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鲁王朱檀之死
空信封2017-07-04 16:472,208

  眼见得太医李享和亲军马世勋、史大亮和内侍卓然、项来背走了朱栴,朱元璋正在苦恼朱栴(zhuan)的病情和他那些梦中所见时,内侍统领二虎进了御书房,道:“皇上,太医院院使胡不尘胡先生求见。”

  明朝的太医院是管理宫廷及贵族诊断和制药的机构,设正五品院使一人,正六品院判二人,正八品御医四人,从九品吏目若干人。这院使胡不尘四十多岁,是太医院的大医士也是太医院的最高官吏,他这时求见,不知所为何事?莫不是为了朱栴的病情?

  “速速宣。”朱元璋将手一挥,让胡不尘进御书房,内侍便将他引到了御书房。

  “臣太医院院使胡不尘叩见皇上!”胡不尘叩拜行礼。

  “胡先生请起,有何事只管说便是。”朱元璋也想知道胡不尘要禀报什么。

  “回皇上,去山东兖州的院判回来了,鲁王檀果然病了,已然双目失明。”胡不尘边起身边道。

  “什么?胡先生,这可是真的?到底怎么回事?”朱元璋被胡不尘的话惊得瞪大了眼睛,他忽地站了起来,大呼道:“檀儿的眼睛是怎么失明的?”

  “回皇上,院判说是鲁王受方士蛊惑,迷上炼丹和服用丹药,以至于丹药毒发伤及眼睛,想来鲁王是身在山东,受了蓬莱求仙之说的影响,这才造成今日之祸,院判还说,还说”胡不尘说话间还是不敢将所有话说出来。

  朱元璋扑通坐在了椅子上,脸色沉重,道:“还说什么?胡先生但说无妨。”

  “院判说鲁王恐怕是时日不多了,还请皇上早着人早为鲁王准备后事啊。”胡不尘再此跪下颤颤的道。

  朱元璋还是落泪不语,他暗自痛恨朱檀,自己从小家境贫寒,无力求学,天下大定前到现在自己时刻没有放弃对诸位皇子的教育,没想到这位当年出生就有幸被封王的十皇子,居然这般糊涂,毁了自己。

  “蒋瓛(huan),蒋瓛,唤蒋瓛来。”朱元璋发怒的大喊着亲军都尉府指挥使蒋瓛。内侍统领二虎即刻将殿外候着的蒋瓛唤进了御书房。

  见蒋瓛进来了,朱元璋颤抖的指着他,道:“即刻派亲军都尉府南镇抚司校尉星夜赶往山东兖州鲁王府缉拿绞杀蛊惑鲁王的方士,诛其九族。”说话间,朱元璋咬牙而切齿,满面痛恨。

  蒋瓛也被朱元璋的怒火吓着了,战战兢兢的领旨后就弯腰退出了御书房。胡不尘早吓得跪着不敢起来。

  许久,朱元璋一只手撑着头,缓缓道:“胡先生,你起来吧。”胡不尘这才擦着额头的汗珠慢慢站了起来。

  朱元璋正挥手让胡不尘下去的,只听到乾清宫外一个女子的哭闹声穿了进来:“哎呀,皇上,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皇上,皇上,呜呜呜”

  哭着飘进来的是郭宁妃,内侍拦不住她,径直就到了御书房,进了门便伏在地上哭诉闹腾:“皇上,皇上,定是有人陷害我们的檀儿,檀儿是被诬蔑和陷害的,呜呜呜”郭宁妃发髻散乱,早没了母仪天下统领三宫的气度和章法。

  “够了,你生的好儿子,咱不到周岁便封他为王,谁知他这般不知好歹不自爱,真是死有余辜负。你下去吧,咱今儿心烦,不想看到你这般撒泼矫情。”朱元璋说话间,闭着双眼,眼泪还是垂落了下来。

  内侍统领二虎也谨慎的进来,抱拳请郭宁妃回宫去歇息,郭宁妃见朱元璋这般恼怒,便知道太医院说自己的儿子鲁王朱檀得病双目失明是真的了,一阵慌乱和打击让郭宁妃没有了力气,乾清宫的两位内侍宫女便过来扶起她,将她送回到了自己的宫里。

  朱元璋见郭宁妃被送走了,便唤太子朱标进来,道:“标儿,你十弟朱檀的事被栴儿说中了,父皇就一直奇怪栴儿的这梦话,从今天起,你时刻留意你十六弟的梦话,父皇觉着他这梦话都应验了,真是奇怪荒唐。”自己是一代开国帝王王,朱元璋当然对朱栴的梦话一直心存疑惑,怕只怕这个儿子是魔障缠身了。

  这天下午,整个皇宫都传遍了鲁王朱檀双目失明,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都说是十六皇子朱栴梦中见到的,一时间朱栴成了整个后宫议论的核心话题。尤其郭宁妃,对朱栴和余贵人更是恨得牙痒,只认为是他们母子在诅咒自己母子,遂将仇恨埋在了后宫。

  黄昏的阳光斜打在明皇宫,朱栴也在想着此刻的郭宁妃不知道有多恨自己和母亲余贵人,便对着母亲余贵人道:“母亲,那宁妃娘娘一定因为栴儿的话在痛恨栴儿和母亲,这日后栴儿怕是在这后宫为母亲树下了敌人了。”

  余贵人也在为后宫的传言忧虑,听儿子这样一说,更是忧心忡忡,道:“栴儿,为娘也奇怪你这次摔伤后的表现,你怎么就知道了那么多?你十哥朱檀的病情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母亲,栴儿真是梦中梦到的,只可惜无人相信栴儿所说的话,这些预见终是都会成真的,母亲您也要多做打算才是。”朱栴说着话,希望旁敲侧击的提醒母亲什么,又不好意思说的太明白,毕竟自己是后世穿越来的人。

  余贵人看着朱栴,还是没有识起儿子说话的用意,只是在安慰儿子日后不可乱说,要遵守后宫的规矩,不可破坏皇家的礼仪规范,后宫的是事自从马皇后和李淑妃故去后,郭宁妃总是能让众多的嫔妃们敢怒不敢言,毕竟郭宁妃很受朱元璋的宠爱。余贵人总是尽量低调的做人做事,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儿子会因为摔伤的梦话而得罪郭宁妃。

  次日,兵部、户部、锦衣卫均得到了塘报,说鲁王朱檀死于非命,整个明宫沉寂在了一片悲伤之中,这天是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十二月十五日。朱元璋的悲痛自是无法言说,郭宁妃也似是快疯了一样,在自己的宫里哭得死去活来,众多的后宫嫔妃们都来劝慰她,似乎整个后宫都是郭宁妃的天下,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朱元璋很是厌恶朱檀炼丹的行为,着礼部和宗人府封朱栴谥号为“荒”,可惜这第一代鲁王就这样荒唐的殒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