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请罪消灾
空信封2018-03-22 12:552,531

  天刚亮,朱栴(zhan)便带着太医李享,内侍卓然、项来,锦衣卫马世勋、史大亮,五人来到了乾清宫前。有内侍让五人候着,皇上正在早朝,朱栴便让大家耐心候着,父皇朱元璋很是勤政,几乎每日都要上朝,若今日政务不多,或许就回来的早些。

  果然,不到辰时,朱元璋和太子朱标、内侍统领二虎、锦衣卫指挥使蒋瓛(huan)几人出现了,有内侍早迎上去禀报朱元璋,说十六殿下求见。朱栴见父皇几人远远走来,便带着几人跪下等着父皇的到老。

  “儿臣给父皇请安!”朱栴跪着抱拳给朱元璋行礼,朱元璋也是老远就看到了这位儿子,见朱栴似乎恢复的不错,便让几人起来说话

  “父皇,儿臣感谢父皇让儿臣出宫走动,儿臣今日来一是感谢父皇和太子标哥哥的关照和爱护,二来是有一件事想和父皇禀报,求父皇容儿子将此事说出来,儿臣只有和父皇说出来才踏实。”朱栴抱拳躬身,继续对朱元璋说着。

  “哦,栴儿有何事?非要说出才踏实?”朱元璋笑着看着儿子,又看了看太医李享和两位亲军,道:“李太医,看那样子栴儿恢复的不错,你以后就跟着他好了。蒋指挥使,你选的这两位亲军看那样子也不错。”

  “臣李享领旨!”李享再次跪下说话。

  “谢皇上夸奖,马使勋和史大亮二人虽然年轻,确是有一身好本事,让他二人保护十六殿下,应该没有问题。”锦衣卫指挥使蒋瓛也躬身抱拳道。

  倒是马世勋和史大亮二人有些紧张,这皇上都在关注二人了,不紧张那才是怪事。二人共身抱拳,恭敬的低着头,不敢看朱元璋。

  太子朱标见大家都这样恭敬谨慎,便提醒父皇,道:“父皇,十六弟说有事要对父皇禀报,父皇可单独听十六有什么话想对父皇说。”说完话,朱标还是看着朱栴笑了笑,这位十六弟到底要说什么呢?

  “栴儿,随父皇去御书房。”朱元璋说着话,上前拉起了朱栴的手便进了乾清宫,朱标等人便跟在后面也一同进了宫。

  众人到达殿外时,朱标便制止其他人不要进去了,只让父皇拉着朱栴进去,朱元璋回头看了一眼众人,道:“标儿你也一并进来吧。”

  朱标便随着父皇和朱栴进了御书房,其他人则在殿外候着。进了御书房,朱元璋坐在了几案后的椅子上,随手拿起了一本奏折翻着,边翻着边说话了。

  “栴儿,有什么话,可以说了。”朱元璋嘱咐朱栴可以说了。

  朱栴即刻跪下,从袖兜里拿出了钱袋,道:“父皇,儿臣今日是来请罪的,儿臣收受了众多皇娘娘们的银子。”

  “慢慢说,请什么罪?收了什么银子。”朱元璋放下手中的奏折,看着朱栴道。

  “父皇,皇娘娘们听说父皇准了儿臣可以出宫,为了不给后宫和户部添麻烦,皇娘娘们为儿臣凑了些出宫时用的银子,儿臣若不收又怕辜负了父皇和皇娘娘们的善意,儿臣知道这些银子都是皇娘娘们平日里省吃俭用节省下的干净银子,儿臣就大着胆子收了,请父皇治儿臣的罪。”朱栴跪着头也不抬的说着。

  “栴儿,父皇怎么听着你不是来请罪的,是来为你的皇娘娘们请功的吧?”朱元璋看着地上跪着的朱栴,示意让朱标扶起他,道:“说说,都那些皇娘娘给栴儿送来了银子?都送了多少?”

  朱标扶起朱栴,示意朱栴不要害怕,朱栴接着抱拳道:”父皇,儿臣将每位皇娘娘送的银子都登记在册,这些银子儿臣总是要还各位皇娘娘的,尤其李婕妤和崔美人两位皇娘娘送儿臣的高丽国官银,儿臣是万不敢动的。”朱栴说着话,又掏出了一个小册子,还弯腰拿起了地上钱袋里的高丽国官银。

  朱元璋看着朱栴,半响没说话,只看得边上的太子朱标也有些紧张,朱标道:“父皇,十六弟很是懂事,做事有章法,这第一时间来向父皇禀报,真是孝心难得。”朱标说着话,将名册和两锭高丽国官银放在朱元璋面前。

  朱元璋拿起名册看了一眼,又拿起一锭高丽国官银,道:“栴儿,说说,你为何单单拿出了这两锭银子?”

  “回父皇的话,这两锭银子,是两位皇娘娘的陪嫁物品,两位皇娘娘虽替父皇关爱栴儿,可栴儿就觉着这银子栴儿不可以用,这是两位皇娘一直舍不得动的物品,更是我大明和高丽两国交好的见证,作为大明朝的皇子,栴儿不可以做出有损我大明国格和我皇家尊严的事。”朱栴说话间铿锵有力,不卑不亢。

  “说得好,十六弟,你果然没有让父皇失望。”太子朱标被十六弟朱栴的话所打动,便情不自禁的夸赞起了朱栴。

  “哈哈,好一个栴儿,这话怕是那些国子监的书生们也未必说得出口啊。”朱元璋听朱栴说的话舒服,便大笑着也夸赞起来朱栴,道:“栴儿何罪之有,皇娘娘们关照你,你就将这些银子好生收着,不过要记得以后还给皇娘娘们,至于这高丽国的官银嘛,哈哈!栴儿你自己看着办,父皇不加过问。”

  “谢父皇,父皇不治儿臣的罪,儿臣也定当好生保管这两锭高丽国官银。”朱栴朝前走了一步,抱拳对着朱元璋道:“父皇,太子哥哥,儿臣想明天开始就按照李太医的治疗方案接受治疗,还请父皇和太子哥哥监督栴儿。”

  朱元璋笑着,没有说什么,摆了摆手,太子朱标就明白了父皇的意思,将几案上的高丽官银收起,连同花名册交到了朱栴手上,就要带着朱栴离开御书房。

  “标儿,派去赣州的人回来了吗?”朱元璋忽地叫住了两人,问起了赣州的事。

  “回父皇,儿臣派去的人昨夜已经回来了,那赣州确实有夏三此人,且此人也确实有反心,儿臣已经着人去擒拿此人了。”朱标转身抱拳道。

  朱元璋看着面前的两个儿子,脸上的吃惊表情很是复杂,便和朱栴大声道:“栴儿,说,你是怎么知道这赣州夏三反的?还有,你又是如何知道沐英要回京的?还有你檀哥哥,你是如何知道他生病的?”

  朱栴被朱元璋的话吓得有些无措,便即刻跪下抱拳道:“父皇,这些是儿臣前日摔伤后梦着的,儿臣不敢诳语,儿臣只希望我大明朝千秋万代,无有灾荒和悲伤,若儿臣有什么不对的,请父皇治儿臣的罪,父皇。”朱栴早哭着朝前跪挪了几步。

  朱栴哭泣间,又开始了颤抖和呆眼,接着便是口有白沫,只看得太子朱标上前扶着朱栴,大喊:“李太医,快传李太医。”

  朱元璋也被朱栴的犯病所困扰,只看着李享过来抢救朱栴,眼见朱栴长舒了口气后,朱元璋知道自己吓着朱栴了,俯下身子对朱栴道:“栴儿,你所说的可都是实话?”

  朱栴半闭着眼,挣扎着用力道:“父皇,儿臣所言句句是实,都是儿臣梦到的,父皇,还是救我檀哥哥啊。”说完话,朱栴还是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喘着粗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