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后宫聚财
空信封2017-07-04 16:472,330

  送走了崔美人,余贵人便批评朱栴(zhan)不该拿崔美人的银子,道:“栴儿,你可知道这崔娘娘是高丽人,你父皇为了两国交好,从不让崔娘娘受任何委屈,你收了崔娘娘的银子,若是传到你父皇那里或是其他宫里,怕是就不好了。”

  “母亲,栴儿只是借崔娘娘的银子使用,日后自当双倍奉还的。”朱栴回着母亲余贵人的话,心里开始盘算起了更来钱的法子,接着道:“母亲,栴儿若是出了宫用崔娘娘这银子再赚取些银子回来,那岂不是很好嘛?”

  “我的儿,你堂堂一位皇子,怎么说出这样的话?你可不是市井商贩和客商,记住你是大明朝洪武皇帝的十六皇子。”余贵人被儿子的话激怒了,便数落起了朱栴。

  朱栴见母亲生气了,便喊着卓然和项来出了母亲的屋子,临走还不忘告诉余贵人道:“母亲,崔娘娘这银子栴儿先用着,母亲就不要再责怪儿子了。”

  卓然将那锭银子放在朱栴屋子的桌子上时,还是心有余悸,道:“我的十六殿下、十六爷,这崔娘娘的银子你若是用了,皇上知道了怕是要怪罪了。”

  “卓然、项来,你们二位听着,崔娘娘的这银子本殿下一定不用,但本殿下确实需要些出宫时用的银子,你们俩过来,本殿下有话要说。”朱栴说完,二人便凑到了面前。

  “你们二人在后宫认识的那些娘娘的侍从宫女和太监们面前,需这样说。”朱栴在二人耳边压低了声音,给二人说了几句话,便道:“就按照本殿下的话去做,这话传的越多后宫娘娘那里越好,本殿下绝不亏待你们二人。”

  卓然和项来被朱栴的话弄糊涂了,不过听这十六爷说不会亏待自己,二人便兴冲冲的出了余贵人宫,去散布朱栴交待的事去了。

  看着二人屁颠屁颠的出去了,朱栴又喊来了锦衣卫马世勋和史大亮,道:“二位将军,本殿下知道你们二人是亲军里的佼佼者,那锦衣卫指挥使瓛(huan)也一定安顿过你们二人,将本殿下的所有言行上报,不过本殿下还是希望二位将军以后忠实于本殿下。”

  “十六殿下,锦衣卫已改为亲军都尉府,请殿下改称谓。”马世勋弯腰躬身抱拳道。

  “都一样,以后后世都叫你们锦衣卫。”朱栴回着马世勋的话,说完,就觉着自己说漏了嘴,道:“这亲军都尉府和锦衣卫只是一个叫法而已,实则所做的事并没二至,二位将军可知道本殿下的这病最怕什么?”

  “十六殿下的病最怕惊吓。”史大亮抱拳道。

  “二位将军既然知道本殿下这病最怕惊吓,就不要将本殿下的所有言行告诉那蒋瓛了,本殿下若是有什么闪失,二位将军和家人都将是陪葬,本殿下不想连累无辜。”朱栴不软不硬的话,就像刀子扎在了马世勋和史大亮的胸口,二人面面相觑,之后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了。

  朱栴见自己的话对二人有了震慑,便暗自欣赏自己,二位将军休怪本殿下无情了,这历史的缘由真是无法说清,便道:“二位将军,今晚本殿下就可以让你们二人拿到比月俸更多的银子,这些银子可以让家人过活的更好,二位将军就不必和这些银子过不去了。”

  “多谢十六殿下关照。”二人抱拳答谢,内心更是杂乱,这少年到底在说什么呢?怎么听的人内心慌乱不堪呢?

  正说话间,内侍的喊话声打破了余贵人宫的宁静:“李婕妤到!”。朱栴笑了笑,知道卓然和项来散布的话起了作用,便喊着太医李享扶着自己出了屋子,去给李婕妤请安。

  婕妤的封号在妃子之下美人、才人、贵人之上,李婕妤也是高丽人,比崔美人早进宫两年。这崔美人刚走没多久,李婕妤就来了,朱栴估计也是来送银子的,这些高丽娘娘,果真是聪明的紧,美貌和智慧看来一样也不可少啊。

  “栴儿见过李娘娘,李娘娘万福。”朱栴学着自己后世在电视里看到的样子,给李婕妤行礼,惊得李婕妤好生感动,自己从高丽来到这大明后宫,还没有哪位皇子这样给自己行过礼呢。

  “十六殿下客气了,本婕妤来是为殿下送些出宫时用的盘缠,还望十六殿下收下。”李婕妤说着话,便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和余贵人打着招呼,就笑着点头回去了。

  李婕妤送的这锭银子,和崔美人送的一模一样,想来也是高丽国的官银了,余贵人看着银子更是犯难,便和儿子道:“栴儿,这李婕妤也送来了银子,为娘好生害怕,刚刚走了崔美人,又来了李婕妤,这要是让宁妃娘娘和宗人府、詹事院知道了可如何是好?”

  朱栴看着为难的母亲,安慰道:“母亲,这些娘娘们所送的银两栴儿不会乱花,栴儿会让卓然、项来他们造册登记,栴儿日后一定双倍奉还的,就是宁妃娘娘和宗人府、詹事院也没有条文说哪位皇子不可以接受娘娘们的馈赠啊,何况儿子日后是要奉还的。”

  余贵人被儿子说的也无话可说,便胆战心惊的依旧在劝儿子,做事要谨慎,不要给别人留下口实。

  “郭惠妃驾到!”内侍的又一声大喊让余贵人宫再次惊慌了起来,这郭惠妃又来了,朱栴记得这郭惠妃是十一哥蜀王朱椿、十三哥代简王朱桂、十六弟谷王朱橞的母亲,对了,她还育有永嘉和汝阳两位公主。

  郭惠妃本是朱元璋的义父郭子兴的女儿,又育有的儿女多,对余贵人抚养两位儿子也自是很同情,听说十六殿下朱栴要出宫散心治疗,自然也是少不了要来资助一下的,加之她的儿子朱椿和凉国公蓝玉的女儿指婚,不免也得到了蓝玉的资助,生活上倒是不至于过于拮据。

  郭惠妃虽没有崔美人和李婕妤两位送的银子多,却也是拿出了一锭稍小的五两银子给了朱栴,朱栴自然是照单全收,还不忘跪下给郭惠妃请安答谢,这十一哥蜀王朱椿也是大有作为的亲王,他的母亲自然也是不会差的,朱栴收了银子还不忘暗自评价下这位“婶婶”。

  送走了郭惠妃,接着又来了诸多娘娘、妃子们过来送银子,一时间余贵人宫里变得热闹非常,就连平日里很少来往的妃子们也都前来送了银子,余贵人惊慌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只有朱栴看着面前的银子暗自高兴,我的亲娘啊,这银子来的也太容易了些吧?比后世的自己在大学上班来钱的快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