丸就是可以克制疫病的药!

  “师父!师父!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师父!您还记得您让我吃的那颗药丸吗?那颗绿色的药丸!那颗药丸就是可以克制疫病的药!就是咱们刚在青莽山上下来的时候,您让我吃的那颗!您看大家都被传染了,只有我没事!我和邓修一起照顾的孩子们,邓修病的那么严重了,我却一点事都没有!”凤仙儿见师父并没有她想的那般高兴就慌乱的拿起师父的手就往自己额头上探,无比确信的强调说:“您看我一点都没有发热,真的一点都没有发热。一定是那颗药丸起了作用!师父,那种药丸还有吗?您赶紧也吃一颗,一定管用的。”说罢凤仙儿就像疯了一样开始翻找药箱,可惜无论她怎么翻也没有发现药箱里有其他的暗格,那个黑色的小瓶里也是空空如也。凤仙儿就把所有的药瓶都翻了出来把药往外倒,想找到那种绿色的药丸。

  听了凤仙儿的话,闫老郎中呆愣了一会,直到看到凤丫头把药箱里所有的药瓶都打开疯了一样的往外倒药,才上前制止她,声音很是沙哑的说道:“丫头,别找了,那药丸只有一颗。”

  “什么?只有一颗!师父!只有一颗您怎么能让我吃了呢!”凤仙儿难以置信的说着说着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乖徒儿,别哭了,来~,让师父给你把把脉。”闫老郎中有些虚弱的说道。凤仙儿这才稍微安静下来,乖巧的把手臂伸了过去。闫老郎中一边细细的给凤仙儿把着脉一边慈爱的和凤仙儿说:“师父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病人在自己面前那么痛苦的死去,这才慌了神,都忘了那颗药丸的事了。”

  过了一会,闫老郎中收起手沉思着说:“从你的脉象看,你确实没有染上疫病。这段时间我试过无数的方子,怎么就没想起有这位味药呢!应该就是这味药起的作用!终于找到了!咳咳咳……终于找到了!太好了!咳咳咳……“闫老郎中既高兴又懊恼的说着。

  凤仙儿见师父咳了起来,就赶紧上前轻拍着师父的背说:“师父,您别太激动,您现在也生着病呢。”

  “应该就是那味药,我当时让你吃的那颗保命药丸只比我自己吃的多那一味药。那其实只是一种野菜,当时在山间偶尔发现这种野菜可以染色,出于新奇才惨进了药里。没想到啊咳咳……没想到,苦苦寻了这么久咳咳咳……这么久的救命良药竟然就是它!哈哈哈哈……咳咳咳……凤丫头,现在咱们只要找到那味药,咳咳……青城的百姓就有救了!咳咳咳……“闫老郎中止不住的边咳嗽着边高兴的和凤仙儿说道。

  “师父,那您告诉我是哪一味药,我这就去药行取来,您赶紧服下把病治好。”看到师父不停的咳嗽憋的满脸通红的,凤仙儿呜咽地催促着说。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火鹤门里的规矩和解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