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魏忠贤的帮助
小脚儿2017-07-04 16:022,562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魏忠贤坐在大厅之上,面沉如水,实则内心则是高兴不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侄孙魏麒麟竟然会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好的办法!

  此时的他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拿着茶盖,嘴中轻轻地吹着茶杯里的热气,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就是爽啊!

  以前都是被那帮文人刷的团团转,这一会,看杂家怎么玩你们!

  不一会儿,管家从外面引进来两人。

  那两人的神情颇为尴尬,然而脸上的焦急,却又说明了他们此时内心的矛盾。

  两人缓缓的走到了魏忠贤的面前,互相看了看,然后拱手,说道:“我二人求见,希望公公为我们做主啊!”

  看着两人心急火燎的样子,魏忠贤笑了一声,然后将眼神分别看向了两人。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冀和李青云。

  这两人为自己儿子的事情,可以说是一夜之间白了头,明显可以感觉到两人衰老了很多。

  “做主?”魏忠贤揣着明白装糊涂,奇怪的看着两人。

  “实不相瞒,我们两个有莫大的冤屈,却无处昭雪啊!”说着,李青云的表情变得哭丧,连连拱手,匆忙的上前一步。

  “难道是为了令郎受伤一事?”魏忠贤斜了他们一眼。

  “公公,正是如此啊!”两人齐齐拱手眼睛发亮。

  看到两人的模样,魏忠贤则是叹了一口气:“你们先坐下吧!可怜两位令郎了,竟然遭逢这样的不幸。只是,此事已交归朝堂判断,你们找我却没有什么用啊!”

  看到魏忠贤如此说来,李青云没有说什么,然而马冀却是立即起身,向前一步,然后拱拱手,脸上都写满了愤怒的神色:“公公,若是此事交由朝堂,我们怕有人从中作梗啊!”

  正喝着茶的魏忠贤满脸的不解,故作奇怪的生气说道:“胡闹!此等大事,已经交归朝堂,还有谁敢从中阻碍,这世间还有公道吗?”

  马冀听到魏忠贤如此说,脸上的无奈更是明显了,而且依然隐晦地说道:“那何守礼乃是直隶大员,某些身居高位者还对其有所青睐,只怕到时候,那些高位者口上说不偏私,不阻拦,可是私底下却利用自己的影响,扰乱公正啊!”

  李青云脸上也是布满了阴云,他对魏忠贤说道:“怪只能怪,我们人微官轻,所以才来找公公,希望您能够为我们主持公道!”

  魏忠贤如此一说,神色却也是稍微变了变,看向了两人。

  魏忠贤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我只怕实在无能为力,毕竟已经交付朝堂,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两人一听魏忠贤说这话,当时就急了。

  现在在东林一派之中,赵南星摆明了是要偏袒何守礼,而以两人的影响和地位,并不足以威胁赵南星。

  可是如果说,就让这件事情就此了结的话,两人却也是一万个不愿意。

  若是伤胳膊断腿之类的,两个人能忍也就忍了,可是这一次可是断子绝孙啊!

  这换了任何人也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有所隐忍的!

  因此两个人在私下里寻思了半天,也挣扎了半天,最后才决定,到魏忠贤这里,寻求他的帮助。

  然而看魏忠贤此刻的表现,显然他是不愿意出手帮助的,毕竟一旦魏忠贤出手的话,就是一次和赵南星正对面的冲突。

  因此,一听到魏忠贤说这话,向来心高气傲的李青云恭敬的问道:“公公,就请你看在同僚的份上,帮我们一把吧!如果您愿意帮我们,我们……”

  魏忠贤抬起头,颇有兴趣的看了一眼李青云:“你们会怎么做?”

  一旁的马冀接着说道:“我们愿意献上黄金10万两!叶翡翠三株!”

  魏忠贤的眼皮微动,忽然故作惆怅的说道:“唉,孩子可是父母的心头肉,杂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你们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杂家却是有些于心不忍啊!”

  魏忠贤叹了一口气。

  “就说杂家那侄孙魏麒麟吧!刚听到他溺水的消息,杂家的心肝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更别说你们自己的亲儿子了。”

  魏忠贤装模作样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两人一听魏忠贤的语气软化,急忙接着说道:“只要能够让何守礼付出应有的代价,也尝一尝我们痛苦的滋味,就算还有再大的代价,我们也愿意出!”

  看来两人是真心拼了,那血红的眼睛,显示着两人愤怒的内心。

  “嗯,你们现在就想讨一个公道,对吗?”

  魏忠贤也颇为气愤地说道,眼角微微发红,让两人深受感动。

  虽然平日里魏忠贤作为阉党的头子,名声并不怎么好,因此东林党人也不屑于和魏忠贤交往,两人更是如此。

  然而,两人因缘际会,和魏忠贤这样相处一番下来,却发现魏忠贤在某些方面比东林党人内部更具人情味。

  一时间,两人互相看了看,不由自主的一阵感慨。

  魏忠贤当然看到了两人眼神中的变化,眼睛一转,心中有数,于是继续说道:“不过,这些钱财乃身外之物,就是对朝廷同僚下手,我担心自己被别人孤立啊!”

  魏忠贤所说的话,让两人心中一阵忐忑,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忽然,单腿跪在了地上:“公公!如果你能帮我们了结此事,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要你一句话,再怎么复杂艰难都在所不惜!”

  “此话当真?”一听两人如此一说,魏忠贤真正表现出来的兴趣。

  “当然,我以我们两人的家族名誉担保!”两人信誓旦旦的说道。

  对于何守礼,这几天,两人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他们从来没有想到,本是一系人马,一旦遇事,却变得如此让人心寒!

  因此,这几天两人反复思量,却也在思索,自己所跟着的这些人,到底值不值得追随。

  两人虽然这么说话,然而魏忠贤却是看上去颇有忧虑地说道:“你们也知道,本督的办事风格,向来粗犷,若是本督一人去办此事的话,只怕颇为为难啊!”

  又进了一步!

  两人心中大喜,更加急切的说道:“在这一点上,魏大人,您完全不需要担心,我们现在就可以立下字据,凡是您对何守礼和何萧然所做一切之事,皆是我二人共同参与!”

  魏忠贤心中暗喜,等得就是你这句话。

  “既是如此的话,二位大人不妨给个字据,这样我办起事情来,也颇为有底!”魏忠贤认真的说道。

  一听说真要写字据,两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可是一想到赵南星的偏袒,何守礼的不负责任嚣张,便也顾不得那多了。

  当时两人便立下字据,并用随身的印鉴在上面盖上了红章。

  “公公,此事就这样说好了?”两人忐忑的看着魏忠贤,只希望得到魏忠贤最后一声应允。

  魏忠贤检查了一下两张字据,说道:“现在已经有了字据,办事自然是不成问题,你们两个人就回去静待佳音吧!”

  两人一阵欣喜,道谢后告退。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准备揍人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厂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