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大明第一餐
空信封2017-07-04 16:473,381

  “十六弟,你可好些了?”说话的男子正是太子朱标。

  朱栴(zhan)缓缓睁眼看着面前的大哥,见朱标气质儒雅、面色和善,头戴太子冠,身着太子袍,他俯身看着自己。太子,这就是太子哥,对了,洪武二十四年他就要因为头疾殒命了,这位薄命的哥哥啊。

  想着还有两年太子哥就要离开大家,朱栴不觉着悲从中来,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强撑着身子坐在床榻上,便握着朱标的手哭泣:“太子殿下,臣弟怎敢劳哥哥前来看望,都是臣弟不好,让大家担心了。”说话间,朱栴不知哪里来的悲伤和勇气,居然抱着太子朱标悲切不已,还用了“臣弟”这个自称。

  “十六弟,没事便好,没事便好,哥哥为你高兴啊。”朱标拍着朱栴的肩头,搂抱着他的头在自己的怀里,不觉间也是落泪再三,本性善良的朱标对每位皇弟都是这般关照,听说朱栴因为取书,从梯子上跌落,便赶来探望。

  “哥哥,臣弟跌落昏睡间,还梦着哥哥带众兄弟们在东宫太学就读,我的好哥哥。”朱栴抱着朱标怎么也不肯放开,越哭越伤心,直看得母亲余贵人泪眼婆娑、悲悲切切,进而不忍看哥俩哭泣,转过脸去。

  “好十六弟,快快好起来,哥哥还带大家去一起就读。对了,父皇已着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三司明日带李善长进宫,为父皇侍讲并要你我旁听,十六弟可要好生休息,明日莫让父皇失望。”朱标拍着朱栴的后背缓缓道。

  “大哥,父皇为何非要我陪大哥去听李善长先生日讲?”朱栴有些疑惑的问,其实这都是刻意为之,他知道这李善长因为胡惟庸窝案而受牵连,被押在刑部大牢,还有一年的寿命。更知道父皇朱元璋是个爱学习的帝王。

  “父皇见十六弟受惊吓,便作了这样的安排,也算是为十六弟压惊吧。”朱标依旧安慰着朱栴。能和父皇、太子殿下一同听臣工们日讲,可是莫大的恩赐和赏识,可知道父皇二十六位儿子,除几位先封为王藩镇各地外,在京的众多兄弟中,谁还有这样的面子?

  问了太子哥哥几句,朱栴忽地认识到自己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便瞬间爆发出了孩子气:“太子殿下,大哥,弟弟不要去听讲,弟弟害怕那李善长,他和那胡惟庸是一伙的,那胡惟庸害死了刘伯温先生,哇哇哇,呜呜呜”

  朱标安慰着朱栴,就寻思着自己这弟弟是摔得不轻啊,这不是哭就是闹,连胡惟庸和刘伯温都喊出来了,这孩子怕不是摔糊涂了吧?便接着安慰道:“十六弟乖,有大哥在,没事的,没事的。”

  “真没事?有太子殿下在真没事?那弟弟我就放心了。”朱栴忽地止住哭声,从朱标怀里脱身道:“大哥,弟弟不知怎么了,直觉着迷糊、害怕,浑身忽冷忽热。”

  看着朱标疑惑的眼神,林宇自己,不,不,朱栴自己也觉着有点凌乱,这一会太子殿下,一会大哥的,保不齐将自己都叫糊涂呢,往后这二十多位兄弟呢,该怎么叫啊?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就按照长幼顺序叫好了。

  这十六弟今日这是怎么了?像是换了个人似得,说起话来像个大人,可哭闹起来又像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还是自己想多了?朱标暗自拽思

  “十六弟,太医都说了没事,好生歇息调养便是,勿要过于激动。”朱标说完,拍了拍朱栴的肩头,转头对在门外候着的太医喊话:“李太医,明日可着一位太医院医士随同十六弟一起听课,以方便随时为十六弟诊治。”

  门外候着的李太医随即拱手弯腰,道:“谨遵太子殿下命。”

  “太子殿下,您是世上最好的大哥了。”朱栴破涕为笑,用力摇晃着朱标的肩膀,这位三十二岁的哥哥对兄弟们个个仁慈关爱,从无嫡庶之嫌,他怎么就英年早逝了?

  “十六弟乖。”朱标笑着又拍了拍朱栴的肩头,这才缓缓离开了余贵人宫,朝奉天殿而去。

  早已跳下床,站在门口看着太子背影的朱栴,也不觉着心头难过,自己在后世的时候可是个独生子,上无兄长姐姐下无弟弟妹妹,如今来到这洪武朝,不但有二十多位兄弟,居然还得到了太子爷的这般关爱,想来也真是唏嘘不已。尤其太子殿下,不,该叫太子大哥,尤其太子大哥临走前的那句“十六弟乖”让人真是受用,舒服极了。

  正思绪万千间,李太医说话了:“十六爷,殿下,该上床榻歇息了,万不可被风吹着了。”

  朱栴这才注意起和自己说话的李太医,从昨日自己摔落到今日,这李太医一直在一旁为自己诊治,却也是辛苦不堪。这父皇朱元璋可是个不好惹的主,当年马皇后病逝,他差点杀了为马皇后医治的所有太医,若不是马皇后子在咽气前让女官将太医们带出宫门逃命,不知道要杀多少医学人才。

  李太医这般用心医治自己,恐除了是自己的职责所在外,怕也是对父皇朱元璋忌惮十分吧,伴君如伴虎,这大明朝的太医可真是提着脑袋在干啊。

  想着,朱栴便学着古人的样子,抱拳对着李太医道:“这两日来,辛苦李太医了。”

  李太医早惊恐的跪地抱拳,还礼道:“十六爷您可是折杀下官了,为十六爷诊治是下官的职责所在,更是下官的福分。”说完话,李太医早出了一头冷汗,我的天爷,这十六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是真心说自己辛苦了,还是在有意为难自己呢?这进太医院数年间,除了太子朱标和楚王朱桢还没见到哪位皇子对自己这般客气过呢。

  “李太医起来说话,这两日若非您的悉心诊治,本殿下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朱栴抱拳施礼说话的时候,弯腰双手搀起了李太医。

  凭着后世的经验和知识,朱栴知道自己两年后就要被封为王,还要藩镇庆阳卫,乃至大明九边重镇的宁夏镇、固原镇、延绥镇,那是免不了要和犯边的瓦剌、鞑靼人有兵火之灾,这打仗也是需要军医的,全国的医士里医术最高明的也莫过于这太医院的医士了。李太医会成为自己为戍边藩镇时储备的医士人才吗?(注:因为朱元璋的忌讳,洪武朝太医院的太医们都不叫医生,统统叫医士。)

  “殿下、十六爷,您仁慈啊!下官给您叩头了。”李太医早被感动的稀里哗啦了,还又磕起了头。

  “李太医,快快请起,快快请起,使不得,使不得啊。”朱栴又去搀扶李太医,李太医还是在扣头。

  “李太医,栴儿让您起来您就起来吧,毕竟您年长于他,就休要这般拘礼了。”正和贴身侍女端着粥碗点心而来的余贵人,看着面前的二人,发话道:“栴儿虽是皇子,可先生乃朝廷重臣,往后莫要这般拘于礼节了。”

  李太医更是感动,随即又对着余贵人扣头:“谢娘娘恩。”随后,还是朱栴搀扶起了他。

  “母亲,这两日来让您受惊吓了。”朱栴也抱拳弯腰向余贵人施礼。

  “栴儿,怎么这摔了一次,就变得像个大人一样了?快来吃了这些粥和点心,为娘专门让尚食局的姑娘们为你准备的。”余贵人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的疼爱。

  朱栴有些不好意思了,母亲余贵人显然感觉到了自己不像是个十二岁的少年了,不行,不可以让大家看出了端倪,还是适应当下的好。

  “母亲,儿子不想吃嘛,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栴儿。”

  “除非母亲和儿子一起吃,这样才香。”

  “好,好,为娘就陪我的栴儿吃。”

  余贵人说着,便拿起了一块点心送到了朱栴手上,之后自己又拿了一块在自己手上,道:“栴儿,快就着这粥,吃了这点心吧,我儿快两天没吃东西了。”

  朱栴也感受到了母亲余贵人言语间的疼爱,便看着母亲的眼睛,嘿嘿笑了一声,端起了粥碗喝了几口。自己也真是饿了,自从来到这大明朝为了掩饰摔伤的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吃呢,现在终于不用掩饰,可以放开了填饱肚子了。

  “嗯,香,这宫里的饭就是香。”朱栴连喝了几口粥,吃了几口点心,不由得赞赏起了吃食。这大明朝时期的食物,该是不用担心地沟油和转基因了,尽管吃便是,可话又说回来,这吃食也就是粥和几块江南点心而已,父皇朱元璋是个节俭的人,对宫里和官员的伙食都有规定,不许铺张浪费,要和后世比起来,大明朝算是很会过日子了。

  “我儿不是一直吃宫里的饭吗?怎么今日说香了?定是饿了,慢慢吃,慢慢吃。”余贵人还是心疼着朱栴。

  “母亲说的是,儿子是饿了,就乱说了,宫里的饭一直都好吃,好吃,嘿嘿。”

  “小冤家!”

  余贵人看着儿子能吃饭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眉宇间的愁容终是散了,竟不觉间又落泪了。

  吃得正香的朱栴抬头看到了母亲又在落泪,便停止了吃饭,伸手为母亲擦拭眼角的泪水,边擦拭边道:“母亲,儿子都好了,可以吃食了,你却还要伤心,母亲乖,不哭。”又是一阵少年撒娇样。

  “好,为娘不哭,为娘是高兴,来,为娘陪栴儿一起吃。”

  来到大明朝的第一餐,朱栴吃的是酣畅淋漓,总算是吃到了六百多年的天然食品了。不过,明天陪父皇和太子哥哥的日讲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