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讨回公道
小脚儿2017-07-31 11:074,903

  一大清早,习惯了早起的魏良卿正在院子里练剑,突然就看见了家中两名丫鬟正捧着洗簌用具,以及衣鞋裤袜往魏麒麟的房里走。

  魏良卿叫住两名丫鬟,“站住,少爷大病初愈需要静养,谁让你们去打扰少爷休息的?”

  两名丫鬟被魏良卿这么一呼喝,当即吓得跪在地上。其中一名丫鬟回答道:“回大人的话,是魏大少爷派侍女让我们去替少爷更衣的,好像是少爷说他要去国子监读书。”

  “读书?”魏良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眼珠微微转了一圈后道:“走,带我去看看。”

  进入魏麒麟的房间,魏良卿直接问道:“麟儿,听说你准备今天就去国子监读书?你昨天才落过水,还是再休养几日,等身体完全康复以后再去吧。”

  魏麒麟听后摇头,“那可不行。爹,有些人欠了我一个公道,我必须去要去讨回来。不然的话,我吃不好饭,睡不着觉。”

  说完,魏麒麟一下想起来,赶紧问魏良卿:“对了爹,害我落水的那四个人叔公都放了吗?”

  “放心。昨天你叔公已经命第五杀把他们放了,不过恐怕短时间里面,他们是不敢去国子监了。”

  “没事儿,那四个人只不过是小喽喽而已。冤有头,债有主。有些人虽然表面上装的一副仁义君子的模样,但背地里都做了一些什么勾当,孩儿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魏麒麟微微一笑道:“好了爹,孩儿要更衣准备出门了。不然要是迟到,博士可是会打手心的。”

  “他们敢!”魏良卿眼睛一瞪,整个人顿时不怒自威。

  在督主府内换了衣服,吃过早饭以后。魏麒麟去向魏忠贤请安告别,魏忠贤派了督主府护院统领傅啸风,驾驶马车送他去国子监。

  国子监在大明属于最高学府,一般能够在这里面读书的都是官宦子弟,并且官小了还不行,至少也得是正四品往上的官员后代才行。

  昨天晚上魏麒麟已经仔细整理过之前那“魏麒麟”的记忆,在“前任魏麒麟”的记忆中,他虽然生性愚笨但好歹出身尊贵,又极受魏良卿宠溺,所以自小到大都没怎么受过磨难。

  但这样的好日子在进入国子监以后,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魏良卿作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又是魏忠贤的侄子,自然不受那些所谓的“清流”喜爱。大人的行为态度,很多时候总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传染给孩子。

  魏麒麟作为魏良卿的儿子,进入这国子监,理所当然会遭到“特别对待”。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弱智,理解能力低下,所以一直都是国子监之中,众生员共同欺负的对象。

  原本一开始敢欺负魏麒麟的只有那些朝臣大臣、权贵的子嗣,但后来国子监的生员们发现,魏麒麟每次被欺负了都不会向家中父亲告状,反而竭尽可能的讨好他们。所以慢慢的,那些普通官员子弟也经常奇招迭出的欺负魏麒麟。

  而原本的魏麒麟因为性格原因,所以极其想要在书院结交朋友。也正因如此,对于书院众生员的欺负,他一向是逆来顺受,从不向魏良卿述说。

  只是每每午夜梦回时,以前的魏麒麟才坐在床上独自流泪,捶胸叩问,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待自己,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过去的经历,在此时的魏麒麟看来,完全就是一部弱者的水泪史。现在他魏麒麟全新重生,首要之事就是得为以前的魏麒麟讨回公道,这样自己的念头才会通畅。

  然后嘛,好不容易穿越重生一趟。自然得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尝尝背靠大树,混吃等死,养恶奴牵大狗玩美婢的幸福纨绔子弟生活。

  正在意淫之中的魏麒麟,突然感觉马车停了下来。他掀开马车的帘布,探出脑袋看了看,原来马车已经到了书院门口。

  魏麒麟从马车上跳下来,抬头看了一眼国子监这气派的大门。还没来得及感慨什么,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哟……这不是魏龟蛋嘛。还以为你前几天掉进水塘以后会就此去向阎罗王报道呢,没想到运气挺好,竟然还活着。古人说祸害遗千年,看来古人诚不欺我也。”

  “马兄。这你就不懂了,人家可是‘龟蛋’,你有见过龟被淹死的吗?所以龟蛋安然无恙,实属再正常不过了。”

  “哦……对对对,李兄你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

  听了二人的对话,魏麒麟脸上没有丝毫怒意,反而和颜悦色地笑着。眼前这两个家伙一个叫马文宗,一个叫李慕白。

  两人家中权势都不小。马文宗的爷爷乃是当朝内阁的阁老之一,正宗三品大员。李慕白的老爹则是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统管整个京师的治安,正四品的武将。

  魏麒麟学着以往痴傻时的样子,咧着嘴傻笑着,还拍着手一脸兴奋地叫着:“马大哥,李大哥。”

  叫完,魏麒麟像献宝一样把自己腰间挎着的一个布袋递给二人道:“马大哥,李大哥。这是我在我家厨房带来的好吃的,请你们吃。”

  以往魏麒麟为了讨好国子监里的这些人,也经常带吃的给大家,所以看到这一幕,马文宗和李慕白并没有防备,只是嘲讽地笑了笑,然后由李慕白随手接过了那布袋。

  马文宗协助李慕白解开布袋的节,口中说道:“来,看看咱们龟蛋又给咱们孝敬了什么好东西。”

  “啊!!!蛇!”

  马文宗刚刚解开那布袋,布袋里面立刻钻出了三条蛇。那蛇通身漆黑,是无毒的乌皮蛇。蛇最喜好的就是钻洞,所以它们刚刚探出脑袋,就立刻顺着马文宗和李慕白那宽大的衣袖口中钻了进去。

  “天呐,快帮我把他弄出来。王八蛋,别傻愣着了,快!”

  “啊?哦哦……”魏麒麟立刻点了点头,走上去对着马文宗的肚子就是一记老拳,口中大声骂道:“臭蛇,快点儿从我马大哥的衣服里滚出来!”

  话音刚落,他一记扫堂腿就把马文宗撂倒在地。然后又给了李慕白一记重击,依法炮制,将他扫倒在地。

  魏麒麟在对着二人的脸就是一顿猛踩,口中还不断叫着:“臭蛇,烂蛇,滚出来。吓着我马大哥和李大哥,我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滚出来!砰砰砰……滚出来!砰砰砰……”

  短短时间,马文宗和李慕白全被魏麒麟给踩成了猪头,那青一块紫一块,破一块肿一块的脸,基本就看不出二人真正的模样了。

  马文宗抱着自己的头,口中大声骂道:“魏龟蛋,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马大哥,你可冤枉我了。哎呀!马大哥,你别动。那蛇……那蛇到你的裤裆去了,你别动,我帮你踩死它。”

  “别!不能踩!不能踩……”

  幸亏马文宗叫的及时,魏麒麟右脚恰好悬在马文宗的裆部上方,并没有踩下去。马文宗松了口气,已经被踩肿的嘴含糊不清地说道:“魏龟蛋,赶快把你的臭脚给我挪开。要是你敢踩下来,本少爷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哦,好,我把脚挪开。”魏麒麟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自己的右脚,脑海中却想起了这两人以往玩弄自己的种种场面。

  正准备有所动作时,魏麒麟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另外一个人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看见此人以后,魏麒麟心中忍不住道了一句“好巧”,来人竟然是何萧然。

  若说马文宗和李慕白两人以往是明着欺负自己的真小人,那这何萧然就是个伪君子。此人利用魏麒麟愚笨,但又想要和融入国子监众人的心理,一直都利用着他。

  在国子监的博士面前,何萧然是尽力帮助魏麒麟学业的好学生。

  而在私底下,何萧然经常找魏麒麟要银子花,常常让他趴在地上当马给他骑,学狗叫逗乐他的那群狐朋狗友。

  这一次魏麒麟之所以会掉进水塘,其实就是因为他和天字三班的人打赌,赌他让魏麒麟做什么,魏麒麟就会做什么。

  一共赌了三局,第一局何萧然让魏麒麟吃了一碗泥沙拌饭。第二局让魏麒麟爬到一颗大树上,直接跳了下来。第三局就是让魏麒麟自动跳下水塘。

  只不过何萧然感觉让魏麒麟跳水塘可能会惹祸,所以指使了另外四个常常跟着他玩耍的学生带魏麒麟去跳。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这个罪魁祸首才没有被第五杀抓到东厂大狱。

  见到何萧然以后,原本是准备一脚踏下去的魏麒麟,此刻顿时把脚收了回来。他一脸兴奋地冲着何萧然挥舞着右手叫道:“何大哥。”

  何萧然一看是魏麒麟,先一开始还微微愣了愣,脸上闪过了一丝紧张的神色。

  毕竟魏麒麟跳水塘的事是他主使的,他爹虽然是正四品的顺天府府丞,但要是魏良卿报复起来,他很清楚,自家老爹绝对无法抵挡。

  基于这样的心理,何萧然十分热情地对着魏麒麟打着招呼道:“哎呀,原来是魏兄弟。昨天听说你身体不适,现在好些没?”

  “我就知道,整个国子监只有何大哥你最关心我。我已经全好了,一点儿事都没有。”

  “这就好,这就好。”何萧然松了口气,然后目光跳过魏麒麟的身体,看向刚刚把身上三条蛇弄出来,从地上爬起来的马文宗和李慕白。

  二人狼狈不堪,脸上全是青紫伤口,何萧然第一下没能认出来二人是谁。

  但马文宗此刻已经指着魏麒麟叫骂出来:“魏龟蛋,我看你这是找死!”

  魏麒麟赶紧把身体躲在何萧然身后,口中叫道:“何大哥,这两个无赖想抢我银子,你可要帮我啊。”

  何萧然心中正在盘算这两天得好好对待魏麒麟,不能让他把跳水塘的事告诉给他爹知道。此刻一听这个家伙只是地痞无赖,当即负手而立,一脸傲然地说道:“大胆!我何萧然在此,我看谁敢动我魏兄弟?你们两个狗杂种赶紧给我滚,否则让顺天府的衙差把你们二人拖进衙门每人各打三十大板!”

  “何萧然,我操你奶奶的,你敢这样对我说话!”马文宗怒吼一句,挥拳就对着何萧然面部打去。

  何萧然一时躲闪不及,左眼顿时被打了一拳。但躲在他身后的魏麒麟反应也是奇快,奋尽全身力气,一脚就从何萧然身子左侧踢在了马文宗裆部。

  马文宗惨叫一声,魏麒麟拍手大叫道:“何大哥,踢的好!”

  何萧然被马文宗一拳打得怒火中烧,此刻见马文宗莫名其妙就倒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了魏麒麟那句“何大哥,踢的好!”。

  何萧然下意识地就应承下来,说道:“小意思,这等杂碎竟然敢跟我动手,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说着,何萧然对着马文宗的脚就是一顿猛踩,他何公子左眼这一拳,又岂能是白挨的。

  慢了马文宗一步的李慕白见何萧然正在暴打马文宗,于是立刻怒吼一声:“何萧然,你他奶奶的不要命了是吧!”

  说着,李慕白也冲过来,对着何萧然挥了一拳。而此刻魏麒麟却悄悄地站到了一旁,任由二人扭打。

  这打架都是越打越狠,只见李慕白处于下风,却仍旧对着何萧然的右腿猛咬了一口,那模样跟饿狼撕肉没任何区别。

  何萧然一巴掌就把他煽在了地上,对着他就是一顿猛踩。

  魏麒麟假惺惺地跑过来,拉着何萧然叫道:“何大哥,差不多了,别打了。”

  “你让开,本少爷今天非打死这个王八蛋不可。”何萧然一把推开魏麒麟,抬起右脚就对着李慕白的腹部踩去。

  但是魏麒麟却看准时机,顺势拉了何萧然一把。于是乎何萧然这一脚没有踩中李慕白的腹部,而是踩在了李慕白的裆部。

  咔嚓!魏麒麟仿佛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马文宗还抱着裆部在地上滚来滚去,口中不停地惨叫着。现在李慕白的叫声比他那更大,更凄惨。

  何萧然已经被怒火冲晕了头脑,仍旧不依不饶地对着李慕白一顿猛踩,口中还不断叫着:“叫你他娘的咬我,叫你他娘的咬我……”

  魏麒麟此刻死死地拉着何萧然,大叫道:“何大哥,别打了。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啊……”

  “你滚开,不关你的事!”何萧然一把推开魏麒麟道。

  魏麒麟心中其实正在仰天狂笑,但面子上他却一下趴在了李慕白的身上,道:“都是误会啊何大哥,我不准你再打李大哥了。”

  “魏麒麟,你再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打!”此时的何萧然,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和李慕白打起来的。他只知道地上这地痞无赖竟然敢打他这堂堂府丞公子,真是不知死活。

  “何萧然……本少爷发誓,这辈子定和你不死不休。魏麒麟,你够义气,以前算我李慕白对不起你。不过你让开,我倒要看看他何萧然今天敢不敢把我活活打死!”

  “本少爷管你是李慕白还是李慕黑,今天不断你一条狗腿,本少爷……”

  “住手!”一声沉喝响起。

  魏麒麟抬头一看,原来是国子监的司业大人许淳风来了。这司业就等同于学校的副校长兼训导主任,从四品的官职。

  见到是许淳风,何萧然不敢继续放肆,当下终于停了手。

  魏麒麟从李慕白身上爬起来,一脸关切地问李慕白:“李大哥,你没事吧?”

  李慕白咬着牙,双手捂着裆部,痛苦地吟叫着。

  许淳风定睛一看,只见李慕白的裆部和马文宗的裆部都有黄白之物流出来。许淳风大惊,赶紧叫道:“快!请书院里的郎中出来为二人疗伤,快!”

继续阅读:第四章 置身事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厂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