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青城瘟疫
兮云2017-07-06 15:443,034

  听杜大夫应允了,闫老郎中爽朗的笑着说道:“杜先生客气了!此乃老朽分内应为之事!老朽向来喜爱研究疑难杂症,稀奇药草,想来,已老朽数年的经验一定可以协助济世堂更快的找到治愈之法。因老朽游历在外,身边所带医书不多,不知杜先生可否让老朽翻阅一些济世堂的医书典籍,以便更快找到应对之法?”

  “您即以是我济世堂的坐堂大夫,那我济世堂内所有的典籍您均可随意翻阅,请闫老先生不必见外,晚辈愿和老先生一起研读,请~“说罢就把闫老郎中往书桌内引。事出从急,闫老郎中也没再过多客套,交代了凤仙儿让她去帮忙熬药后,就和杜大夫一起埋头探讨起病情来。

  凤仙儿着实有些惶恐,见师父已经全心投入到寻找治愈之法上已顾不上她,就跟着药童去了济世堂的后院。还好这里并没有病人,凤仙儿悄悄的呼了一口气。后院很大,院子中央整整齐齐的摆了两排熬药的药炉,每个药炉上都熬着药,每个药炉旁也都有个看药的人,凤仙儿细看了一下,他们当中有药童、有丫鬟、有嬷嬷、还有戴着珠钗的妇人、甚至还有一位看上去不足十岁穿着华丽的小儿。

  对于眼前的情形,凤仙儿很是意外,院子里的每个人都在认认真真的做自己手上的事,看上去是那么严阵有序、井井有条,没有一丝慌乱。视线越过众人,凤仙儿才看到在正屋门口的台阶上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双手拄杖龙头拐杖、腰板挺的直直的、炯炯有神的、稳稳当当的坐在太师椅上。老人见有个陌生的丫头站在那愣愣的望着自己,就冲她招了招手,让她走近了说话。

  “你是哪来的丫头?到这来做什么?”老人见凤仙儿乖巧的走到自己跟前,声如洪钟的问道。

  “我是云城来的,跟着师父来的,师父让我来帮忙熬药。”许是被老人的气势吓到了,凤仙儿有些刻板的回道。

  “即是来帮忙的,那还不赶紧去!那边正好空出来一个炉子,你赶紧去把旁边的新药续上,守好了火,别把药煎糊了!”老人很是严厉的吼道。

  凤仙儿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老者,被吼的一愣一愣的,木木的走到那个空下来的药炉旁,娴熟的续上了新药。老人一直看着凤仙儿的动作,直到凤仙儿续完药,拿着扇子细细的扇着火,这才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凤仙儿旁边的药炉守着的是一位衣着华丽、戴着珠钗的妇人,长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她见凤仙儿紧张的把小脊梁骨挺的直直的,除了扇着扇子的手臂,一动都不敢动的样子,不禁莞然一笑,伸手轻轻的拽了拽凤仙儿的衣袖,小声说道:“小姑娘,别害怕,老太爷没有恶意的。他是故意装的这么凶的,用他的话讲这是为了振杜家的士气。现在疫症这麽严重,人心惶惶的,也多亏老太爷在这镇着,要不我们杜家也早就乱了,济世堂哪还能接这麽多病人。”

  “谢谢夫人。”凤仙儿也小声的回道,绷紧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了些。

  “姑娘怎么称呼呀?我是杜家的二夫人,堂里比较年轻的那个大夫就是我家老爷,较年长些的那个是我家大伯。”珠钗妇人又柔声的说道。

  “杜二夫人好,我叫鸣凤,闫鸣凤。我和师父是云城人,游历到青城恰巧碰到了疫病,所以师父带着我来这,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凤仙儿有些无力的轻声说道。

  “鸣凤姑娘和姑娘的师父都有一颗菩萨心肠呐。其实我也很是害怕的,即使我身处在这青城首屈一指的医馆之中,即使我的夫君和大伯是这青城最好的大夫。可这疫病在人面前哪分什么高低贵贱呀,临街仁和医馆的两个大夫也都染上了疫病。听我家大伯说,城主府的老太太和夫人也染上了。我们济世堂每天接待照料这么多病人,谁心里不害怕呀。可我们杜家世代都是开医馆的,在青城这个地界,如果我们都关门不诊了,那青城患了疫病的百姓们该怎么办呀!我倒是无妨,就是可怜了我那孩儿,他还不到十岁,他可是杜家现在唯一的血脉。”杜二夫人越说越是伤感,随之眼角都掉下泪来。

  见杜二夫人落泪,凤仙儿赶紧轻声安慰道:“夫人莫要伤心,我师父很厉害的,他年轻的时候在云城也是有阎王圣手之称的,他一定能和两位杜大夫一起找到治愈之法的。”也不知道为何,听了杜二夫人心中的惶恐后,凤仙儿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

  杜老太爷像被她们的说话的声音吵到了,睁开眼看见自家老二的媳妇在哪又是哭又是抹泪的,很是生气的用力顿了顿拐杖,大声的哼了哼。杜二夫人和凤仙儿都被吓的不敢再吱声。

  凤仙儿老老实实的守着药、看着火,杜二夫人说她和师父都有一颗菩萨心肠呢!菩萨心肠,师父肯定是有的,自己……大概并没有吧。刚从青莽山上下来的时候,听说村里有人可能得了疫病,自己的第一反应竟是赶紧让师父带着自己离开,甚至还企图阻止师父去给陈甲看诊。师父让自己服的那颗绿色的药丸,自己当时服的有多慌乱,也许只有自己知道吧。如果不是遇到这场瘟疫,凤仙儿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惜命!师父大概早就看透了自己的想法了吧。要不也不会对自己说那么一番话。仁慈之心和勇敢之心,自己大概都没有吧!凤仙儿越想越觉得自己不争气,愧对师父的教导,不禁默默的掉下泪来。

  凤仙儿拼命的让自己忙起来,只有在忙碌中时间才会过的飞快。济世堂里病人的情况在师父和两位杜大夫的努力下终于得到了控制,但也陆续有新的病人前来医治。邓老门户主生辰当天,闫老郎中忙得抽不开身,就让凤仙儿代表自己前去贺寿。

  一晃儿已经有十多天没有见到邓修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火鹤门里是不是也有染上疫病的人呢?凤仙儿带着师父准备的寿礼,边寻思着边往火鹤门走。邓修正站在大门口招呼宾客,一眼就看到了她,赶紧上前把她迎了进去。

  由于疫病的蔓延,平常的百姓都不怎么上街走动了,所以邓老门主的寿宴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闹。席面上熙熙攘攘的坐着的都是火鹤门的管事和门徒,以及和火鹤门关系匪浅的江湖人士。邓修怕鸣凤局促,就把她的座位安排在了自己的身边。邓坤老门主依旧是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的样子,大家分别给邓老门主祝完寿后就热热闹闹的开席了。杯盏之间凤仙儿觉得大家的神情都颇为凝重,就小声的问邓修:“门里也有人得了疫病吗?大家的神情怎么看起来都这么严肃呀?”

  ”我们习武之人,身体底子都比一般人好些,还没听说谁得了疫病,倒是之前听管家说门里有几个粗使的婆子病了,像是疫病,已经送到附近的医馆了。他们呀,是在犯愁呢!“邓修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

  ”犯什么愁?什么事能让这多江湖人士一起犯愁?“凤仙儿有些不解的追问道。

  ”唉,大伙都是为了给我爹贺寿而来,谁也没想到青城会起了瘟疫,我爹本想着寿宴一结束就让大伙赶紧离开青城,可今早听说青城从今天开始封城了!任何人不得出入,直到疫病好了为止。其实要是普通的守城将士是困不住在座的各位的,随便找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就潜出去了。今天我们派人去打探,发现城外驻扎了黑旗军,所以大家才这般犯愁呢。”邓青憨憨的说道。

  “黑旗军?”凤仙儿好奇的问。

  “是呀,黑旗军!”邓修见鸣凤连黑旗军都没听说过,顿时觉得很是无语。又见鸣凤一脸求知的瞅着自己,就耐心的和她说了说黑旗军的来历。

  原来黑旗军是大泱摄政王端木焱亲手创建的一支军队。当年端木垚(就是先皇)重伤弥留之际,仅有一子端木倾业在襁褓之中。无奈只能在传位于端木倾业的同时让当时年仅十六岁的胞弟端木焱为摄政王,辅佐新帝,临朝听政。而这黑旗军就是端木焱当上摄政王后建立的,黑旗军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军中将士筛选和训练,特别严格,军中最普通的士兵放到江湖上也是三流的高手。

  “三流的高手?是什么样的高手?”凤仙儿又好奇的问道。

  “武功和我不相上下的就是三流的高手。”邓修也不知道怎么给鸣凤解释三流高手她才会明白,索性直接拿自己做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