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忙碌的何守礼
小脚儿2017-07-04 16:022,337

  忧心忡忡的何守礼从魏府出来,内心的焦急更加严重,现在可以确认,的确是魏忠贤抓走了自己的儿子,那么何萧然就难免会吃一点苦了,甚至能不能活到明天都是一个问题。。

  魏忠贤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又让何守礼心惊胆战。

  要知道东厂的做事风格,如果真的处置起来的话,只怕自己和儿子一定没有好的下场。

  他甚至面临着一个选择,到底是保住自己的儿子,还是保住自己的官位。然而想到自己年事已高,想要再生一个儿子,却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都得保住自己儿子才行。

  现在想要救何萧然,就要找到到底是谁让魏忠贤抓了何萧然,然而最有可能的自然是那个人了!

  想到这里,他在管家的搀扶下爬上了马车,看着黑夜,紧紧抓住了车门,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老爷,咱们去哪?”何守礼的管家,在一旁小心的询问道。

  “去魏良卿府!”何守礼咬了咬牙齿,沉声说道。

  此时的街上人已经越来越少,深更半夜,何守礼的心情却像是这外面的温度一样,感觉到一阵凄凉。

  马车哒哒的在街上快速的奔跑着,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魏良卿的府第。

  魏府大厅。

  “混蛋!你还有脸敢来见我?”

  魏良卿的声音十分的不善,滚大的眼睛,配合着愤怒的表情,就好像是要吃了何守礼一样。

  何守礼也不废话,拱拱手说道:“魏大人,我知道我儿的过错实在不可饶恕!可是希望您念在我家几代单传,我平日里兢兢业业执事的份上,就原谅我一次吧!”

  何守礼说的真诚,眼中不知不觉地又带来了泪水。

  魏良卿在自己的心底哼了一声,表面却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在工作之余,还是要加强对子女的教育。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歹毒的心肠,要是长大了还得了?这一次,幸亏是我家麒麟幸运,如若不然,让我摊上这事,怕是只能辞官归隐而去了。”

  看到魏良卿的态度有所缓转,何守礼忙点头称是,他也没有想到魏良卿此人竟这么的好说话。

  他也顾不得两人官衔上的大小,于是,深情地说道:“孩子们有自己的矛盾,但是做出这等事情,却是我管教无方,请魏大人放心,将来我一定好好的教育犬子,不会让他再做出如此混账之事!”

  魏良卿点了点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就先走吧!”

  呃?

  魏良卿这几句不酸不甜的话,让何守礼一阵傻眼,感情这说了半天,什么也没得到,于是他急忙说道:“今夜何某是有一件急事,还劳烦魏大人能够给予帮助啊!”

  “哦?”魏良卿不解地说道,“我这不是原谅你了吗?你还有什么急事?”

  何守礼说道:“今天晚上犬子看病回家,然而在路上,却被人劫持,至今未归。”

  一听这话,魏良卿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然后大声的说道:“那你还不赶紧去找人?怎么会想到我这里来道歉?赶紧去找人吧!这可拖不得。”

  何守礼尴尬的说道:“我知道是何人绑了我的儿子。”

  “哦?那还等什么?何大人乃是直隶府丞,想要救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莫不是你儿已经?”魏良卿同情的看着何守礼。

  何守礼看着魏良卿为难的说道:“这才是现在最为难的地方,抓我儿子的,正是您的叔父,魏忠贤魏公公!”

  然而这话说完,魏良卿却是皱起了眉头,然后点点头说道:“按你这样说来,只怕是我叔父插手了。那我也无能为力啊!”

  “难道不是您让魏公公抓的萧然吗?”何守礼皱起了眉头。

  眼前魏良卿的表现,并不像在演戏,那么显然,抓着自己儿子的幕后主使就不是魏良卿,那还有谁?

  何守礼当下便思索起来,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

  等等!

  刚才在魏忠贤那里的时候,魏忠贤最后的说话曾经提到马冀和李青云两人曾经到过魏府,那么如果不是魏良卿主使的话,那么就只能!

  竟然是他们两个!

  马冀和李青云!

  只是,马冀和李青云明明和自己是一伙的,难道他们出卖了自己?

  何守礼的头上顿时就渗出了涔涔冷汗,他咽了一口口水,接下来的情况简直不可想象。

  难道这两人真的背叛了赵南星和自己等人的政治立场?竟然为了自己的儿子连双方的家族都给卖了?

  一时间,何守礼又是自责,又是矛盾。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摆明是这两人一定向魏忠贤许诺了什么,魏忠贤才会抓自己的儿子。不然,如果魏忠贤真的想为难自己的话,也不会过了这么几天,才来抓何萧然。

  现在已经不简简单单是自己儿子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涉及到了双方的利益集团。

  何守礼一阵为难,如果自己接着往下走的话,无非几条路。

  第一,直接去找赵南星干涉,然而以魏忠贤现在的声势抓何萧然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讲得通的,赵南星既然将这件事情推给了魏忠贤,其实就已经在场面上表明了,不想牵涉到这件事情里面。

  虽然在私底下对自己有所偏袒,可是把事情一旦拿到场面上来说,性质可就变了。

  第二,依靠自己的能力救回儿子,不过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只怕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粉身碎骨,甚至还会牵累到家族,这条路断断是不可能的。

  第三,却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条路,那就是自己去求马李二人!可是只怕自己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越想,何守礼就觉得自己越乱。

  魏良卿看了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此事的关键只怕不在我身上,关键还是另外两人在后有所动作,没有他们在叔父哪里活动,叔父不至于压你这么紧,在这件事情上,为了救你的儿子,你也就别犹豫了。”

  何守礼倒吸了一口凉气。

  今晚奔波的迷迷糊糊,被魏忠贤那么一骂,更是乱了阵脚,看来,这事情的关键,的确还是在于马冀和李青云两人。

  说到底,魏忠贤收了好处,还是想找一个由头给马冀和李青云两人出气。

  马冀和李青云两人绝对是加入到了阉党的行列之中!

  可是自己现在的处境,却是极为尴尬,在赵南星那不上不下,现在又成为了魏忠贤拉拢马李二人的筹码!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命根值多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厂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