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命根值多少
小脚儿2017-07-31 11:072,383

  从魏良卿府中出来之后,何守礼不再犹豫,直接赶往了马冀的府中。

  然而当他出现在马府的大厅之时,却也看到了李青云。

  三人见面,却也是颇为尴尬。

  “马大人,李大人,还望你们两人宽容。”何守礼面带歉意说道,当时就拱手抱拳。

  马冀和李青云两人互相一看,心中却是暗暗吃惊,看来魏忠贤已经发挥了他的作用,只是他们两人没有想到,魏忠贤的动作竟然有如此之快。

  马冀沉声傲娇的说道:“何大人你之前不是不肯认错的吗?怎么现在又知道来求我们了?”

  何守礼尴尬地笑道:“之前也是迫于无奈,经过我的深思熟虑,实在有感愧对于二位大人,我们本属同僚,又何必同根相煎,再说咱们又本属……”

  “等会,同根此话还是稍后再说吧!”

  李青云连忙阻止他道。

  不说“根”字还好,一提马李两人火气噌噌噌就窜了起来。

  何守礼笑着点点头,心中却是完全确认了这两人已经投入到魏忠贤的身边。

  “在此我代表我儿萧然,郑重地向你们表示歉意!希望你们能够看在我们同僚多年的份上,原谅我的儿子,而对于令郎的伤情,我们一定会做出让你们满意的赔偿!”

  何守礼的神态极其的诚恳,眼角泛出来的泪光,都让人觉得动容。

  马冀哼道:“你以为道歉有用吗?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需要朝廷干什么?你就让你的儿子好好的等着法办吧!”

  “是啊!你儿子是如此的歹毒,小小的年纪,竟然招招下手要人老命。”李青云一想到自己的儿子从此以后还没有进宫,就变成了公公,心中的痛,就像在两腰插刀一样钻心。

  看到两人的愤怒,何守礼连连的躬身道歉:“我们是真的知道错了,可是你们也没有必要半夜的将他绑回家呀?”

  两人一听这话,却是愣了。

  李青云一甩袖子,不懈的说道:“你说什么疯话?我们两个好好的在这里,没事的,去绑你儿子干什么?”

  听完李青云所说的话,何守礼急忙说道:“就在两个时辰之前,我儿在看病的途中,被人绑走,魏忠贤已经承认是他所做,难道不是你们两个唆使的吗?”

  何守礼的话,先是让两人一楞,随后马冀却是仰天大笑道:“痛快痛快,果然是魏公公,这么爽快直接的事情,也就只有魏公公才能做得出来!你说的没错,是我们让魏公公来对付你的!既然赵南星不帮我们主持公道,那么就别怪我们另寻他途!”

  何守礼听到确认的答复,一下就急了,连忙说道:“你们是不是傻啊!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吗?魏忠贤可是阉党!你们这么做,就不怕别人指着你们的后脊梁?被百官看不起吗?”

  “呵呵!”马冀就是一笑,然后鄙视地看着何守礼,“你还好意思说这话?你的儿子伤害了我们儿子的命根子,难道你以为我们就不会被人笑话吗?”

  “这根本是两回事好吗?如果你们需要补偿,道歉,我都可以做到,可是没有必要和魏忠贤沆瀣一气!”何守礼痛心的说道!

  “够了!”李青云看到何守礼的这副模样,更加厌恶,“现在不想和你扯这些事情,如果你今天是来教训我们的话,那你就请回吧!”

  何守礼顿时就不说话了,他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不是来为赵南星拉人的,而是为自己儿子求情了。

  想想自己的年纪,再想想可爱的儿子,何守礼叹了一口气!

  “好吧!那么你们说说,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何萧然?”何守礼看着两人说道。

  马李两人此刻心中一阵暗爽,其实两人本就没有想真正的整死何萧然!

  毕竟将来还要同朝为官,谁都有个没落难的时候,现在如果不留一丝台阶的话,却也和断了自己的后路没什么区别。

  再说了他们可不同于何守礼年事以高,想再生个孩子难如登天,不过是多娶几房姨太的事情,若是藉此机会,仕途再进一步,说不得这还能变成一桩好事。

  然而马李两人却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何守礼。

  何守礼一看两人好整以暇的模样,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于是说道:“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就让你们看看我的诚意,你们也知道我家的有南海璧树两棵,价值万金,就送给你们了,权当是我给你们的赔罪。”

  “万金?笑话,以我们两个人家族的底蕴,会在乎万金?我们儿子的命根,就值万金!”马冀不满的说道!

  何守礼又咬了咬牙,说道:“那好吧!我家还有开国洪武大帝所用的宝刀一把,也送给你们,这可是无价的宝贝!”

  李青云听了这句话,却是眼睛一亮。

  作为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当然对于武器之类的热爱不已,因此当听到何守礼竟然有洪武大帝所用的宝刀,倒是颇为心动。

  何守礼看了看两人的表现,却似乎没有反应。他一时脸上森然……

  “你们两个可不要得寸进尺,光是这三件宝贝,就起码价值10万金!要是把我惹急了,咱们谁都别想好!”何守礼是真觉得这两人有些贪得无厌了!

  马冀和李青云正值壮年,家中妻妾也不少,要生个儿子之类的,那可是非常容易的,再说他们两个的儿子又没有死,却仍然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

  纵然是泥菩萨也有三分怒气的!

  听到何守礼竟然敢如此说话,李青云顿时就怒了!,

  “看来你好像没有搞清楚状况,到了此时,你敢威胁我们,你信不信,现在我就让你的儿子身首异处!”李青云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何守礼一听这话,就好像是被点燃的火药一般,身子挺直,阴笑一声!

  “你们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我可是直隶府丞!你们就以为自己那么干净吗?”何守礼大声吼道。

  马冀一下就怒了,冷笑说道:“说得你好像抓住我们什么把柄似的?”

  “马冀,天启二年,你的小妾刘氏勾搭戏子一条香,被你发现后,从此再也没有看到过一条香和刘氏,你别告诉我,他们是出去游玩了?”

  “李青云,你属下两校尉强奸南郊十里堡民女,杀人全家,贿赂于你八千九百两!你别告诉我你都捐给灾民了!”

  “马冀,……”

  ……

  何守礼一字一句的将二人曾经所犯的事情一一说出,听得在场的两人冷汗直冒。

  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隐晦的,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被何守礼全部掌握了,这不得不让两人心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交换条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厂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