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胡乱预言
空信封2017-07-04 16:472,240

  郭宁妃和三位太医院医士离去后,太医李享这才摇了摇朱栴(zhan):“殿下,可以起来了,她们都走了。”李享说完,还是故作严肃的在朱栴的人中上装模作样的掐了一下。

  “啊,救命,救命。”朱栴边轻声喊着,边睁着一直眼瞧着床榻前的人,扫了一圈见郭宁妃和三位医士确实不在了,才将另一只眼睁开,道:“发生什么事了?本殿下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了。”

  “栴儿,你可吓死本宫和你娘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胡充妃止住了哭声,笑着道。

  “我的儿,你可是快要了为娘的命了。”余贵人看着儿子,红肿的双眼里总算是又泛出了些许喜色。

  “兄长,她们走了,弟弟不喜欢她们,一点都不喜欢。”朱松说的该是郭宁妃等人,这孩子的单纯都被剥夺了,那这些长者的威信在孩子的眼里就什么都不是了。

  “殿下,依微臣的医治经验,殿下这病恐怕是以后要时常犯下了,否极泰来,这也没什么,就看殿下的造化了。”太医李享抱拳道。

  “嘘”朱栴右手拇指放在嘴唇前轻吹了一下,胡充妃早明白了,便喊着余贵人宫里的太监宫女们在屋子外面伺候着,接着道:“好了,栴儿,快起来,别再吓唬你娘了,你个小鬼头。”

  朱栴腾的坐了起来,对着胡充妃、母亲余贵人、朱松、太医李享弄了下眉,道:“让充妃娘娘、母亲和李太医受委屈了。弟弟,你也是,我的好弟弟、”说着话,朱栴嘿嘿笑着,将朱松搂在了怀里,又看着大家傻傻的坏笑。

  余贵人这才明白自己这个儿子原来是在吓唬郭宁妃,不由得也是觉着好笑,但随即她有一脸沉重,道:“栴儿,你这样寻死觅活的,可知道多少人在为你担心?以后为娘不希望看到第二次这样。”

  “母亲。儿子若不这样,那宁妃娘娘的巴掌就要落在您的脸上了,若是孝慈高皇后在,她是断然不会这样粗鲁无礼的,充妃娘娘你要为栴儿做主。”朱栴对着母亲和胡充妃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其实何尝不是这样呢?马皇后的贤德在历史上都是有名的,当年朱元璋打天下,认了诸多义子为自己出生入死,马皇后可是善待每一位,没听说过她对哪一位义子不关照的,这就是母仪天下的淑娴厚德。如今倒好,郭宁妃连自己儿子的兄弟都不放在眼里,又如何统领六宫?

  “栴儿,你的孝心大家接受,可你这样闹腾,若传到你父皇哪里,你可知道这事的后果?你父皇最恨贪污和欺君了,这事若传出去,恐是连我和你娘也保不住你了,你父皇渐老,这以后的日子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子。”胡充妃说着,还是有一丝悲凉,她看着屋子外面,似乎看穿了后宫的四季。

  “李太医,栴儿的病情到底怎样?这昏天黑地的昏死,可如何是好?”余贵人担心的问着李享。

  “母亲,断然没事,只要儿臣去金陵城里走上一走,就没什么事了,李太医您说呢?”朱栴回着母亲的话,却不忘将太医李享拉进来一起闹腾。

  李享这几日可是见识了这位十六皇子的死去活来,听他这样一说,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便抱拳道:“回二位娘娘,殿下的病情都是前日摔落惊吓所致,只要殿下心情好,多走走看看散心,便基本无大碍,若整日憋屈着,那恐怕对恢复是极其不利的。”

  “哎呀,不行了,本殿下心口好闷,李太医,速速扶本殿下到这院子走走。”朱栴听李太医说完,径直呼吸急促,大喊着要太医李享府扶自己到院子走走。

  李享早回忆的急忙站了起来,扶着朱栴就下了床榻,接着二人就出了屋子来到院子,李享还回头对着胡充妃和余贵人摆手,意思就是说没事让二位娘娘放心。

  被李享扶着的朱栴到了院子当中时,对着李享慢慢的笑了笑,便轻轻推开了李享扶着自己的手,之后就自己在院子独自缓缓踱起了步子,暗自道:要被人人关心,还要有自己快活的方式,这大明朝的生活必须要有滋有味,这后宫的娘娘们争宠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地位和荣华富贵,若这些都有了,那她们不就不闹了吗?

  朱栴正暗自思量着,又听到内侍在大喊:“皇上驾到!”,这还了得,这父皇朱元璋又来了,这回又是什么事呢?

  朱元璋进入余贵人宫的时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匆匆跪下迎接圣驾。只见朱元璋和太子朱标、内侍统领二虎、锦衣卫(亲军都尉府)指挥使蒋瓛(huan),几人进了余贵人的院子,朱元璋更是面色凝重,让人害怕难猜。

  “怎么回事,这一个偏宫居然有这许多的事情?”朱元璋进了院子不理会跪着的大家,便龙威呈现,怒色满面,只吓得跪着的众人不敢言语。

  “父皇、父皇,父。皇。”朱栴朝前跪了半步,为朱元璋请安的时候,居然又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接着就口吐白沫,呼吸间如同黑夜乱麻。

  “李太医,快救栴儿。”朱元璋还是喊了起来,为人父,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这样,其心情真是可以理解。六十岁的老人了,前面已有马皇后和李淑妃的故去,更别说大定前战死的那些义子、义侄和淮西耆旧了,朱元璋是不愿意再看到自己的亲人和手足离自己而去。

  胡充妃和余贵人、朱松又是一阵哭泣,余贵人宫里又是一阵悲切吗,这朱栴怎么就这般死活南侧呢?

  “李太医,这栴儿的病情到底如何?从今日起,你就专职负责栴儿的个人医治,若栴儿有何变故,你陪葬便是。”朱元璋本来来余贵人宫是听了亲军(锦衣卫)的报告,来看朱栴的病情的,没成想看到的又是朱栴的昏死,这样的结果朱元璋是断然无法接受的。

  “臣遵旨!”太医李享在照顾朱栴的时候也不忘回着朱元璋的话。

  就在李享对着朱元璋回话的时候,朱栴居然啊的一声又倒地了,接着朱栴居然闭着眼睛满口胡言:“父皇,父皇,快赈灾,赣州夏三反,赣州夏三饭。”之后朱栴死作一团。

  就在朱元璋恼羞成怒的时候,朱栴居然又开始胡言起来:“西南定,沐英回,西南定,沐英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十六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