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噩耗频频
兮云2017-10-28 16:213,122

  “你的武功在江湖上只能算是三流高手吗?那你们火鹤门有一流的高手吗?”凤仙儿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声音比平常都高了一些。

  “当然有呀!像我爹,我爹的暗卫,我们门里的几个大管事,还有暗翼,他们都是一流的高手呀!”也许是凤仙儿的语气让邓修觉得有些不适,邓修也有些大声的说道。

  “可是我觉得你已经很厉害了呀!怎么才是三流的高手呢?”凤仙儿仿佛没有觉察到邓修的异样,有些纳闷的小声嘟囔道。

  “呵呵,我的武功一般般啦。”邓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憨憨地说道。

  “暗翼的武功那么厉害呢吗?可是他总喜欢躲起来,我只见到他出溜出溜的,来无影去无踪的,都没有机会见识一下他的武功。”凤仙儿很是惋惜的说。

  “他不是喜欢躲起来,他是暗卫,只能在暗中保护我,不能轻易示于人前的。”邓修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暗卫,你刚刚说你爹也有暗卫,你们火鹤门有很多暗卫吗?”凤仙儿夹了一筷子菜,边吃边问道。

  “并不是的,在我们火鹤门只有身份及尊贵的人才有暗卫的,现在也只有我爹和我有了。暗卫培养起来是相当不易,而且一生只奉一个主子,生于主后,死于主前,最是忠诚不过了。”邓修像是想到了什么伤感事一般,声音很是低沉的说道。

  “哦,那,那冥五呢?他也很厉害呀,他也不是一流高手吗?”凤仙儿见自己的问题仿佛引得邓修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赶紧扯开话题说道。

  “冥五呀,冥五现在在江湖上应该能算得上个二流高手吧。他心眼多,这两年也不像冥一、冥二、冥四那般喜欢比试功夫了,我只知道他的轻功是冥字辈里最好的,为人处事又很是八面玲珑,所以我爹才特意把他从冥字辈的明卫里提出来作了个外门管事。”邓修如数家珍般一五一十的和鸣凤说。

  “还有明卫?”凤仙儿有些吃惊的问。

  “是呀,冥字辈的明卫都是我的,从冥一到冥七,一共七个人,现在除了远赴南疆的冥五和和两年前为我试毒身亡的冥三,其他几个的都在这院里呢!”邓修随手给鸣凤指了指正在院内做护卫的几个,颇为自豪的说道。

  “试毒?”凤仙儿有些呆愣得问道。

  “嗯,两年前我初出江湖,很多事都不懂,得罪了人自己都不知道,酒里被人下了毒,冥三为人最是机灵,觉察到不对就抢了我的酒杯自己喝了。都是我太愚钝才连累了冥三!”邓修很是自责的说道。

  “照你这样说,江湖真的很凶险呀!”凤仙儿表情呆呆的说。

  “哈哈,江湖自古都是很凶险的呀,要不怎么叫江湖呢。你呀,什么都不懂,还是好好和闫老先生学医,当个好大夫吧。”邓修有些亲昵的摸了摸鸣凤的头柔声说道。

  “哼,不知道才好奇的呀,我要问你医书上的事,你不也不知道吗!”凤仙儿有些生气的躲开邓修的手气哼哼的说。

  见鸣凤有些生气,邓修赶紧软声说道:“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一会我派人送你回济世堂吧,看样子大家又得商讨一下对策了,有黑旗军在城外把守,他们是很难悄无声息的潜出去的。”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自己能回去,路又不远。现在呀,没有什么地方比青城的街上更安全了,根本就没有人,都怕和别人接触被传上疫病呢!”凤仙儿也不是真的和邓修生气,邓修憨厚木讷,来青城的这一路上她就觉得偶尔欺负一下他很是有趣,一来二去的也就习以为常了。

  在回济世堂的路上,凤仙儿抬头看了看天,自从上次在青莽山下来后她就觉得青城的天一直是灰的,唯有今天的阳光还算明媚。

  这些天来济世堂就诊的病人越来越多了,病人的病情也越来越重。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一些重症的病人都出现气竭的症状。这一夜济世堂里所有的人都没有睡,闫老郎中和两位杜大夫,还有杜老太爷都在想方设法的尽一切可能的救治他们,可惜并没有什么用。起初只是最先发病的那个,接二连三的,一个一个的,他们都……气竭而亡了!凤仙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那些病人死前的那种惊恐的神情,是那么无助、那么痛苦、又是那么的不甘。那天晚上凤仙儿脑子里回荡的全是全是那些可怜的病人的痛苦的窒息声。

  不仅是济世堂,相继的其他的几个还在接诊的医馆里的病人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一夜之间,死了好多好多人。青城里充斥了死亡的气息。很多还没有染上或是觉得自己还没有被染上疫病的人,都想冲出城去,离开这里。一时间,青城的城门口成了青城最热闹的地方,凤仙儿也跟着邓修站在远处观望了很久。

  起初,大家还苦苦哀求守城的兵将们能打开城门,放大家离开。久久无果后,一些身体强壮的汉子们就企图硬闯出去。情形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闹了好长时间,就在壮汉们马上就要冲开城门的时候,城主才满面病容的姗姗来迟。

  “大伙都不要闹了!不要闹了!我也是为了保住大家的性命,你们以为冲出这扇城门就能离开青城了吗!城外驻扎着黑旗军呢!你们现在冲出去只会被弓箭射死!咱们青城现在有瘟疫!在瘟疫没有治好之前,他们是不会放我们任何一个人出去的!泱都已经派御医来咱们青城了,已经在路上了!我相信这疫病很快就会被治好的!大家都各自回家吧!很快就能治好的,都各自回家吧。”城主大声的说完这些话后就有气无力的拖着病体回去了。

  一时间聚集在城门口的人们全变得无助起来,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冲出去和留下来。冲出去会被射死,留下来就是等死!感觉到绝望的妇人们突然哭了起来,守在妇人身边的孩童们也跟着哭了起来,人群中充斥着哭声和叹息声,所有的人都变的垂头丧气起来,再也没有了刚刚那种拼了命都也要冲出去的气势。

  过了好一阵,大部分人才开始沮丧的散去。路过凤仙儿身边的时候,凤仙儿还听见一个妇人一直在重复着说着:泱都派御医来了,疫病很快就会被治好的。泱都派御医来了,疫病很快就会被治好的。也不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她怀中的孩子。

  邓修见有几个壮汉仍聚集在一起,看样子还是打算闯一闯冲出城门去,就上前去阻拦道:“几位兄弟,在下火鹤门邓修。我劝几位还是罢了吧!大家应该都知道,前些天是我父亲的六十大寿,我火鹤门上上下下所有在江湖上叫得上名的管事、门徒,以及不少江湖好友都来青城为我父亲过寿。寿宴结束后,他们当中不少武功非凡的人也像你们一样试图闯出去,离开青城。城门以及城门的守卫对他们来说,都是小儿科,可是他们终还是没有走出青城!好一些的,付了伤逃了回来,不好的当场就被射死在城门下了。大家都先回去吧,照顾好自己的妻儿老小为上啊!”

  凤仙儿紧跟在邓修身后,听了邓修的话心里也是一惊。那些有武功的江湖人士都没办法离开青城,更何况这些普通的平民百姓了。泱都派来的御医医术一定比师父他们好吗?他们真的能找到医治疫病的办法吗?他们什么时候能到青城?青城的百姓们在这疫病之中还能挺多久?自己还能挺多久?师父还能挺多久?

  这些天济世堂里的病人少了许多,且不断有重症的病人死亡,尸体都被官府统一派人收走了。好像是城主大人下了命令,所有因疫病而亡的人尸体必须得烧掉。起初还有部分死者的家属上前阻拦,后来连来收尸体的兵士都病倒了,便没人再在意这些事了。渐渐的青城的各个医馆就成了人们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凤仙儿这些天也不怎么出去了,前些天她还会偶尔出去帮忙买买菜,去邓修那走走。现在她只喜欢坐在药炉旁发呆,她不喜欢人们看见她就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的感觉。

  师父现在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日没夜的试药,披头散发的越来越像个疯老头了。凤仙儿知道,师父心里不好受,他精心诊治的病人,一个都没能治好,一个一个的都在师父眼前痛苦的窒息而亡,师父肯定受了很大的打击。此时,凤仙儿觉得自己特别没用,除了替师父熬熬药,照顾一下师父的饮食,什么忙也帮不上。现在济世堂的后院除了几个和她一样守着药炉的小童,没有别人了,杜老太爷也病了,好像还很严重。

  微信公众号:兮云(xiyun2xining)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