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路遇美男
兮云2017-07-03 15:253,128

  凤仙儿赶紧跑到师父跟前,还没站好就听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这位老伯,这位小公子,在下只是饥肠辘辘被这烤肉的香味吸引而来,并不是要强抢二位的烤肉。”凤仙儿抬眼望去,说话之人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着青色劲装,中等身材,腰中佩剑,皮肤黝黑,浓眉大眼长得十分精神。

  “是呀,是呀,这位老伯~~我们真的不是来和你抢肉吃的,你不必这么紧张~~”接话之人声音慵懒,看着略年长一些,身着白色劲装,身材略高,手持折扇,腰中佩一玉箫,皮肤白皙,鼻梁高挺,眼睛细长,长相十分俊美。

  “你们既是闻着肉香而来,又怎说自己不是来和老朽抢肉吃的!那二位还站在老朽这所谓何事?难道是专门来围观老朽吃肉的吗!”闫老郎中鄙夷的说道。说完仍是紧张兮兮的守在烤肉边,一副寸步不离的样子。

  凤仙儿细细的看了看二人,见青衣公子表情十分为难,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而白衣公子则是悠闲的靠在树上,一脸的与他无关和无所谓。凤仙儿才了然于心,刚才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对于师父的护食行为,凤仙儿觉得十分无语,见师父还是一副箭拔弩张的架势,凤仙儿也没插话,见烤架上的肉快烤好了,就拽了拽师父的袖子让师父把烤架往外挪了挪,自己支上锅,准备用新采的野菜和蘑菇煮个汤。

  “小公子,我来帮你吧。”青衣公子格外殷勤热情的说道。

  “不用,不用,我徒儿自己应付的来,不需要你献殷勤!”凤仙儿还没说什么,闫老郎中就像赶苍蝇一样把青衣公子赶到一边。

  凤仙儿看到青衣公子尴尬的僵在那,表情十分难堪,有些于心不忍,就轻声和师父说到:“师父~~,您一大早的,怎么吃的了这一大只兔子和两只烤鸡,您看他们两个,风尘仆仆的,像是饿极了,分给他们一些吧。”

  “那不行!我早上吃不了,我晌午还吃呢,我晌午吃不了,我晚上还吃呢!不给就是不给,除了徒儿你,谁也不能和我抢肉吃!”闫老郎中十分强硬的说道。

  “我说老伯,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如此贪嘴,就不怕不消化吗?”白衣公子懒懒的说道:“要不这样~,我们用猎物换你的烤肉如何,两只生的换一只熟的,如何?”

  “两只生的换一只熟的?”闫老郎中盯着手中比较小只的烤鸡犹豫着,又看二人是会武的江湖中人,于是说道:“两只换一只太少了,五只换一只!只能换一只!爱换不换!”凤仙儿心里一阵无语,师父又开始斤斤计较了,一碰到吃上或师父新研制的药上,师父会变得比商人更像商人。

  “得,就等您这句话呢!”白衣公子像是突然找到了乐子似得,一扫刚才的慵懒高兴的仰着脖子大喊道:“暗翼,听见没~还不赶紧给你主子打猎去!五只换一只!再不快点,咱们这嘴刁的主子,就快饿死了!”

  “冥五!!你莫要瞎说!”青衣公子仿佛被点到了痛处,有些难为情的大声制止道。

  暗翼,难道还有第三个人跟他们一起,凤仙儿四处张望了下,没有别人呀?赶紧用眼神询问师父,闫老郎中给了凤仙儿一个放心的眼神。凤仙儿看师父并不担心,就自顾自的煮起了野菜汤。

  “少主,我哪有瞎说,您看您这一路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小店里的酒菜您嫌粗糙,路上的干粮您说味同嚼蜡难以下咽,暗翼烤出来的肉,您又说只能用‘能吃’来形容。现在好,终于有能入您眼得食物了!这现成的烤肉能换就换一些呗。多打几只猎物,对暗翼来说,比烤出少主您愿意入口的食物容易多了。”白衣公子悠哉地摇着手中的扇子缓缓地说道。

  闫老郎中也不管那主仆二人,看见肉烤好了,就一手扯下一只鸡腿,一手扯下一只兔腿,拿着左一口右一口地大口的吃着,还不时地吧唧吧唧嘴。

  青衣公子的肚子,叫得更响了。大约过了有一刻钟左右,嗖的一下,凤仙儿面前突然多了一个黑衣人,手里拎着三四只山鸡和两只兔子。也不说话,只是径直的把猎物放到凤仙儿面前,就又嗖的一下不见了。事发突然,凤仙儿着实被吓了一跳,“哎呀”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闫老郎中赶紧上前把凤仙儿扶了起来,对于这突然出现又消失、在短短一刻钟内打了这么多猎物的黑衣人,仿佛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只是细细数了数凤仙儿面前的猎物,看到只多不少,就直接把那只比较小的烤鸡扔给了青衣公子。

  凤仙儿被吓了一大跳,看到师父那么从容淡定,心想着自己也不能给师父丢人,就强做镇定的继续用木勺搅着汤。待汤汁变浓了,心情也平复了一些,这才抬头,见青衣公子正高兴的把那只烤鸡吃的很香很香的样子,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得多久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啊,才饿成这样。又转头看向白衣公子,见他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优哉游哉地四处看着,就是不看吃的正香的师父和青衣公子。

  凤仙儿看了看地上扔着的猎物,转了转圆溜溜的大眼睛计上心来,笑着朝坐在一边的白衣公子说道:“这位公子,您看,这么多猎物,我也处理不过来,要不您让您的那位神朋友再帮我处理一下?作为答谢,我请诸位公子吃烤肉喝菌汤可好?”

  “好,当然好!”白衣公子听了凤仙儿的提议,面露喜色,把折扇一收,转头就向吃的毫无形象的青衣公子说道:“少主,您赶紧让……“话还没有说完,凤仙儿只觉眼前黑影一晃,地上的猎物就不见了。青衣公子抬起头来,嘴里塞着满满的肉,看见这一幕,憨憨的朝白衣公子咧了咧嘴。白衣公子十分无语的用扇子敲了敲头,大叹了一口气。

  凤仙儿和闫老郎中看到这一幕,都不禁会心的笑了起来,觉得这主仆三人着实有趣。凤仙儿给师父盛了碗汤,又分别给青衣公子和白衣公子盛了一碗送了过去。青衣公子忙接了过来,含糊不清的说了声谢谢,就唏哩呼噜的全喝了,惹得白衣公子赶紧拿扇子遮住了脸,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当凤仙儿把汤送到白衣公子面前时,白衣公子上下打量了下凤仙儿,轻轻的用折扇接过了汤碗,很是斯文的喝了一口道:“味道确实不错,难怪我家少主吃的像个饿死鬼似的,多谢了……小姑娘~”,此时的凤仙儿虽穿着男装,但纤细的身材,秀丽的容貌,和举手投足间的温婉都能让白衣公子确认眼前的这位是一位小姑娘而不是小公子。

  凤仙儿听了白衣公子最后的那句别有深意的‘小姑娘’,本来娴静淡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她赶紧回头看了一眼师父,见师父也听见了,正在看自己,顿时心安了不少。凤仙儿故作镇定的转过头来,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和白衣公子说道:“公子真会说笑,虽说我长得是有些秀气,但也不可乱讲我为小姑娘!公子怕是也饿懵了吧!”说罢又大声朝师父喊道:“师父,也给这位公子些许肉吃吧,他都饿得说胡话了!”随后狠狠的瞪了白衣公子一眼,就迈着大步回到师父身边。

  白衣公子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识趣的没再接话。闫老郎中狠了狠心,重新掰了一条兔腿下来,起身亲自送到白衣公子面前,别有深意地说道:“一看公子就是个明眼人,老朽带着徒儿出来游历,不想多生事端,还望公子多多担待。”

  白衣公子抬头看了看闫老郎中的神情,优雅的站起身来,规规矩矩的双手抱拳行了个礼,缓声说道:“在下青城火鹤门管事冥五,不知老伯如何称呼?”

  “老朽,闫回。”看白衣公子规矩的自报了家门,闫老郎瞬间放下心来,爽朗的回道。

  “原来是闫老先生,冥五此次只是为了护送少主回青城给门主过六十大寿,路赶得急了些。少主自小饮食又颇为讲究,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的,十分不适应,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说着有些惨不忍睹的看了一眼还在埋头苦吃的青衣公子。

  随后又十分恭敬的作了个揖,继续说道:”让老先生和小公子见笑了。”

  闫老郎中看冥五并没有要点破徒儿是女娃的意思,也就放心了。多年来他走南闯北的,虽不算江湖中人,但多少也听说过青城的火鹤门,在江湖上名声也是甚好的。

  看这主仆三人的模样,倒也不像是哄骗之说,就笑呵呵的把兔腿递给了冥五,喜笑颜开的坐回了凤仙儿身旁。

  “徒儿,没事,这小子言谈举止甚是圆滑知礼,不像歹人,无碍!”闫老郎中拍了拍凤仙儿的肩膀小声说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