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逃婚
兮云2017-10-27 17:393,106

  凤仙儿静静的等着,一遍一遍的回忆着一年前她陪锦绣从吴家村路过下河村去镇子的路线。

  很快天就黑了下来,徐二也敬完了酒,被贺喜的人推搡着进了新房。在哄闹的起哄声中,徐二掀起了凤仙儿的盖头,凤仙儿紧张的抬起头,看向嬉笑着的众人以及站在面前的徐二,这是凤仙儿第一次见到徐二。徐二约有六尺高,圆圆的脑袋下垂的眉眼,大大的嘴巴傻呵呵的笑着:“媳,媳,媳妇。”凤仙儿赶紧垂下眼帘掩饰着眼里的厌恶,做羞涩状。

  等众人起完了哄,吃完了夹生饺子,新房里就只剩下凤仙儿和徐二两个人了。徐二坐在凤仙儿旁边结结巴巴的说:“睡,睡,睡,睡吧!”凤仙儿赶忙道:“俺有些饿了,夫郎给俺拿些吃的可好?”

  “俺,俺,俺这,这,就去,去拿。”徐二欣喜的快步出了门,不一会就端回来一盘糕点一盘白馍两个菜和一壶酒。“俺,俺,也,也没吃,吃饱,一,一起吃,吧,吧。”徐二高兴的拿起筷子夹了口菜就吃了起来。

  “夫郎你再喝些酒吧”凤仙儿拿起酒壶打开盖子假装闻了闻,趁徐二低头夹菜的空把一直攥在手里的闹羊花粉放到了酒壶里,不着痕迹的晃了晃,就给徐二倒了一杯。

  “好,好,你,你也喝,喝些,些吧。”徐二结巴着说完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看来还是个好酒的。

  “俺不会喝酒,俺饿了,俺吃白馍就好。”凤仙儿放下酒壶伸手拿了个白馍小口吃了起来。

  “那,那,你,你,你,吃吧!”说完徐二便不管凤仙儿,把酒壶拿过来就着菜一连喝了好几杯。凤仙儿看徐二把酒喝的差不多了,心安了不少,安静地吃完了手里的白馍。看到徐二摇头晃脑的开始犯晕了,这才扶着徐二往炕上走,边走边扯着脖子对着门口假装羞涩的说:“夫郎,咱们睡吧。”“睡,睡,睡…,”话没说完,徐二就倒在炕上了。

  凤仙儿赶紧吹了油灯,使劲把徐二往炕里推,然后就坐在炕边等,大约过了有一个时辰,凤仙儿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僵直了,才听见窗下似有似无的一声叹息,凤仙儿赶紧打起精神仔细的听着。不一会才有了蹒跚的脚步声,隔壁屋的木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凤仙儿又又静静的等了几刻钟,再没听见什么动静。

  此时月光透过窗子照到了炕上,凤仙儿看徐二一动不动的,赶紧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这闹羊花粉是她从二哥那偷的,二哥不知道从谁那听说的,用闹羊花粉泡过的糟米冬天药鸟特好使,所以每年都会备一些。

  凤仙儿跟二哥一起去药过鸟,确实很管用,而且药回来的鸟大多都不会死,只是晕了,过一两个时辰还能活蹦乱跳的。凤仙儿今天在酒里放的闹羊花粉比较多,所以才有些担心徐二的安危,探到了徐二的鼻息凤仙儿心里一直绷紧的弦才缓了缓。

  确认徐二只是昏睡了以后,凤仙儿赶紧下地打开自己的嫁妆包袱,换上早已准备好的那件靛蓝色的粗布旧衣,把长发挽起塞进那顶旧毡帽里,把帽檐使劲往下拉,遮住了大半张脸。又取出藏在嫁妆包袱最底下的一块旧黑布,摊在柜子上,找出之前准备好的装了十几个大钱的深色小口袋,包了一套自己的新衣,又拿干净的帕子包了桌上的几个白馍和半盘糕点,打了一个小包袱系在自己背上,再拿出一双深色的旧鞋穿上。凤仙儿把自己的行头捣鼓好后又拿出一套自己的里衣、白袜放在炕上,才把嫁妆包袱系好,原样放在矮柜上。

  凤仙儿轻巧的上了炕,轻轻的打开窗子,仔细辨认了下徐家院子里的情况和方向。虽然徐家的院落里此刻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响,但凤仙儿并没有马上行动。

  她先是借着月光铺好徐家为她和徐二新婚准备的新被褥,红着脸把徐二身上的红衣脱掉,和她的喜服放在一起。又费劲的把徐二挪到新褥子上,拿起之前放在炕上的里衣、白袜揉了揉铺在徐二身侧,把自己之前戴的头花和耳坠按照自己的轮廓摆在徐二枕旁,再把被子盖在上边。又伸腰把她今天穿的新鞋和徐二的鞋摆好。

  把一切都布摆妥当后,凤仙儿才悄没声的从窗子爬出去,再轻手轻脚的把窗子关上。猫着腰蹭到院墙边,深呼了一口气,手脚麻利的翻过了院墙。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后,拔腿儿就往南河镇的方向跑。

  凤仙儿疯跑了近两个时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到南河镇。到了镇上,凤仙儿也没敢多做停留,凭着模糊的记忆摸索着走到了镇上的码头,此时码头上还没有什么人。

  凤仙儿一路心惊胆战的,跑的口干舌燥的,连口水都没敢喝。“老伯,能给我碗水喝吗?”凤仙儿哑着嗓子问馄饨摊上正在支活的老伯。

  “牙儿帮老伯把火支上,老伯给牙儿碗馄饨吃,可好?”卖馄饨的老伯看了看凤仙儿瘦弱的身板慈爱的说。

  此时的凤仙儿戴着毡帽穿着男装,细瘦的身材也还没发育好,跑了一路嗓音也沙哑了,难怪老伯把她当作男牙儿。

  “哎!”凤仙儿受宠若惊的赶紧帮忙生火。凤仙儿生好了火,不一会老伯就给凤仙儿煮了碗热腾腾的馄饨,看左右也没什么人就坐下和凤仙儿唠起了家常:“牙儿有十二了吗?”。

  “俺都十三了。”凤仙儿一边吸溜着吃着馄饨一边说,跑了两个多时辰凤仙儿实在是饿了。

  “牙儿长得也太瘦了,这么早来码头可是要渡河?听说对岸北河镇新开了个矿厂,这些天陆续有好些壮汉渡河去那边做雇工呢。牙儿这么瘦不会也是要去哪吧?那活可累人呀,牙儿恐怕撑不下来呦!”卖馄饨的老伯拍了拍凤仙儿的肩膀担心的道。

  凤仙儿只知道自己一定得逃的远远的,一定得离开南河镇。至于离开南河镇以后去哪?凤仙儿自己也不知道。从小到大,她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这南河镇了,赶紧问道:“那这除了到北河镇的船还有到哪的船呀?老伯您常年在这,见识的多,您给俺指点指点,除了矿场俺还能去务工?”

  “嘿嘿,牙儿虽不大,话说的倒中听,那俺就给你说说…”卖馄饨的老伯热心的和凤仙儿聊了小半个时辰,直到天大亮了些有客人来吃馄饨了才话罢。凤仙儿原来的世界很小,只有小小的吴家村,最远也就只知道南河镇。和老伯聊了这小半个时辰后,凤仙儿才对南河镇以外的世界有了大略的了解。

  原来河的对岸是北河镇,南河镇北河镇临的这条河是济水河,济水河自北向南贯穿大泱朝的全境,沿河南下水路一天就可抵达遥城,沿河北上水路三天就可抵达大泱最富饶的云城,水路七天就可抵达大泱的都城泱都。

  凤仙儿搭的是她在码头上见到的第一艘船,是从遥城出发路过南河镇去往云城的。凤仙儿交了十五个大子的船钱后,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把帽檐拉的更低一些,倚着船板闭上了眼。此时此刻,凤仙儿一直悬着的心才有些放了下来。

  反观下河村的徐家,也是异常的热闹,刚过门的新娘子,衣冠鞋袜俱在,身体却凭空消失了。村里人有说徐二犯了山精鬼怪的,有说徐二得罪了狐仙的,有说徐二是天煞孤星命里不该有媳妇的,总之没有人说凤仙儿是自己跑了的。连徐家都请了道士来做法消灾,并一把火把凤仙儿的东西烧了个干净。凤仙儿爹娘得知了此事后,还带着人去徐家大闹了一场,徐家又赔了好些银钱才算了事。

  三日后的正午,凤仙儿乘的船到达了云城。凤仙儿紧了紧背上的小包袱,步履轻快的下了船。从此她便不再是凤鸣山下吴家村的小丫头了!也不再是下河村徐家愚囊儿子的媳妇了!从此她就自由了!不必再为谁牺牲自己委屈自己了!凤仙儿觉得无比的畅快。

  云城的码头商旅聚集热闹非凡,凤仙儿下了船后没做太多停留,问了方向就往城里走。老伯说过,无论是遥城还是云城,城里都会有很多雇佣工人的,她身体瘦弱,可以到城里找一些不用出苦大力的工来做。

  凤仙儿包袱里的白馍和糕点在船上都吃完了。进了城,凤仙儿花了一文钱买了两个馒头,一边吃着一边留意着有没有雇佣工人的牌子。云城的街道比南河镇的街道宽得多,街道两旁商家林立,出来进去的人也都衣着光鲜。各式各样的小摊位上琳琅满目的也是什么的都有。从小凤仙儿就没见过太多世面,这里的一切对凤仙儿来说都是新奇的。

  微信公众号:兮云(xiyun2xining)

继续阅读:第四章:爱吃肉的老郎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鸣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